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当代妙用》 >> 正文

自然流露的写作

2015-01-27 06:4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7826329

 

◎主持人:如果你在一个特别的状态里面,好像不是自己在写作,而是被一种力量逼着你写作,而且所有作品都是这样出来的,那么,你还会不会有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意思的时候呢?在这个状态中,你还会不会对语言进行取舍?

●雪漠:那个时候,我的脑袋里没有任何文字,也不会一点点斟酌自己的文字,但奇怪的是,那种状态下流出来的文字都非常好,没有哪怕一点多余的东西。这时,假如有哪个编辑改了其中的一个字,被修改过的地方就会显得非常扎眼,我一看就会发现不对劲,然后我就会告诉那个编辑这个字不能改。

1993年的时候,我在那个状态下写作,一个星期里面写了很多短篇小说,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可以写长篇小说了。有的人可能看过我的短篇小说《新疆爷》,这部小说就是在一夜之间写出来的。我把稿子寄给某杂志的时候,一个编辑说,雪漠老师,你的哪个字不对,要改一下,我就对他说,是你不对,你一个字都不能改,改了就不对劲了。我和他就这个事情辩论了很久,最后他自己也发现,真的是一个字都不能改。后来,《新疆爷》还被翻译成法文,在法国,被一些汉学家当成学习汉语和中文的教材。

在那种状态中流出的文字最简单、最干净、最朴素、最有激情。一旦你的思维中有了文字相,有了对文字的计较,那种状态就被打破了,文字的气氛也就不一样了。所以,自然流露的写作,最忌讳的,就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一旦你用机心来写作的时候,就会失去与伟大存在之间的联系,失去联系的那个瞬间,就像电流中断,所有的灯都“嚓”地熄灭了一样,你必须回到那种状态,重新接通电源,才能继续流下去。

有些人听到我说“电流”的时候,可能会觉得非常夸张,其实这一点都不夸张。在这种写作状态中,确实存在着一种能量,就好像通过笔完成了一种能量场的嫁接,所以好多人都觉得我写出的东西非常鲜活,包括我笔下的沙漠,也像是活物。文字当然不可能是活物,活的是什么呢?是其中承载的一股巨大能量,这股巨大的能量,使我的作品们变成了一个又一个能量场,读者在阅读我的作品时,被这个能量场承载的生命信息所磁化,所感染,跟我的心灵达成共振,进入了那个由文字构筑的精神世界,亲眼见到了一些活在我心中的东西,亲身品味了一些令我非常陶醉的美。好多专家学者都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是陈晓明教授却发现了,因此,我想把自己的创作状态详细地介绍一下,对你们北大学者而言,这或许会成为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课题。

这种创作状态当中没有文字,没有逻辑,只有智慧,只有无限的可能性,就像水晶一样,哗哗地折射出万道光芒,但是水晶中间没有一点杂质。所以,佛教中常用水晶来比喻空性。

有些学者很糟糕的一点是,他会自以为是地理解空性,给空性乱下定义,然后在这个错误理解的基础上诠释整个佛教。比如,曾经有一个学者说佛教是虚无的,因为佛教的“空性”指的是什么都没有。事实上,空性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我刚才所说的那种状态:没有任何杂念,却能生起无穷妙用。那位学者所认为的“空性”,其实不是真正的空性,而恰好是佛教反对的“顽空”,顽空才是什么都没有,生不起任何妙用。顽空的人就像石头一样,没有一点反应,这种状态是没有任何益处的,更是佛教修行要避免的。所以,我在“光明大手印”书系中也特别指出了“空性”与“顽空”之间的区别:冬眠的熊没有任何杂念,但它仍然跟佛有着本质的区别,为什么呢?因为它的真心生不起妙用。生不起妙用的,就不是真心,而是压抑,是愚痴。空性智慧不是这样的,它具有灵动的活性,不断闪出灵性之光,这种光明能映照出世间万物、任何境界,却没有一点点鸡零狗碎的杂念。没有一点杂念,却可以随缘应世的,才是真正的智慧境界。

◎学者:我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揭示了有关宇宙与人生的深刻真理。我认为,不仅在写作的时候,所有出神入化的境界中,都会有这样的状态,不管从事艺术创作,还是修炼各种法门,达到非常高级的层次后,都会进入这样的一种境界。

我刚开始听老师说“与大自然和谐共振”,就联想起我之前研究的东西,当时我在想,许多大师级人物都会出现这种状态,因此才能成为大师。再往下听,雪漠老师谈到大师们正是利用这种东西创作自己的作品时,我感到了一种类似于心灵感应的沟通,而且非常高兴地发现,这跟我以前思考的好多东西都非常合拍,它印证并且丰富、深化了我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研究。

举个例子,我对道家修炼的东西接触得更多一些,比如说,我是首先从了解佛学大师梁漱溟对道家功夫的修炼和研究开始,进行我自己的一种研究的。当初,孙式太极拳的创始人孙禄堂先生在武林大会上没有显露什么神奇,只是转圈,速度一度快至见不到人影,但是一转完圈他就像没事人一样回到主席台上坐好,这个现象引起了梁漱溟的注意:以这么快的速度旋转,无疑是一种超强度的体育运动,为什么孙先生竟然脸色、呼吸频率都没有一点改变呢?梁漱溟分析孙先生的这种状态,认为他径直接通了宇宙自然之力,已经达到了“虽终日挥形而神气不变”的境界。我从小练太极拳,也能进入这种状态,以我的经验来看,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可以连续五六个小时不休息,都没有一点疲劳感,并且精力充沛,就像充了电一样,身体状态反而比运动前更好。如果这时候正在感冒,一旦进入状态,不用吃药,病就会痊愈。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我将这种现象与中医治病的原理进行综合研究之后,发现两者是相通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

而且,经过对比研究之后我还发现,除了儒释道对这种状态有过相应描述之外,西方的神秘主义也提出过“直接与上帝沟通”,而且它们对这方面内容有着大量的描述。我认为,雪漠老师所说的“与大自然和谐共振”,实际上就是他们所说的“与上帝全身心沟通”的状态。基督教史中有汗牛充栋的资料,都可以和雪漠老师的书相互印证,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跨学科,从文科、理科、人体科学等各个方面综合研究的非常重大的问题,甚至可能像钱学森所说的,对这种问题的揭示和发现,将会对世界文化、科技发展等各个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

《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上下卷)和《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上下卷)这四本书我初步看了一遍,发现它确实像封面介绍的那样,“揭示了千年来佛教从未明示的奥秘”。我想结合个人修炼的体会,谈一下这个“从未明示的奥秘”。

“让身体清明”这节中,有一段内容我觉得相当精彩:“修身是修心的基础,要是没有打开脉结,修成的那种空性觉受是不彻底的,而且容易丢失,心的明白,不代表他事上也能做到”,还有“悟心之后还需修身,才会稳固”,这些话,普通佛教修炼者是说不出的,更认识不到这些真理。因为,传统的修炼体系是先从心灵往上提升,一点点地向上,另外就是从低往上,一点点举起来,所以大多数人注意到的仅仅是“心”,而忽略“身”。而“光明大手印”书系中提到“修心和修身”的关系时揭示的真理是,修炼身体这个基础,一点点往上,通过提升身体,把心灵烘托上去。这是以前的佛教及其他很多文化都讳莫如深,或还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把这个自下而上的道路也容纳到原来佛教所讲的体系当中,才是真正完备的修炼体系。

刚才雪漠老师讲到,密乘与道家的许多共通之处,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课题,我希望能多合作研究。这方面也是我一直非常关注的内容。

 

  相关文章
2015-01-27 06:26
2015-01-27 09:43
2015-01-27 09:06
2015-01-27 10:23
2015-01-27 09:23
2015-01-27 10:01
2015-01-27 10:08
2015-01-27 09:3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