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雪漠随笔 >> 正文

数字出版和营销:既要坐而论道,更要去实践

2021-12-06 11:5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6853015

数字出版和营销:既要坐而论道,更要去实践

——在202192日举行第五届中国数字出版创新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雪漠

在中国的作家中,我也许是最“安分”、也最“不安分”的一个作家。说“安分”,这30多年间,我已经出版了百余本作品,可谓是“著作等身”了,也一直在“喷涌”式写作,特别是最近十年,按一位评论家的说法就是“火山喷发”;说“不安分”吧,是在出版和营销方面,时代流行什么传播方式,我基本都主动去尝试。

近几年,随着我的作品不断被翻译成英语、法语、德语、韩语、瑞典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罗马尼亚语、尼泊尔语等,在美国、加拿大、匈牙利、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印度、尼泊尔等国家也有了很多忠实读者。随着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步伐,我的作品也陆续在各个国家落地生根了。目前,有些顶尖的翻译家、汉学家在翻译我的作品,包括为莫言翻译作品的葛浩文,西班牙语著名的翻译家莉亚娜。同时,各国最有影响力的出版社/出版商也与我签订了版权交易合同,出版的外文作品已有40多种版本,如德文版《大漠祭》《猎原》已在全球出版发行,也在亚马逊书城上架销售;如《雪漠小说精选》瑞典语版本由瑞典万之书屋(Bokf?rlaget Wanzhi)出版发行,其责任编辑为瑞典汉学家、翻译家陈安娜和中国翻译家万之。《雪漠小说精选》英文版与美国著名汉学家葛浩文先生翻译的《大漠祭》《猎原》,被誉为“中国人学习英语的最好教材”。同时,我的很多作品也被国内的喜马拉雅及美国和英国的有声书制作机构陆续合作制作成有声书,在很多平台上进行传播。

 

真正的传播在于培养读者

我成功的秘密就是分享,培养读者,跟读者一起成长。培养读者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培养市场、发展市场。早在2004年,我就建了雪漠文化网,那时候我意识到网络信息时代已经到来,作为一个纯文学作家,要想将自己的作品传播出去,就必须培养自己的读者。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作家在寻找读者,读者其实也在寻找作家,许多读者就称自己“惊喜”地发现了雪漠。这种发现,大多是网络提供的,特别是海外的读者基本都是通过网络找到我的。

随着QQ社交平台的出现,有三年时间,每周六晚上八点,我都会在QQ群里与广大读者交流,回答他们的诸多问题,后来,这些精彩对话都收录于《慧心》一书中。随着读者越来越多,我的写作也完全被“裹挟”了。我的很多作品,如《真心》《文心》《大师的秘密》《佛陀的智慧》《老子的心事》《空空之外》等,都是因为读者的需要我才边讲边写的。包括今年刚出版的长篇小说《爱不落下》,也是应读者的需要而写作的,这部纪实性小说讲的就是我和读者之间的交流。这种贴心贴肺的交流,让我诞生了诸多的作品。所以,一定意义上说,我的很多作品,其实是我和读者共同完成的。

直播时代,抓住新营销机遇

数字化时代已经来临,这为一个作家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我们如何跟这个时代接轨呢?其实,我一直在关注最新的科技发展,可以说,时代流行什么,我就跟随什么。比如,去年新冠疫情暴发之后,我就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什么时代?直播时代。于是,我马上就开始了直播。如今,拼多多、抖音、淘宝、快手等平台都有我的直播间。每天早上五点,我准时在直播间为读者解读《论语》,至今已持续四个月,每天我都会写一篇随笔,大概已有30多万字。整理的录音文字,今后也会陆续出版。

每当我的新书出版,以直播带货的方式,一万册书,两小时里轻轻松松就被抢光。比如樊登老师在快手的一次直播带货中,我的《老子的心事》在2分钟内3000套全部售罄。再比如,今年4月,我的新书《爱不落下》在拼多多平台首发,两个小时便销售了1.5万册,后来又补货到3万册。

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只要有真正立得住的好作品,只要有敏锐的感知力,有好的营销模式,有好的传播方式,就能将好作品、好文化传播开来。

 

数字化时代,利用科技做出版的翅膀

随着5G、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量子通信等新技术的发展和普及,数字阅读、数字出版、数字直播、数字发行等也都渐渐普及开来。这些高端的科学技术,便捷的传播方式,智能的操作模式,为推动文化传播,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和快捷,这是大势所趋,必将影响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和社交。

我善于利用科技,利用数字化。比如,我曾提出“一书三品两文化”,其中的“三品”,就是我们研发的与老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产品,包括护肤品、日用品、营养品等。在每一款产品上都有我作品的二维码,消费者购买了产品之后,可以扫码免费收听有声书,这是专门提供给读者、用户的一种福利。他们在使用产品的同时,能得到心灵的滋养和精神上的享受。

我利用各种传播方式进入读者的日常生活,进入读者的心,陪着他们一起成长。无论什么样的时代,无论什么样的传播方式、无论什么样的出版形式,最重要的还是人心,如何改变人心,如何将人心和我们的事业密切地结合起来,达到高黏度,这些都是我们亟须思考的问题。做数字化传播时,我在香港地区成立了世界文学联合会,希望把世界各地最优秀的汉学家、翻译家集合到一起,搭建一个中外文化交流的平台,依托于这些翻译家、汉学家的力量,将中国文化传播出去。

作家是中国文化的桥梁和窗口

翻译家们翻译了我的一本书后,还会继续翻译我的其他书。为什么?因为改变了翻译家本人。比如,美国著名翻译家葛浩文夫妇,5年间,一直在翻译我的作品,目前已翻译了《大漠祭》《猎原》《白虎关》《野狐岭》《西夏咒》等7部长篇小说。又如,西班牙翻译家莉亚娜,她相当于西班牙语的“葛浩文”,是西语中最好的翻译家,她翻译《雪漠小说精选》时,正处于人生中最为艰难的时期,但翻译完这本书之后,她告诉我,现在所有的烦恼和困境都一扫而光了。

20156月,我受邀到北美考察访问时了解到,在英语图书世界里,英语书占98%,其他语种只占2%,在2%的其他语种里面,中国作家的书又只占2%。例如,在当年的美国纽约书展上,中国作家参展的作品很少,含有中国元素的图书更少。活动结束之际,书展给所有在场的中国作家都安排了免费签名送书的环节,但这些在中国本上赫赫有名的作家在会场里坐了很久,却没有几个人前来问津,这样鲜明而巨大的落差说明了一个冰冷的真相——至少在那时,中国文学、中国文化處于被世界忽视的状态。

我的梦想是为中国文化修桥铺路,让中华文明走向世界。为什么?因为那些唱衰中国文化的很多人其实根本不了解中国文化,更不了解中华文明。而中华文明中彰显的价值观非常有益于这个时代,有益于整个人类。当别人不了解的时候,就需要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将中华文明传播出去。那么,作家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窗口。

这个时代需要发现,中国文化有非常好的基因,是一种和平的文化,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去推广,去发出我们的声音。那么,数字化出版和营销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种途径,因为它可以超越地域的限制。在数字化方面,我比较关注英美法等国家图书出版的走势,他们很早就开始数字化了。最近,我们和英国一家有声书公司签约,才发现他们现在的有声书已经相当于广播剧,有专门的团队表演,而不是国内这种单纯的诵读等形式。所以,应该密切关注着世界的发展动向,积极地拥抱世界,不怕失败,而且没有失败。

近年来,我一直致力于中外人文交流与合作,行走在世界各地,先后参访了美国、加拿大、罗马尼亚、法国、匈牙利、德国、法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加拿大、匈牙利、意大利、尼泊尔等国家也相继设立了“雪漠图书中心”“雪漠作品专柜”,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中外人文交流搭建了一座座心灵之桥。

数字时代已经来临,与其瞻前顾后,不如付诸实践。

——刊于《新阅读》2021年第10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