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不知从何说起?——“雪漠禅坛”讲座见闻随笔

2012-03-08 10:55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卓超 浏览:40536086

从何说起?

——“雪漠禅坛”讲座见闻随笔

雪漠老师:

您好!

这次禅坛讲座的经验真是殊胜难得,难以语言表达。这篇随笔是沉淀了几天后写出来的,实际上可说的东西比这多的多。基本上是尽力了,不过实在笔力不济。多数体悟和想法在这之后的文章中还可以再写。

其实在讲座这几天真正收获和体悟最深的部分,关于上师相应法和一师一法一本尊,并没有在文章中直接叙述。这样,是想尽量训练自己,以没有宗教和修炼名相的语言来描写,一来是希望能让更多读到这些文字的人可以接受,尤其密法的内容可能有些读者并不能理解吧;另一方面是想看看自己除去名相之外,到底还剩下了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一定是不着名相,充满机智,幽默和生气的。

很遗憾,我现在的文字还差得远。不过,我会不断努力的。请您多指教。

卓超

20120307

周六,广州地铁3号线,开往机场南站方向,车厢里人不多,大概是周末,多数人都是去市里方向的吧?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留胡子的男人,和我一样靠着车厢壁——胡子拉碴,搞艺术的吗?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看得很高兴,傻笑着。这书叫⋯⋯大手印⋯⋯,好像不是武侠小说的,听说过,好像是西藏那边的,佛教相关的吧,难道会很好笑吗,我看过的佛书都不会是这样的。

“你看的是讲佛教的书吗?”

“可以这么说”

“好像说佛教在中国主要有两个派别:一个是净土,还有就是西藏那边的⋯⋯

“在汉地有八个主要宗派,现在净土是最普遍的,藏传的也有很多宗派⋯⋯

“这个好像不是佛经哦,谁写的?⋯⋯哦,雪漠,不是汉人吗?这个大手印不是西藏的吗?”

“是,作者是汉人,西北人,藏传佛教在西北流传也很广,你可以看看这个作者介绍。”

——“雪漠,原名陈开红,1963年生于甘肃凉州,大手印研修专家、国家一级作家、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州香巴文化研究院院长。⋯⋯

“我自己也看些佛教方面的书,对生活方面也有很多的苦恼,好像有帮助。但是又看不太明白,也没有什么机会和其他人一起请教,互相交流。⋯⋯

“是吗?这套书有一个相关的网站,是读者志愿办的,有非常多的内容,而且还有作者亲自写的文章,特别值得去看看。网址在这里:⋯⋯

“太好了,我记着这个就好了,谢谢你,帮我拿稳,⋯⋯

我到站了,赶紧,差点忘了行李架上的东西。那个人也有个大背包也在行李架上,估计是去机场坐飞机的吧,⋯⋯没时间了,以后有机会再聊吧。回去看看那个网站先。

——回忆在广州地铁对话镜头

她下车的样子看上去很匆忙啊,看来是差点忘了站吧。那个留胡子的男人——我,想也许很快我们会有机会继续刚才的谈话吧,网上也好,读书会也好。一个人真正希求的东西,最终肯定是能得到的。她所关心的,我正好可以有很多可以告诉她。我们甚至可以聊聊这次我在“雪漠禅坛”讲座上的所见所得,那绝对是想象不到的难得经历。

我回忆起一年多前和朋友交流关于心灵的终极问题,最后他告诉我说,推荐你看看《大手印实修心髓》,你肯定会喜欢的,看完我们再聊。我很确信那是对我此生最重要的一本书——当然对于不同的读者,雪漠老师最重要的书是不同的,我和那文字承载的精神和生命的交互,是无可替代、无法用言语描述的。

有趣的是,在禅坛讲座最后一天的问答结束之前,雪漠老师这样告诉我们:“对于你们许多人,这五天的讲座会是你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课。许多年后,你甚至会很骄傲地对别人说某年某月某日,我参加了雪漠禅坛讲座,现场听了课。也许你们还会因此成为研究雪漠的专家咧。”是的,历史会给这次活动贴上很多标签——不是因为它改变了历史而是因为它改变了人。每一个参加的人,这是历史作为一种学问的必然。对于没有亲身参加的人或“专家”来说,再多的标签也无法呈现这次禅坛活动的实质。但是,对于参加了禅坛的同学来说,这都足以改变他们命运。

读到这些文字的各位,一定会和雪漠老师有某种形式的缘分。当然,你已经从视频或现场感受到雪漠老师的独特之处,洒脱的大胡子、独特韵味的西北口音、单纯又犀利的眼神、从不备稿的演讲、不假思索地精准应答、出离名相的学养,但是,最重要的是对于我们,每一次的现场讲座又都是独一无二的体验,这也许就是雪漠老师的“随缘应化”吧?我想更是大手印文化历经他生命的孕育之后的“妙用”。

说起来,这次的“缘”还真得与以往大不相同。这次的讲座安排得非常紧凑,学生也是来自五湖四海,文化背景、地域差别、年龄经历等等各有不同,但是,这样大家反而互动地非常充分自如。禅宗的语言、南传佛教的语言、藏传佛教的语言、道家的语言、西方哲学的语言、心理学的语言、自然科学的语言,这些都成了方言,甚至我们不用“雪漠的语言”,分享的最直接就是由雪漠老师书内书外所激发出的对生活的那份感悟。就像朋友们坐在酒吧里,大家倒满啤酒后,要吹掉泡沫,然后才看到杯子里的酒。开始的时候,或多或少的还有些泡沫,但是在这种环境里沉静一会后,都就干干净净、清清凉凉了。正如雪漠老师自己说的:

雪漠禅如何?离相重精神。

文化为载体,贯通古与今。

随缘得自在,安住光明心。

妙用大手印,行为利众生。

这种离相的精神与大家的相应将我们吸引到这里来,也是这种离相的精神感染了大家,把自己的“南腔北调”都放下,以一颗平常心坐下来喝茶谈心——神聊……

也是这样,雪漠老师最难得的是他的平常。师母常常说他,平时啥也不知道,没觉得有啥特别,但是一上讲台就不一样,啥都明白。又有例子说道:自己从小就过目不忘,但是修了这么多年之后,反而不记事了,自己写的《大手印实修科颂》背了两周也背不下来,不过呢,临到用时自然就来了。如此种种。就用这科颂中的话说:“洗净心头觉,西湖采桂子”——雪漠老师在书中大概解释了这种境界:“⋯⋯和光同尘,凡圣如一,由绚烂归于平淡,于孤峰顶上却能灰头土面。”

我实在没有更好的语言能够更准确地来描述了。今天偶然看到一行禅师的一句话,“我们能为别人提供的最珍贵的礼物就是我们的存在。”是这样的,雪漠老师与我们中间之存在,就是这珍贵的礼物,证明了最真实存在的可能性和必然性,它到底是怎样的,如何到达它?雪漠老师也曾在首届香巴噶举文化论坛上说过:“我始终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标本,我只能告诉你,我走过怎样的路,将自己的路展示给大家⋯⋯

每天,大家最期待的自然是晚间雪漠老师的讲座了,而讲座中最期待的部分自然就是问答喽。雪漠老师说过“大手印行者不是发现问题,再去解决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问题。因为无论有多少疑惑的霜花,一到太阳下,总是会融化的。”不过,既然有疑惑,那还是要让太阳晒一晒的。可能有“经验”的读者会知道,听雪漠老师的课,最关键的是要会提问,除了龟毛兔角之类的问题,你永远不要担心雪漠老师回答不了,重要的是雪漠老师怎么回答,即使可能你自认知道答案,但是如果应机,不妨提出来。这一问一答之间,如果相应的好,那一时行云流水、一时又惊涛拍岸的感觉可就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了。唯一会有挫折感的是,回头你会发现其实这回答,通常在雪漠老师的书或文章某处已经出现过,真是很惭愧,原来自己功夫真是未到。不过,以雪漠老师看来,或许没有哪个问题不是重复的吧?但他总是一遍一遍地不厌其烦地回答,而且发现,即使同一个问题,他都有不同的回答,仔细琢磨之后,其精神是相通的。所以,如果下次有机会“晒太阳”的话,还是别客气,带着一颗真诚的心就好。

一些朋友反复问我参加禅坛讲座的趣闻和收获,我真想把那段经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给你重放一遍,所以,真不知从何说起。再过几天,下一次北京的读书会就要如期进行了,尽我所能,更多的在“雪漠禅坛”讲座的所见所感,我将在读书会上与大家分享,希望那时我的存在也能成为最珍贵的礼物。

附:

●雪漠作品专卖: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雪漠墨宝义卖:http://www.xuemo.cn/list.asp?id=89

 

  相关文章
2017-12-25 14:12
2014-05-09 07:05
2018-06-08 10:00
2015-12-13 10:24
2014-08-15 08:44
2020-07-12 06:38
2018-05-05 21:47
2020-04-23 18:3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