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听雪漠谈武魂文心 ▏《凉州词》北京分享会

2020-01-14 11:2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文化网 浏览:514736
内容提要:2020年1月12日下午,作家雪漠在北京王府井书店举行的长篇新作《凉州词》分享会。

 

 

 

听雪漠谈武魂文心 ▏《凉州词》北京分享会

 

 

“写《凉州词》之前我有过一个追问:如果我小时候不练武,能不能走到今天?答案是否定的,不可能。虽然我的练武只是一种个人爱好,但是我生命中的强悍、永不摧毁的坚毅,以及永不服输的个性,都跟我小时候的练武息息相关。”2020112日下午,作家雪漠在北京王府井书店举行的长篇新作《凉州词》分享会上如此说。

 

何为武魂?

《凉州词》是雪漠致敬中华武魂的重磅长篇小说,首次披露了作家雪漠的武术人生,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武林往事,一个无法释怀的疼痛记忆,由此追问武之魂魄、侠之真义、民族之精神。这是自《野狐岭》之后雪漠创作的第八部长篇小说,入选“2019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2020年初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并于19日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以“红沙发”系列访谈“从《凉州词》看文学如何提振民族精神”的形式召开了新书发布会。

这部被著名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先生誉为“具有托尔斯泰长河小说神韵”的作品中,雪漠展示了自己曾有过的一段“武侠梦”。其实,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因为人人心中都有武魂。

雪漠说,文武兼修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和武是中国人人格修养的两大基因。武术对一个民族灵魂的铸造功不可没。民族自信中,那种刚健的民族精神离不开真正的武魂。武魂一旦消失或被摧毁,人就没有了责任担当,没有了阳刚强健,就容易萎靡颓废,甚至出现病态审美,比如现在流行的丧文化、娘炮风,这些现象不能不能引起警觉和深思。在这个泛娱乐化的时代,我们需要唤醒心中的“武魂”。

对于武,雪漠跟一般人的理解恰恰相反,他说:“武的宗旨不在于动用武力,而在于有一种能力,能够止息兵戈战事。学武之人的最高德行和能力,是在拿起武器之前,学会放下武器;是在战胜别人之前,战胜自己。”他又说:“武术不是用来打架的,而是用来强健灵魂和精神,是用来铸就民族精神体魄的。它是一种韵律之美、强健之美、自强不息之美、永不服输之美,这是中华民族本有的东西。”在雪漠看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就是武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有了武魂,就有了一种强韧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原动力。”雪漠说。

 

如何唤醒心中的“武魂”?

 

不过,对于现代人来说,习武渐行渐远,普通人如何才能唤醒心中的“武魂”?

雪漠说:“武魂其实是做人的尊严。”他认为,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那位与鲨鱼反复搏斗的老人,就有一种尊严,就有一种永不屈服、永不被打败的精神。他说:“我们改变不了命运,但我们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态度。改变自己态度的时候,需要注入一种积极强健的东西,也就是我们说的武魂,这才是我们应该倡导的东西。”

在这个泛娱乐化的环境下,很多人追求舒服、追求享受,追求颜值,而忽略了内在的人格尊严和担当精神。《凉州词》责编陈彦瑾女士认为,武魂和外表没有多么大的关系,武魂是我们内在的一种精神气质、一种人格心性。“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厚德载物”,是我们民族精神中的武魂。她说,这部小说的书名来自盛唐,这意味着,雪漠不但致敬武魂,也在致敬一种昂扬自信、刚健有为的民族精神。《凉州词》通过对中国民间武人的命运书写和对中华武魂的呼唤,让我们看到我们每个人身上其实都有的那种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

雪漠说,武魂更多的是跟自己身上的动物性作对,战胜自己的动物性。人类动物性特点让人安于享受,遵从欲望,不思进取,懒洋洋很舒服。而真正的武魂是逆着自己的动物性、欲望性来完善自己,让其变成一种积极有为的生活方式。他又说,我们的肉体必将会衰老、会死亡,但我们能把控自己的精神。把控自己精神的时候,必须追问两点:第一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第二我如何成为这样的人。我就是在追问这个的过程中,发现武魂对我生命的滋养,让我有了一份担当。

 

 

不仅是凉州的疼痛,更是民族的疼痛

 

写作《西夏咒》《野狐岭》时,雪漠呈现出一种火山爆发式的喷涌状态,写作《凉州词》时,雪漠说,自己自始至终都被一种疼痛所裹挟,即使写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疼痛仍然伴随着他,让他不得释怀。

雪漠说:“《凉州词》的价值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