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评论探讨 >> 正文

《挖掘智慧的宝藏》——雪漠做客复旦大学《星空讲坛》

2011-05-05 09:44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文化网 浏览:30061177

                            

主讲:雪漠

嘉宾:陈思和

时间:2009.10.21 晚6:30

地点:复旦大学3209教室

主办:复旦大学《星空讲坛》

◎陈思和:2005年的时候,我主编《上海文学》时搞过一次“甘肃八骏”东部行活动,雪漠先生是“八骏”中一马当先的作家。他的许多著作都在全国有非常深刻的影响,我非常喜欢。我不知道同学们是怎样想的,在今天这样一个歌舞升平的社会环境当中,雪漠先生代表西北作家为文学作出沉重且非常有定力的一位作家。

我在主编《上海文学》时,就觉得中国文学的希望在西北。为了这个我特意跑到宁夏、甘肃、青海、新疆,多次去寻找西北文学的根源,这个过程中雪漠先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

记得上次“甘肃八骏”来东部行的时候,雪漠先生也来到了复旦大学,那次他到中文系搞了一个对话。今天是我们学生会组织的这样一个活动,我们预祝雪漠先生演讲成功。

我想说几句题外话,复旦大学中文系在2009年4月份,刚刚被教育部批准设立一个中国目前唯一的一个文学硕士学位,今年在全国招生,从明天开始复旦大学中文系将有文学创作专业的最高学位的授予。文学硕士是全世界最高学位,中国目前还没有,我们是第一家。所以复旦中文系今后的发展,就不仅仅是对理论的研究和提升,而且在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上会放入很大的力量教育和培养人才。

  所以,今天想请雪漠先生来开个头,以后会更多地、不断地邀请全国著名作家与同学们会面,使复旦中文系成为理论、创作双美的这样一个特点。

下面就欢迎雪漠先生为大家作演讲。

真正的孤独

●雪漠:今天的题目是《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这个题目很大,但我相信,在座同学们肯定是别处得不到的东西,原因在于我来自西部,而且我今天讲的好多东西,是别处不一定有的。

西部文化是西部那块土地上非常独特的、保存了几千年非常珍贵的文化,是一种文化瑰宝,也是一块文化“活化石”。为什么说它是文化“活化石”?它既承载了中国文化的全息,全部信息,没有被当代及其其他时代的一些浮躁所污染,这种东西不多,我今天讲的是其中的一种。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我今天讲的内容,因为这个时代和过去许多时代不太一样,为什么?因为各种媒体、各种信息、各种污染、各种浮躁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开始让我们的生存空间变得非常小,把我们挤压得喘不过气来。所以,在这样一种状况下,我们非常需要一种能够让我们灵魂得到清凉的滋养。

前不久我参加了一个国际文学节,主题是:“地球村里的孤独”。有二十多个国家参加,一百五十多位作家,当时整个文学界的所有话题都是,当代媒体对作家的挤压、对文学的挤压,就是这样一种主题。这样一个主题很好,但是却暴露了一个东西,作家认为的孤独仅仅是外部世界对自己的挤压。当时我在接受国际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作家感受到的孤独不是真正的孤独,为什么呢?真正的孤独不是外部世界对自己的挤压,而是自己的心灵对自己的挤压。

什么是自己的心灵对自己的挤压呢?很简单,一个作家想创造一种不朽的东西,但这个世界上偏偏没有不朽,一切都会毁坏,一切都会腐朽。当作家对永恒的追求和现实之间,产生一种巨大反差的时候才是孤独的。要是一个作家不想建立永恒,他只觉得外界媒体对自己关注不够的时候,这不叫孤独,这仅仅是欲望得不到满足之后的一种失落,这是一种贪婪的标志。

所以我告诉他,谁是孤独的呢?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是孤独的。为什么?他想博爱,这个世界却不允许他发出这种声音,把他钉到十字架上的时候他非常孤独;另外在菩提树下觉悟的佛陀是孤独的,因为他非常清醒地发现整个世界都在睡觉、都在沉睡、都在迷醉的时候,他是孤独的;另外象圣雄甘地和托尔斯泰是孤独的,因为他们想发出一种大爱声音的时候,这个时代却不理解他,并且挤压他,甚至想夺去他的生命,他是孤独的。比如圣雄甘地就死在别人的枪口之下。所以,一般作家认为的孤独不是孤独,而是一种堕落的标志。因此这个时代需要一种清凉的文化。

冷漠的时代

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冷漠的时代,冷漠到何种地步?我们对别人的痛苦、悲剧无动于衷。我们看到许多杀戮包括在电视上,看到许多新闻媒体中出现的血腥镜头时,我们已经麻木了。当面对一个婴儿的躯体和一个母亲的眼泪已麻木的时候,我们反思一下自己,说明我们自己已经堕落了,我们需要清醒。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是一个实用的时代,实用的时代也就是一个势利的时代。当它觉得这个世界用金钱的标准来判断一个人的成功与否的时候,他会用一种金钱、权利、地位等等来做为标准。这时候物质的欲望占据了绝对的权威,心灵的需求退到次要的位置。这种非常功利的东西,变成了人类的“集体无意识”,进入了我们的灵魂,每个人都认为这是正常的。所以每个人都变得功利、急功近利、热恼、堕落而自己并不知道。

这个时代非常注重“术”,而忘了比技术更重要的智慧,我们称之为“道”。中国古代的贤者老子《道德经》中专门写了什么是大道。但这个时代的人已经不注重这些大道了,整个世界充满了如何成功?如何尽量满足自己的欲望?如何尽量夺得更多的金钱和权利?大家满足于一些小小的技术,而忘记了一种更大的智慧,这个时代需要一种新的营养。

这个时代已经追求一种“用”,而忘了真正的“用”,一种不是功利的大用。我们需要得到一种“无用之大用”,得到一种不能让我们急功近利,但是对我们的灵魂有巨大的营养,能够让我们得到巨大滋养和清凉的一种智慧,中国古代许多非常伟大的人把它称为“道”。

我今天讲的中间就有“道”的成分。一方面这个时代陷入热恼、陷入痛苦、陷入浮躁不能自拔,另一方面这个时代许许多多的文化,却被时光掩埋了,被历史尘封了。供和需之间出现了非常大的断裂。中国传统文化中,西部非常优秀的文化中,有非常伟大、博大、精深的东西被人们淡忘了。

所以,今天我讲的东西中间,也许可以让我们有一点新的启迪。

凉州贤孝

西部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有非常多的营养,让这个时代的人去汲取,它有非常多的东西能给我们带来一种启迪。这可以体现在我们今天的讲座中。

西部文化的特点是什么?西部文化的特点是包容。西部文化非常广阔,它可以包容无数匹骏马的驰骋,各种文化都可以在那块土地上找到属于它的地盘。所以它非常博大、包容、丰富,像迷宫一样很难用一句话说清。同时它又是封闭的,因为封闭它拒绝了许许多多时代对它的污染,因为封闭它保留了最本真的智慧,因为封闭还带来了许多局限性,使这块土地直到今天没有出现像东部这样巨大的繁荣和振兴。这块土地的文化即让它变得非常辉煌,又让它在经济上相对迟缓。

今天我从巨大的西部文化的大海中,选取二滴水,这二滴水很小,但是它可以折射出整个世界。一滴水称之为凉州贤孝。这个就是我的家乡——凉州,就是唐诗中间经常出现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孤城就是凉州。

这个地方有一种文化叫凉州贤孝。凉州贤孝承载着一种非常博大的精神,我称之为大手印文化。一个属于入世的文化,一个属于超越的文化,我们重点介绍这个东西,看看它对我们这个时代有没有启迪?

凉州贤孝是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国家的承认,它非常博大,它是弹唱的。博大到什么地步呢?博大到从春秋战国时期,三皇五帝一直到当代,凉州贤孝都有反映,反映到什么地步?像百科全书一样。它和中国的正史不一样,正史反映朝廷,这个专门记录老百姓如何活着,朝廷关注的东西它不理睬的,它只关注唐朝的老百姓如何活着,清朝的老百姓如何活着,他们如何活得清凉,过得安稳等等。

它像我们的手掌一样,承载了中国文化的全息。一个著名的学者认为,凉州是中国文化的重镇。他专门对这个进行了非常高的评价,好多朋友可以去了解。它的载体是什么呢?就是这种人,我们称为瞎仙、盲艺人。他拿着三弦子就这样弹唱。许多历史就从他们的语言中“活”了,一代一代,从古代一天一天,一任一任,一代一代传播到今天,没有他们就没有这种文化。

大手印文化:大象征

这个是美国采访我的时候,我和这个人一块唱了一段凉州贤孝,一个人抓拍了照片。它的精髓是什么呢?它的精髓、精神是一种大手印文化。什么是大手印文化?大手印文化,它是注重人的心灵、心性和灵魂修养的文化。凉州贤孝中承载的就是这个东西,凉州贤孝是瓶子,里面承载的智慧是这个水,这个水中间最伟大的部分就是它超越的部分——大手印文化。它的本意是“大象征”,什么是大象征?就是这个东西已经超越了它的形式、内容,上升到一种可以承载人类的心、物,就心灵、精神和物质的高度,故称之为“象征”。

人类所有的文化都可以在中间找到相应的东西。那么它有什么价值?它可以让每一个人变成“人”。有人说了,难道现在好多人不是人吗?是的。什么是人?当他做为一个人拥有自主心灵的时候,不受这个世界诱惑,不受这个外部世界污染的时候,不被这个外部世界左右心灵的时候,真正具有了“人”的主体性的时候才叫人。其他时候,仅仅是大海中间被无数个浪花和潮流裹挟的一个水滴,不构成“人”,不是真正的人的本体,人的本体必须有人的自主性。这个在西方文化中间常常谈到,关于人文精神这些东西。但是西部关于人的主体性和西方的不一样。它追求什么?它追求“人”的精神的自由。

注意,“自由”这个词在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在中国东部文化和西部文化中间常常出现。但与我们谈的自由有着本质的不同。为什么本质不同?西方追求自由,裴多菲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为什么爱情价更高,为什么生命诚可贵,为什么二者皆可抛呢?因为外部世界制约他的自由的时候,他就可能出现不自由的东西。西方的自由靠什么?靠法律、靠制度、靠金钱、靠外部世界的许多条件提供他自由的外缘,没有这个东西就没自由。

西部的自由不这样认为,西部的自由认为,真正的自由是不依靠外部条件的。就是人本身就能够得到所有自由的条件。换一句话说,人本身不依赖外界任何条件就可得到自由。中国文化中间对自由有许许多多的解释,其中有一个叫解脱,包括解放等等都属于自由。西方人追求的自由靠征服外部世界,用非常强势的东西来实现自由,去实现欲望,满足欲望得到自由。

西部认为自由不是这样,而是消解了你的贪婪、仇恨、愚昧和欲望之后,让你心灵的光明属于你自己。你自己的心灵发出照耀行为、生命、命运的光明之后,你就得到了自由。西方人的自由像月亮上的光亮一样,它得依托太阳给它提供的光给它自由。东部不是,人本身就是自由。每个人都是太阳。它认为人只要超越了许许多多的概念的时候,那么自由就可能产生。

大、手、印

西部文化中间把所有的西部文化用三个字来代表——大手印,关于这个很容易得到误解。同学们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看到过“大手印”三个字,一种非常神秘的武功,那个武功是用来对付人类,这个是用来对付自己的。西部文化中间更多的是征服他自己,它不去征服世界,它是靠征服自己的欲望赢得世界,它不是靠征服世界去满足自己的欲望,区别在这个地方。

这个“大”:大胸怀、大境界、大悲悯,它不需要小的东西,超越小小的部落、村庄、民族、国家甚至人类,上升到超越到人类的更高的层次来观照这个世界,非常大。大胸怀就是包容一切,这就是西部文化非常丰富的原因。那儿从来不会出现像印度,甚至像西方其他国家出现的种族屠杀,因为教派不一样要互相屠杀,它需要更大的胸怀。因为有非常大的胸怀,所以那块土地上的文化非常丰富。“印”就是超越,关于超越等一下再讲。

正因为凉州文化中间包括西部文化非常的厚实,所以说当我们向往西部文化的时候,觉得它有厚土、大地一样的厚实,主要就在于文化,这只是二滴水,让我们感到西部文化非常的博大、厚重、非常的丰富。这也是瞎仙,他脸上的皱纹,代表着那块土地的年轮,就好像大树的年轮一样。

凉州贤孝:当下关怀

下面,我讲西部文化的二个重要特征。一个重要特征叫当下关怀。西部文化很有意思,它不像魏晋的玄学一样,超越现实谈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谈也谈,但更关注现实。它发现这个时代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凉州贤孝会介入进去,进入之后教化他们、引导他们,让他们向大善,能够有益于人类文明的方向把它牵引过去。介入就是这样。充满着无数这样的例子,它像大海一样。

凉州贤孝有多少?说不清,大海一样,浩如烟海,没有一个人能说自己听完了多少凉州贤孝,没有。我直到今天都不知道它有多少(曲目),因为每个时代它都介入现实、介入这个时代、干预这个时代。这个人你看好多老百姓,每个时代的老百姓都在听它。

这个是著名评论家雷达,在凉州街头听凉州贤孝的场面。现在凉州街头仍然有一批艺人在唱。唱什么?唱当代人追逐的东西,关注的热点,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声音他们已经发出了千年以上。每到一个时代他们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介入现实。它追求什么?追求一个贤、一个孝。贤,针对社会关注人类;孝,孝敬父母关注家人。就这二个字,体现了他们介入社会的所有目的。用当代的术语来说,注重精神文明建设、和谐社会等等。

每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听到这种东西,我这么大的时候,也像这个孩子一样,听着这种声音长大。我告诉大家,我所有的小说都可以像他们弹着三弦子唱下去,非常流畅地唱下去。写它的时候我的耳边萦绕着这种弦律,它已经渗入我的生命深处。好多人说雪漠你在文字上下了好多功夫,我说没有,我写作的时候没有文字,只有灵魂在流淌,只有在这种文化中间,渗入到我的灵魂和血液中间的好多东西在流淌。没有任何语言只有那个灵魂。好多人说很好,实际上是自然而然流出来的东西,像每个动物本能性的东西。

西部文化中有大悲悯,什么叫大悲悯?悲悯不是小小的一种,因为你是我的母亲我爱你,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我爱你,不是这样,大悲悯就是不管你是不是我的母亲,是不是我的父亲是不是跟我有关系,都不要紧,我照样悲悯你,把许多关怀给你,有句话叫“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已经非常少了,西部文化就是这样的一种利众精神。比如我对文学的标准,我认为文学做到二点就够了。第一:这个世界上有它比没有好;第二:读它比不读好,能做到这二点就够了。西部的许多人就有这种观念,当他这个人的存在,有他比没有他好的时候,就会容忍一切。利众、利他。

活着的理由

另外有一种苦难的东西,西部文化中对苦难的悲悯非常明显,同学们听过许多民歌中那种苦难,它关注各个时代老百姓的苦难,它不关注那些当官的如何当官,朝廷做什么事情,它不管这些。它只管老百姓如何活着,他们如何承受苦难,他们如何经历苦难,它把这种苦难保留了下来,使凉州贤孝变成了一个千年苦难的历史。人类的好多东西,所有的苦难都在这个里面反映了出来。

另外它追求一种活着的理由,人为什么活着?每个西部人都会问这个。人之所以成为“人”就在于必须追问为什么活着?有这个活的理由的时候他是人,没有这个活的理由时,他叫混世虫,混世的虫子,西部文化中对这个追问非常明显。比如我举个例子,在明朝的时候,西部有个文人,他除了中国的正史之外,他自己记录西部的历史,一代一代的人死了,他把那个历史留了下来,爷爷死了留给父亲,父亲死了留给儿子、孙子,直到今天,那个历史仍然保存着,那些人所有活着的理由就是把那个时代留下。

我写《大漠祭》、《猎原》、《白虎关》也是这个理由。我觉得这个时代很快就消失了,中国的农业文明很快消失了。这种消失不是一般的消失,而是历史的黑夜会淹没所有这个时代的痕迹,淹没所有农业时代的痕迹,我觉得把它保留下来,保留这个时代西部的农民如何活着,让一百年后的人知道这个时代的西部人如何活着?告诉历史中国有这样一个时代。因为,正史记录的历史和我所记录的历史不一样,正史记录的是大的历史事件,我记录的是“人”如何活着,所以记录这个成为我活着的理由。

从二十五岁明白了活着的理由之后,就用二十年的生命去写这部书。有人说你怎么能用二十年写这些书,我告诉大家,我不会写,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没有力量,他举不起很大的东西,他只能举那么大。他举起之后发现很小扔了,再举一个更重一点,扔了,直到最后举起一个很大的东西的时候,用了二十年,换句话说我写了无数遍。写完一遍扔了,再写一遍,《大漠祭》十二年中间写了好多遍,我从来没有任何目的,写就是目的,不考虑成功,什么都不考虑,完成它就是目的。因为它是我活着的理由,所以我用二十年的生命,一遍一遍地写它,我自己就在写它的过程中,一天一天长大,有一个孩子终于长成了一个大人,举起了一块巨石。西部每个人都追问这个东西,有时候活着的理由比活本身更重要。

爱和智慧

西部文化中爱是活的理由,所以同学听到陕北民歌的时候,哥哥妹子热辣辣的那种爱,火热的那种爱,为了爱不惜放弃生命。西部许多为爱而活的人。我自己也是这样,我成功的依托就是爱和智慧。

我告诉大家,我曾经写《大漠祭》的时候,我看不到任何一点点希望。同学们想一想,从上海坐二十多个小时的车到兰州,从兰州坐四个小时的高速到凉州,从凉州再坐几个小时到我的家乡,地图上没有它的名字,家乡最不起眼的小孩要想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那是非常艰难的,和登天差不多。有一个《宝莲灯》也叫劈山救母,我像那个孩子,她的母亲被二郎神压到山下,他想救他的母亲,他一个凡人的孩子要想救自己的母亲,要和天神做战。就那种感觉,没有任何下手的地方,不知道如何和他做战,在那个影片出现了,母亲说孩子要想和天神做战,你必须拥有爱和智慧,因为天神最缺这个东西,你只有用人类的爱和智慧才能战胜他。今天我讲的凉州贤孝给了我爱,我讲的大手印文化给了我智慧。

什么智慧呢?就是我下面讲的,西部文化中间最重要的,尤其是大手印文化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终极超越。什么是超越?我讲个小小的故事,同学们看过炼金术士,有个耶路撒冷或是西班牙,地方不一样,有一个少年做了一个梦,梦到埃及金字塔下有财宝,他寻找财宝的时候,连续做了二个梦,他认为是真实的。他去问一个哲人,孩子当你做了这样的梦时等于上帝在告诉你这辈子的天命,你活的理由,去寻找你的梦吧,去追寻你的梦吧!注意,这就像我最初的时候,想为这个时代、这块土地留下一个记录。此外,它必须走出去,走出去的时候就叫超越。他必须走出他的生存环境,走出能影响他心灵的许许多多的观念,走出它就是超越。我所说的超越,就是走出我自己。

你要知道,一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刚生下的时候,被狼叼到狼窝,养了二年后就变成狼孩,变成狼孩后再也不会拥有人类的智慧,他终身都会像狼一样嚎叫,像狼一样吃食,拥有狼的所有习气。我就是那个狼孩,因为那个地方除了博大之外,还有制约我心灵的好多习气,我得超越它。超越它的时候,我必须借用超越的智慧。什么是超越的智慧呢?就是永远让心属于我自己。不要受这个时代,甚至那个时代的许许多多眼花缭乱的各种现象的干扰,守住自己心灵的宁静、光明,不要去追求欲望,而是让欲望在心中慢慢地化解,像太阳下的霜,像雪花一样,化了诸多愚昧。

首先,很小的时候,我在床头上贴了四个字:“战胜自己”。我每天都在看着它战胜自己的贪婪、愚昧、仇恨、嫉妒,战胜自己的懒惰,战胜自己安分守己以及对未知世界的许多恐惧,并且拥有一种非常博大的文化,重新铸造自己的心灵,我称为“大善铸心”。什么意思呢?就是读大量的,承载大善的人类文化中间最伟大的部分,让那些东西消去自己灵魂中间的狭小、卑劣、各种污垢,比如我经常读托尔斯泰,像托尔斯泰那样去战胜自己,许许多多不属于真正的大的人类所有的污垢,清洗它、消灭它、化解它,让小我慢慢被更大的东西融化。

什么是天才?

有一天我的儿子问,爸爸什么是天才?我说天才就是用一辈子做一件事的人。天才就是过去也不要管,未来也不要管,抓住当下,朝着自己设定的目标,一步步走的人。那时候我就是这样,每天写完之后,坦然入睡。第二天再写,我不管自己走了多远,我不管自己能不能成功,专注地做好自己的事情。这时候放弃很多东西,比如我的职称。现在才有职称,过去许多年没有职称,因为我从来不参加单位的考评会,我觉得生命消失之后,职称没有意义,生命消失之后金钱没有意义,生命消失之后房子没有意义。

我经常给儿子讲一个故事:一个缉毒中心派一个警察到德国去购买二条警犬,专门用来缉毒,与犯毒分子作斗争。一个值一百万,一个值十万。这二条警犬看起来差不多,警察就问为什么一个要一百万,一个要十万呢?这个人说:“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一会儿把警犬放开,二个警犬同时跑到了埋藏海洛因的地方,把海洛因找到了。第二次,做实验的时候,出现了一条美丽的母狗,只值十万的警犬很快地被那只美丽的母狗引走了,值一百万的那条警犬不管母狗,它继续走到目的地,把海洛因找了出来。

我身边有好多朋友和我一样,我就是那个一百万的警犬,和他们都差不多,只是不被生活中间出现的许许多多的母狗干扰,这个母狗包括各种欲望。西部文化中有许许多多告诉你,你要取什么,要舍什么?对这辈子活的理由、目的,为什么活着,所有对它有用的——取,所有无用的——舍,不要受到时代的诱惑,受到时代诱惑的时候要看破它,因为这种诱惑很快消失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诱惑没有永恒的。当你不在乎它的时候,它就消失了。西部文化中有许多这样的智慧。

超越

那么我简单介绍一下什么叫超越?当你的心永远属于你自己,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你心灵的营养,而不是心灵枷锁时候,这种超越才可能产生。

对一个作家来说,所有的外显,你看到的这个世界,再也不能干扰你创作的主体性,这才叫超越。你像一个国家,外部世界是一个国家,你的心灵也是一个国家,你们之间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你们可以交流对话,它不能侵略你,你也不能侵略它,各自尊重各自世界的时候,才谈到超越。你的心灵永远属于你自己,你和外界世界构成平等对话关系,它再也不能干扰你,这才叫超越。外部世界对你的干扰,在你的心上了无牵挂。这才叫超越。那么当一个人真正做到这一点的时候,这个世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不去在乎。

变化了我们称之为二元对立,什么是二元对立?人类充满了二元对立,比如善恶、好坏、高低、贫富、大小都是二元对立,有人自己觉得没有别人富有,觉得自己很贫穷的时候就被贫富二元对立左右了,你很痛苦;当自己的女朋友不一定有别人的女朋友那么美的时候,你会觉得很遗憾,这也是二元对立;当和一个朋友交往的时候,你会得到很多好处,和另外一个朋友交往没有功利的时候,你也许会趋向于功利的东西,这也是二元对立。

世界上充满了二元对立,让你产生了功利之心。产生了功利和分别之心的时候,你就痛苦了,你就烦恼了。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出现这种东西的时候,可能会导致战争。比如日本侵华抗日战争,日本人觉得中国那么博大,它想掠夺好多东西,它用一种非常高尚的、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侵略中国。人类所有的战争就是因为这个,意识形态也罢,宗教也罢,都是分别心造成的。因为这个东西,人类直到今天没有和平。

朋友之间也是这样,因为他执着好多东西,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好多东西很快就会过去,永远会过去,世界在哗哗地变着,他不明白这个东西。所以他执着暂时出现的,得到一点权利的时候,觉得属于他,直到退休之后才明白不属于他。成吉思汗在临死的时候,他才明白,他虽然灭了四十个国家,他发现死的时候一无所有。成千上万的美女,会找他们各自的老公。像大海一样的金银,也会换了主人,大汗这个位置会被忽必烈等等代替,那些国家在若干年之后会变成另外一个国家,比如明朝。明朝会被清朝代替,最后到今天的共和国。他发现所有的东西,什么都得不到,实际上他得到一种东西:罪恶。什么罪恶?屠杀人类。

当然今天的人类已经不注意这些东西了,把成吉思汗作为英雄对待,这也是人类的一种堕落。因为成吉思汗那个时代,许多同学不知道,像大海一样的孤儿失去父亲、母亲,那些母亲的眼泪像大海一样流淌,没有什么能阻止蒙古铁蹄。他把所有的人类踏成肉泥,这样一种罪恶,被后来的人们当成英雄的业绩。“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成一代天骄了,人类非常滑稽地把这样一种东西当成英雄的业绩讴歌了几百年。

今天我们还在讴歌,荧幕上还经常出现这种东西。大家想一想今天如果出现一个成吉思汗,像希特勒那样屠杀我们的时候,我们会怎么样?是不是还要讴歌他们?非常可怕,人类最可怕不是这个,最可怕在于人们把这种东西当成“英雄”来崇拜,中国的文化中间充满了这样的东西,世界文化中间充满了这样的东西。屠夫不要紧,他至多活一百多年,那把刀子杀一下、砍一下刀就坏了,他砍掉几百个、上千个头颅的时候就死了,不要紧,他至多砍一百万。最可怕的是讴歌这种文化,会制造出无数个杀人屠夫。这一代杀完之后,下一代人接着杀,因为这是英雄,大家都想当英雄。今天的电脑游戏、电影、电视都在宣传这些东西。

西部文化中间对这种从来不叫英雄,他们看不起所有杀人的、杀猎的屠汉,无论他们多么的富有,西部人看不起,认为屠汉养儿子充个数,不算人的。还认为所有的杀人都是罪恶。

我给大家举个小小的例子。西藏曾出现一个国王,这个国王非常残暴,杀了好多僧人,屠杀了好多喇嘛,叫朗达玛,在中国历史上这个人很有名。他把当时的佛教全部消灭,这时出现了一个英雄的僧人,他用剑射死了君。他已经成为英雄,但是有一天许多僧人要受戒的时候,想让这位英雄为受戒的老师,英雄说我不配,我已经犯了杀戒,无论我杀了什么人都是罪恶,我不配,我的德行已经不圆满。好多人也认为他没有资格给其他的人受戒,你杀了人怎么能受戒呢。西部文化是这样的,哪怕你屠杀了一个君,它认为杀人本身就是罪恶。

打碎

超越就是打碎。我称之为打碎。打碎就是超越。好多人想超越怎么是打碎呢?打碎你形成的一种非常奇怪的可能是错误的局限,就叫超越。过去我对自己有三个打碎。

第一个打碎是对生命的幻觉。以前我觉得生命属于我,我爱护自己的一切,喜欢吃,当然也喜欢对生命有好多好处的东西。后来有一天我的弟弟死了,他二十七岁,当时我就想我亲眼看到他从一个非常健壮的青年,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最后被我亲自埋进坟墓的时候,我是老大,他是老二,上帝稍微把赐给老二的疾病转一下赐给我的时候,我就消失了。我忽然发现生命如此脆弱,再也不觉得自己永远活着不死,或者能活多长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我的家中有一个死人头骨,我的朋友制了标本送给我的,我想我随时会变成这个死人头骨。那么我就不执着现在的许多东西,我在这个脑袋变成头骨之前,尽快地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所以,我读书的时候,和别人不太一样,这辈子最该读的第一本书,就是我现在读的一本书,如果明天死了,不读这辈子会非常遗憾。做的事情就是,如果明天死亡,今天不做非常遗憾的事。写的书也是这样,这辈子赶紧写完自己该写的东西,坦然地入睡,我一般是不做梦的。

所以,死亡打破我对生命的幻觉,让自己拥有许许多多的主体性。什么都以死亡做参照,当你跟别人恩恩怨怨、纠缠不清的时候,你告诉自己不要紧,因为不久之后二个人都是两堆骨头,没有什么可计较的。当别人追逐许多,包括当官这些,不要紧,那个科长的位置不见了。这让我学会了取舍。

第二个打碎,对文坛的打碎。我用二十年的时间,十多年时间一直想进入中国文坛,神圣的中国文坛,有一天我终于进入中国文坛,发现文坛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神圣和崇高,我有二年时间写不出一个字来。我上鲁迅文学院,离开北京,坐上离开北京的火车我喘了一口气,自己有种什么感觉?就好像被猎人射了一箭的小鹿,尽快地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静静地舔自己的创口。

回到家中,我马上进入我平时用来静修、坐禅的佛堂,久久不愿意出来,二年内写不出东西。但是后来发现,文坛中间也有许多非常伟大的东西,非常让人敬畏的东西。比如我获了好多奖,却连评委都不认识,中国文坛有个底线,当你作品达到底线的时候,大家都会由衷地认可你。后来一个老师说主要是作品。如果一个评委,让你的金钱买他的良心的时候,数目很小他是不会给你,他会相信自己的目光和良心,直到今天我仍然觉得中国文坛非常有希望,真是这样的。这种打碎是过去的打碎,今天有比较客观的看法。

第三是对宗教的打碎。告诉同学们,我在大概五年时间,每天早上三点钟坐在桌前写不出一个字来。因为我不满足于过去的好多笔法,被时代污染的好多笔法写不出一个字的时候,我想重新练一个笔法,有五年时间写不出一个字,没有办法写。要么成为一个甘肃的小作家,混着写下去,要么把自己打碎,重新训练自己的笔法,让自己的灵魂放光。把这种光明通过我的笔流淌出来,这个过程五年写不出来。

有一天我决定放下文学,再也不提文学的时候,让自己的心灵得到自由的时候,我选择了宗教。用了宗教中的坐禅,让自己的心定下来放下文学,就在我放下文学的时候,“哗——”我明白了。放下文学的时候,我发现我能写出最好的作品,我心灵的门被打开了,笔下流淌出来一个世界,《大漠祭》、《猎原》、《白虎关》都是这样流出来的。

后来,不是我写作品,而是作品在流淌,读过我作品的许多老师,说雪漠的文字很好的,事实上没有的,是文字自己在流淌。之后,我一直通过对宗教中间定力的训练,非常虔诚像我信仰文学一样,后来我把这个东西打碎了。因为我发现所有的制度化宗教都可能有罪恶。它像这个瓶子,当你面对光明的时候必然有阴影,于是我再也不迷信一些东西,变成智慧的选择。把宗教打碎。

打碎这三次之后,我实现了自己的超越。许多时候打碎自己就是超越,不断地打碎过去的自己,不断地超越,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大的胸怀的人,抱着自己那个瓶子,揣到怀里永远认为这是最珍贵的东西。

这个世界非常大,打碎意味着敞开胸怀去拥抱世界。当你打碎自己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你的营养,包括苦难。当你打碎自己的时候,不执着自己的小东西的时候,就会发现世上没有苦难。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在为你的心灵提供营养。当你面对纷纷扰扰的世界的时候,看你的心灵是否足够的强大。足够强大的时候,你就属于你自己。这时候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你就进入这个世界,去经历这世上无数地值得你经历的好多事,看一看你的心灵是不是足够强大。

当你觉得自己很强大的时候,面对巨大的诱惑的时候,你是不是仍然强大?你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没有恐惧的,当你面对疾病和死亡威胁的时候,你是否还强大?你说从来看不起女人,当你看到一个非常美的女人,你是否还能把持住自己的心?这个过程叫入世。超越之后用你超越的心灵去进入这个世界、去历炼痛苦、经历磨难,积累经验,完善自己。

所以西部文化中间并不认为超越就是躲避这个世界,看破红尘躲到寺院里,躲到小小的房子里,有一句话是:避人得自在,入世已无难。我避开人,我不见人就得到自在,我觉得你见人也不是人,一定要见人的时候还属于你自己,历炼世界的时候也属于你自己,这才能让你真正的长大。所以大手印文化认为整个世界都是你调心的道具,是你灵魂的营养,因为拥有这样的胸怀,西部文化才非常博大。

永恒

西部文化中间还追求什么?追求永恒。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我们所说的永恒是相对的永恒,为什么?肉体消失之后,好多依托于肉体的东西就消失了。不过有一种东西可以通过精神的形式传承下去。比如雷锋死了,当好多人想到雷锋时会想到雷锋精神。孔繁森死了,人想到孔繁森的时候会想到孔繁森精神。这种精神会让许多人感到很温暖,精神可以传递,这是相对的永恒。

有一天按照科学家的说法,宇宙大爆炸的时候,地球和太阳消失之后,这种精神能不能存在,不知道。所以世界上的许多永恒都是相对的永恒。文学也是这样。

有一段时期我不想写作,我找不到写作的意义,我说我写了好多东西,《大漠祭》也罢、《猎原》也罢、《白虎关》也罢,可以留下去,能留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因为不知道这个地球还会不会存在下去,这个东西能不能存在下去有什么意义,我写它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我很长时间不想写作,后来我就极力地设定一个写作的意义,只要有一个人看到《白虎关》、《猎原》、《大漠祭》,对农民稍微好一点儿,当官的制定一些稍微好些政策,提供一点儿稍微好的条件,或者一个企业家看到后,想到西部去投资,只要对西部的老百姓有一块钱的利益,我就没有白活。我给自己当时设定就是这样的意义,在这样的意义支撑之下,我才接着写了下来。

前段时间有人拍我的《大漠祭》电视剧的时候,把它糟蹋得一塌糊涂。糟蹋到什么地步,把书中意思全反过来了。我写苦难的他改成幸福,我写一个孩子死亡的,他改成幸福的活着。纯粹是糟蹋,但是我同意了。为什么?因为有四百万的投资,除了拿走的一部分之外,至少有二百万花在当地。当地老百姓如果卖了一碗面,给他们提供了一点别的东西,当地老百姓得到了一百万或十万元的利益,我想让他糟蹋吧。我就是在这样一种目的之下,让他们糟蹋。如果好多人要糟蹋我的作品,就让他到那儿去糟蹋吧。因为那种糟蹋可以让当地人得到一点好处,我就没有白活。

信仰

另外西部文化注重灵魂和信仰。这个信仰更多的不是现在好多人认为的信仰。好多人问我什么是信仰?信仰本身就是目的。你为什么活着,活着的理由就是信仰,不一定信仰宗教。可以信仰善、可以信仰美、信仰爱,西部好多人都有这样东西。有一天,一个作家到西部最困难的地方,去进行人文关怀,他们对当地的老百姓说,你们活得如此痛苦,如何如何。老百姓说我们不知道痛苦啊,痛苦是你说的,我们根本感觉不到什么痛苦。

老是有作者问我,雪漠你为什么要写作?是不是想改变苦难。我说瞎说,哪有什么苦难。我从来不知道苦难,没有人告诉我那是苦难,只有后来的一些记者认为雪漠童年充满了苦难。童年我非常快乐,我骑在马上奔驰的时候非常快乐,有时候偷一点麦穗,烧熟吃的时候非常快乐,整天和孩子们唱儿歌的时候非常快乐。儿歌唱得非常有意思,唱得竟是很有意思的儿歌,比如“烟洞里的烟直冒天,黄河里的水洗红毡,红毡破了砌鸟窝,一捏捏了二半个,一半个说老婆,一半个换馍馍。“注意,”烟洞里烟直冒天“就是“大漠孤烟直”,我怀疑王维是不是偷听了这首儿歌写的。“黄河里的水洗红毡”床上铺的毡,在黄河里洗呀。然后一个姑娘在跳舞,捏着土馒头,一半个拿上换馍馍,一半个拿上说老婆,怕长大娶不上媳妇,很快乐。小时候唱这些的时候很快乐,哪有什么苦难?没有。

所以,我在深圳参加过一次活动,深圳的人把我请过去,想写深圳,但是他们谈到好多人文关怀的东西,却不关怀身边的人。什么是身边的人?昨天我讲过这个故事,我去深圳的时候,(媒体)正在炒作一个新闻。我刚去的时候许多报纸,《深圳都市报》、《深圳青年报》好多报纸大量地炒作着一个孕妇,一个外来人冒充孕妇在骗深圳人民的钱,第二天继续追踪,第三天一群富有正义感的记者,通过派出所把这个孕妇抓到了医院,发现这个孕妇真是怀着孩子,而且八个月了。刚开始以为是肚子里揣着绵花,于是报纸变了,这个人如此卑鄙不惜变成孕妇来骗深圳人民的钱。注意,铺天盖地都是这个样子,每天给我送报纸,一边写“雪漠深圳人民欢迎你”,一方面报纸就是这个东西。当时发言的时候,他们对西部关怀,用悲悯的目光关怀着西部等等的时候,我就说当一个母亲怀了八个月的孩子,哪怕她有什么样的目的,从你们深圳人民腰包里掏一块吃面包钱的时候,给这个腹里的孩子提供一点营养的时候,不论她出于什么样的方式和目的,深圳人民给她一口面包,没有错吧?她们为什么到这儿来讨?因为没有深圳发达。为什么没有深圳发达?因为国家把大量的投资投在了深圳,把应该投在西部某个地方的投资,投到了你这儿,那儿投不了多少,建不起高楼大厦,所以农民贫困向你要点儿钱。一个母亲,你给她一点儿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一个新闻媒体这样大做文章,我觉得似乎不太对劲。

于是我发表了在当时引起震动的一段话:当深圳人民用悲悯的目光关注西部的时候,西部人民同样用悲悯的目光关注深圳。因为我们不知道,吃得那饱、穿得那么好,深圳人为什么那么痛苦?为什么那么焦虑?为什么那么浮躁?我们每餐吃着山芋拌面,那样快乐,拍着肚皮唱贤孝。感谢大自然,感谢生命,你们为什么那么痛苦?我说西部固然贫穷,当黄沙掩埋了西部许多城市的时候,掩埋了敦煌莫高窟的时候,西部贡献了敦煌学和莫高窟,让这个世界大惊失色,觉得西部有这样灿烂的文化,成为人类文明的瑰宝。当黄沙掩埋了楼兰古国的时候,楼兰为人类贡献出了楼兰文化,如此辉煌。当海平面上升的时候,淹没了深圳的时候,深圳人民能为我们人类贡献什么东西?有一天,一场战争和地震把深圳建筑物毁坏的时候,深圳人民为人类贡献了什么东西?你们津津乐道于三天可以建起一层楼的速度,大自然毁灭它只三秒钟就够了。我说,你们能不能因为深圳的存在,让我们人类的命运稍微延长那么几天、几个月、几年?

于是,当好多记者围了过来,记者们很喜欢这种话,但这种话说不出去的。我的儿子说,爸爸你不对呀,他们不希望你说这些话,你说这些话是不成熟的标志。我忽然发现,我的儿子真比我成熟,他说深圳人民再不会请你的。本来打算请作家去写深圳,后来真的没请。请了谁就不知道了。

但那些话必须要说,为什么要说?我告诉他们,你记住,深圳是个非常势利的城市,一定要明白这一点。这个城市西部的人民,西部的老百姓把最美的女儿贡献给你们,点缀着你们城市的美丽,她们走出深圳的时候可能伤痕累累,可能从纯洁的处女,变得伤痕累累,甚至有些还染了性病。我说西部人民把最优秀的儿子贡献给深圳,来讴歌城市,进城的时候非常纯朴,出城的时候变得浑身铜臭气。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因为有一个深圳的作家,他这样说,我才引出这段议论。我们深圳人民以奉献做为我们的快乐,哪像你们西部人民吃饱就拍着肚皮高兴。我们深圳人民为国家创造了这么多财富,你们西部人民做了什么?于是我就告诉他,西部人民把最美的女儿贡献给深圳,点缀它的美丽,西部人民把最优秀的儿子贡献给深圳,讴歌它的繁荣。但他们都变了,带回西部的不是纯朴,不是先进,而是铜臭气、势利,甚至把性病(也带回去),我为什么说这段话呢?因为时代已经变了,它不是我们希望出现的好多东西。

生命是一个升华的过程

西部人认为人的一辈子是一个过程。什么过程?就是从一个平常的人超越、升华这个过程,人生就是在走一个桥,从一个比较矮的所在,通过这个桥梁到一个比较高的(所在)。有些人觉得可以用佛教中间的来世之类的,他们认为就是这样。这辈子我实现自己的价值,超越诸多的愚昧、仇恨、贪婪,变得稍微高尚一点儿,下辈子我接着做变得更高尚。

人生是一个过程,所有的价值就是这个过程中的行为。西部文化就是这样。如果在这个过程中间,你释放欲望、贪婪,靠掠夺这个世界的财富、靠占有这个世界的资源、靠挥霍这个世界的黄金,西部人认为这是罪恶。因为你在抢子孙的饭碗,是要断子绝孙的。对不对?现在科学家认为是对的。

我在《猎原》中,塑造了一个黑羔子,他就说:“我是断子绝孙的。因为我在放羊,羊啃了那么多的树、草,把这块土地从的肥沃的原野变成了沙漠,我没有儿子,我做了无数的罪孽,我是个断子绝孙的命。”所以,它注重一种过程,走的过程,它认为你走这个路的过程中间,你的行为便是你的价值,他不看你说得多好,不看赚了多少钱,与这个没有关系。你用行为本身,对这个世界回报的行为本身,构成了你的价值,除了这个之外你没有别的价值。

昨天有一个朋友问我,雪漠你现在说这些话,能理解你的有几个人?这个世界认可你的有几个人?你的所谓的这种文化很快就要淹没了,你如何看待这种状况?我告诉他,这句话,一个美国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也这样说,雪漠,现在这个时代有多少人能了解你的这种文化,能够理解你的这种文化,能认可你的这种文化?我告诉他文化的传承和认可不是以人数的多少来衡量的。中国的儒家文化最初不就是孔夫子一个人吗?他像丧家之犬一样,甚至每一个国家都不接受他的学说。他像丧家之犬一样,四处奔走,他最后照样成为中国文化中最优秀的传统文化,文化的传承和认可与人数的多少没有关系,不能说一群混混在喊那个文化,那个文化就辉煌了。

文化在许多时候,需要一种不同的声音,什么声音?当一个大海,随着岁月向东流去的时候,出现一朵逆流的浪花的时候,这个就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个名字。他不一定需要惊涛骇浪,一个浪花就是一个名字。孔子、孟子、董仲舒、王夫之这些人。每个中国历史上许多名字在那个时代都很孤独,那个时代喧嚣的文化总在淹没他们的声音,但是今天我们记着他,直到今天仍然在汲取着他们的营养。

有一天,雷达老师说,雪漠,你要好好地写东西呀,不然的话几个月人就把你给忘了。老师,即使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我,都知道雪漠,这死了之后,如何让下一茬人知道我呢?必须写出能让下一辈子人知道的东西,给他们一个记住“雪漠”这个名字的理由。同样我说的这些话,有多少人认可,不认可都不要紧。但你们知道在中国西部有这样一种文化,有这样一种可能对文明、对人类有一点点儿启发和启迪作用的文化。也许有人会将目光从此关注西部,去挖掘、研究这种文化,去弘扬这种文化承载的这种精神,让你的生命中间变得宽容一些、变得清凉一些、变得博大一些。今天我就没有白在这个地方说这些话,由于时间关系我就先说到这儿。

◎栾梅建:我非常高兴。刚才雪漠先生讲了对西部文化的特征的阐述,另外阐述了文化的宗旨。那么,我想在下面的时间给大家提问、来一个互动。

◎田川:尊敬的雪漠老师,非常感谢您今天酣畅淋漓的演讲,这种声音是非常久违的,很少能够听到这样不一样的声音。您谈到的凉州贤孝是大手印文化重要的载体,而且凉州贤孝列入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瑰宝都是大家非常感兴趣的,您今天能否为我们一展歌喉,让大家见识一下那苦难中的快乐和坦然。

●雪漠:因为唱歌嗓子不行,我一唱歌好多人会笑,所以不唱了。

◎栾梅建:明天下午要开一个雪漠老师长篇小说《白虎关》的研讨会,我在会上将发表一些提要。那么我今天先把这个提要讲一讲。

相对于东部文学来说,西部文学更显得厚重、沉稳与博大,其作品更多掺杂了悲壮、崇高的敬意,以及对艺术的敬重与神圣,还有一种欲罢不能无法割舍的历史使命感,而这其中雪漠是西部中年作家中的优秀代表,这是第一个版本。第二个版本,贾平凹先生在长篇小说《秦腔》中对梨花街的那种挽歌性的描写,而作家雪漠的长篇小说《白虎关》更关注了当下西北农民真实的生活状况与灵魂的颤动,那种残酷、疯狂、血腥的生活状态,以及人性的悲悯、搏杀、麻木与无奈,贾平凹先生多年来一直以大城市西安,而雪漠却坚守在凉州武威这个小城,《白虎关》是雪漠长期生活在农村并深入观察、思考的结晶,它是继《秦腔》之后西部文学出现的又一部扛鼎之作。

下面请大家提问。

舍、取

◎同学:雪漠老师我刚才听到您有三次打碎和超越,我的感觉是,每当您放弃了一种狭隘思索的执着,整个世界就打开了,心胸也开阔了。所以我想请问您,对于执着和放弃怎样看待?什么时候执着,什么时候放弃?或者他们的关系是怎样,是对立还是不对立的,或者它们就是一种循环?谢谢

●雪漠:就是人在一生的时候,很小的时候的梦想,这个梦想按一些哲人的说法,就是上帝对你这辈子应该做什么事情的暗示,一种使命。有些孩子会把这种梦想守候一辈子,有些孩子会随着长大,世界对他有好多污染的时候,这个梦想就放弃了,就成了平庸的人。只要那个孩子守住梦想,一辈子去追求梦想的时候,只要他一直追寻下去,就是成功。包括毛泽东、马克思都属于这些人。

那么当你明白你有什么样梦想的时候,你就注意,与这个梦想有关的,能够让你达成这种梦想的诸多行为,你就取。跟它没有关系——舍、放弃。就是当你奔向那个目的的时候,对出现的许许多多的诱惑把它去掉。你要是被这个诱惑所吸引,你就忘了梦想。

我举个例子,在西部有一个作家,比我出道早,写作很有天份,刚刚在甘肃小有名气后就上了西北大学作家班,这时候就遇到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他们最后出现了好多故事。于是这个人就和原来的老婆离婚,离了好多年,然后又把这个女孩子调到兰州,调到兰州之后女孩子又不想嫁他了,又闹着一塌糊涂十多年就过去了。有一天我遇到他,他说,雪漠我这辈子叫女人把我害了。

注意,有些人追逐金钱,有些人追逐权利,有些人追逐别的。事实上,跟他生命中没有关系的事——舍,取——瞅中目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登高楼,望尽天涯路”,那个天涯路望尽之后,你的所有行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都是朝着这个目标,不是忽尔东、忽尔西、忽尔南,忽尔北,变成磨道里的驴了。

我们中国西部有一种磨道,驴一转一转在磨道里磨磨。《读者》上有一篇文章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驴和白龙马同时在磨道里转圈推磨,有一天唐僧骑着白龙马上了西天,经过九九八十一难,白龙马取得真经之后被封为八部天龙之一,成为天神了。有一天他来看磨道里的驴,他说驴老弟,你最近过得怎么样?(驴说)我比以前老了十年,马大哥你过得怎么样?我驮着唐僧上西天取经,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最后成为八部天龙了。驴说,马大哥你真能干。白龙马说,驴老弟呀!我和你都很能干,都在走路,不一样的是我一直朝着那个目标走,终于到了西天,你呢,一直在磨道里转圈,永远在原地踏步。

世界上所有的芸芸众生就是这样,在家里、单位、朋友里应酬,在这个圈子里打转、打转、打转,转一辈子,走了无数的路,花了无数的时间,结果一事无成。舍,就把这些舍了,同样的走路,朝着目标走。

世界,我不在乎你

◎同学:有时候问题并不是出在自己身上,而是发现世界不是你原来想像的那个样子。那个时候还一定要坚持吗?为了最终的那个目的。

●雪漠:人不是活给世界的,人是活给自己的。真正的人的主体心就在于不要在乎世界。你要注意你这辈子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你就去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行了,至于这个世界如何看你,跟你没有关系。明白吗?比如我举个例子,你自己如果想做一个高尚的人,做一些什么事,这件事情最终的受益人是你自己,你在为你自己做。当然你可以回报世界,当然回报世界的最终受益人还是你自己,你不是给世界做。所以说每个人在做许多事情的时候,不要在乎世界,在乎是不是一天天完善自己,是不是一天天接近自己的目标。

有个朋友,让我选择几本书。我特别喜欢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如果让我选择二个作家,读这二个人的作品。哲人,我崇敬所有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哲人,包括释迦牟尼、默罕穆德、耶稣,甚至苏格拉底、柏拉图、孔子、老子、庄子这些伟大的哲人,他们都承载着人类的大善,因而,也就是大美。

现实推动西部文化

◎问:你怎样看待当代现实对西部文化的侵入?西部文化介入现实,那现实侵入西部文化,那西部文化有何变化?

●雪漠:有变化。如果没有变化的时候不需要雪漠,为什么呢?那个世界在飞快地消失,历史的暗夜会把西部许许多多的生活、文化,众多的东西淹没,可能再也不会出现,这才需要我们去抢救,我告诉大家,西部的老百姓,已经在过年的时候不贴对联了,他们却知道圣诞节、情人节、愚人节,西方的强势文化已经侵入中国的西部的几乎每一个村落,包括一些宗教,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火把在传播,当代文化中间,传统文化被挤压着没什么位置了,这时才需要中国文化出现一种振兴。

撒切尔夫人有一个非常精彩的论点,西方认为中国威胁论,撒切尔夫人说中国永远不能对西方构成威胁,因为中国没有一种非常强势的,能够输入西方的文化,所以中国永远不可能对西方构成威胁。没有这种文化的时候,所有的威胁不存在。她非常有眼光。

所以,前一段时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宗教研究所提出一个口号,要把中国的萨满教文化推向世界,为什么呢?中国的萨满教是一种中国土生土长的文化,它认为万物有灵,它尊重自然,它认为大自然中间所有的树林、水草都跟人类一样有生命,我们都要敬畏它、尊重它、和平共处,人类非常需要这种理念和文化,所以说这个萨满教文化仍然一天一天的没落。

因此,今天在座的好多朋友,如果想作白龙马的话,会有许多非常重要的事情值得你去做,就是抢救中国文化即将被全球化浪潮下淹没的许多善文化。用它们点燃你心灵的火把,用心灵的火把变成你的文字,再去照亮更多的人。让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成为人类文化中最有益的营养。而且迫在眉睫、时不我待。比如凉州贤孝,瞎仙们一代代地死了,年轻的再也不学这个东西。大手印文化也是这样,因为这样所以才需要许多人去关心它、挖掘它、弘扬它。

西部文化对成功的定义

◎同学:雪漠老师您好,我听您的声音非常亲切。我是东部的,但我刚刚在这个暑假里去了甘肃省鼓浪县,它是中国有名的马踏飞燕的故乡。我到那边的感受可以说是震撼,那边孩子真得是非常纯朴和天真。我们去是支教,希望他们能考上大学,走出那个相对偏僻的地区。那么您刚才提到了深圳这个让人比较寒心。西部的孩子非常优秀,可能将来有一部分会走出来,进入到我们的城市,受到外部世界的影响。还有一个部分会一辈子留在那里。那您对这二种孩子分别有什么期待?还有一个问题,罗素说过真正的故乡感只有在中国才能找到。当我去过之后,我的体会是真正的故乡感在在中国西部才能找到。不知道您是怎样看这个问题?

●雪漠:我告诉大家一个人的成功,西部人认为只要做好人就是成功。所以我告诉儿子,你可以不考大学,可以不当官,可以不赚钱,你只要做好一个人,就是我的儿子,西部人这样认为,不是认为你当个多大的贪官。对于成功有专门的价值评判体系,在那种价值评判体系下,它并不认为进了城市赚了大钱变坏的人有多么好,那些人耀武扬威地可能开着奔弛、宝马进入乡村的时候,别人会骂他烧包,烧包是什么意思呢?吃错药把脑子烧坏了叫烧包,就是白痴。那个地方的一种植物,无论怎样压都压不实,轻飘飘的。所以他们对财富的看重,远远比人品低,这点和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非常相近的。

所以,今天我有好多西部的朋友农民,他们没钱,当他们向你微笑的时候你看到的是天使的微笑。他把心都愿意掏给你,这样的人都是成功的,因为作为人本身他成功了。另外就是这些人不苦,苦是因为我们看到他们苦。当他们喝到茶的时候很快乐,当他们吃到饭的时候很快乐,因为他们知道人生存的时候,只要一点东西就够了。美国有一个作家梭罗,他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不需要很多的东西就活得很快乐、很明白、很清凉,当你拥有更多的东西,其实是在掠夺别人的东西,包括子孙的东西。对这种东西我们认为是罪恶。

所以西部人有个词叫“惜福”,珍惜自己的幸福。每个人够用的那点儿东西,就在珍惜你的幸福。当你贪婪的时候,浪费许多东西的时候,它认为是罪恶。所以,明明白白地知足而常乐。有时走向城市的成功者并不认为那是成功,直到今天我也是这样,我也这样认为。所以,对走向城市的成功者,我们祝福他,只希望他不要变得过于铜臭气、不要过于势利、不要失去做人的底线。对于乡村的那些孩子,我希望他继续纯朴,继续幸福,因为他们的幸福观,不是远离外部的世界,而是源于自己心灵的清静。

◎同学:我想问个简单的问题,您可能对深圳,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我发现深圳,有位西部作家杨争光,很高兴地投入了深圳的怀抱,当那个作家主席,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雪漠:鸟爱天空,鱼爱大海,骏马喜欢草原。我们都尊重他,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生存方式,我觉得他的选择也很好。像鱼喜欢大海一样,我更喜欢像马一样奔驰在那个地方。你如果把我丢到水里就淹死了,所以这个世界不同的选择构成了不同的丰富。但只要做到有一点,我们就祝福他,就是他的活着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好的东西,就是他活着比不活好,有他比没有好,不要因为一个人出现,让世界变坏了一点,就没什么意思了。只要有颗向上的心,无论他飞多高我们都祝福他!

相关阅读:http://news.fudan.edu.cn/2009/1026/22553.html 复旦新闻

  相关文章
2011-02-25 12:54
2011-02-25 12:42
2011-02-25 12:47
2011-06-10 16:50
2011-05-10 06:34
2011-02-25 13:11
2011-02-25 13:28
2011-05-25 00:2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