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当代妙用》 >> 正文

中医报道的致命弱点

2015-01-27 09:3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6377599

 

◎张医生:本来我先生还在家里等着您呢。昨天我说您要来,他就在家里等着和您见面。中午我们去礼拜了,所以我就跟他说改天再见。这一方面是对他的尊敬,让他知道我和您在合作什么事情;另一方面,也是让您多了解一下我们家的事情,好放心,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不是权宜之计,是要连续做下去的。

●雪漠:我的意思也是这样。我们需要的,是一种非常扎实的行动。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目前对一些中医大师的报道,都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就是笔者习惯用自己的理念转述大师的东西,但他们的见识又相对肤浅,发现不了大师话语中那些非常闪光、境界非常高的地方,于是,就把大师那种很深的东西给写小了。事实上,你现在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增加你的知名度,而是为了把你的思想、理念、中医哲学观、独特经验保留下来,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知道。所以,我会把跟你对话的原汁原味保留下来。那么,这部书就有了文献的价值。

要是那些中医大师身边的人,能把跟他们对话的点点滴滴忠实地记录了下来,那是多好的文献啊!它不仅仅展示了一代中医大师的现实经历,还展示了他的心灵历程和境界,那么,作品的价值就超越了一般的层面,不但具有现实意义,还具备了一种历史的意义。

而且,中医也罢,领域也罢,人也罢,都超越不了所处的时代。他们的好多话语中,都带有时代的气息,以及时代文化的全息。过去写中医的那些书,很少能写出一代大师承载的文化全息,多是用自己的理解,去写大师身上的东西,所以只能停留在表层的水平。

事实上,当你面对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洋时,你更需要的,不是诠释或解读,而是不加评判的记录。这也是纪录片的价值所在。

◎张医生:我从1986年到现在,积累出来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而是医术问题、家庭问题、锻炼问题、饮食问题等等。我想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然后由雪漠老师来提炼出精华。因为我觉得,只有您才能说明我们中医治疗的成果。您的领域,就是揭示心灵的、精神的东西。比如,您能写出病人确诊时那种被宣判死刑般的、无可比拟的心灵创伤,以及那种人与人之间的撞击。所以我喜欢您的笔锋。我先生老是认为您的形象太过高大,由您这样一个著名作家来采访中医,会引起很多后遗症,担心我们抵御不了。但我觉得,既然我们发心是好的,就没啥可怕的。

◎张记者:有个故事特别有意思。有一次,我跟“百家讲坛”的一个编导喝酒聊天,说起猪处于一个群居的环境时,会有一些特别好玩的习性。那编导说,从来没人在“百家讲坛”讲过这个东西,大家讲的都是历史人物、文化大家,没有讲过动物。我就对他说,我可以给你讲猪。猪的遗传特性、生理特性,还有行为,都非常有意思。比如,它一年生两窝到三窝,一窝十只,生命力很强。我们太湖的猪,最多能生四十二只。世界上好多品种的猪,都是拿中国的猪去交配的。这些东西都很有意思。所以,我们可以把思路放开。当然,您的初衷,就是简单地对对话,把您这几年的工作小结一下。

◎张医生:我原来想好的题目,是《一个和一万六千个的故事》。因为我自己也是肿瘤康复者。我想写出一万六千个病人的故事,也希望有一个工程,能把我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养生或治病的经验给传播出去,也算是完成我的一种使命。我的意思是,不要一开始就是“雪漠写中医”之类的东西。

这只是大家都同意了之后的一个设想。刚开始我就对雪漠老师说,等我们商量好了、策划好了,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再启动这个项目。现在,我们谈的就是一开始的定位。文化是大的,一件又一件事情是小的。假如从一开始就想到大的方面,那么,做小事的意义又会不一样。

●雪漠:4月份正好是肿瘤宣传月。刚才,张院长还准备策划一些活动,回访一些典型的患者,不管他是康复的,还是带癌生存的。这样就可以避开一些敏感的东西,配合大的气候、大的时机、大的背景,把握好尺度,做一些宣传。但是,如果要把一些东西全盘端出来,就是另一种做法。

◎张医生:刚才我们谈到的一些方法,一定要切合实际,然后再把这些想法更深层地探讨一下。因为,既然要写,就要写出一个真实的、能挖掘出我们灵魂的东西,不但要能让我们之间产生共鸣,还要让患者、潜在患者、医者也跟我们产生共鸣,那么,大家才能有效地预防疾病,得了肿瘤的人也才能少走弯路,得到正确的治疗。还有一点就是,我不想引起同行的争议,不想老是去介入一些东西。

◎张记者:这次来的初衷,就是把我们的第一步先完成。《雪漠访中医》这个题目很好,但所有东西都要平衡。

◎张医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些病人不一定会和您产生共鸣,那么,他就不一定愿意让您写。我喜欢您的作品,就与您产生了共鸣。您能读懂我,我也能读懂您,您的行为也罢,眼神也罢,都让我觉得很亲切。但别的医生不一定会这样。

◎张记者:如果通过一些协会或是组织,就肯定能找出一些愿意的人,但有些人或许不是非常有名。所以,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不是雪漠访中医,而是先有种接触和对话。朴先生谈到的韩国食疗法,就是一个值得参考的好东西。

●雪漠:除了中医领域,其他领域如果有诸如此类的东西,我们也可以一起来做。只要对社会有益,哪怕我们用对话的形式来传播,也肯定能把它做成大文化,然后以这种大文化为背景,写出一种厚度来。

◎张记者:这个可以当成文化项目来做。张医生是其中一个。这几年我已经采访了若干个人。这是第一。第二,我已经跟好几个人签了合同,他们都把整个策划交给我来做,都是比较大的项目。

●雪漠:我在上海学习时,认识了一些企业家、批评家,他们也想做事,于是我们就做了一期作家与浙商的对话,做得非常成功,很有文化品位。

◎张记者:我也想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才会跟一些人签约。中医经纪人是一种新东西,它是针对中医行业的问题而出现的。目前,中医缺少项目和体系化,所以它的发展就会出现障碍。我用了五年时间积累经验,现在,我希望我们能构成一个团队,为一些企业做文化。

●雪漠:我发现,一些搞文化的企业层次并不高。因为文化需要积累。有些事不是一下就能起来的,它需要慢慢增加生命厚度。

 

  相关文章
2015-01-27 09:24
2015-01-27 09:18
2015-01-27 10:20
2015-01-27 09:26
2015-01-27 06:45
2015-01-27 06:30
2015-01-27 06:52
2015-01-27 06:2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