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当代妙用》 >> 正文

与韩国患者谈肿瘤治疗

2015-01-27 09:2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6412137

 

◎张医生:韩国的饮食疗法都吃些什么?

●韩国患者:韩国的医药界非常先进,他们现在主张几个原则:首先,吃天然的、没有污染的食物,自己种菜,化肥能不要就不要,买菜也尽量买绿色产品;第二,主食尽量少吃白米饭和白面,不要单吃,要吃粗粮,大米打磨前的那种糙米也很好,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吃;第三是“三白”,味素、白糖,精粉面,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尽量少吃经过化学加工的东西,也不吃肉,如果实在想吃,就吃鸡胸肉上白色的那部分,或鸭肉,鸭肉比鸡肉稍微强一点,海鲜基本只吃深海鱼,鱼肉也是白色的,不吃血红的那些。

◎张医生:我经常看韩国的片子。我发现,他们在家时,饮食、服装等方面的传统意识都很强——这一点比我们超前——出去时又打扮得特别阳光。尤其是女性。而且,他们煲的汤,实际上源于中国的药膳汤,但他们能发展。

您刚才谈到的饮食问题,我在从事中医肿瘤工作的这些年里,也在不断地探讨。我觉得,现在咱们有一个很大的环境问题,比如,哪些产品属于绿色产品,哪些产品上了化肥,有时我们真的很难分辨出来。另外,您刚才说的那些我都赞成,但是,我特别反对肝有问题的病人吃海鲜类的食物。因为,肝本来就是一个化工厂,通俗地说,就是这些食物都必须通过肝脏的合成来排毒。如果肝脏本身硬化了,功能很差,你还要吃一些海鲜类高蛋白的食物,就会给它增加很大的负担。我们应该保护它,而不是消耗它、伤害它。如果你硬要伤害它,它就扛不住了。这和治疗也是不匹配的。我看过一份1961年后的杂志,里面说过,肝硬化晚期的病人,可以每天吃西红柿和酵母片,一天吃六十粒。

●韩国患者:在韩国,酵母片也被当成药引子来治病。有个肝脏不好的病人一天吃七十五粒,已经吃了三年多了。这种酵母片是特制的,它是跟其他药物合成的。

◎张医生:这个药我在临床也试过一次,国内还没有推广。癌症协会的秘书长有个同学,是著名的肿瘤心理学专家,他的肝癌到了什么程度呢?他站着时看不到自己的脚尖,就像怀了双胞胎一样。当时,哪儿都不给他治了,我就给他买了酵母片,让他每天最多吃五十粒,用这种方法延长了他的寿命。

现在,我给新加坡的一位患者治病。她患病五年了,术后三个月开始腐化,过了三年又发生了肺转移,从去年6月份到现在,一直在我这里治疗。她老吃汤药,觉得特别难吃,对死亡也有恐惧,而且有经济条件,就把汤药给停了,自己到海外找了一个偏方。刚开始吃偏方时,她的AMP值(假性蛋白)是二百多,通过八个月的治疗,到了四百多,春节期间停了,又开始吃另一个偏方,现在AMP值到了一千二百多。我准备给她会诊。

我讲这个例子,就是想告诉大家:第一,偏方不可取;第二,中医的汤药要改革。而且,雪漠老师是作家,可以写一下这些患者治疗时发生的故事,以及与病魔抗争时的那种精神。

雪漠老师问过我一个问题:施今墨和我父亲为中医做了哪些贡献?我讲了两点:第一,在肿瘤的中医治疗方面,他奠定了一定的理论基础;第二,他奠定了一些学术思想,并钻研出了一些能被具体运用的医术。肿瘤实际上是通过西医来命名的,在命名中,就指明了它的位置,比如肝癌,就是肝上出现了癌细胞;肺癌,就是肺上出现了癌细胞。五脏有很多功能,比如刚才我谈到肝功能,胰脏、消化道、脾脏、胆囊等也有各自的功能,都不一样,所以要给癌细胞定性,把它们的类型分清楚。我们通过二十多年的临床,不断对中药治疗这一块儿进行摸索,才慢慢总结出哪些药对哪种癌细胞的杀伤力最强。比如酵母片这个疗法,我们没看过专门的书籍,但知道这种疗法之后,就给肝硬化的病人用过,最后发现它的效果特别好。

●韩国患者:治这个的汤也有好几种,一种是山药,一种是芹菜。芹菜直接榨汁,每天喝,这种方法对肝非常好。我喝这个药汤有点腹泻,因为我肠胃不好,所以我把芹菜冷冻起来,每天吃它的干肉和绿叶。但是,不一定每个人都适合这种方法。有的人吃了有效果,有的人效果不太明显,比较缓慢。所以,有些人吃酵母片,有些人喝汤。我就是这样,吃酵母片没什么变化,但吃芹菜的效果还不错,现在肝功能都正常了,以前肝硬化时是不正常的。

◎张医生:我不知道能不能直接引进这些方法,让我们这里的很多患者都能受益。我们现在的治疗就是喝汤药,延长寿命最多的有二十一年,他也是东北吉林人,1986年患的肝癌。还有一些病人,是手术后复发了来我们这儿治疗的,现在能和我成为朋友的,都维持了二十多年的联系。因为我没有精力去跟他们长时间地联系。

●韩国患者:现在韩国有一些新侨医生,他们先把中国的中草药偏方等东西拿过去,然后送到美国肿瘤研究所去化验里面的成分,以及每种成分的作用,最后,他们再花钱把研究结果买回来,根据这个东西给病人配药。

◎张医生:所以,我父亲的贡献在于给癌症的中医治疗定了标准,这个标准一定下来,后面就可以跟着改革了。药方里面要是有无用的成分,就会干扰整服药的效果,有的还会起反作用,所以,对人的身体来说,有目的、有针对性地配药,效果才会更好,就像打仗,你必须有根据,不能盲目。现在,很多中医都是看着给药,量也是看着给,这个背后,就有一个定量定性、进一步完善的问题。我父亲做的就是这个事情。很多东西,我们都是临床实证摸索来的,因为我们只是普通医生,信息来源还是有限的。当然,除了汤药的治疗,刚刚提到的饮食疗法,还有心理治疗都非常重要。

●韩国患者:我们首先提倡的就是精神疗法。如果精神倒了,人就完了;如果精神不倒,人就有可能活下去。其次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饮食疗法排在第三,第四是有氧运动,比如登山,可以参加一个俱乐部,跟很多人一起登山,也可以独自一人登山。我每天坚持登山三个小时,山上绿树多,环境好,对人的健康很有好处。

◎张医生:不是人人都有登山的条件。不能登山的人,也可以做一些专门的体操,比如经络体操。我们做过回访,发现这个体操的效果非常好,而且它也很简单,坐着就可以锻炼经络,就是两条腿,一个腹式呼吸,然后起蹲。气功也很好,它比较慢,重病或体弱的人都比较适合。我的很多病人,不能动了就做气功,再加上疏通经络、穴位按摩,也能疏通气血。但最好选一个空气比较好的地方,否则,效果就会受到影响。如果把气功配合经络体操,效果还会更好,可惜经络锻炼操没有在国内展开。我有个老师是马来西亚人,他现在在新加坡,他的经络操就练得非常好,在国外也推广得很好。当然,这种体操没能在国内展开,也跟没多少人去推广它有关,所以我现在也想做这个事情。

总之,中医要有针对性,要个性化,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来具体下药。配药是这样,饮食和锻炼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都不一样,病程也不一样。就像您吧,别人吃蔬菜汁很好,您吃了就会腹泻。

您说您在韩国也吃过中药,那药方是韩国的,还是咱们中国的?

●韩国患者:韩国的。在中国时,我也会照那药方煎药,或制成药丸。我从肝脏动手术到现在,一直觉得疲劳,其他没什么感觉,器官疼痛、咳嗽、多痰这些现象都没有出现。我现在就是想化验一下,如果结果是好的,就说明那个药方对我有用。当然,也可能是目前的几种疗法,以及坚持登山等因素的影响。不过,我的肿瘤没有停止增长,只是长得很慢,这说明药方的针对性还不够。要是有足够的针对性,我停药一年就会不长了。现在我虽然是带癌生存,但病情仍然在发展,只有它不继续发展了,我才能放下心来。因为,肿瘤是越大增长越快,越快就越有转移的可能,到时候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上海肿瘤医院和几个大肿瘤医院的抽样马上就能出来,韩国的几个大医院也想让我做射波刀。射波刀是伽马刀的最后一代,刚出来,中国没有几台。它属于机器操作,比较先进。但只要挺得住,我就不想做手术,我希望尽量维持中药、气功或现在的这个疗法。

◎张医生:我们尽量用保守疗法。您的情况和我的那个新加坡患者有点像,但也有不同之处。她的肺上没有洞,只是AMP值比较高。手术会激活休眠状态的细胞,会转移得更快,但肿块毕竟威胁着生命。中医也能激活休眠细胞,关键看“武器”在谁手里,因为中药也讲究调兵遣将。那个新加坡患者是个二十四岁的孩子,但她肺上的肿块没有增大。她家里也很重视这件事。

●韩国患者:既然假性蛋白在生长,癌细胞就肯定在运动。虽然现在它没有长大,但始终在活跃期。它可能会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然后活跃起来,现在只是还没出现这种情况而已。我研究假性蛋白有五年时间了。

◎张医生:我也可以通过您的事情给她一些积极的建议。我会让她再吃吃中药,不要再吃偏方了。因为肝脏是个化工厂,弄不好就会受到伤害。

●韩国患者:韩国的饮食疗法对肝非常好,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交流一下。

◎张医生:我们除了谈治疗之外,还在谈一些很有意义的事情,这让人的心情更愉快了。

今天,我主要是来给您看病的。通过我的技术,让您的肿块停止生长,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不过,这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我们用西医的诊断结果来指导用药,再用西医的诊断来检测我们的药,不会模糊用药。验证我们的治疗起码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三个月内肿瘤都没有生长,就说明我的药有效,您可以接着吃;如果效果不理想,您可以再找别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先把目标锁定。这次用药的目标,就是控制肿块。这一点也是我们跟西医不同的地方。

我们这儿,有好多重病患者的治疗效果都还不错,包括很多病征比较奇特、在别处治不好或效果不理想的患者。

当然,这种疗法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它没有严谨的理论支撑,所以在总结病历、熟知病人方面,都可能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病人自己缺乏这方面的知识,是非常需要帮助的,但有些事情我们也管不了。

◎雪漠:你不是一直在做伽马刀之类的治疗吗?

●韩国患者:现在西医主张手术,但中医不主张手术,它主张保守疗法。因为一旦手术,癌细胞就有可能被激活,或者发生增长、转移。目前的说法是,能保守治疗就尽量保守治疗,实在不行再用最后一个办法,就是手术。

◎雪漠:你比较过保守疗法和手术疗法的效果吗?

●韩国患者:现在有百分之九十的患者都会采用手术疗法,之后再结合中医进行治疗。有的患者不懂,不知道手术之后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中医怎么样,最后就发生了转移,形成了很多恶果。我做过一次手术,但癌细胞转移到肺上,现在已经五年了。我接受这个疗法的目的,就是希望癌细胞的发展能慢一些,最好能缩小一些,吃药的目的也是这样。现在,我到哪儿都没人知道我是癌症患者。以前我是坐在办公室里动脑,现在天天爬山玩乐,所以身体好了一些,到目前还维持着这个状况。

◎雪漠:您刚才谈到韩国的食疗,那您怎么看中国的中医药?

●韩国患者:韩国的中西医关系不怎么融洽,中医抨击西医,西医抨击中医,相较而言,目前中国的中西医关系还算融洽,西医治疗之后,还会结合中医治疗。至于中医药,我觉得我们中国要更先进一点。

◎雪漠:您选择在中国治疗,是冲着中医来的吗?

●韩国患者:不是。中国有中国的特色,韩国也有韩国的特色。比如,韩国的设备比中国先进,有些设备全世界只有十二台,价值接近四亿人民币,韩国进了一台,但中国还没进。饮食疗法方面,韩国也比中国更加系统化。

◎张医生:韩国有这方面的书吗?

●韩国患者:有,但是还没翻译过来。

◎张医生:其实,有机会好好看看这方面的书也不错,及时地改正观念,对我们特别有益。而且,里面那些行之有效的方法,也可以直接拿来用。

●韩国患者:应该看看了。现在的肿瘤患者越来越多,哪怕能减轻一些负担也好。共享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就可以把两国的经验结合起来。那么,患者就用不着到处寻找,可以直接用一些现成的东西。现在,有些患者一得病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人家给什么就吃什么,人家叫你化疗你就化疗,因为没办法选择,只能盲目地相信,不然就只有等死。相比之下,我还聪明一点,不接受化疗。

◎张医生:像您这么有主见的人不多,化疗会给肝脏造成负担,加速病情的恶化。

●韩国患者:韩国也是这样,大部分人得了病就没了主见。不过,在韩国,得癌症的人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患癌的人越多,信息接收点就越多,患者得到信息的速度也越快。所以,韩国的癌症患者做完手术之后,就会去打听接下来该怎么做。比如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什么东西尽可能不要吃,等等。慢慢地,他们就会学会管理自己。但中国没有一个这样的群体。西医没有后期管理,它只会叫你去做放疗、化疗,结果,本来能活一年的人,刚过三四个月,身体就崩溃了,于是钱也花了,人也没了。

其实,对癌症患者来说,饮食确实非常重要。因为癌细胞和正常细胞是对抗的,一些食物对正常细胞有营养,对癌细胞同样有营养。所以,有些西医说爱吃什么就吃什么,这是不对的,要是这样吃下去,人很快就会没命的。我在患病的五年中发现,不吃一些东西,人就会营养失衡,但必须在保持营养的前提下,尽量不加速癌细胞的增长。这就是饮食疗法。精神疗法也是这样。

◎张医生:现在有很多副作用。我前两天遇到一个乳腺癌的患者,她本来是左边的乳腺得了癌,结果一上手术台,两边的乳房都给切掉了,她丈夫都不知道。而且,她手术留下的后遗症也特别大。所以我老是劝她,一定要慎重,患者应该要有主见。

◎雪漠:现在的患者一般都没有主见。他们普遍认为得了癌就会死,而且肯定会很快恶化。所以,他们一听到诊断,就好像被判了死刑,精神整个都崩溃了,只能听大夫的,大夫叫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在这些方面给他们提供一种引导,就是精神疗法,也很重要。

◎张医生:对。我给你讲个特别戏剧性的事情。天津有一个老板,十五年前发现得了食道癌,初期到我这儿来治疗,效果特别好。他以前连吃饭、说话都没有气,但现在可以上楼了,再加上精神疗法的话,效果肯定会更好。但是,如果他当初接受化疗,副作用就能拖垮他的身体,更不可能好转了。去年,他的二儿子和三儿子同时得了肺癌,他就想让孩子们来找我看病,但最小的那个儿子——四儿子不让。因为,他的四儿子是一家医院的大夫,不相信中医的肿瘤治疗。后来,他的三儿子坚持来找我看病,就好多了,二儿子却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他特别喜欢老二,现在一提起就掉眼泪,老四现在陪着来看病时,也不吭气了,总是乖乖地守着。这都是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

所以,我能体会到患者的痛苦和需求。

●韩国患者:我刚开始就是有点肝硬化,肺啊什么的,都很正常。手术后第二天,肝、血小板、白细胞都不行了,肺也感染了。打了一个星期的消炎针,肺部感染才去掉。那时我就觉得,癌细胞可能转移到肺了。

◎张医生:中医最大的特点,就是能预防下一种疾病。它能利用金木水火土的原理,知道下一个东西会出现在哪里。这样我们就能用上药。这也是我们和西医的不同之处。

●韩国患者:以后我们要多交流,看看能为我们这样的患者做点什么事情。

◎雪漠:真正的精神疗法,其实已经超出了药物的范围。因为,按照宗教理论,所有的病,都源自某种心结,不同的心结就会形成不同的疾病。所以,解不开心结时,治病就是治标不治本,你治好这里,那里又会出现问题,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转移”。就是说,他的心病又在另一个地方反映出来了。因为,除了药物和生理的原因之外,心灵的挤压和争夺引起的诸多不和谐,也会让人生病。

佛教在这方面用的功特别多。它认为,人除了眼耳鼻舌身意之外,还有末那识和阿赖耶识,它们共同组成人的八种意识。许多疾病,就是在最深层的意识里种下了种子,包括精神病。那么,最根本的治病之法,就是改变心灵。心变了,命就会变,病也会消。比如,有小人心者必有小人行,有小人行者就有小人命,有小人命者故有小人病。相反,你们若有一种弘扬文化,利益众生的大心,那么,你们做的就都是大事,命也是非常大气的君子之命。

佛教的一些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

刚才你们还谈到气功疗法。虽然这个话题现在很敏感,但实际上,气功确实有它的作用,我在这方面也有过实践。或者,我们可以不叫它气功,叫它瑜伽。瑜伽是一种哲学,也是一种理念。

我说这些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这个课题太大了,需要挖掘和投入。我们现在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水面之下,不知还藏着多少好东西。比如,先辈医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东西,你们不但把它们继承了下来,还加上了自己的发展和开拓,因为时代变了。

当然,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我现在已经觉得,自己介入了另一个大世界,如果能把握好这个机会,就能为人类带来巨大的好处。

 

  相关文章
2015-01-27 07:03
2015-01-27 06:34
2015-01-27 06:56
2015-01-27 09:40
2015-01-27 10:26
2015-01-27 06:55
2015-01-27 06:30
2015-01-27 06:33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