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赏雪台 >> 揭秘《野狐岭》 >> 正文

走在野狐岭里

2014-08-08 10:4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慈晓利 浏览:37991892
内容提要:如果没有木鱼令的寻找,我不知道,这一切苦乐的价值是什么,只是一场风来了又走了。

走在野狐岭里

\慈晓利

轻轻地拿起了《野狐岭》,仿佛一个珍爱的重宝,散发着七彩的光芒。一股大漠的风吹来,豪迈而博大。智者,甩落毛笔上的浓汁,滴落在大漠上,晕出了一幅水墨。故事从此开始.......

    何曾想过,在那个一望无际的沙海,在那个焦干光秃的戈壁,有着动人心弦的故事。那个曾经亦或是未来,我们来过。细细的沙漫过脚趾头,浸满沧桑的温暖涌入怀中,像是孩子投入母亲的怀抱,久违的熟悉感,让人踏实。要是没有风沙多好,要是没有暴晒和冰冷多好,要是没有王母娘娘飞星传恨的那一簪子多好,我们在梦中迷了醒了,却走不出梦中的野狐岭。

我不知道自己的期待对不对,我的前世是《野狐岭》的谁,但我知道我的期待,只对明天有用。木鱼妹,可爱玲珑的人儿,在唱木鱼歌的时候,似是空行母,而马在波也一直认为就是。在被仇恨裹挟,伪装成又脏又丑的乞婆的时候,她也就是个充满仇恨的乞丐。当和大嘴偷情的时候,她又是个偷嘴的猫儿。我不知道哪个是她本来的面目,一切都像是场真实的表演,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木鱼妹,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我,我在哪里,我是谁,我有些不懂了。一个女人如此的多变,就如野狐岭里的天气,晴阳,沙暴,焦躁,宁静,它在为谁表演。我东看看西瞧瞧,总也窥不出她的全貌。我以为我懂她了,却在她的情感里迷失了自己,我以为我忘却了,隐隐有个声音在不停呼唤。我总想在迷醉里寻找一丝清醒,在理智里寻找一份诗意。

在野狐岭里面跋涉的我们,风沙吹走了脸上的水红,沉重的鞋子磨掉了脚上的嫩皮。如果没有木鱼令的寻找,我不知道,这一切苦乐的价值是什么,只是一场风来了又走了。我突然看到了拜月的狐儿,不知道她是不是木鱼妹的前世,还是我的前世。人们都说我的眼睛花了,但是我知道那个明明就是我,我看到她一脸虔诚。而有些人看到的却是个传说,还有她雪白的毛皮。

路途依然苦寂,但因为心里有这一泓清凉的水,那风儿也变得多情起来。一步步领略人生的风景,一步步去窥探人生的秘密,活着就很好,我可以有不一样的体验,去体验野狐岭的每个人。有信仰的马在波,有向往的木鱼妹,影子一样的杀手,好汉齐飞卿,雄突突的褐狮子等等,但愿不要是那几个鄙琐的小人。我们可以犯错,可以摔倒,但希望每次的逆缘都成为顺因,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所有的经历都不过是为了完善自己的人格,让自己的心越来越静,静的可以看清楚世界的脉搏;让自己的心越来越博大,博大到可以包容的下所有的生命和山川大地;让自己的心越来越柔软,柔软到可以触摸到所有的温度。

《野狐岭》一台热闹的戏,演绎着你我他的故事……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