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赏雪台 >> 揭秘《野狐岭》 >> 正文

《野狐岭》中的革命

2015-03-27 08:4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孙雪纷 浏览:34183091

《野狐岭》中的革命

\孙雪纷

读《野狐岭》是一次奇妙的体验,好像品功夫茶一样不敢看太快,否则思维跟不上。小说中的“我”去大漠深处的野狐岭以密法召集一百年前在这里失踪的两支驼队的成员,通过各个人物和骆驼的回忆叙事还原事件的来龙去脉。看起来有些零乱,有点玄幻,却有着深刻的真实,如《红楼梦》一般,宗教家看到佛法,革命家看到造反,痴男怨女看到爱情。《野狐岭》书里面有一些寓教于故事的东西。我因为读过雪师关于佛法修证方面的所有书,对这些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如果一点不了解的读者可能会因好奇去读雪师的“光明大手印”系列。

读过“大漠三部曲”的人都会明白雪师对底层人民苦难的悲悯,从有人类社会以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是常态,因此有了一代代梦想建立一个公平社会的革命家推波助澜改朝换代,不过到头来“赶走乌龟来了王八”。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是说几千年的剥削社会被推翻了,人民当家作主了。王小波写了《红拂夜奔》以隐喻的方式写李靖辅佐李唐灭了罪恶的隋朝,却发现新的王朝是隋朝的翻版,与他心目中的公平自由世界完全不相干,反而他为了自保要装傻,对新的唐朝的描写一目了然指向红朝。王小波内心是悲观绝望的,他只好以夸张戏谑的文风粉饰自己的绝望。《野狐岭》对革命持与王小波一样的质疑态度,但视角更全面更深刻。王小波的枪口更多对准了独裁者,雪师则通过对底层人民入木三分的描写揭示这样的所谓革命不可能建立公平社会的深层原因。飞卿领导的凉州历史上那次反清农民起义开始是打算对付狗官的,最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暴徒,看到富一点的人家就去砸光抢光烧光,肚子饿了就抢劫做买卖的回民小商贩,还自以为为他们革命拿他们一点吃的理所当然,进而哄抢店铺。狗官早都闻风而逃了,良民们却遭了殃,原有的回汉仇恨进一步升级。在人民自相残杀的混乱中官兵来平叛了,一顿大棒加一根胡萝卜,顿时偃旗息鼓,一哄而散。同样的戏在中国已经演了几千年了,读梁启超文集,发现我们教科书上吹嘘得神乎其神的北伐战争根本就是流氓无产者摧毁正常社会秩序、随意烧杀淫掠的灾难。这些桥段至今仍然在上演,反日爱国者真见到日本人阿谀还来不及,却正义凛然地砸自己同胞的日系车。

记得好像是叔本华说过,群众意味着不道德、非理性等等,勒庞著有《乌合之众》。西方无论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科学都有严谨的治学态度,中国则不然,说谎成为中国人的下意识,观念先行。既然太祖有最高指示:“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谁还敢质疑群众呢?群众中的多数是老老实实过日子的人,但是在群体事件中轻易就被恶俘虏了,跟着少数流氓堕落。人性要堕落好像从山上往下滚石头,只要一个轻轻的推力就可以顺着惯性走,因此人群中的少数坏蛋决定了事情的走向。我说这个绝没有站在道德高地评判别人的意思,读《野狐岭》时的心情沉重,因为每个灵魂在叙说时自己都身临其境地置换成角色,随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容易作恶。

当农民收到哥老会的鸡毛令一哄而起时,木鱼妹说,谁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后来,官兵一来,好汉们自己的气势就萎了,明明平常武功不错而且人数占优势,也是四散逃跑。木鱼妹醒悟到,那沙有一点水是可以粘到一起,水一干立马就散了。中国人之所以是一盘散沙因为缺少精神力量。木鱼妹后来问道:“苦都是清廷压迫的结果吗?那土客之间、回汉之间、蒙汉之间的血腥仇杀与清廷有什么关系呢?”客家人的大土楼现在说是民族风情,但是当时把住宅建成可以攻守的堡垒可见生存环境多么你死我活。人与人之间没有超越家族、民族、种族的平等大爱,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只会成王败寇、一将功成万骨枯。

释迦牟尼佛身为王子可以当个圣王,他知道即便自己治下人民可以获得短暂的幸福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所以选择出家寻找那获得永恒自由幸福的道路,在《野狐岭》里以木鱼令为象征,马在波和木鱼妹找到了木鱼令。寻找木鱼令的过程是修炼内心的过程,时时警醒克制内心的恶念,不要以达到崇高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来为自己开脱。从世间法的角度说,当每个个体具有自主意识、理性控制力、善良温和的心,社会才具有凝聚力,才会有善政。从出世间法的角度说,心改变了命运才会改变,无数人的心变了,共业也就变了,美好社会才会真的到来。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