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视频 >> 雪漠讲座 >> 文学讲座 >> 正文

大爱与智慧(六)——重塑人格 脱胎换骨

2011-03-18 15:38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 浏览:38026466

                大爱与智慧——重塑人格 脱胎换骨

这位朋友说,我讲的东西太深刻,这是不是跟我的童年经历有关?是的,有关系。我曾专门谈到过机遇。我告诉大家,我的家,在从北京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兰州后,从兰州坐4多小时的汽车转到凉州,就是武威,从武威再坐一个小时汽车后,就到了我的家乡。那个地方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童年时候,除了学生课本之外,我找不到其它的书。

我讲讲读第一本小人书的故事。我上小学一年级之前,从来没见过什么连环画。有一天,我的同学拿了一本连环画。那时候美国和越南正在打仗,书中写的是越南英雄阮文追(音)的故事。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我七岁。这个英雄有一次从楼上跳下去摔断了腿。他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一个人。我为了看这本书,必须把好吃的给我的同学,然后他才让我看几页,再收回去。

有一天,我的父亲说,他要进城卖蒜台——我们那里种蒜。我告诉他一定要给我买本小人书,我给他写了名字《越南英雄阮文追》(音),然后他说好。我的父亲不识字,母亲也不识字,他们都是农民。父亲是个马车夫,我们那里有车户。车户在当地是非常受尊重的,因为他有权利,他控制着四个牲口,农民可以用他的车做好多事情,所以在当地很受尊重。但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贫穷,反而觉得自己非常富有,为什么呢?因为我会骑着马奔驰,打着马驰骋。而且那马是军马,所以,我小时候从来就没有什么贫困的概念,更没有苦难。后来长大后,很多人说你小时候受了那么多苦难,我说没有苦难。

在父亲去卖蒜台的那天,父亲在我起床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家。我发现炕上放着我写的那张纸,父亲并没有带走它。我知道,父亲不识字,他记不住这个名字,他不会买小人书了。我就哭,哭了一天。大概两三天之后,母亲在睡梦中把我叫醒,她说我的父亲给我买了两本小人书。这两本小人书,一本是《生命线》,写的一个孩子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将一个玉米粒呛到气管里,然后,医务工作人员抢救他的故事。另外一本是《战马驰骋》,写了一个解放军训练一匹战马的故事。这是我们村庄上最早的两本小人书,刚才我说的那个小人书是另外村庄的小朋友的。于是,我们全村里的孩子都围着看我的小人书。大家不认识“驰骋”二个字,也没有字典,于是就猜,这个封面上四匹战马,栓在四个墙角里,在当地呢,把角叫拐,墙拐子的“拐”。于是,我们觉得可能《战马四拐》,不知道是《战马驰骋》。后来,谁都知道《战马四拐》,长大之后当然知道是驰骋。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家乡。

我的家乡虽然没有书,但当地有一种曲艺叫凉州贤孝,它是由盲艺人弹着三弦子,像唱京韵大鼓一样唱出的。他们唱什么呢?唱一些中国古典的文化,里面大量的故事就有我刚才讲到的超越智慧。比如,其中有一部叫《吕祖买药》,我简单说一下。吕洞宾通过修道,成为神仙之后,得罪了王母娘娘,被贬到杭州,观音去救助吕祖的时候,把一些佛教文化加进去了,他是这样唱的:

我说那个黄粱一梦退凡心,

西娘本是无道君,

老夫受尽千般苦,

才封东土吕真人。

贫道姓吕名阳,道号洞宾,别号又叫纯阳公,想当年唐室驾前为臣,考中了两榜进士。因是时,朝中尽出奸党逆贼,陷害了忠良不少。那一日,我在大柳树下,蒲团上打座,遇到了一个黄脸道人,他自称他是钟离呀,他说我为臣的不久长了,又说我为父的不到头了。因此上,我才看破了红尘花花世界,拜钟离为师。老夫受尽千般饥苦,万般疾难,玉帝闻听大喜,才封我是一个雷部之道人……

贤孝就是这个调子,而且内容中还包括了超越的东西。比如,《吕祖卖药》中还有一段:

天也空来哟地也空,
唯有日月转西东;

朝也空来哟国也空,

紫禁城里换过了多少主人公;

山也空来哟水也空,

山水相连到处通;

母也空来哟女也空,
只不过临危头顶那么三尺青;
父也空来哟子也空,

只不过在亡灵面前假哭几声;
就是红尘中的好多文化,这是唱调,我给大家唱一下:

天也空来哟地也空,
唯有日月转西东;

山也空来哟水也空,
山水相连到处通;

朝也空来哟国也空,
紫禁城里换过了多少主人公;

母也空来哟女也空,
只不过临危头顶那么三尺青;
父也空来哟子也空,

只不过在亡灵面前假哭几声;

我说那珠宝玉器一起空,
金钱财宝一起空,

世人如果知道这个空空意,
 
何不到碧天洞中去修行。

你看那西天路上一只鹅,

口含灵芝念弥陀,

扁毛都知道这个修行意,

难道人吃五谷还就不念佛……

小时候我就在这样的文化中成长。那些文化告诉我人生是无常的,要去建立一种永恒。以前,盲艺人们唱得非常得长,一个曲目可以唱十多个昼夜。另外,凉州贤孝的历史是从春秋战国开始,一直到解放大西北,再到今天。它叙述历史事件和正史不一样,正史写着朝廷大事,凉州贤孝专写的是老百姓,它写着唐朝的老百姓如何活着?宋朝的如何活着?清朝的如何活着?他们如何对待爱情?如何交维朋友?就是交情人,都有。曲调浩如烟海,说不清有多少,太多了。唐朝变文中所有的内容,凉州贤孝中都有反映。

今天,如果有朋友到凉州去,还会在凉州的广场上看到许多瞎子,他们就在那儿唱。过去的时候,当地人觉得他们很丢人,搞迷信,政府也反对。后来,我写了好多文章,在《收获》上发了之后,被《新华文摘》转载,然后中国新闻社、中国新华社专门进行了系列报道,国外像美国好多地方也知道了,并到凉州来采访我。于是,凉州贤孝就成为了中国文化遗产,现在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小时候我就是在这样一种文化中长大的,那种文化中充满了一种佛教的精神东西。长大之后我首先接触道教,然后又接触了佛教。

有一天,在我明白一些东西之后,我发现了自己面临的困境,一个朋友也告诉我,他说,雪漠,你不可能成为大作家。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你生活在凉州,凉州人都是得过且过、安分守己的,要是一个孩子在一个狼窝里面,生活三年的时候,他就会变成狼孩。你在凉州已经活了25年了,你已经被凉州腌透了,凉州不可能出现大作家的。凉州人打麻将、吃喝、娱乐、快乐,只要有一碗面,他就非常快乐,不求进取,也不会革命,——那里没出现过将军,因为他们从来不会去革命,谁要是想在凉州发动群众闹革命,那是不可能,没有人参加,大家觉得很麻烦。那里几千年没有爆发过一次农民起义。那块土的人都认为杀人是罪恶,所以这种文化中只能培养出安分守己,得过且过的人,你成不了大作家。

于是,我就反思这种局限。那么,我如何成功?只有修炼,我还把它称之为人格重塑、脱胎换骨。我用了几种方法,第一种,读大量的西方著作,读西方大师的著作,我认为读他们的著作是一种对话和沟通;第二种,读一些宗教性的著作,我发现所有的大作家都有宗教精神,但不一定有宗教信仰。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莎士比亚、歌德都这样,很少有例外。所以说,我大量地读宗教经典,我几乎把《大藏经》读了一遍,在这种阅读中,我和那些伟大的人进行心灵上的沟通,和他们对话。然后,我通过坐禅,通过修定,修出一种专注力,也被称作“定力”,就是能让我瞅中一个目标,决不放弃,拒绝一切诱惑。有了这种专注力就会产生智慧——锲而不舍的精神。所以,我把自己封闭在这种环境中,一边训练,一边实现人格上的超越,重塑灵魂,脱胎换骨。就这样20年中,我从一个文学青年成为一个作家。直到今天,在我的家乡还有一座房子,任何人找不到的,它在乡下。在那个房子里面,我待了将近二十年时间,其中有四年是完全与世隔绝的。我就是用这样的训练,修炼,实现了一种超越。(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2011-03-06 20:29
2011-04-08 20:36
2011-03-28 23:17
2012-06-22 20:17
2011-04-30 16:16
2011-04-30 16:19
2011-03-18 15:11
2011-03-18 15:3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