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破执后的“赤条条”

2012-06-26 04:39 来源:《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 作者:雪漠 浏览:38719776

 

破执后的“赤条条”

 

◎陈亦新:真正地实现了破执,达到了无修瑜伽时,又会怎样?

 

●雪漠:真正超越了这一层面,进入无修瑜伽时,就要扫除那些对法的执著,要和光同尘,扫除悟迹。你甚至看不出他有啥开悟的样子了。从外表看,你根本无法判断他是否成就。这时,天人也罢,神仙也罢,都识不透他,都会觉得他非常平常。这才是禅宗中说的平常心。有些人将平常心当成了凡夫的平常心,这是不对的。真正的平常心,是证得空性而又不执著空性才能出现的状态,是一种大智慧的体现。

 

我写过一首诗,讲述同样的道理:“俗女即素女,扬尘在俗途。愜意三潭月,不求契如如。我为大俗子,款款缱素女。洗尽心头觉,西湖采桂子。”这时候,心头的觉悟也被洗掉了,带着素女——何尝不是素心——去西湖采桂子,修到这时,才是真正的大自在。这时候,他的所有行为,无不在转法轮度化众生。“洗尽心头觉,西湖采桂子。”这都是在转法轮。什么意思呢?他转法轮时,也像西湖采桂子那么自然悠闲。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有一颗平常心,这时候才是成就,才是真正的大成就。那些看起来像大成就师的,绝不是大成就师。

 

密勒日巴整天坐在山洞里,纯粹就像一个糟老头。有个格西不是这样说吗?“人称密勒日巴者,他的名声大如天,我到跟前一观看,噢,原来是个精肚子老汉。”意思是说他眼中的密勒日巴仅是个赤身裸体的老头。但最后,密勒日巴把毒害他的格西也度化了。他甚至把度人的名相也扫干净了。到了那种境界,如果有人在你面前提到“佛”字,你可能会说,别说了,这个“佛”字,我不爱听。这就是一种境界。这时候,对于他们来说,所有名相已经没有了。到那时,心与空性合一,我与法界无别,已经没有众生和佛的概念了。这才是真正的无缘大慈和同体大悲。这时他只有平常心,随缘度化,绝不攀缘。有缘的,我给你说一说;无缘的,我也不去找你,随缘度化,随缘示现。

 

密勒日巴待在山洞里时,弟子们来了就说说话,唱唱歌。弟子们走后,他就进入流水三昧,快乐地唱唱道歌。这种境界,才最究竟。

 

◎陈亦新:是不是说他已经没有那种概念了?

 

●雪漠:对,那时他的心中已经扫除了世间的概念对他的束缚。在他眼中的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梦幻,是一种巨大的幻化。其实修道修到最后它就是类似于这样的东西。你如果怕美女而躲起来的话,还不究竟。

 

我曾经跟广州的明子搞过一个对话,内容便是“超越与打碎”,在那次对话中,我作了一首道歌,其内容便说我在“打破”之后的感受:

 

无毁无誉赤条条来,有毁有誉赤条条去

 

毁也誉也化云烟,仰脸向天吁口气。

 

明明朗朗梦中醒,逍逍遥遥笑里哭。

 

仰天大笑无回音,垂首只影人不识。

 

不求解脱不求真,无法无我无明体。

 

百草难迷来时径,乱云不歧去时路。

 

记得那年闻法后,破也立也如隔世。

 

十载虔信今何在?三生誓约随它去。

 

何方妖魔正窃笑,如闻天籁陶然居。

 

咿呀风中蒲公英,飘兮零兮落何处?

 

寄语香巴诸明子,风卷瑞雪正相契。

 

我今已无心头云,月光更照不夜路。

 

足下千里快哉风,胸中一点浩然气。

 

斩断羁绊已冲天,十方三界任我去。

 

--选自《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已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光明大手印》系列丛书邮购地址:

 

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联系人:王静  联系手机:13830501212

 

  相关文章
2016-09-07 21:04
2016-07-13 17:09
2016-02-14 08:38
2011-12-24 20:14
2012-02-11 13:36
2018-01-27 10:29
2013-09-12 05:06
2014-07-29 15:4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