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让“书”与“人”化为心语——读《西夏咒》有感

2024-07-09 05:53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古之草 浏览:286841

让“书”与“人”化为心语——读《西夏咒》有感

这个时代很少有人关注灵魂了,都沉浸在肉体的狂欢和迷恋之中了,执假为真,久久不愿醒来。其实细细想来,几百年来,几千年来,都是如此的。

很多人觉得《西夏咒》难读,很难读,甚至读不到一半就放下了,但另有的人却读得津津有味,如醉如痴,视若生命,感叹千古难遇一书。在读者群里有了诸多的现象,我也是一个读者,在分析自己的同时,也会与很多人沟通交流,虽然与人沟通的话题是雪漠老师的书,但更深层次上,我也在和自己,和世界沟通。有时的沟通,纯然就是自己对自己的对话。

难读,是因为这部书写的是灵魂,写的是人性深层的东西,如果你的心性达不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你的心灵装有太多乌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就不会进入文本,进入书里的精神,更不会与书中的灵魂合二为一。也许,你仅仅看到的是故事,是情节,但你很难读出其真正的寓意和象征。

不要怪这部书难懂,也不要怪小说写得“颠三倒四”,写得太不像“小说”了,而是你的阅读趣味有限,你的品味有待提升。就如你经常读那些肤浅的、恶俗的作品,已经把你的阅读口味给糟蹋了,你的心灵已经被这些东西给污染了,形成了一种惯性,再也盛不下清凉、甘甜的东西了,即使你想让自己高雅,无奈,心有余力不足,你的阅读审美观已经疲软了。

所以,首先就是拯救自己的阅读审美,一定要从那些庸俗不堪、低级无聊的书籍和网络中拯救出来,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这种自救的意识,仅仅是被一些媒体和评论,被一些时代流行的东西所牵引着,被一些舆论导向所奴役着,我们不会用自己的头脑去想、去分析、去判断、去抵抗,而是一味地随波逐流,一味地混混沌沌,分不清东西南北,分不清善恶美丑,更看不清其现象背后的真相。

雪漠老师在《白虎关》的后记中就写到:“任何阅读时能激发欲望、贪婪和仇恨的作品,充其量只是罪恶的帮凶。真正的文学应该为人类带来清凉,带来宽容详和,带来宁静和平。”《西夏咒》这部书,到底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又有多远呢?有什么样的影响和滋养呢?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又在哪里呢?这是必须要梳理的东西。其实,在梳理这部书的同时,也是在梳理自己的心灵,梳理这个时代到底欠缺什么?人类需要什么呢?

这样的叩问,不是个体在叩问,也不是一个群体在考虑,而是关乎整个的人类、整个的世界的存亡和文明的延续。因为,书籍是文化的载体,是精神的容器,是人类生生不息地灵魂滋养。作为一个人,要好好地思考,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书中虽然写的是一个逝去的西夏,写的是一个叫“金刚家”里发生的故事,写了“人”和“鬼”,写了历史和当代,写了诸多类似魔幻的东西,其实这些仅仅是形体、是表相、是外壳,真正的精神和寓意是很深刻的,远非“冬烘”的脑袋所能理解的。

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就是书中写到人性的东西在现今时代随处可见,随处发生,与当下的生存息息相关,在一定程度上完全揭露了生活的真相,生命整个的奥秘。当你一层层从小说的故事层次中剖析出来之后,慢慢也就看清了周围生存的这个世界。每个人都面临着这样的世界,都面临着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只是我们身在其中,不觉得罢了。

我们在里面,既是制造者,又是受害者;既是“神”,又是“鬼”;既是所谓的“人”,又是纯粹的“动物”;既是现场者,又是观望者;既是聪明者,又是群氓……每个人都扮演着种种的角色,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都在自作聪明地变换着脑袋,一边叫嚣着改变观念,一边却在原地千年了也不曾挪动一步;一边要与时俱进,一边却急速倒退;一边要富国富民,一边却在做着“断子绝孙”的事情。整个时代很热闹,很繁荣,却也是一个濒临毁灭的世界。

这部书是写给世界的,是写给整个人类的。因为书里的内容反映的就是整个的人类社会、人类历史,人类整个的善恶相较的世界。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崇高与卑劣、神性与兽性、清醒与愚昧、历史与当代、梦幻与现实等都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整部书。

在这样的世界里,作为个体的人又该怎样来实现兽性向神性的升华呢?又该怎样在如此污浊的环境里超越出来,开出圣洁的莲花呢?这部书里就有了指引和答案。任何的拯救都是从个体开始的,从自我做起的。

《西夏咒》里把人性整个地推向了一个极致,在如此恶劣、血腥的环境里,要保持灵魂的清醒和坚定,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大部分的人都会被奴役和席卷的,都会成为群氓和罪恶的细胞的,很少有人能自我救赎出来。就是在当今时代也是如此,看似我们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活在一个没有“饥饿”的年代,一个没有整个“屠杀”的年代,但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外在的“和平”和“和谐”,更深层次的人心里却蕴藏着“爆发”的种子,那更为涌动的“潮流”已经席卷而来了,只是我们没有觉察到罢了,我们只被眼前的“华丽”所迷惑了,被眼前的“强大”所遮掩了,看不到整个的“大厦”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

“你知道,许多时候,一个时代都会打盹的。”书中这样写到,是的,时代在沸腾,在狂笑,整个人类都在高歌,彷佛压抑了千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大解放”,于是,尽情地挥霍,尽情地贪婪,生怕死后一无所有。殊不知,人类是最善于遗忘的动物,忘记了历史曾经的“梦魇”,忘记了人类曾经的“罪恶”。历史是要循环的,有些东西自始至终在轮回,不要仅仅停留在一段路上。

“我虽然不能完全知道金刚家的过去,但却能知道金刚家的未来。因为金刚家人的心,决定了金刚家人的命。无论他们咋折腾,也逃不出自己的命去。”“金刚家”指的是整个的人类,其中就包括你,包括我,包括他,包括我们所有的一切。你没听到吗?那大自然也频频发出了警告,地震、火山、洪水、空难、沙尘暴等诸多的灾难接而不断,世界到处是死亡的征兆。你没看到吗?人类中那些被权欲烧红眼的“谝子”们随处可见,那些大批大批罪恶的帮凶像“宽三”一样用自己的笔,用自己华丽的外表正在腐蚀着一个个纯洁的灵魂,只不过他们的手段没有“谝子”和“宽三”那样明显,那样赤裸裸,也许采用的方式更迷惑、更诱人,但究其本质是一样的。还有那一堆又一堆,一波又一波被驱赶,被奴役的麻木昏睡的“群盲”,充斥着整个的世界,充斥着这个时代。但可悲的是,大家都嘻嘻哈哈,视若无睹,彷佛是远在天边的事情,与己无关,照样过着“今日有酒今日醉,管它明日喝凉水”的日子。

就如雪漠老师所说:世间万物皆为营养而非枷锁。是的,世间的一切,人经历的一切其实都是生命中最好的营养,如果明白之后,一切的逆缘、苦难、困顿、痛苦和烦恼等等都是灵魂的营养,而非镣铐,也不是束缚心灵的枷锁和工具。这需要心灵的一个转变,一个彻底的转变,对世界一种心态的转变,才能明白之后在生活中享用。

理上明白是一方面,更要在事上来磨练,来验证自己所认可的真理,化为自己生命中的一种习惯,继而与真理融为一体,让“人”这个个体成为真理的载体,这样,才是真正的受用。同样道理,读了那么多的书,想了那么多的事,最终都要把“书”丢掉,都要把“书”放下,不要让“书”的名相困住自己,只吸收书中的营养和精神,化为自己心灵的滋养,将自己的生命与“书”真正地融为一体,书人合一,那么读书才是真正的意义。否则,书是书,人还是人,人和书之间总是有一种隔阂,没有达到一种至高的境界。

一遍遍地阅读,一遍遍地思考和实践,心灵就会因之而升华,智慧也会倍增,就会慢慢地揭开整个世界的面纱,有时候首先要在理上明白,要清楚地知道其精神和内涵,然后要用自己的行为去验证,去提升。仅仅停留在理上是远远不够的,而是要用“手”去行动。

书中的人物和故事,书中所写到的一切,包括那些文字,那些情节,其实都是“形”,都是载体,都是装载灵魂的“器体”,文字不管怎么富有诗意,情节怎么地残酷,命运怎么的曲折,所描绘的一切,那仅仅是指月的“手”,是通向真理的是一种渠道和方法,永远代替不了一个人真正的生命体验。那更深层次的东西需要自己去亲自品尝,亲自体味。否则是没有用的。说一千道一万,最终还是要化为自己的东西。

《西夏咒》这部书,如果作者没有对生命深层的体悟是无法书写的,也不会写的如此之深,对灵魂的挖掘,对人性的剖析,对世界的展现,都达到了罕见的高度。

如今很多的作品,充满了虚情假意和机心,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任何的编造都是拙劣的,都能从中读出作者的“心”,作者的“生命”,作者的“人格”,作者更为深层的东西。每个人的心灵是不一样的,境界达到的层次也是不一样的。

就如西部文化对雪漠创作的影响一样,不管是凉州贤孝的博大叙事,还是“花儿”的苦难意识,还是大手印文化的大爱和大善等,都已渗入到他的灵魂里了,与他的生命是浑然一体的,不分彼此,这样不管他在生活,还是写作,都是自然地书写,都是自然地流淌,没有丝毫的造作和做意,是生命中的本真,最为真诚的东西。那些外在的东西早已化为了他的营养,找不到任何痕迹了。

这需要一个过程。就如阅读《西夏咒》,在一遍遍地阅读中,其实也是吸收转变的过程,这种转变是不自觉地,是无声无形的,只要你的心敞开,灵魂是真诚的,那么一些东西就会进入你的生命中去,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技巧和手段。不知不觉中书中的东西就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就改变了你的思维方式,改变了你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让“书”变为灵魂的滋养,让它成为你行为的指南,成为你面对这个世界的判断标准,在此基础上,要用自己的行为去实践它,成就自己。这才是读书的意义,否则仅仅是停留在“读”的层次,而没有和“书”合二为一。

要想和“书”合二为一,唯一的办法就是吃透书中的精神,然后用自己的生命去诠释这种精神,用自己的行为去实践这种精神,这才是一部好书真正的价值。在实践的过程中,就会对书中的东西领悟地越来越深刻,越来越透彻,越来越自信。这一切,最终受益的是自己,你自己是在成就你自己的。每个人都可以成就自己,都可以成为不凡的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做的。做了,那么“书”就真正属于你;不做,“书”永远是书,仅仅是你书房里的摆设。

《西夏咒》中的雪羽儿就是最好的例子,她对书不感兴趣,不像琼那样爱书,但她却用自己的心去读大自然、读红尘、读世界。这种“读”和读“书”其实是一样的。真正的“书”就是大自然,就是世界,就是一切,文字仅仅是载体,是记录。就如阿甲所笑道:“你真是浅碟子。这书,不是谁写的,它本来就存在于天地之间。你,我,他,仅仅是它的出口。”当你的心与世界,与大自然合二为一的时候,那么心就是大自然,大自然就是你的心,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隔阂的。如果有隔阂,那仅仅是你心灵的不透彻而已。

“书”、行为、心灵都是一体的,都是生命中自然的事情。就如一个人融入大自然,面对广阔的草原,面对神圣的雪山,面对朝阳和落日,就会没了自己,没了执着,没了任何的念想,面对眼前所有的一切而无语,因为任何语言,任何表达都是多余的,都不需要来表达。一些东西只有在默默地诉说,无言地诉说,这时的说,超越了一切,是一种静默,一种享受。

有时,是心流向心,就如“书”中的东西慢慢会流向每一个敞开的心怀……

 

——写于2010年7月31日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