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羌村》|对生命、正义和信仰的灵魂拷问

2024-06-13 21:5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周默 浏览:1085067

《羌村》|对生命、正义和信仰的灵魂拷问

/周默

大漠是雪漠生长、生活的地方,他的作品“人物”总是从笔下自然而然地“流”出来,到达“文贵自然”的艺术境界。作品中颇具宁静和超然,用心灵回归大漠,可谓是写大漠与人的第一人。

《羌村》聚焦于大漠西部风情。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村寨,却在历史洪流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笔有猩红的英雄热血,灼热的家族仇恨,缠绵私心的虐恋,更有对生命、正义和信仰的拷问。

鲜活传神的笔触之下,那个神秘的西部村寨的生活习俗、风土人情、爱恨情仇,一一袒露。

 雪漠受人之托,一次次进入羌村,通过追查悬案,重现了羌村历史上曾发生的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

龙多格热——他,到底是神?是魔?还是厉鬼?芸芸众谈,百口难辨。

重口可以烁金,积毁也可以锁骨,但无论是烁金,还是锁骨,代表的都不一定是真相。

 雪漠以身入书,通过光明镜,启用宿命通,从不同人物视角去查视百年前的悬案、血案、惨案,探求真相。过往的一切暴露在人性之下。

龙多格热:阳寨勇猛热血的羌族汉子,活着时为阳寨出生入死,但被蒙冤受辱,承受非人的断脊之痛时,却无人敢为其申苦诉冤,甚至有了主宰生杀权的弱小女人和孩童都可以拿起石头投向他。人情在权利威胁之下薄如纸。

妙音:温柔似水,家族仇恨的人质,复仇的牺牲品。苦命的一生,好不容易嫁给龙多格热憧憬幸福,但命运却如此薄凉,为了给龙多格热复仇,不惜嫁给不爱的红豺,引诱二炮,赎罪般的把自己置于自己的剐刀之下。 

春妮:爱龙哥多热,但她的爱轻于鸿毛微不足道。男人周旋于她之间,龙多格热和温布亦是如此。

 格热爹:尊严大过生命,大过对家人的温情。儿子阿生自缢在仇家,默许妙音改嫁,这场复仇牵动着多人的命运。 

张香子,龙多格热的姐姐,复仇态度刚烈愤恨,于格热爹一样不要钱财任何补偿,只要以命抵命。她的态度不得不说也是对故事的发展推波助澜。

毛旦:嗜酒如命,喝酒对他来说是寻找尊严的虚妄,活在虚妄的微醉世界。哪怕在成为“英雄”以后在朱古面前讨封时也不愿不推举自己作为寨丁头的小舅子,因为他记仇着龙多格热不给他枪的事情,人性的丑陋在阴暗处作祟。

阿柱:本该在十三岁时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却一味的被仇恨裹挟,赋予了沉重的任务。为了给哥哥报仇,处心积虑的谋划复仇,也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妙音,尤其是二炮,每个人都是逃不出的棋子。

对于这场血雨腥风,温布更是蛮横、伪善的统治者,龙多格热则是底层阶级的反抗。所有人都用了一种复杂的心情参与了这场悲剧。

 《羌村》里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线和宿命,我用了大概5天的时间读完,后面部分更为精彩跌宕,错综交织,曲折玄妙。 

这本书适合多读,再次阅读感受更为至深,人物串联,情感更入心髓。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