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征文大赛 >> 正文

杨蕙竹:梦里梦外《娑萨朗》(征文)

2024-07-01 17:5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杨蕙竹 浏览:479605

梦里梦外《娑萨朗》

作者:杨蕙竹

今天是30号了,《娑萨朗》征文今天就截稿了,可我还没写完,各种场景、诸多人物、还有那些智言慧语都争先恐后地在脑子里闪现,可就是不知从哪写起,越不知怎么写,脑子里的那些角色越是着急,搅得我更晕了,所幸先眯一会儿吧!

忽然,朦朦胧胧中好像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可还是昏沉,使劲晃晃脑袋,却看不到人,正疑惑呢,一个声音又响起了:

“你的心可真大,今天就要截稿了,你还有心思睡觉!”

“你是谁呀?我怎么看不到你?”我冲着声音的方向问。

“我是谁?告诉你也不认识,你就不用费心思猜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完成《娑萨朗》征文!”

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了那个阿甲,“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本事呢?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真有本事,那我就更要知道你是谁了,写好文章至少也要留个名呀!你看雪漠老师的《西夏咒》里的阿甲,如果他不写进书里,像我们这些南方人怎么会知道阿甲的大名呢?”

“哈哈哈,原来你知道阿甲呀!我还不知道我的名气这么大呢!你既然知道,我也就不用谦虚了!你知道,雪漠能写出《西夏咒》,当然少不了我的功劳!”

我兴奋道:“原来是阿甲!你不是凉州的守护神吗?你怎么跑到这来了?你也知道《娑萨朗》?”

阿甲:“谁说凉州守护神就只能待在凉州?人口都可以随便流动不受户口限制了,地球都成地球村了,我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啥不行?再说了,对我来说,想去哪儿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根本用不着像你们那么费劲,又是飞机又是火车地折腾。

《娑萨朗》出版这么大件事,我怎么能不知道!雪漠可是我们凉州的骄傲呀!现在更加不得了了,竟然在美国都获奖了!听说《西夏咒》也入围美国的某些奖项了,我一听就不淡定了,你想啊!这不是意味着我也要成国际名人了吗?激动啊!你知道,人总是不知足的,神也一样。你想,《西夏咒》已经让我小有名气了,如果我再跟《娑萨朗》这个重量级神作搭上关系,那我不也就名扬天下了吗?不仅名扬天下,还能万世流芳!”

我:所以,你就找到了我?想通过《娑萨朗》征文留下名字?

阿甲:嘿嘿!

我:这都想得出!那就赶快吧!要不就来不及了!要怎么写?

阿甲:要写好你得先明白这套书好在哪?对当代人有什么用?那些专家说的什么填补汉民族史诗空白啦,与《魔戒》《冰与火之歌》媲美啦,还有人类童话、乌托邦、大寓言之类的话就不用写了。你知道现在的人都太忙了,工作、家庭就不用说了,最可怕的是手机,稍不留神,生命时光就被手机耗掉了,所以,大家都没时间、没耐心读这么厚的书,除非能给他带来好处。

我:我当然了解当代人,我也知道这本书里到处都是宝藏,可就是因为太多宝贝了,反而不知道怎么介绍了。而且,最头疼的是,在我看来是宝贝的内容,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并不这么认为,反而觉得我莫名其妙,激动个啥呢?

阿甲:你先说说你认为的宝藏!

我:首先,这里面有很多特别智慧的语句,关于人性的,关于世界真相的,关于觉悟的,关于救赎的,......随手翻开一页,都有震撼心灵的话语。比如:

“无数个千年里只有无想,在无想无思中空耗光阴,

便是你修了无穷的寿命,富贵如天也会坐吃山空。”

“见一处霉点果子已腐”

“那寻觅的过程,其实也就是成就的开始。

成就是自然而然的结果,真正的意义在于寻觅本身。”

“悔不该违背师尊之言,悔不该轻狂显现神通”

“要学会善于示弱和光同尘,无论是天帝还是魔鬼,

都敬若父母不去得罪。”

“无论是荣誉还是诋毁,都保持低调学会隐忍。”

“世上许多天大的祸患,皆源于刺疼了小人的眼睛。”

还有奶格玛的长梦,写满了宇宙真相......太多了,随处可见。

其次,书里关于人物命运的故事,让人深受启发。

有的让人深刻感受到无常,特别是华曼公主的命运和欢喜郎的变化。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拥有的,变化是世界的真相,所以,不要期待永远拥有什么事物,拥有时珍惜,失去时坦然接纳。华曼的遭遇,也让我们明白,有时的厄运,可能恰恰是另一种命运的开启,所以,究竟来看,逆缘也是顺缘。

有的让人看到了自己的习气,比如甲乙丙丁四个武士的心性,特别是武丙的那些小心思,对于一个想升华的人,是特别好的反面教材,看武丙,就是最好的提醒。

还有的,让人看透了现今世界各国的纠纷争斗本质,看威德国和欢喜国的无休止的战争,简直就是现今世界的缩影。他们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各种阴谋阳谋布局设计,两个国王的雄心壮志,豪言壮语,让无数百姓拼死厮杀血肉模糊身首异处,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两个人也无数次纠结追问,只是身在局中,心也被困住,无法自主。殊不知,那所谓的胜也好,败也罢,都只是暂时的,那耗费无数生命财力物力攻下的城池,很快就换了主人,而那些逝去的年轻的生命,却再也活不过来了,徒增罪恶而已。我在想,如果某国的领导人看了《娑萨朗》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觉出战争的无聊?

“说书就说书,别谈政治!”从阿甲的口气里,我明显听出了他的紧张,虽说政治的本质也是游戏,但这个游戏却风险太大,我能理解阿甲的紧张,虽然有点过度。

阿甲见我乖乖受教,心情大好,话匣子也打开了:“不过,胜乐郎调教四个武士的故事,确实大有意义。我当初如果看了这个内容,也许就不会纠结那么多问题了,也许早就成就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虽被尊为神,却要依赖人的信才有香火。很多时候,当自己境界不够时,简单听话照做就对了,做着做着就自然明白了,不做光想是永远想不明白的,就像母鸡永远理解不了老鹰的世界。想再多也高不过自己的心,反而把自己对上师的信心给想没了。你知道,信心才是真正的大资粮、大根器。没有信心,一切都成了无根之树、无源之水,想成就是不可能的。

这套书最重要的一个好处就是,每个人都可以在书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懂得反省,愿意成长的人,就会少走很多弯路。比如华曼刚开始到胜乐郎身边时,各种心思,各种折腾,简直就是很多女人的样本。很多家庭就是在这种折腾中散了。你以前不也是这样吗?幸好你这些年一直读雪漠的书,才有了今天的沉静淡定。还有密集郎和幻化郎的异化过程,也是很多人的模式,究其根本,都是欲望作怪。

还有一个重要的警示就是,跟什么人在一起太重要了。比如,巫师在威德国时,威德郎就变得邪恶;在欢喜郎身边时,欢喜郎就深受其害;而胜乐郎所在之处,则让人安详平和。每个人可以用言语、表情骗人,但是他身上的气场是骗不了人的,在不好的气场中熏染久了,自己就被同化了。所以,老祖宗才一再强调要远离恶友,孟母才要三迁。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一个人最难的是超越自己的环境,认知自己的恶,当你和你身边的人都这样的时候,你会觉得本来就是这样的。现在更可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是连网络都会被污染,如果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上网时就会关注相应的内容,而网络就会根据你的关注给你推送类似的信息,让你觉得世界就是这样的,身边这样,网络呈现的外部世界也是这样。所以,你就只能在既定的轨道里转圈了。要想跳出来怎么办?就是要看像《娑萨朗》这样的书,你看它,你的认知自然会提高,而且那里面的血腥也好、美好也罢;现实也好,魔幻也罢;各种出乎意料的天上地下、时空交错也罢,即便你想把它只当做故事来看,却总是会不自觉地反思。反思就说明走心了,走心了就会触动,触动了就可能改变,改变了才可能升华。不过,这好像也是一个悖论,那些人又怎么能知道有这样的好书呢?也许这就是你们做读书会、参加书展、做奶格玛同人的意义吧!做不做是你的事,能不能被影响就不是你能管的事了,只管做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

还有一点,所有恶的东西能伤害你,是因为你本身有跟恶相应的东西,所以,当我们遭遇不好的事情时,不是埋怨别人,而是首先要自省,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才让不好的事情有可乘之机。比如,在巫师勾摄欢喜兵命能的时候,巫师就是利用了士兵的贪欲。再比如,密集郎,因为自身野心膨胀,则九天玄石就助长他的野心,让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沦为了权力、欲望的奴隶......

眼看阿甲的话匣子关不上了,我连忙打断他:“嗯嗯!你的口气里怎么也有了雪漠味了呢?看来雪师的书你也没少读啊!你说得都对,我稍微把前面说的,看《娑萨朗》的益处总结一下哈,你看对不对啊?

一是,《娑萨朗》里到处都是智言慧语,可以做随身书,随时翻开都能吸收营养。

二是,让人感受无常,珍惜当下,接受变化。

三是,让人有了殊胜眼光,可以看清自己,看懂世界。

四是,让人明白净化圈子的重要性,看好书交好人。

五是,让人明白所有外缘皆因内因而起作用,遇事不找借口,从自身找原因。

另外,我再补充一点感受,就是看这套书时就像看一部大片,惊心动魄,酣畅淋漓,看过之后有种顿悟的感觉,乱麻一样的世界好像忽然清晰了,自己也像被电击了一样,想到五力士迷失时全情投入新身份的那种种执著,以及由此而带来的那么深切的痛苦纠结,我不禁自问: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是否也是坠落人间的哪个星球的使者呢?我的使命是什么?读完此书,也许每个人都会有此一问。因为这一问,也许会惊出好多人的一身冷汗,毕竟谁都不想浑浑噩噩了此一生。因为这一问,也许这世上也会多一些清醒的灵魂。至少会让我们想起自己的梦想,看看当下的自己是否正走在梦想的路上。”

不知为啥,一提梦想,阿甲竟有点恼了:“行了行了!现在还有几个人有梦想?所谓的梦想也不过是升官发财功成名就罢了。上多好的大学,最终也不过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好工作是啥?我也懒得说了,你比我还清楚。不过开心快乐平安幸福倒是大家都喜欢的,看《娑萨朗》有了智慧,人就会少很多执著,少很多烦恼,就会开心快乐很多。另外,《娑萨朗》里的三个娑萨朗圣境,还是挺让人向往的,天上的、人间的、净土的,总有一个是人想去的吧?你就告诉他们:好好读《娑萨朗》,可以去你想去的娑萨朗,如果你也有大愿,说不定也能化现出自己的娑萨朗。对于少数像你这样求究竟智慧的,那《娑萨朗》里有太多宝贝了,简直就是一幅幅寻宝图,只要你照着往前走,总有一天你也会像奶格玛一样,找到真正的永恒。”

“好的好的,希望你也能找到真正的永恒。”我这样一说,阿甲却没接话,也许,他想起了当年自己寻找永恒却越找越迷茫的事?难道他还没有走出没了怙主的阴影吗?我忽然觉得信心崩塌了的阿甲很可怜,就想安慰安慰他:“阿甲,阿甲!......”叫了半天没人应,恍惚中好像一个落寞的背影飘远了,我下意识地跳起来想去抓拦他。“哎哟!”原来是脚磕到桌腿上了,刺痛瞬间让我彻底清醒过来了。

原来是一个梦!站起来活动一下压麻了胳膊,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正懊恼这一觉怎么睡了这么久,却忽然看到玻璃窗上映出了一张明明沧桑、却做着鬼脸的脸,一晃就不见了。这下我恍惚了,到底是梦还是非梦?不管那么多了,赶快记下来吧!虽然这些文字相较于宏大的《娑萨朗》来说,勉强算是浩瀚大海里泛起的几多浪花而已,但对于世界来说,有这几朵浪花总好过没有吧,如果每个人都泛起一点浪花,多了也自然就有了大海的气势。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