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征文大赛 >> 正文

庞瑞香:老师,家长和学生的好读本——《一个人的西部•致青春》(征文)

2024-05-31 22:5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庞瑞香 浏览:263577

 

老师,家长和学生的好读本——《一个人的西部•致青春》

作者:庞瑞香

雪师众多的作品里,《一个人的西部•致青春》是最平实的一部,没有阅读门槛。本书讲述了雪师从求学时代到早期工作这一时期的追梦回忆,非常励志,适合广大读者,尤其是老师、家长和学生阅读。

下面分别以老师、家长、学生三种身份谈谈阅读此书的感想。

老师——宽容顽童  静待花开

雪师说他是越矩,不按常理出牌的顽童。确实也是,看顽劣到把教室门拆了,栓到房梁上,然后躺在上面睡觉,让老师急得到处找人找门板。

我从学校老师的角度看,雪师这个行为无论如何算得上学校里的星级事件,要是搁现在就更严重了。

我一位同事的课堂上,有个学生拿几张椅子拼起来躺在上面睡觉,同事愤愤然,认为他很不尊重老师,特别看不惯这个行为,说要是趴桌子睡还能容忍,课堂上躺凳子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于是与这个学生闹得很不愉快,差点要“热战”冲突了。

我孩子读幼儿园大班时,有一次去接孩子,主班老师黑着脸说:“今天她做了啥事,你自己去问她”!那架势让我立刻想到的是“我孩子把别家孩子打伤送医院了”,唬得我赶紧问孩子发生了什么事,孩子讪讪不肯说。我只好一副赔罪态度问老师是怎么回事。老师仍然愠怒甩给我一句话“自己去问她”!我真是尴尬得大气不敢出。老师最后愤愤道:“去操场玩淘气堡,我带队回教室。后来发现她与**不在教室,下去找发现他们还在玩。真没见过这样的小孩”!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不是打架伤人这种事。原来是小孩玩兴大发,想了个鬼点子,跟着全班大部队走到楼梯转弯处找地方躲起来,等他们全回到教室,再溜回去玩淘气堡。幼儿园老师最怕孩子在玩耍过程中脱离自己视线后发生意外了。所以我很理解老师由于着急而有的情绪。

我自己当班主任时也遇到学生暂时失联的事件。周五刚开完以安全为主题的班会,周末就有两个女生去商场逛到晚上都没回宿舍。那时还没有手机这种通讯工具。学校领导和我只能马上驱车前往商场周围寻找,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作为班主任,我一夜忐忑不安,直到第二天那两女生很悠然地回到校园才稍微放下悬着的心。她们一点没感觉问题严重性。校警当即把她们分开做了笔录。原来是跟卖化妆品阿姨回家做美容去了。我这才感觉一块石头落地了。不过那两女生还是被学校处分了,着实也要让她们长点教训。

又有一天我正在上课,该班班主任急冲冲直接推门进来,目光锁定某同学,怒喊“**,出来”!原来这位同学上一节课没去功能教室上课(有些课程不在原班教室上课),科任老师报告给班主任,把班主任吓慌了。

我举这几个例子想说明雪师孩童时代的社会环境比较单纯,又正好赶上“那时节正好反对师道尊严”,所以雪师睡门板的杰作只是得到“老师没有惩罚我,而是非常无奈地接受了”这么个结果,这对雪师来说是幸运的。

因为拆门当床睡,还让老师找不着这种事简直大逆不道,能把老师吓个半死,肯定是要被好好收拾收拾的。当今社会环境的复杂性,导致学生的安全问题犹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老师头上,老师自身压力不小。如此顽劣不被严惩是不可能的。但是被严惩过的孩子有时候也会从此一蹶不振,再无翻身机会,最终沦落为问题孩子。所幸雪师没有处在当今的教育环境。

上了初中的雪师仍然是那么卓尔不凡,不同流俗。可在班主任眼里雪师是个不服管,不听话,不迎合,骄傲的学生。班主任辱骂了雪师一年多,雪师至今都记得这老师骂人的表情:咬着牙,狰狞着脸,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以至于雪师对这位老师产生了恐惧,甚至产生不想再去上学的念头。好在雪师对读书的爱超过了对辱骂的恐惧。雪师这样独特的孩子尚且惧怕老师的辱骂,一般的孩子恐怕早就招架不住了。作为学生都会在意老师怎么对待自己,普通学生如果经常被老师骂是很难有出头之日的,因为学生那个年龄特点很难做到可以忽略来自老师的评价。我的孩子就是一个例子。她本来对美术很有兴趣,打算报考艺术类院校,结果在美术老师的打击下,高中最后一学期与美术决裂,坚决不愿在大学阶段再学美术。那位美术老师几乎就没给过她肯定,画一幅画就被骂一次,甚至有过体罚。以至于她非但没有进步,连对美术的兴趣都消磨殆尽,直至厌恶。可以说这位老师对她的美术教学是失败的,居然可以把一个学生从饶有兴趣教到恨死这门课。(我女儿原话就是恨死美术,一步也不想踏进美术室)我女儿在美术方面有一点点天赋,6岁到初中阶段各种绘画比赛多次获奖。她放弃美术还是有些许遗憾。

老师骂学生有时候真的会改变学生的命运轨迹。有可能骂醒学生,但骂废学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我从教快三十年,还真没骂过学生。本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我对待学生比较和蔼可亲。作为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我不奢望能教出多么优秀的学生,但起码不要因为我不当的教育方式而毁了学生。就好比一个医生,你不能治好病人的病,但你最少应该保证不要因为你的治疗病人身体越治越坏吧。

老师教书一辈子,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学生。有乖巧听话的,有顽劣无比的,有谨小慎微的,有桀骜不驯的……一花一世界,每个学生都有每个学生的世界,老师要尊重学生的那个世界。

教育家陶行知对教师说过:“在你的教鞭下有瓦特,在你的冷眼里有牛顿,在你的笑声中有爱迪生。”未成年的学生可朔性强,不要因为学生暂时的表现不符合老师的期待和要求而对学生另眼看待,更不要对一些天赋异禀,个性特殊的学生厌恶打击,老师要做的是用宽容的心对待学生,静待花开。

雪漠老师当年是个顽童,可也没妨碍他成为入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都很成功的人士。这也许印证了国际家庭教育专家安德鲁.弗勒的观点,顽童最顽劣的性格,恰好是日后成功最有力的武器。

家长——天赋异禀  顺其自然

雪师是属于天赋异禀的孩子。他写道“在很多人眼里,我从小就是个怪人,大家都觉得我非常奇怪:习惯怪,想法怪。”“怪人”通常都不是一个褒义词,但整本书也没见到雪师的父母对自己的怪小孩有任何不满的说辞。相反,雪师父母对他的怪有另一种理解——他们觉得雪师是某个伟人的转世,因为母亲生他的时候梦见有个大树一样高的人进了家门。雪师父母就这样,依西部人的信仰自然而然地看待孩子,也就见怪不怪了。

雪师的记忆力惊人。上小学后,开学发了新书,雪师把新书从头到尾看一遍就能记住书里的内容,然后撕掉书,上课不用带书。一个几万字的快板,雪师一个下午就能背下来。家里客人讲的故事,雪师听后就能复述出来。雪师的父亲对雪师如此好的记忆能力只是憨憨地,赞许地笑。

雪师父母很质朴,不因孩子的怪而责备,也不因孩子某方面的出色而炫耀。他们全然地接受孩子的一切,无论好与坏他们都是那么的波澜不惊,自自然然。

雪师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喜欢静坐,容易入静,经常象老僧那样入定。早上穿衣服的时候,总会突然像是中了定身咒那样,一动不动,手还停在半空中,衣服还没穿完,人突然就呆住了。不知不觉就这样,不是造作出来的。雪师妈妈是被吓到了,怕雪师得啥怪病。不过雪师一直很健康,妈妈也就放下心来。

对雪师这种不同寻常的表现,大多数的家长恐怕要带着孩子跑医院去了。因为大多数人的见识都太有限了,而人又喜欢用自己有限的认知去解释无尽的现象,所有的现象都要套上一个已知的道理方可安心。指不定医院专家就会给雪师的表现下个神经功能症的“科学结论”,然后建议你服药,治疗,训练之类的。雪师妈妈还是很有智慧,观察到雪师健健康康,也就顺其自然,不去管它了。

来自农村的雪师有两点特别不匹配这个出身,一是干不动体力活,二是晒不得太阳,一晒就头晕,甚至流鼻血。真是上天自有安排,老天爷在保护雪师成为作家而不是庄稼汉。村里人都骂雪师是“白肋巴”,可是雪师父母并没有嫌弃自己的孩子。农村孩子干不动农活,而且雪师还是孩子中老大,一般来说这得多招父母唠叨了。

对雪师的非同凡响,他的父母始终以朴实的平常心对待,不惊不咋,让雪师的天性得到释放,自由伸展。

学生——汲取养分 砥砺前行

雪师作为成就者,自然有着数不清的优点值得学子们学习。其中有三点特别需要我们从雪师身上汲取养分。自信,坚持,专注这三点是学师通往成功之路的最重要法宝,是我们每个想获得成功的学子应该培养的品质。

许多农村孩子会因为曾经窘迫的生活而让自卑刻进自己的性格基因里。同样生活在西北贫瘠农村的雪师,却是自始至终都是那么的自信。对雪师而言,那曾经的艰苦生活只是磨练人格的试金石。

雪师学生时代自我感觉良好,那是一种自信。只是当雪师把这种自信表露出来后就变成班主任口中的“鸽娃脑袋奓上”了。我的中学时代就是没有建立起自信心。分科后每次考试都排在年级前十名,班主任对我的期望值是考上重点大学。可是我仍然对高考有些焦虑,最终成绩还差重点线五分。班主任都对我有信心,可我对自己没信心,结果高考就真的没发挥水平。雪师说过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都要有信心,否则很难成功。确实就是这样,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成功,生不起信心,气势上就弱了,力量就出不来,自然就难以成功。

雪师工作之后,先后在南安中学——北安小学——河西小学任教。因为雪师特立独行的个性,让他一次比一次被发配到更偏远的学校。但雪师不在乎,只要能养家糊口,能有个独立空间写作就可以。被流放后,雪师反而觉得“我对自己就有十足的信心,相信自己不会永远被困在那个地方。这种奇怪的信心,几乎伴随了我几十年。无论是对文学,还是对信仰,我都非常自信”。多少人受到打击挫折后变得萎靡不振,既没有克服困难的勇气,也没有突破困境的方法。一遇到考验,什么信念信仰,全都被无情地打回原形。

雪师认为他跟很多人最大的区别,不是天分,也不是宿慧,而是认真和坚持。

在十九岁到四十多岁之间,雪师一直坚持着早上三点起床的习惯。

长期早起保证了把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在无干扰的环境下率先完成。一个人能够坚持做一件事,水滴石穿,终有所成。据说坚持21天能形成习惯,坚持再长一些时间能有所改变,坚持几年会有小成,坚持一辈子就有大成的可能。我大学期间坚持每天练字,两年时间字就变化很大了,从奇丑无比的如甲骨文一样歪歪扭扭的字到写得有些章法了,甚至还在系里的三笔字比赛中得了一等奖。

求学阶段的学生,找准自己的兴趣与擅长的点,然后天天坚持,量变到质变,获得进步甚至脱胎换骨是完全可能的。

雪师虽是顽童,却天生有着很好的专注力,很容易入静,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坐不住。雪师超乎常人的专注力让他能在任何环境下都坚持写作,最终“一夜成名”。小学生时代的我也经常写日记,作文也经常被老师当范文念给全班听,还得过作文竞赛第一名。语文老师曾经对我说,你长大后当作家吧。可到了中学时代,从青春期开始,感觉心开始浮躁,课外书都没有小学时候看的多,练笔也早在不知不觉中中断了,作文水平不进还退,越长大越写不出东西。那个时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虽然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诱惑,但也根本没有要专注做事的意识,以至于在精力最旺盛的青年时代却没有让自己擅长的写作得到发展,最终泯然于众。现在回头看自己的学生时代才知道专注精神的可贵。

做学生当以雪师为榜样,坚定信心,砥砺前行!

读完雪师这本自传体的《一个人的西部》,我对自己老师,家长,学生这三种身份角色的出演做了一些回顾和思考。愿读者都能从书中汲取到雪师满满的能量!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