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征文大赛 >> 正文

涂杰:大漠男女的命运梦魇——读《白虎关》有感(征文)

2024-04-28 17:5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涂杰 浏览:2014976

大漠男女的命运梦魇——读《白虎关》有感

作者:涂杰

人的命运总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好像写毛笔字,笔悬在空中不落下,一切都是空。等笔落下有了走向,横、竖、撇、捺,都是因果,都构成了生命的轨迹,成了人生白纸上的一幅幅图画,将我们从一处带到了另一处……

在雪漠的这本“大漠三部曲”的第三部《白虎关》里,雪师提到“要想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必须有疼痛。就像身体痛了,我们就吃药,改变我们自己的生活状态,心灵上的痛,解药在哪里?”

在这本书里有一群“闯关者”们,他们是大漠文化中的一部分,书中有情关、名利关,二分关,各个人的关卡不同,才有个千万种的诠释。毕竟,你的心是怎样,看到是世界就是怎样。

书里的兰兰和莹莹是“换亲”,白福家和憨头家互相将心头肉似的女儿换了个媳妇。兰兰嫁给了白福,却要忍受白福的强暴和好玩爱赌。

偏偏在那个年代,这些都不算个啥,除了“耙耳朵”的男人没出息,哪个女人没挨过揍?

兰兰受不了,回了娘家,遇见了初恋花球,想起了自己天真烂漫的少女时期,不禁叹息自己的青春不再,命成了旋转的磨盘,女人只是磨盘上的蚂蚁,只能认命。

而花球并不是一个良人。花球媳妇是被花球霸王硬上弓,有了孩子后,不得不嫁的,花球媳妇的心里,没有情爱,只有孩子。

女人嫁给男人无关情爱,只是情形所迫;男人对女人的爱,也不过是是对身体的贪恋。分不清这到底是男人的悲哀,还是女人的悲哀?

女人如花,花开不多时。而生活就像剪刀,减去了女人的女儿性,沦为了婆娘,沦为了家庭中的一架机器,变得麻木,世故,迟钝,撒泼,蓬头垢面,鸡皮鹤发,这是所有大漠女人命运的梦魇。

但是,女人又是坚韧的,要不怎能从那些悲痛中活过来?

莹莹的老公憨头走得早,但是,莹莹的眼里没有憨头,有的是小叔子灵官,还和灵官有了娃儿,名为盼盼。

因着兰兰回了娘家,白福便想迫着妹妹莹莹回到娘家。但是,莹莹不肯,屋里都是灵官的味道,她不愿离开。结果,对话被公婆听了去,便想着法子要留住莹莹。便想将莹莹和猛子配在一起,但是猛子也不是个正经人……

另一边,因着双福在白虎关淘出了金子,花球和猛子眼馋,拿了个金碗去“打模糊”,结果被双福发现,捉个正着,又是挨打,又是被滑轮吊着在井里忽上忽下,这还不算完,还有三个选择。猛子选了给人免费当半个月沙娃,结果差点把自己送进了阴司。

从中,看到了人性的贪婪,穷怕了后,一点金子就能卖了良心……

人总要在遭受生活的毒打后,才能成长。太过安生的日子,像一潭死水,没有波澜,有的是一眼看到头的死,折腾一番,有些浪花,或许才算是活过,为自己而活,也是一种心之所安。

我们总是想去外面看看,经历些自己不曾经历过的事情。然而,那些人和事,在死亡的面前,无论如何费尽心机,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人的命运在自然规律面前,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人们在庸碌的洪流里,陷入命运的沼泽里,遭遇着我们不愿遭遇的一切,这群鲜活的人物画像背后,是一个个迷失的自己,让读者感受到关于生命的另一种悸动……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