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徐玉娇:为什么人类打不破复仇命运的魔咒?

2024-02-22 12:3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徐玉娇 浏览:1459051

 

为什么人类打不破复仇命运的魔咒?

\徐玉娇

《野狐岭》是一部灵魂叙事和虚实结合的小说,作者通过用一种招魂术,以二十七会,也就是二十七次采访的方式,徐徐展示了百年前两个驼队发生的故事。不仅仅有人类的两派斗争,还有动物的两派斗争。本书中的一条主线是关于木鱼妹的复仇故事,作者一开始就直接写明,当一个人处心积虑想要复仇时,他其实也被复仇的命运盯上了,从此他的命运将会变得非常悲惨。木鱼妹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其实本不需要这么沉重、这么辛苦,但她既然选择仇恨,她就不得不承担仇恨带来所有的牢笼和枷锁。但她的故事很温馨的一方面就在于,男女主人公最终超越了,用爱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最终战消解了仇恨。全书中,最终只有他们走出了野狐岭——预言中的世界末日,其他人为什么都没有走出呢?这需要读者们自己从书中探宝,这是本书,我觉得最重要的价值。

作者对于动物描写的精彩程度,编辑甚至说,超越了对人的描写。也有评论家说,书中关于动物们的争风吃醋、争强好胜的描写,甚至抢了本书中主角们的风头。更有评论家说,雪漠对于骆驼的描写前无古人。对于普通读者来说,阅读《野狐岭》的价值,便是通过对书中人物的命运,甚至动物的命运,来反思自己的命运,每个人的心造了每个人的命运,齐飞卿的命运,陆富基的命运,大嘴哥、马二爷、木鱼妹、马在波,以及所有人的命运,如果不真正觉醒,我们所有人都将在命运的磨盘里,生生世世苦苦地轮回。在读他们的故事时,我总感觉到沉重,大概命运就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如何不沉重?如何超越命运的牢笼?书中都有答案,读者们自可去寻宝、去领悟。这是雪漠作品,较其他作品不同的地方。读懂了,便和作者达成共振了,那便不再感到沉重了,就像穿过浓浓的乌云,一旦穿过去,我们就能看到了一望无垠的广阔的蓝天,那里才有无限的诗意和美好。

这让我不得不联想到雪漠老师今年的新书《羌村》,这本书的一条明线就是复仇,复仇充斥了他们的生活,因为复仇的命运,他们的生命变得脆弱,没有任何幸福和安宁。整本书都充满了悲愤的色彩,充满了遗憾。作者的生活叙事能力和灵魂叙事能力都超级强悍,布局宏大,也只有雪漠老师才能展示这么宏大的故事框架。通过对于人类生命痛苦的极限描写,意在震醒人们,无论什么样的深仇大恨,都应消解掉,冤冤相报何时了,继续执迷不悟,生命将永世不得安宁。

不止这两部小说,几乎雪漠老师所有的作品,哪怕是游记作品,都描写过人类的战争,以及仇恨对于人类的心灵的摧残,这是作家巨大的悲悯和良知,还有责任和担当。因为战争和仇恨会将人类拖入巨大的深渊。有评论家评论过雪漠老师文学作品的大气,是二十多年来他深入研究的文化对于他的滋养。而文学的写作功力,也让他的文化作品更加细腻饱满,深入人心。雪漠老师写作的时候不管篇幅,不管是否符合时代旋律,他只写他认为有价值的,能够给人类带来清凉,带来明白,带来幸福的书。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