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名家视点 >> 正文

坚韧与挣扎——从文化信仰浅议《大漠祭》之人物塑造

2023-08-25 11:33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韩眉平 浏览:6160222
 
坚韧与挣扎——从文化信仰浅议《大漠祭》之人物塑造

\韩眉平

《大漠祭》是作家雪漠的一部西部主题小说,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长篇小说。小说以河西走廊为背景,描写了以老顺一家为代表的西部农民物质匮乏、精神贫瘠的生活画面,以及西部农民对命运的勇敢抗争、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经过三次的阅读,我在《大漠祭》中读到了信仰,读到了新旧时代人们思想的碰撞,而这些都反应在了《大漠祭》中的每一个人物身上。

《大漠祭》一个“祭”字是点睛之笔,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围绕它展开的,死去的人是大漠最后的祭品。憨头的死、引弟的死、五子的死,都是对那片土地的控诉;“灵官”“白福”“瘸五爷”这些活着的人们,也将活在灵魂的痛苦煎熬之中,我们读者越是痛恨,越是昭示着一些陈腐思想的可恶、可恨,必将消亡,是为“祭”;而活着的人们依旧为大漠爱着、痛着、熬着、奉献着……

作者是热爱故乡这片土地的,对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是又爱又恨,正因为此,雪漠先生说,凉州给了他太多的生活和太多的故事。他对这块土地的了解程度,就如同了解我自己的家一样。他甚至用不着挖空心思地构思,一进入写作状态,人物和生活就扑面而来,从笔下流出,叫人欲罢不能。他是在用他的毕生精力来写凉州、写大漠。

《大漠祭》中的人物就生活在凉州腾格里沙漠边上的一个沙旮旯里,他们就是作者身边的一个个熟悉的人物,因为我们的阅读,他们也走进了我们的世界,这些人物不仅仅是故事中的人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如果我们愿意,来一趟说走就走的凉州之旅,这些人们就在凉州的某个地方等着你,让你惊讶地说不话来。

老顺是一个贯穿全书的人物,他像所有西部的老百姓一样,他痛苦、他劳累、他哭、他笑,无论生活如何艰难,他都不曾像命运低头。书中一开始,老顺挼鹰的过程写得非常详细,让我们感觉,如果也置身于腾格里那片天空下,那片大漠中,仿佛自己也可以放手一试,挼一只“红毛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又看到经历一场“劫难”的鹰终将被老顺重新放归自然。这意味着他们将年复一年克服“挼鹰”难题,但是鹰会得到最好的保护。这是对自然最好的保护,这样就做到了我们华夏人一直所追求的“天人合一”。人类的生存依靠天地万物,万物相生,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老顺是不是就是有“顺应天意”的意思呢?

最后,大儿子憨头死了,二儿子灵官走了,但是老顺却没闲心听人嚼舌头,又开始忙他的一大堆事情——没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了。由此你可以看出,老顺就是西北老百姓的代表,就像是大漠里生长的黄毛柴一样,无论经历怎样的风吹雨打,甚至是沙尘暴,你风吹就风吹,你沙尘暴就沙尘暴,我黄毛柴依然是黄毛柴,我老顺依然是老顺,按下所有的苦痛,还需要活着。这也让我们每一个读者,感同身受。我们的父辈,不也是这样一年又一年过来的吗?但是时代的车轮在前进,我们祖辈留下来的信仰又可以坚持多久呢?我们在这里看到作者的崇敬而又批判。

孟八爷是打狐子的专家,他的做法也体现了“天人合一”。他相信人类对自然伤害越大,自然也会最终去报复人类,他的这种思想,将生态的发展和人类的欲望看得非常的清楚,他对违背生态规律征服自然的做法坚持否定,即使他面对同类困窘的对手时,没有丝毫技艺高超的优越感,而是表现得十分淡定。不愿把自己辨认狐子踪迹的绝技告诉他人,正是他对人性看得十分明了,人类的贪婪无度,从作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作品中代表大漠情怀和最高生命哲学的是孟八爷,他是这片大漠智慧的象征,就像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谁的故乡之中没有这样的存在呢?我想灵官能够在这个沙旮旯里生存下去,就是因为孟八爷的缘故吧!

“这是位可敬的老人,他总是那么乐观、豪爽、恢谐,仿佛他的生活字典里没有‘悲观’二字”;“这东西,天生就是叫人用的。不用,天生它干吗?只是人太贪了。一贪,就坏了。”

 

在猛子偷情事发之后,又是孟八爷救了老顺的信仰、老顺的性命,也疏通了灵官的心怀。在《大漠祭》中我们在很多地方都能找到孟八爷所表现出得那种“大漠胸怀”,即宁静、包容、宽厚和豁达的胸怀。

瞎仙是凉州贤孝的传唱人。凉州贤孝大多是歌颂中华历来的忠臣烈士、孝子贤孙,也淋漓尽致地展现大漠本地民间的风土人情。而现在我们的年轻一代是越来越忘记自己祖先留下的东西了。

瞎仙就是凉州贤孝文化的传承人,那些流传的传说与故事和着瞎仙的三弦在这方土地上流传。之前他是一个枪打飞蝇的猎人,现在唱起了贤孝——这是不是就是一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也是这方土地信仰的立命之本。甘霖似的弦音、能渗入血液、渗入骨髓、像山芋米拌面一样,舒坦地熨烫着老顺们的心。如果说山芋米拌面养活了这方土地上的人们,那么贤孝文化就是这方土地上人们的精神食粮。这一方土地上人们的表现就是贤孝文化的体现,既有顺从也有反抗的矛盾性,腾格里沙漠边上最普通的凉州百姓形象塑造得如此真实。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爷爷,曾经躺在早黑的窑洞里,也曾给我讲过很多故事。但是爷爷去世了,再没有人来讲这些足以滋养人灵魂的故事,现在人们是可以看手机,看故事,可是这些东西除了养你庸庸碌碌,浪费你的时间之外,还有什么作用呢?先辈们所讲述的故事都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可以说是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使他们觉得好,才会传递给我们,让我们接受这样的文化传承。而那些平台大数据推送给你的,能给你留下些什么呢?所以这片土地、甚至是中华大地需要瞎仙这样的人,贤孝文化需要瞎仙这样的人,而雪漠先生就是这样的探索者。“瞎仙唱得充满深情,龇牙咧嘴像在挨刺条”,这就是一种忘我的传承。

莹儿就是“花儿”。难以想象,像腾格里沙漠这样粗犷、雄浑的地方竟然会有像“花儿仙子”莹儿这样的人。这里的人们是贫困的,但是他们并没有绝望,并没有失去对美好的追求,就像莹儿唱的“花儿”,每每在劳作之余来上一段,辛苦劳作而又苦中作乐,展现了这里人们对于丰富精神生活的向往,对更好精神生活的追求。而“花儿”就体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更展现在他们的精神品格中。“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时由不得自家。钢刀拿来头割下,不死就这么个唱法。”

书中灵官说“莹儿于是成了一个清凉的梦”。她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一个读者的清凉之梦。“花儿仙子”莹儿的经历是痛苦的,但是她却是快乐的,她可以和每个人都和睦相处,因为她有“花儿”。“花儿”也蕴含着她的爱情、她的追求、她的快乐,如此说来,莹儿就是花儿,花儿就是莹儿。因为“花儿”,莹儿可以坦然地面对一切苦难,这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又岂是那些粗犷的汉子可以比拟的?莹儿这样的凉州女人们,她们的灵魂都在“花儿”里,她们的爱恨都深深地埋藏在“花儿”里,开心唱“花儿”,生气还唱“花儿”,一年四季的情愁都在“花儿”里展露无遗。“花儿”就是人物情感的寄托,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有自己的个性,有生活的模样。我想雪漠先生应该在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懂“花儿”,也休想懂得凉州“莹儿”这样清凉的女子。

猛子是老顺的另一面。大漠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一种生活,大漠本有的残酷,苍凉的枯黄色,孤零零的上弦月映显得恬静幽邃,朦胧神秘的大漠之夜以及在枯燥乏味中蕴藏着的原始生命力的冲动。在《大漠祭》中,兔子糟蹋庄稼,鹰抓兔子,人挼鹰,而艰难莫测的生活又使人们疲惫不堪,麻木迟钝。人们总在杀生害命的阴影里欲求摆脱这种恒古的生命法则,但却在生活的种种压力下,又无奈地循着这种自然的圈套。在那空旷孤寂的大漠深处,朴实、厚重的人的内心深处,既滴溅着腥血又摇曳着惨叫,同时也燃烧着温情与激动。

在《大漠祭》中,最能体现大漠性格的人物应该是猛子。在大漠边缘固有的艰难、焦躁的生活气息中,显示着生命力量的倔强、果断与敢做敢为的勇气,以及在冲动中爆发的荒唐。敢作敢当,对于猛子的描写,其实表现了雪漠先生的一种渴望:在艰辛的生活条件下,在命运的无情捉弄中和各种无形思想潜意识的困扰中对被压迫生命的激情渴望。这像是一种挣扎,一种在这种环境下生存,感觉难受的挣扎。这和灵官不一样,灵官因为有了文化,他在思考,在寻找,在觉醒。猛子的反抗更加直接、粗暴,仿佛是腾格里大漠中的一株年轻的黄毛柴,摇摆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把这天捅个窟窿出来。

灵官是一个高中落榜生。说实在的我有些不喜欢这个主人公。一开始他还能留在他所谓的沙旮旯里,种地、逮狐狸,这是难能可贵的。《大漠祭》中的灵官,以前仅仅是生活的记录者和见证人,他不想改变什么,也知道改变不了什么,他努力过,可是再次的落榜让他回归了现实,这个现实不是一个人一朝一夕所能改变的。作为一个文化人,他能够站在很高的位置上,反思这块土地,但是他缺乏了猛子那种敢作敢为的气概。他的出走不仅仅是身体的出走,更是思想的出走,是从心灵上走出这片土地,这方土地虽然养育了他,但是也太沉重了,于是,他逃了。

所以,在《大漠祭》中,灵官的出走,是一种象征。但是,仅仅一个出走的灵官,是很难改变这种固有的现状。需要一代又一代灵官一样觉醒的西部人的努力,来完成文化的全新构建和灵魂的重塑。很明显原来的精神信仰已经有了缺陷,开始崩塌,当代的年轻人不屑一顾,这就需要适合新时代下的文化信仰,需要更多人的觉醒与创造。我想这也是雪漠先生所探究与追求的。

在这里我不想谈论憨头,甚至在阅读的过程中,我都有些不敢触碰憨头的内容,一个人的命运怎么可以如此悲惨,憨头的病其实是可以提前发现的,但是因为贫穷,因为愚昧,却无药可救。但是我知道世界上还有比憨头命运更加悲惨的人,而我只能懦弱的逃离。

如果说贫穷和愚昧引发了这些惨剧的上演,那么,因为文化和信仰的缺失而造成的道德底线的崩塌,则让人有种手足无措的尴尬和顿足。因为这样的事情也正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生者为何,死能奈何?憨厚又如何,乖戾又怎样?无论是如水的莹儿,隐忍的兰兰;坚韧的老顺,精灵的引弟;还是瘸五爷、白福、猛子……谁不是被命运所推搡,谁不是受环境所驱使?原始的冲动被无情消灭殆尽,仅存的一点念想也变成遥不可及的追忆。除了钻心的沉重和负累,这片原始荒凉的大地,始终荡漾着一股来自生命的无奈。

品读《大漠祭》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但我知道它真实的存在,或者存在过,我的心就不由得响起一声深深叹息,也在无时不刻地激励着我们去探求。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