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健康之友 >> 正文

厨房为何拒绝蓝色

2023-03-28 16:0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意林杂志 浏览:6318211
内容提要:为什么我们今天很少在厨房和餐厅里看到蓝色食物?

厨房为何拒绝蓝色

 

  为什么我们今天很少在厨房和餐厅里看到蓝色食物?这其实是植物给人类基因留下的印记。

  

  我们看一看,是不是因为蓝色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换句话说,这是不是来自食物的警告?毫无疑问,动物鲜有蓝色,即便是多彩的昆虫也鲜有蓝色种类。问题来了,难道说蓝色的植物本身代表着危险,我们不去啃食蓝色的花果枝叶,最终就会在基因中拒绝蓝色,就如同我们天生拒绝苦味那样吗?

  

  警戒色并不新鲜。人们对于动物的警戒色认识颇多,胡蜂的黄黑相间条纹、海蛇身上明晃晃的黄色都是向捕食者示意它们有毒的标记。但是长久以来,很少有人关注到植物也有警戒色,毕竟植物可以通过光合作用来生产养料,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被动物啃食之后,可以逐渐生长复原。看看办公室窗台上那盆被反复揪叶子泡水喝却依然枝繁叶茂的薄荷,就知道植物的再生能力有多强大了。

  

  然而,这并不代表植物就不需要防御,也不代表植物就没有与动物一样的警戒色。哀鸽在采食巴豆种子的时候,会特别避开那些着色均匀的浅灰色的种子,而专门选择那些带斑点的种子,因为浅灰色的种子毒性要强得多。通常被认为是植物警戒色的颜色包括黄色、橙色、红色、棕色、黑色和白色,以及它们配搭的颜色,唯独没有蓝色。

  

  如果蓝色压根儿就不是一种危险的颜色,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喜欢蓝色的食物呢?问题可能还是出在植物的颜色上面。

  

  在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发起的一项调查中,整个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626种果实中,只有1%的果实是蓝色的,而红色的果实占19%,黄色的果实占13%。蓝色的果子实在是不受人待见。其实这也难怪,在野外,波长越长的颜色具有越强的传播能力,而蓝色这种短波长的颜色很容易被忽略。这是蓝色不受待见的根本原因。

  

  那為什么世界上还会存在蓝色的果子呢?除了基因遗传的多样性,还有很多蓝色果子的播种机是没有彩色视觉的,比如蓝莓的老主顾灰熊就没有彩色视觉,在它们眼里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蓝莓长成什么颜色也就无关紧要了。

  

  相反,植物在爱好色彩的人类身上留下了爱吃的信号:红色和黄色。这也是大多数动物喜欢的,鸟儿爱红色,虫子爱黄色。在长时间的演化历程中,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都更倾向于选择自己熟悉的食物,而不是去贸然选择一种完全陌生的食物。且红色和黄色恰恰是植物世界中果实最常见的颜色,我们只是凑巧形成了这种选择偏好。附带说一句,让大家更为惊奇的是,在之前的调查中,黑色果实所占的比例为40%,并且在光照条件不好的地方,动物倾向于选择吃这些黑色的果实,因为它们更容易从背景中凸显出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喝蓝色可乐只是寻求新奇刺激,却能欣然接受墨鱼汁拉面这种美味。其实这也是被植物果实训练出来的偏好。

  

  人类也对植物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说,把橙色定义成胡萝卜色。在自然界,人家胡萝卜并不在意人类的喜好,颜色多得不得了。野生胡萝卜根的颜色,有白色、有黄色、有绿色、有紫色,这也不奇怪,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选择压力,毕竟这些埋在地下的细瘦的植物根,也不是动物的主要粮食,偶尔被牛羊抓住机会啃一啃,谁也不在意它们的长相。就好像说,人类并没有统一变成单眼皮或双眼皮,主要还是因为单眼皮的人和双眼皮的人都能找到伴侣生育后代。这就是没有选择压力的结果。

  

  而对胡萝卜的长相影响最大的是荷兰人。荷兰园艺学家的种植技术高超,不仅搞定了郁金香,更重要的是改变了胡萝卜,他们培育的胡萝卜又大又甜,将胡萝卜从野生植物变成了上好的蔬菜。按说,市场上的胡萝卜应该是多姿多彩的,然而荷兰的园艺师傅们有自己的小嗜好,他们就喜欢荷兰的幸运色——橙色。所以他们留下的是橙色的又大又甜的胡萝卜,至于其他颜色的,只能对它们说抱歉了。于是,胡萝卜色就同胡萝卜的颜色捆绑在了一起。

  

  要说颜色完全没意义,这也是不对的。我们今天的西瓜几乎都是绿皮、黑籽、红瓤的。但是在30年前,生活就像一袋子西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切开的西瓜瓜瓤会是什么颜色。红色、黄色、粉色、白色的瓜瓤,你都能碰到。不过,西瓜的颜色与甜味真的有关系,红色的瓜瓤最甜,黄色的次之,白色的最不甜。所以瓜瓤是白色的西瓜去当了西瓜籽生产者,瓜瓤是黄色的西瓜变成了调剂色彩的龙套,而充当主力的西瓜几乎都是瓜瓤是红色的西瓜。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看到17世纪的西瓜更是会吓一跳,那瘪瘪的瓜瓤居然是有空洞的,显然不如今天的西瓜瓤丰满紧实,那不是因为西瓜长残了,而是人类强迫它们越来越丰满。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育种专家。虽然持续了一个世纪的郁金香狂欢以市场崩盘收尾,但是人类追求稀有植物的历程远远没有结束。

 

——刊于《意林杂志》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