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以文学之光点亮梦想——2020年《世界文学》杂志创刊号正式出版

2020-05-25 21:0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文化网 浏览:7556331
内容提要:近日,由中华国际传媒出版集团主办的《世界文学》杂志创刊号正式出版发行。此杂志由国家一级作家、文化学者雪漠先生任主编,系季刊,成立于2019年12月。

以文学之光点亮梦想——2020年《世界文学》杂志创刊号正式出版

近日,由中华国际传媒出版集团主办的《世界文学》杂志创刊号正式出版发行。此杂志由国家一级作家、文化学者雪漠先生任主编,系季刊,成立于201912月。

本刊面向全球发行,其宗旨为:将世界优秀文学作品带给广大华人,将中国优秀文化作品传向世界,与海内外的文学、文化爱好者,共同致力于优秀文化的传播,让更多人享有阅读的快乐及智慧的清凉!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从中国开始迅速蔓延至全球,至今形势仍为严峻,在此期间,《世界文学》曾发起《以笔为援,同心抗“疫”》为主题的约稿函,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和支持。故,雪漠先生在《世界文学》发刊词《以文会友 同舟共济》中写道:“文学是无国界的,它所散发出来的光明,照亮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并在人的心中滋生出巨大的力量。所以,真正的文学,因其具有抚慰灵魂的力量,因其能连通文化认同感与共融感,成为了人类不可忽视的一种存在。”

本刊栏目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文学对谈、文学评论、“疫”文小辑等,32开,近18万字。小说栏目选录了法国作家乔治• 巴塔耶短篇小说《艾德华妲夫人》、阿联酋作家易卜拉辛•马尔祖基短篇小说《一天》,及作家雪漠长篇小说《我知道你是谁》连载之一,此小说也是雪漠先生首次公开刊发。

在文学对谈栏目中,选录了雪漠先生与美国著名翻译家葛浩文、林丽君夫妇关于雪漠作品翻译计划的对谈,并节选长篇小说《猎原》“路在哪里”的译文片段。自2015年开始,葛浩文夫妇一直在翻译雪漠作品,已经翻译完成了长篇小说《大漠祭》《猎原》《白虎关》《野狐岭》,目前正在全力着手翻译长篇史诗《娑萨朗》。在对谈中,葛浩文先生认为“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中国的小说最缺少的也是人。因为,中国小说对人物心灵的描写太少了”,同时他相信雪漠有自己独特的写法。雪漠先生说:“很多人都在期待我的作品出英文版,我的作品中,有一种打动灵魂的力量。那是一种信仰的力量。我更看重的不是写作本身,而是自身人格的修炼。如果我到不了那一步,不能完完全全进入人的灵魂世界,开启那种信仰的力量,我宁可不搞文学。换句话说,我更多的时候是在用一种修炼的心态写作,也是在用一种写作的形式修炼。”

文学评论栏目,重点选录了埃及著名汉学家、翻译家哈赛宁的论文《中国现当代文学在阿拉伯世界的译介与影响——以莫言〈红高粱家族为例〉》,及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陈彦瑾的《雪漠之变:从〈野狐岭〉到〈凉州词〉》。陈彦瑾说:“在叙事风格和文学气象上,〈凉州词〉较此前小说,可谓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没错,从〈野狐岭〉到〈凉州词〉,在雪漠倾注最多心力的长篇小说写作生涯里,这仿佛是一段由夏花之绚烂走向秋叶之静美的路程。如果说《大漠祭》是雪漠的文学初恋,〈西夏咒〉就是一次癫狂之恋;如果说〈野狐岭〉是雪漠的驳杂中年,〈凉州词〉就是他步入圆熟老年的信号。”

同时,青年作家陈亦新在论文《百年的孤独 千年的宿命——浅释〈百年孤独〉》中说:“马尔克斯写的《百年孤独》,他不仅仅写的是马孔多,不仅写的是拉丁美洲,他其实写了整个世界,写了整个人类的孤独,因为孤独是人类永恒的魔咒。从人类诞生时起,孤独就如影随形,深入骨髓,深入灵魂,它不会因为人类的死亡而消失,它会伴随着人类一直存在,它是不可消散的一个魔咒。”

在“疫”文小辑中,分别刊发了张安诚的《看中国这个武林高手,如何在疫情下打出大悲掌》、余建超的《疯狂的口罩》及晓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下的尼泊尔及其他国家》。

雪漠先生说:“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一切都会消失。那么,在不可改变的变化之中,能定格一种即将逝去的存在,定格当下的生活和灵魂的文学,相对来说便是不朽的。当然,文学所承载的那种利众精神、普世价值,尤显重要。所以,我常说,当这个世界日渐陷入狭隘、痛苦、仇恨和热恼时,我们的文学,应该成为一种新的营养,能给我们的灵魂带来清凉,带来宽容,带来安详和博爱。”(雪漠文化网)

附:香巴书轩淘宝总店,扫码观看直播回放,可邮购雪漠书籍及《世界文学》《中华文明》杂志

http://www.xuemo.cnupfiles/202005/20200507054249714.jpg

https://shop126476157.taobao.com/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