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与冯道长相处的日子

2018-12-13 17:37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心活门 浏览:2576854
内容提要:看着他的照片,熟悉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梦里……

 

与冯道长相处的日子

 

\心活门

 

记得那天是921日。早上,我和家学吃过早饭就去了冯道长家。在他家的楼道里,我们见到魏顺强和冯道长的一位弟子正将坐在轮椅里的他抬进屋里。经过周车劳顿后,冯老终于回到了自己家里,他的脸上充满了欢喜。

 

冯道长想喝茶,我们在准备煮开水时,才发现家里停电了。于是,我们分头行动:魏顺强立刻开车去交电费,家学去置办日常物品,而我,则留下来收拾房子和照顾冯道长。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们三人开始了照顾冯道长。为了确保冯道长身边始终有人,我们三人轮流替换,按时坐班。上午由魏顺强负责,下午是李家学,我负责晚上。那段日子,我每天下午七点之前,准时赶到那里,晚上就住在他隔壁的房间里。

 

冯道长是天水人,他有个习惯,很喜欢喝天水的罐罐茶,每天早上起来不吃早餐,第一件事就是喝上几杯罐罐茶。雪漠老师曾在《一个人的西部》里专门写到过一位道人,一辈子了,早上起来从不刷牙,只喝几杯浓茶。第一次看到冯道长空腹喝很浓的茶时,我就在心里嘀咕,莫非雪漠老师书中说的就是他?于是,我拿着《一个人的西部》去问他,他说:就是我。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又想冯道长的性格真有点怪。每次我换班过来时,第一时间总会问他想吃什么,他会说,中午家学买了他最喜欢吃的羊脖子,炖好了放在冰箱里,叫我给他放些粉条,再掰碎一个油饼子。我就会照他说的做好,他吃饭吃得很慢,喜欢看央视科教频道的《动物世界》,一边看一边慢慢吃。

 

冯道长这一习惯每天都如此。一次,我问他为什么喜欢看《动物世界》?他说喜欢观察动物世界里每种动物的生存技能,这些都是天地万物的精灵。冯道长每天晚上都要看电视看得很晚,不超过十二点不肯睡觉,我也就跟着他的作息时间。记得有几天晚上,我扶他回房里躺下后,他不是睡觉,而是坐着床上一边搓掌一边吐气。我好奇问他,爷爷,您这是干嘛?他笑笑,唉,这会我做工夫(意思是修道)。我兴趣正浓正想多看看时,他却突然来一句,好了,你睡去吧,我就只好怏怏地回房。有时候,他也会在早上搓掌,只是他脑溢血后左手和左脚行动不便了,不能盘腿,只能坐在那里搓。

 

那是十月的一天晚上,冯道长三更时分叫醒我,让我帮他穿衣服,还叫我帮他拿上金刚铃和香。帮他上好香后,他就开始作法,只听到他嘴里念念有辞:龙门派第二十三代弟子冯宗夷,后面有许多我记不住的诸神圣号,由于听不懂,我就一边看书去了。哪知第二天下午我刚到不久,就有人来跟冯道长说事,她说自己有些地方做得不对。事后冯道长跟我讲,他昨天作法就是从地府里将这个人的父亲给提出来,叫她父亲给她报梦。我听后心里暗暗称奇,见是别人的家事,就没往下再问。

 

冯道长半夜三更作法不止一次,又有一天,我隐隐听到:小刘、来,小刘、来。等我穿好衣服到他床前,他已经整装坐好,一见我就叫我拿金刚铃和香。我装好香后,他又叫我先睡,我想冯道长又准备到地府里提谁出来吗?我在隔壁听到清脆的金刚铃声和他那略带清痰的声音,也听到了他说的大致词意:五方财宝天王,五方财神,各方财神等,今有善男子魏顺强、煜诚子、刘德成助道人弘法演道,请你们务必让他们三个财源广进,家人平安。后面还有很多祝福词,听到这些我才知道,冯道长见到我们三个人照顾他,他是以自己的方式在回报我们,像这样的三更作法请财神我就见他做了两次,都是回报给我们三个人。想起这些,我心里充满了感恩。我心里很感恩,这件事冯道长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过,如不是他已羽化,我也不会说。

 

冯道长在凉州城内是高人,他的高除了邵子神数之外,还有医术。我曾拿着《一个人的西部》亲自问他,爷爷,书里头写了张万儒的父亲走的时间是您算的吗?冯道长很严肃并郑重地跟我讲,就是,我算的时间跟他父亲去世的时间只差半分钟。我又问:爷爷,这个拿什么来算的。他说:就用人的生辰八字,我可以用邵子神数推出一个人活多久一分不差。我心里第一反应想,这跟老祖宗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是不是相吻合?

 

在我印象中,冯道长的医术药方最了不起。他跟我说过,祖上几代人都是行医的,传下来了很多好的古方,像他脑溢血这种病,十人九瘫,想不到他自己想起祖传药方,几服药就活过来了。

 

我对道家的术不了解,即使是了解也是道听途说。小时候就听村里人说过,谁家的媳妇动了胎气,不舒服,找了道人画了一张符,往她床头一贴药也不用吃就好了。现在才明白,原来那是祝由科。冯道长除了邵子神数法宝,还有一个法宝就是祝由科,李家学的舅舅听了家学说冯道长的祝由科如何灵后,夫妻俩专门从苏州跑来武威,花了一个月时间向冯道长拜师学了祝由科。这次冯道长将他两大法宝“邵子神数”和“祝由科”都交给了雪漠老师去弘扬。在照顾冯道长这段时间里,老人家曾跟我说:“我是从鬼门里转了一圈出来的人,现在上年纪了,很多事不顶用了。”冯道长的干孙女也提醒他,你现在这情况,赶紧找人将毕生的东西传下来,要不然那天你不行了,这东西都失传了。

 

冯道长对于传艺找传承人很谨慎,而且他的脾气很怪,我问的时候,他不一定说,不问,他反而会跟我唠叨。一次,我用轮椅推他到房里,扶他到床上躺下,他跟我说,全真教的内丹修法就全都传给了雪漠,十几年前老师把他接到家里,向他叩了头,还教了很多东西。我当时只是听,他说的“还有很多东西”,我也没问。冯道长接着说,你不要对外宣说哦,要不然会很麻烦,一传出去,会有多人来问我,到时我又要花很多时间去应付这些人,很麻烦的。真正修道的人没几个,祖师爷传法有严格规定,要传,就一定要传真正能弘法演道,救度他人的人。他还说,这次你老师来,只要他想学什么,我都全部教给他,由他去弘扬。

 

老人家历过生死磨难后,对于人生和世事看透了很多,有一次我陪他看电视看到凌晨0030分了,他对我说:人一辈子争下的东西没啥意义,什么房子、财产、字画、宝贝这些东西都没有用,两腿一伸啥都带不走。他心里牵挂最多的,仍是他师父教给他的那些东西。他要赶紧找人去传。幸好冯道长将他重要的四宝“内丹、邵子、祝由科、古医药方”传给了雪漠老师,文化才得以继续传承下去,至于老人家还有什么法宝没找到传人,来不及他已经羽化了。张掖的孙老师是学道家文化的,他和张掖图书馆的张老师一起来看冯道长时,叫我向冯道长学些道术,说艺多不压身,他知道我对道术一点都不懂,想我学点手艺能挣些钱。我说,冯道长是我老师的师父,我不能跟他学,我只能跟自己的老师学,师健在,我不能瞒着自己的老师向他师父去学。如果我跟冯道长学了,这有违师道尊严。

 

还有一次,在照顾冯道吃饭时,他讲了许多道术方面的知识,可惜我一句也听不懂。道术方面,家学的脑子最好使,在生活中有关命理、择日、怎么选房子的问题,我都会请教家学,因为跟他住在一起,我有了这个便利。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种说法,一宅二命三风水,犹其阳宅对人的影响最为直接。

 

在与冯道长相处一段时间后,他对我也有所了解了。有一天,母亲打电话给我,仍是催我结婚成家的事,在旁边吃饭的冯道长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语气有些强硬。挂了电话的我,一脸尴尬。冯道长问我是不是家里人的电话,我说是的。我母亲又来催我找女朋友结婚了。冯道长听后,问了我的生辰八字,看了一下后,当即拿起手机打出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子,冯道长对那女孩说:丫头,有件很重要事情,你明天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原来,冯道长是给我介绍女朋友呢。自从我们见面后,他就要求我天天给他汇报进展如何。

 

如今,冯道长走了。我常常想起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其中有许多让我感动的地方。即使要走了,他也不忘给我说一声。以独特的梦境方式告诉我,他要走了,喝不上我的喜酒了。虽然他走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一切都还历历在目,每次想起,都令我的心无比温暖。

 

在冯道长出殡的那天,我到他住过的家里帮忙,看见桌上常煮罐罐茶的茶罐子空在那里,他在的时候罐子里装的是茶渣。看见那熟悉的轮椅,每天来用它推着冯道长,如今物是人非,顿感人生之无常,感觉是如此得强烈。前几日,我们还一起看电视,如今逝者如斯。送葬队伍在凌晨四点开始出发,我一直用双手捧着冯道长的遗照,直到整个送葬仪式结束,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刺骨,我裸着双手都不敢放松一刻。

 

看着他的照片,熟悉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梦里:小刘!我要走了!小刘!我要走了……

 

 

2018.12.11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1-12-07 19:12
2016-06-09 16:56
2014-04-13 09:40
2015-03-19 08:01
2013-09-30 07:28
2014-02-19 09:36
2015-09-08 14:04
2012-03-10 06:3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