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小记香巴文化论坛中一些令我难以忘怀的人

2011-12-04 21:12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陈思 浏览:26665570

在国家图书馆听雪漠讲座听众做的笔记

小记香巴文化论坛中一些令我难以忘怀的人

\陈思

来到北京已有几天时间,听了三天的讲座,实在是获益匪浅,每次有幸参加香巴文化研究院的活动,都让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之一。当然,有的人也许会觉得这句话未免太过夸张,或者太过矫情,但那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因为,在这条智慧求索、灵魂历练的路上,我总是会看到很多非常美的人,与非常美的事情。这种美是从神性追求中诞生出的一种充满了渴望、纠结、失落、向往与超越的东西,它非常复杂,但也非常纯粹,它与感官所体验到的诱惑之美完全不同,是一种感动人心、滋养心灵的东西。在我的心中,这就是真正的大美。

九十七岁高龄的国学大师叶曼

  这些天来,我不断想起那位坐着轮椅出现在第二届香巴文化论坛开幕式上的老人——国学大师叶曼,每次想起她来,我心里就充满了这样的感动,非常复杂。

  实话说,刚见到她的时候,我感受到的,仅仅是一位国学大师的儒雅风采,或许是因为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做笔记上面的缘故吧,我并没有好好体会她言语间的真意——每次回想到这一点,我总觉得自己对不住她——后来在跟心印法师交谈的过程中,我渐渐体会到了这位可爱又可敬的老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美,那种比她的身份、比她的学识、比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更美的东西——求索的心。

  会场上的她,没有一点点国学大师的架子,甚至没有一点点学者、知识分子的架子,她坦诚地谈了自己是如何走近佛学,如何在探求生命真谛的路上苦苦寻觅的,但是她直到97岁,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真正在寻找的东西,她的真心。她之所以来到这个会场上,是为了说出自己的疑问,但更重要的是,她希望雪漠老师这样一位大善知识,能将自己所承载的智慧贡献给整个社会,能更广泛地把它传播出去,让所有像她一样苦苦寻觅着的人,能够看到自己所需要的那片光明,知道自己到底要往何处去寻觅。

  或许好多人都不理解她的这份心情,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为了追求真理而奉献了所有的热情,却仍然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这种痛苦,确确实实就像雪漠老师在《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的一个例子中所说的:一个人孤单地走在无尽的暗夜中,他想走出黑暗,但他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对还是不对,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走出那片黑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那片黑暗。这是一种巨大的迷茫、绝望、无助,是人生中最大的痛苦。正如一个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但碍于责任又不能死去,所以只能以一种行尸走肉的方式、一种自己并不真正甘愿的方式生存下去。这样的活,怎么会快乐,又怎么能自由呢?好多人在寻觅的真理,其实就是一种活着的意义,以及能够承载、实现这种意义的生活方式。换句话来说,好多人在寻觅的真理,其实只有两个字,快乐。

  每个人的生活中都难免碰到不如意的事情,痛苦的程度决定了一个人愿意付出多少去换来哪怕一点点真正的快乐,而非虚假的、稍瞬即逝的快乐。好多生活得非常平淡安稳或者非常春风得意的人,我也随喜他们,祝福他们一直都能这样快乐下去。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任何建立在物质存在上面的快乐,迟早都会结束,因为因缘和合之物难免“成住坏空”,一切随缘而聚,一切随缘而散,一切都像忽生忽灭的水泡,消失了,又出现,出现了,又消失,不可能永恒存在。正如我们现在所参加的这个聚会,它非常美好,充满了大爱与智慧的清凉,但它仍然会结束,在此相聚的人们,无论多么不舍,也始终要说再见。人生就是这样,生命就是这样。我们的生命永远都无法停留在某个瞬间,只有这一点才是世界上唯一的永恒。我们如何在这种忽生忽灭当中,找到一种永恒的快乐?

叶曼与雪漠

理解了这样的一种痛苦,你才会明白叶曼老师为何要发出如此的感叹,为何她不停地称呼雪漠老师为“上师”,为何她要请求雪漠老师将自己的智慧传播出去。因为她明明白白地看到了那种巨大的痛苦,她也非常明白,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承受着本质上一模一样的痛苦。她的请求,是为了所有与她承受过同一种痛苦的人。这份大爱,这份渴望,在我看来,是世界上最可爱,也是最美丽的东西。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同时有着难言的痛苦与超越了痛苦的大美,所以我一天比一天更加热爱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我一天比一天更加希望自己的笔能够变成一扇窗,让更多的人能读懂那些美丽的心灵,美丽的痛苦,与美丽的向往。仅此而已。

  雪漠老师用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来描述这种美,他说,莲花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想,这个世界欣赏它也罢,不欣赏它也罢,它都不在乎,它只想在有限的生命中开出自己最美的花朵,它只想为这个世界贡献一种非常美的东西,尽管非常短暂。新香巴人当中,有许多人都在默默无地贡献着这种美。比如,这些天,我就发现了许多非常美的细节,也发现了许多非常美的人,其中有一个细节,是我很想跟大家分享的。那是今天中午的一个小故事。

本届香巴文化论坛的内容相当丰富,也非常圆满成功,我相信,有好多人都因为参与了本届文化论坛而受益。但是为什么这么好的论坛能够成功举办呢,为什么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能邀请到那么多优秀的专家、学者来共同探讨一些有益于人类、有益于世界的话题呢?因为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有两名北京的文化志愿者,她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与热情,才促成了这次的文化盛会和智慧盛宴。她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某报主编陈彦瑾和国家一级建造师陶庆霞。我想说的故事,就是关于陈彦瑾老师的。

陈彦瑾

   陈彦瑾老师是这次活动的总策划和总统筹,承担了非常多的责任与工作。即使感冒了,她也没法好好休息,总是奔走于各个地方,总是在与不同的人联络和沟通。来到北京的第一天,我就从她的脸上读到了一种巨大的疲惫。她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眼皮浮肿着,脸色也显得非常黯淡,但她非常专注,非常认真,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非常细致,甚至没有显出一点点的疲态。今天没有活动,所以我们都在讨论着是去买书,还是去溜达溜达的时候,她所有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论坛上面,因为她还要确认下一个活动单元的好多事情。中午我和她、明子、古之草、雷贻婷一起去酒店外的一个快餐店里吃饭,她匆匆忙忙地吃完饭,就马上抓起羽绒大衣走了出去,给下一个活动单元相关的负责人打电话沟通相关事项。我们吃完饭走出门外的时候,看见她连大衣都没穿好,仅仅是披在身上,一只手抓着电话,一只手扯紧大衣的衣领,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就站在风里。我和贻婷本想等她一起回去,于是在不远处站了许久,但她始终没有打完电话,甚至始终都没想起自己应该腾点时间把衣服穿好。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个感冒了好几天的病人吗?我知道,就像雪漠老师常说的那样,她的眼耳鼻舌身意,都集中在她正在做的这件事情上面了,所以无暇也无心顾及其它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

陈彦瑾与北大师生交流

她的这个细节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当中,一直都没有消失。我很想把它记录下来,很想把它告诉这个世界上好多专注在自己的得失中间的人——包括我自己——很想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为了传播一种非常美的文化、一种非常美的思想而忘记了自己。他们为自己心中的美好世界而付出了许多。他们就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活着的。他们的活,以及他们的好多感人片段,都会迅速消失在时光的洪流当中,但是这一切行为中间所蕴含着的善美精神,却是应该被定格的。你可以不理解他们,可以不接纳他们,可以不迎合他们,可以不按照他们提倡的去做,甚至可以不理睬他们,但你不能不尊重他们。为什么?因为他们的行为本身所承载的东西,是整个人类从远古时期就在向往着的东西,他们的行为,为构筑美好世界创造了一种可能性。假如你也向往快乐,向往自由,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别人善意、平等的对待,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他人的尊重,那么你就不能不尊重他们。因为,尊重他们,就是尊重你自己的向往,尊重你自己。你可以选择一种自嘲着随波逐流的方式活着,也可以选择一种压抑着随波逐流的方式活着,愿意怎么活,永远都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能嘲笑他们,因为你嘲笑他们的时候,也就嘲笑了生命当中一种最值得尊重、敬仰和向往的精神,一种能将整个人类导向幸福的精神,同时也拒绝了一种快乐的可能性。当然,这仍然是你的自由。

  在短短的一生中间,我们不断在忘记许多东西,忘记自己人生中一个又一个重要的瞬间,忘记自己曾经的爱,忘记自己曾经的恨,忘记自己以往做过的事情,忘记自己曾经遇见过的人,但是有一种东西,我们不应该忘记,那就是时常温暖着我们心灵的感动,以及对善美精神的向往与实践。

  相关文章
2017-04-22 16:42
2014-02-26 04:28
2015-10-26 11:32
2013-06-19 04:21
2015-10-19 04:49
2013-02-11 08:29
2015-05-31 06:18
2013-01-13 08:2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