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山西晚报》:雪漠:用一本“在路上”的书带你品读西部

2017-08-23 06:4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白洁 浏览:15340803
内容提要:你或许游遍世界,却从未读懂西部。而雪漠新作《匈奴的子孙》,为人们读懂西部的前世今生,提供了一个有历史、有当下、有情怀的文本。

 

《匈奴的子孙》  雪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8

 

 

《山西晚报》:雪漠:用一本“在路上”的书带你品读西部

 

你或许游遍世界,却从未读懂西部。而雪漠新作《匈奴的子孙》,为人们读懂西部的前世今生,提供了一个有历史、有当下、有情怀的文本。

  日前,西部文学领军人物雪漠继“故乡三部曲”(长篇小说《野狐岭》、长篇散文《一个人的西部》、小说集《深夜的蚕豆声》)之后,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新作《匈奴的子孙》。该书以90篇人文札记、140幅实地摄影,图文并茂地记录了雪漠2014年夏自驾车纵贯半个中国,从岭南到西部进行“一带一路”文化考察的其中一段大漠之旅。

《匈奴的子孙》是一本“在路上”的书,阅读的过程,便是跟随大地的记忆、当下的脚步,与雪漠一起再回大漠、用脚步丈量大地的过程。今日,让我们走近雪漠,让他带领我们开启品读西部的旅程。

A 想从一个作家的视角,留下不一样的东西

◎山西晚报:请您先说一说这部书的缘起吧,为什么要写?

  ●雪漠: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自己开车,把国内我最感兴趣的地方走一遍。刚刚有这个梦想的时候,正好我的一个学生得了重病,他健康时也想这么做,但一辈子忙忙碌碌,最后也没有完成这个梦想。他离去后,我就决定马上去实现梦想,马上去做,放下一切。

  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应该多出去走走,更多地感受和享受生命。我们太忙碌了,需要慢一点,为自己的生命留下一点时间。我老是对朋友说,生命本身需要的东西很少,很多人挣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但我们拥有了那么多东西之后,仍然不满足,还想得到更多的东西,根本不知道那是自己不需要的。我们该做的,是在健康的时候感受属于自己生命本身的一些东西,享受生命和文化。因为不明白,很多东西就成了我们的负担和累赘,让我们的心再也停不下来。

  ◎山西晚报:当时就打算用书来记录这次实现梦想的过程了吗?

  ●雪漠:当时没有想到写书,只是想完成生命中的一个过程,所以,我带着几个朋友和家人,一起出发到西部。当时我们一路从岭南到达西部,又专门到藏区进行了考察。我们考察了很多地方,深入乡村,考察了一个又一个小村庄,并且在那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样我们就不仅仅是走马观花,而是在用生命体验各种文化。经历每一个地方,我都会记下自己的感受,以及一些可能会很快消失的画面。

  ◎山西晚报:是什么让您有了写书的想法?

  ●雪漠:关于那次旅程我一共写了三部书,《匈奴的子孙》是其中的第三部。我之所以要写这三部书,是因为时光在消逝,生命、文化等一切都在消逝。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东西,五十年后可能就消失了,甚至用不了五十年,很多东西现在就已经消失了。所以,我想从一个作家的视角,侧重于人文和土地本身,留下一种不一样的东西。

  ◎山西晚报:书的名字为什么叫做“匈奴的子孙”?

  ●雪漠:要了解西部文化,不能不了解匈奴和匈奴文化。千年来,古老的匈奴文化已经渗入了西部大地,千年后,我们进入西部大漠,试图寻找它的踪迹,感受它的气息,让历史的记忆和当下的脚步穿越时光隧道,定格在我的笔端,于是,有了这个书名。

  ◎山西晚报:希望这本书带给读者什么?

●雪漠:我写此书的用意其实很简单,就是想把自己走过的地方、看到的存在写出来,让大家看一看很多不为人知的文化,它们有美好的一面,也有不那么美好的一面,但它们都是独有的存在。不管它们会存在多久,我只想留住它们的当下。我希望这本书能给各位朋友带来一点启迪,也能让外界知道西部大地上的一些东西,给那块土地带来一些新的商机。作家的作用就是沟通,作家要充当桥梁,沟通东西部,沟通过去和未来。

 

 

 

 

 

B 文化独特性的保留需要信仰和专业的人

◎山西晚报:在《匈奴的子孙》中,您以大量笔墨深情描绘了沙漠,您很热爱它是吗?

  ●雪漠:我觉得,人的一生中,起码要到沙漠里走一趟,人生才算完整。而且,你不能只去沙漠小城度假,因为,那时你仍然感受不到真正的沙漠。沙漠其实不仅仅是一道景观,它是另一个生命,它需要你静静地跟它待一会儿,静静地感受它的存在。这时,你才会明白它。

  ◎山西晚报:对于西部文化您这本书是一种追问,想要寻找一种西部文化的根,您觉得西部文化是怎样在历史发展中保持它的独特性的呢?

  ●雪漠:世界的独特性终将消失,这是一个趋势。我们现在到每一个城市都差不多,每一个地方的商品都差不多,到国外也是这样的,很多的超市里面布局也都差不多,牌子也是一样的,这是一种趋势。所以所有的地域性的文化也终将消失,除非有一批有识之士保留这种文化,否则这种文化的消亡是必然的。

  ◎山西晚报:能进一步解释一下吗?

  ●雪漠: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资料,谈到了诺基亚,诺基亚说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被淘汰了?我们西部的牛车也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被淘汰?西部的马车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被淘汰?因为时代是这样,这种淘汰的东西是历史的必然,不是你做错做对了什么,因为时代在发展,人心在变化,人心变化的时候文化如果不发展就会被淘汰。

  ◎山西晚报:那西部文化的独特性怎么保留?

  ●雪漠:需要在淘汰之中、更新之中保留一种精神的东西,要有一种精神的独特性,这需要几个方面来讲述。第一,文化的传承就是一种独特性,它需要文化必须要达到信仰的高度,如果达不到信仰的高度被淘汰是必然的。文化需要一种信仰性,就是它看的比你的物质世界要高,就是你的生命中有高于你生活的东西,有让你向往的、讲述的和拒绝的东西,其实跟宗教没有关系,这就是信仰。比如西部文化中对生命容易消逝的思考,以及对无知和需求之间的思考,对于大自然的保护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是这个时代有一定影响的东西。

第二,需要真正专业的人士,而且这个专业人需要一种民间性,因为民间才能进入民间,所以我们需要借助民间的力量,让每一个人去挖掘身边文化的独特性,把这种精神性的东西保留下来,那就会成为中国文化的独特性。比如老子。老子不同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的哲人,他和释迦牟尼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的东西,关于政治、对老百姓生活的关注,以及诸多中国文化中的很多元素,他都保留下来,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保留下来是中国道家无数有识之士传承的结果,庄子也是这样,所以说需要这种专业的人,包括民间这种专业的人传承有独特性的文化。

C 西部的大自然会给人类启发

◎山西晚报:在每一个独特性里面都有很多人文素材的东西在里面,所以当我们在面对大漠孤烟直的时候,包括在西出阳关的时候会有很多的触动,当您自己在戈壁上行走的时候,心中是什么样的感受?

  ●雪漠:行走在戈壁滩的时候,行走在大漠滩的时候,和行走在上海的时候有一样的感受,是什么呢?就是一种孤独。在大漠中是没有人的一种孤独,在上海过人行道的时,那种孤独是一样的,总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在飞快地消失。所以我非常珍惜朋友,尤其是读者。我对读者很好,我可能是作家当中唯一一个给所有读者发名片的人,他们知道我所有的信息,知道我的手机号,但是没有人打扰我。

  ◎山西晚报:为什么在喧嚣的城市里也会有孤独感?

  ●雪漠:不仅是孤独,在上海、北京的时候,我的那种梦幻感更加强,眼前的画面一直在变,却没有留住什么东西。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疯狂的炒房,一套房子一辈子都还不尽,我就想不通,这意味着什么?你的生命在飞快地消失,时光在流走,你为了钢筋水泥的东西把你的生命用到这个上面有什么意义?我就是想不通这个,但是很多人的追逐都是这样的。

  ◎山西晚报:在西部的时候感受不到这些?

  ●雪漠:在任何城市里面我总觉得人都在飞快地消失,这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也在飞快地消失,每个西部的生命这个时候都在提醒着我专心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该为自己的生命考虑一些东西。一到上海我就感受到这种东西,在西部的时候忘记了,为什么?因为在西部我会融入大自然,那种相对的永恒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渺小。

  我有一个朋友在北京有房子,后来又贷款买了几套房子,许多人就是这样,越有钱就越会追逐更多的东西。但我明白我的工资这辈子都花不完,我一个人一个月500块钱就够了,吃饭就是青菜,我的生命当中就是需要这些东西,一件衣服、一个床,其他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做的,别的东西都是不属于我的。

  ◎山西晚报:西部大自然会给人许多启发是吗?

●雪漠:是的。你像秦始皇一样拥有一座城池又能怎么样?重要的是做了什么,这是西部的大自然给人类的一种启发,感受到自己的微不足道,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大自然当中就是渺小的。房子在我们死去以后是别人的,钱存在银行就是银行的,只有我们做的行为对世界的贡献属于我们自己,就是价值,也是我们活着的意义。(本报记者 白洁)

 

 

相关链接

雪漠,1963年出生于甘肃凉州城北洪祥乡,原名陈开红。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三度入围茅盾文学奖,被誉为西部文学的领军人物。代表作品有:《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等。

  雪漠一直以“定格存在”“定格文化”为写作目标,而且始终将目光投注于乡土中国、投注于生养他的西部大地。人民文学出版社从2014年开始已经连续出版了其长篇小说 《野狐岭》、长篇散文《一个人的西部》和长篇丝路主题小说集《深夜的蚕豆声》。今年8月又推出了雪漠的首部非虚构作品《匈奴的子孙》,在这部作品中,雪漠第一次采用图文并茂的形式来诠释他心中的西部故乡。

 

转载:《山西晚报》2017年8月23日整版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70823/616309.shtml

 

 

 

 

 

 

  相关文章
2012-11-11 03:50
2012-10-04 02:43
2019-11-07 12:06
2016-04-26 08:58
2012-08-02 04:30
2018-08-21 20:08
2015-03-18 03:46
2014-09-26 03:4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