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今生,我只来一次

2014-04-06 08:3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建新 浏览:29305774
内容提要:我愿化作那株含笑的枝头,纳一抹荫凉,任青鸟在此筑巢,静待它修仙得道,化为浴火的凤凰。

今生,我只来一次

\陈建新

我曾喜欢海子,曾因为他的“春暖花开,面朝大海。”但在所有的印象里,我仅仅记住了这一句。可后来,那个叫海子的人卧轨自杀了,留下了一段冰冷的记忆,那感觉,就如同他离开时,那渗透全身的,尽是那铁轨的冰凉。多少年后,总有那么一群人会提起这个悲情的诗人,于是,我才想起了他。

我曾喜欢张国荣,是因为他的《霸王别姬》,但后来,他也跳楼自杀了,在那个愚人的节日,像一阵风,走得匆忙。这一跳,在那个季节,那一天,成了世人眼里最大的玩笑。而这一走,便是匆匆一别,这一别,便断了下一次的谋面。后来,我曾想过,不晓得多年之后,会有多少人能记得他,虽然程蝶衣、欧阳峰,与那些刻在胶片上的小人物,已浅浅地留在了别人的记忆里,但那记忆,会有多久,我也不晓得。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小角色,或喜,或悲,有开心,也有不开心。只是这一路,我们总是在百无聊赖的生活面前,显露出万千的无奈与无知。可一路来,那遇到的种种问题,归根结底来说,其实还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套,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那迷者,总是些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开脱的主,他们总在自我的安慰下,在逐步被现实麻木后,以变换着不同方式的姿态,让自己尝试着心安理得的滋味。敦不知,从那一刻起,活着时的墓碑就早已立在了那里,而碑后的三尺墓地,却是为自己私人定制的“大礼”。等时光老去,倘若有一天,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我们才能看懂人生中的点滴,但那时,或许我们都将老去,青丝变成了白发,青春被皱纹侵蚀。于是,我们都笑了,然后垂眼低叹,这一生,懂得太晚,过得太快。

这样的人生,在我眼里,是一种苟活,那状态跟一只躲在墙角,佝偻着脊背,满目疮痍的老狗没什么区别。至少我是不愿意这样得过且过的活着。生活么,平平淡淡自然没错,但如果年少时的激情与梦想,也被这种平淡所扼杀,那我们在青春究竟做了什么?我不得而知。我不想,我就这样被一次次反问,然后一次次得到同一个答案。我只是,想像个朝圣的信徒一样,匍匐着叩拜向心中的圣城。

哦,对了,原来我心中还有圣城,还有那一方洁净的沃土。那地方,栽满清莲,阳光正暖,正好容许我端坐其中,尽享清风与明月。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何尝不想有这样一个地方属于自己,尽享快乐、自由、无尽的满足与情趣。可偏偏,这些东西都一点点地被现实击碎了。于是,这世界便多了几个游荡的青年,沉浸在灯红酒绿之中,让酒杯碰撞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在雀跃中破碎。其实,那破碎的并非盛酒的玻璃环,而是年少时的梦,年少时的执著。

这世界,忘却前世的记忆之后,我们都只来过一次,会不会有下一世,会不会有来生,我们并不清楚。或者说,下辈子,我们将在哪里,这一直是个谜,一个未解的谜。活着,就莫管前生来世,因为这辈子,我只来一次。虽说像一场游戏,虽说像一场梦,但我来时,有人却乐了,拍着手一脸嬉笑地逗着我,那是他们的乐子,有一天,也许我也会拍着手去逗另外一个堕入凡尘的孩子,看着他笑,陪着他一起笑。这,便是我们新生的开始。

也许是狗血的剧情看得太多,想到咿呀学语的孩子,就让我想到了步履蹒跚的垂暮老者,这过程,说短就短,说长也就区区几十年。可老了就是老了,时间催促得急,那黄土正铮铮地看着你,垂涎已久。等到暮年的夕阳一落,也就是该走时候了,但刚转身,却偏偏看到有那么一群人正西装革履地在那里默哀,告别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然后各自散去,一切都回归平静。就这样,我的一生被锁进了棺木里,长埋于地下。此生,我来过,又仿佛没有来过。

我们告别世界的方式有很多种,像海子、像顾城,像千千万万如他们一样的人,那离开,是悄声的,正如他们来时,悄无声息。 曾有人说,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最终沉寂黄土,也许我正是从那里来的吧。起初,像一株扭捏着钻出尘土的青苗,任由稚嫩的身躯在风中悠然波动。最后,我依然被藏在雪里,等来年,化作春泥更护花。

其实,人在活着时候,我们总是在为那些无关痛痒的疑问而绞尽脑汁,然后独自咀嚼着忧伤,却硬生生把那种感觉牢牢地攥在手心,死死地认定那是上帝的安排,自己的宿命。我从来不相信这些,因为我只相信,上帝没那么无聊。

我是个宠儿,但不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不管时光怎样老去,不管岁月如何变换,我依旧是那株钻出尘土的青苗,在青涩的风中摇摆,在沁心的暖阳下静心,等秋夏一到,我愿化作那株含笑的枝头,纳一抹荫凉,任青鸟在此筑巢,静待它修仙得道,化为浴火的凤凰。

如若此生。我只来一次……

一次,就够了。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3-03-25 08:20
2015-08-25 08:54
2018-02-24 16:25
2016-06-06 22:35
2015-05-09 08:24
2015-12-08 06:12
2016-10-21 22:35
2011-04-30 20:2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