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名家视点 >> 正文

《白虎关》:中国西部文学的扛鼎之作

2011-03-13 11:01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陈晓玲 浏览:31580881

 

中国西部文学的扛鼎之作

 

——雪漠长篇小说《白虎关》研讨会侧记

 

陈晓玲

 

20091022,上海复旦大学文学院和《文艺争鸣》杂志社在复旦大学光华楼隆重举办了雪漠长篇小说《白虎关》研讨会。会议由复旦大学文学院副院长、中文系主任陈思和主持,著名评论家雷达、栾梅健、杨剑龙、王鸿生、王光东、杨扬、周立民、朱小如、徐德明、何清、张未民、张新颖、刘志荣、张业松、宋炳辉等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同时,复旦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以及雪漠作品的部分读者也参与了这次研讨。

 

与会者认为,《白虎关》是继贾平凹的《秦腔》之后中国西部文学的扛鼎之作。

 

《白虎关(上海文艺出版社)是中国作家协会重点项目,全书四十六万字。它跟《大漠祭》和《猎原》一起,构成了“大漠三部曲”,是作家雪漠用了二十年黄金年华打造的、为中国西部农民造像的精品力作。著名评论家李星著文称:“开始动手写《大漠祭》时,雪漠只有二十五岁,到20079月《白虎关》定稿、2008年出版时,雪漠已经四十五岁了,中间相隔了整整二十年,雪漠将自己生命的黄金岁月,几乎全部给了祖国西部这个农民和他的一家,这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白虎关》以三位西部女性的命运为线索,用朴素自然的笔法,描绘了西部农村广阔的生活画面,剖析西部人深层的文化心理,塑造一批鲜活的西部农民形象,对传统的农牧文化进行了反思,揭示当代农村在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过程中面临的许多困境和产生的阵痛,对中国农村问题进行反思和探索。白虎关发现了金矿,人们蜂涌而来,村落随之而成为小城镇,农村因此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变革,旧的价值体系在巨大的社会变革面前坍塌,而新的价值体系正在建立,灵魂的焦渴与现实的挤压都在叩问这片古老的土地。

 

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在研讨会上作了精彩发言,他说:“雪漠的《白虎关》是一部生命体验饱满、细节描写精彩的,表现农民西部生存的作品,非常耐读,坚实有力,还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在去年所有的排行榜和评奖中,都没有这部小说的踪影,但我认为它2008年最好的小说之一。比作者自己的《大漠祭》高出了不少。仍写西部农民,仍写生存的磨难和生命力的坚韧,但细节饱满,体验真切,结构致密,并能触及生死,永恒,人与自然等根本问题,闪耀着人类良知和尊严的辉光。一部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的书。”

 

著名评论家陈思和认为,西部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灵魂。他说读《白虎关》时,首先想到了萧红的《生死场》。雪漠捡起来的,正是萧红的精神,也即对民族精神的探讨。《白虎关》不是现实主义小说,而是象征主义小说。他说白虎代表西方,代表着“金”。这个“金”象征着一切的动荡,也就是说,每个人都面临着“白虎关”,整个时代都面临着“白虎关”。小说是在写绝境,小说所写的三位女性的绝境,象征着一个民族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象征着今天全球化的“白虎”当头,我们该怎样闯过?怎样复兴民族?小说中“月儿”的死最具有象征意义,象征着精神与肉体的斗争。当肉体败下阵来时,出现这样一场大火,就能使生命和灵魂得到升华,这就是凤凰涅槃。

 

朱小如认为,雪漠具有巨大的艺术才华,很少有人能像雪漠这样把日常生活写得如此惊心动魄;杨剑龙说:“雪漠的小说以厚实的生活积累、鲜明的人物性格、悲婉的故事情节,展现出西北大漠人们悲惨的人生,使雪漠的创作引起文坛的瞩目,奠定了其在文坛的声誉”;周立民认为雪漠真正写出了中国农民的灵魂;王光东认为雪漠小说通过小视点反映了大世界,对农民的描写也回到了农民本身,是中国乡土小说的重大突破,中国文学中达到了像《白虎关》这样精神高度的作品很少;杨扬认为,一般来说,灵魂问题大多由知识分子来拷问,而雪漠小说却表现了农民对灵魂的拷问;张新颖认为,《白虎关》表现了一种生命的张力;何清认为,雪漠的小说体现了对现实的关怀精神;复旦博士张勐和朱墨等认为,《白虎关》有种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悲悯和灵魂深度。庄英豪先生代表雪漠读者发言,他认为,《白虎关》中的三个女性分别象征了“真、善、美”,有着震撼心灵的巨大艺术感染力。

 

作家雪漠发言称:自己写作《大漠祭》、《猎原》和《白虎关》,仅仅是想做到三点:一是想在飞快地消失的岁月中,建立一种岁月毁不掉的价值;二是农业文明即将消融于历史的暗夜之中,他想为未来的历史保留农业文明时代的最后一个生存范本;三是他想用自己的努力,为这个时代带来一种善的影响,能够让这个世界因为自己的生存和努力变得相对美好一些。他说,真正的文学,应该成为人类文明、进步和幸福的助缘,应该为人类提供积极的灵魂滋养。因为更高意义的幸福取决于心灵的明白与否,当一个农夫头枕土块香甜地大睡时,一个千万富翁可能正要自杀。当人类日渐陷入狭小、热恼、贪婪、嗔恨时,真正的文学,应该能为我们带来清凉,带来宽容,带来博爱,带来和平。

 

    (刊于《天津日报》20091029日)

 

 

 

  相关文章
2013-09-05 09:27
2013-06-16 07:46
2015-07-04 19:19
2015-12-09 08:34
2014-01-28 12:15
2014-09-07 09:25
2015-02-03 08:30
2013-09-20 08:0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