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赏雪台 >> 文学朝圣 >> 正文

警惕文化中的“集体无意识”

2013-05-11 06:34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 浏览:35941567

警惕文化中的“集体无意识”

◎问:您在《西夏咒》和《西夏的苍狼》里经常谈到不朽和永恒,反思了人类历史文化中的暴力文化,因此在评论界引起了非常强烈的震动,甚至有评论家针锋相对地说您是“文化犯罪”。《西夏的苍狼》里的奶格玛在寻找永恒的过程中,曾对历史上人类一直奉行的“立功、立言、立德”产生了质疑,这一寻找具有很深的寓意。您怎么看待这一文化现象?这种暴力文化产生的根源又在哪里?

●雪漠:现在,有好多伪善、谬误、虚假的东西打着真理的旗号占领了市场,搅得混乱不堪,人们分不清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貌似真理的假冒真理?这就是我们文化中那种价值评判出了问题,发生了错乱,才导致一片混乱。

直到今天,人们所谓的立功、立言、立德,好多东西是不究竟的,不是终极真理。比如说,立功,什么是功德?我们宣扬的立功者,很多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都是侵略兄弟部落,侵犯他人利益的掠夺性的行为,这算立功吗?有时候,很多立德恰好是伪善性的东西,好多立德实际上非常恶心,它是扼杀人类天性的一些道学家的伪善的东西,但被人们认为是立德。立的这个“德”,它正好不是德。立言,立言中的人正好把这种罪恶当作真理来吹捧。比如,岳飞,他这种立德,他所谓的忠义,就是带着一群老百姓去杀另一群老百姓,他所谓的立功,杀人越多越是立功,他所谓的立言,就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按现在的地域来看,他就是拉着一群东部老百姓,想屠杀我们凉州人,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在当时,造成了多少老百姓流离失所,痛苦不堪。

有很多不错的思想家仍然非常狭隘,比如,持“反清复明”那些观点的思想家,他就根本没有看到康乾盛世中非常鲜活的生命力、创造力,而是用非常狭隘的眼光看这些东西,这不是大智者。但这些低档次的思想者控制着话语权,他们甚至会根据统治阶级的某种需要,进行所谓的立功、立德、立言。立功就是什么,杀人。立言就是什么,歌颂杀人。很多时候,我们讴歌的是这种非常血腥、暴力、自相残杀的文化,这样的立德、立功、立言,对人类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意义。还有很多历史上流传下来的英雄形象,也是这样一群人。我们一定要警惕这种文化中的“集体无意识”。

是的,我们不苛求岳飞,不苛求其他的一些人,只是说,作为知识分子、文化人、思想家、哲学家,在掌握着所谓历史话语权、文化话语权的人群当中,一定要自觉地警惕这种思想、这种文化、这种评价体系、这种评价标准,警惕它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深远影响。匈奴血也罢,胡虏肉也罢,都是中华民族的子孙,都是人类,都是生命啊!这部分崇尚暴力的文化正好是应当被扬弃、被唾弃的文化。

现在地球上出现的暴力、残杀、战争、血腥等等恶的结果、恶的局面,就是我们曾经播下了恶的种子。那是因为人的贪婪造成的。因为,强权和那些靠暴力取得胜利的人,其目的就是为了最大可能地满足他的私欲、物欲、贪欲。他掠夺美女,满足他的淫欲;他掠夺美食,满足他的食欲;他掠夺大量的金银财宝,满足他对物质的贪欲。他这种欲望得到最大满足的时候,看到他的人就很羡慕。比如说,刘邦看到秦始皇耀武扬威的时候,就说,大丈夫应当如此!这种贪婪的欲望,如果被那些没有操守、没有智慧的文人,用那支笔记载下来、流传下来,一代一代传递下来,每传到一代,就毒害了一代人。而且,每一代人,又把这种讴歌暴力、屠杀、血腥的“拉拉队”的规模又扩大了,就这样一代一代地,这种“拉拉队”的声音就充满人类的历史、文化的时空。比如,宋襄公约好过了河再打,宋襄公的信守承诺,却被中国文人嘲笑了多少年?这种诚信,被那帮人讥为“妇人之仁”,被嘲笑为傻瓜。那种残暴、奸诈的人,却在历史上被人们当作英雄来崇拜,被文人歌颂,渐渐地,这种东西也就成了人类中的“集体无意识”。

这些状况,不仅仅是中国独有的,而是人类普遍存在的东西,因为这种状况已成为人类的一种文化。日本也有无数这样的文人“拉拉队”在讴歌这种所谓的民族精神。千百年来,讴歌这些的文人都应该承担这样的历史罪责。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罪恶讴歌,所以才有了南京大屠杀。日本人比赛杀人,你砍几个人头,我砍几个人头,砍人的人,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犯罪。

还有一些文人,没有一种大智慧。比如,李白,他也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在唐朝,这已成为“集体无意识”。人类历史上,如果出现了第一个讴歌罪恶的人,那他就会影响别人,就会传给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第一千个,四处传播,最后习以为常,成了一种思维定势,成为人类的“集体无意识”了。

这里当然也有统治阶级的懵惑。坐龙椅的人,怕人家来抢他的龙椅,就号召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去学岳飞,进行懵惑性地宣传。还有就是,人类中动物性贪欲的驱使,还有一些狭隘的种族主义者,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狭隘的地方主义者,这些综合性的因素,导致了人类中间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就是在这样一种人文环境里,导致了一种被毒化、被扭曲、被异化了的教育体系,这种教育体系下培养出来的人,又进一步恶化了这种人文环境。

恶性循环到了现在,那就更严重了,如我们给孩子们制造的游戏,拿着机关枪,“突突突”杀人,杀人越多,越是英雄。试想一下,如果长期在这种游戏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当他有机会拿到真枪时,难道他会不杀人?!他长期形成的潜意识中间,根本没有觉得这是罪恶啊!因为杀人可以闯关,可以得分,可以胜利,可以成为英雄。这种训练非常可怕。

◎问:这种暴力文化的“集体无意识”存在历时已久,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您觉得又该怎么打破这种陈腐的局面?让更多的人能清醒地意识到,继而不再继续下去?

●雪漠:世界上曾经也有很多和平主义者。比如:甘地、爱因斯坦、罗素,这些伟人非常优秀,但他们的声音非常微弱,喊破了嗓门,也喊不过那些被毒害了的规模庞大的“拉拉队”。比如:孔子说,春秋无义战,但他自己是“丧家之犬”啊,声音很微弱,他虽然到处传播这些“仁”的思想,“仁者爱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但人家根本不听他的。有些人,就算用他的思想,也是选择性的,选择那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啊,这些有利于统治的东西。孔子之后的思想家非常委琐,很少出现真正的大思想家,能站在全人类的高度上发出声音。

我们应该知道,还有一种非常宽容、非常博大、非常仁爱的善文化,比如,凉州贤孝、大手印文化,因为它们不一定进入雅文化、主流文化的层面,仅仅流传在俗文化、民间文化的层面,很可能就会在全球化浪潮中被冲得不知去向。那么占优势地位的善文化不一定能进入雅文化,不能占据主导地位,慢慢慢慢就弱下来了,慢慢慢慢就退到俗文化、亚文化、隐文化了。我们一定要有智慧的眼光去发现这种善文化,弘扬这种大善的文化,毕竟这才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主流。

将来有一天,我们要是能通过某种更强势的载体,来研究、揭示我们人类“集体无意识”中的罪恶倾向,然后帮助更多人明白这个道理,明白节制、理性、自律的必要性,这个世界也许会更和平,更美好,这就是大善。

 

附:

《光明大手印:参透生死》当当网专卖: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909708

《光明大手印》系列丛书邮购地址: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联系人:王静  联系手机:13830501212

  相关文章
2011-02-25 13:33
2012-09-14 08:24
2011-02-24 14:16
2016-05-29 15:39
2015-03-18 09:12
2014-02-16 07:42
2011-05-02 11:48
2016-12-23 16:20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