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征文大赛 >> 正文

陈红英:《西夏咒》读书笔记(征文)

2024-04-29 16:2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红英 浏览:1994587

《西夏咒》读书笔记(1):从灵官到琼,中间有多大的落差?

作者:陈红英

雪漠老师开讲《西夏咒》了。霎时一个巨大而厚重的世界在眼前铺展开来。玄奥,神奇,让人迷离又极具诱惑的一个个故事,就像一个珍藏了无数珠宝的魔盒,从外到内层层剥开,散发出炫彩的光芒。这背后的文化,恢宏而博大,神秘又充满了挑战性,激起了我重新阅读的极大兴趣。其实两年前就阅读过《西夏咒》上册,因为难以契入其中而中途放弃,束之高阁至今。

开讲之初,这本书激起我强大兴趣的,源于两个人物:一是书中的主人公琼,一是被村人冤枉死后变身为护法神的阿甲。

雪师说,最开始想把《大漠祭》的灵官升华为琼,但发现灵官没办法变身为琼。我不由思索:为什么灵官不能变为琼?这背后有着哪些不可能的因素?

让我们来看看《大漠祭》中的灵官是一个怎样的人物。灵官是一个读过高中的农村青年,他没有考上大学,当然因为家里没钱就没有选择复读。灵官是很有向往的一个青年,他的心中会时常朦胧出一股诗意,也朦胧出对爱情和新生活的向往。对生活在西部这块土地上的祖辈们来说,父亲每日喂兔鹰的生活对他是完全没有吸引力的。在极度荒凉、贫瘠、落后、没有文化滋润的这块文化荒漠上,灵官最大的安慰,莫过于会唱[花儿]的,他的嫂子莹儿。

莹儿是一个纯洁的美丽女子,不仅样貌清秀,还有一副好嗓子、一股脱俗的、农村人难得有的清纯气质。莹儿与灵官的哥哥憨头的婚姻是不得已而换亲的结果,这注定了她苦难的命运。憨头有病,跟莹儿没有夫妻之实。灵官在百无聊赖中“瞄”上了莹儿,他们两人发生了恋情(但其实,莹儿只是灵官的安慰,并不能成为灵官心中真正的恋人),莹儿还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但是,就在憨头因病死了之后,灵官再也无法原谅自己的龌龊,他选择了离家出走,去寻觅他心中的向往。

灵官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关于他,有无穷的可能性。但是,他为何成不了琼?我想,灵官这个人,首先是因为他的信仰没有诞生的机会。他出身于落后的农村,虽然不满足于现有的生活,但世界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个充满了未知的无法预测的大海,他就像一叶浮萍,既没有方向感,也没有指路人。

其二,灵官是一张有待书写的白纸。他从小面对的是一片荒凉,是兔鹰,是村人的明争暗斗,是疾病带来的疼痛,是贫穷的焦渴,是人性的原始欲望和冲动交织出的混沌,他缺少文化的熏染和根基。

其三,灵官的经历很简单,也很苍白。一个人的生命历炼很重要,狭隘的认知是无法诞生出大象的。他对世界的视角、对文化的视角、对信仰的视角都需要逐一打开,并需要用生命去体验。灵官虽然离家出走了,但首先摆在他面前的,必定是生存的巨大威胁,而不是信仰的寻觅。

也许灵官融入世界这片汪洋大海时,他会迷失于对爱情的追逐中;也许他会成为一个商人,也许他会选择去当建筑工人……但无论是哪种,他都会经历种种的挣扎和生活带来的冲击。他的理想有待沉淀,他需要痛苦引发的深思,他也许会迷失自己……如果他要升华为琼,也许是几十年后,或许更久。

当然,每个人眼中的灵官都会是不同的,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去读读雪漠老师的《大漠祭》和《西夏咒》,去看看灵官和琼有什么不同,或许你会发现背后更多的精彩。

《西夏咒》读书笔记(2):让人神往的金刚亥母洞

雪师带我们一起品读《西夏咒》,讲到了阿甲的原型。这两天,我对阿甲的感觉,真有点如鲠在喉。我第一个蹦出来的想法是:我不要做阿甲。

阿甲是一个出家人,从八岁开始跟随师父修行。可他并不知道修个什么,修的意义在哪儿。师父只告诉他就这样修下去,有一天自然就知道了。但可怜的是,阿甲到死也没有明白。因此死后他并没有解脱,而是做了护法神。

阿甲修了一辈子,念了上亿遍咒子,够厉害的吧!不过他的成就也不错,是生起次第成就。也就是他拥有了一种超能力,他可以调动宇宙中的一些暗物质,暗能量,他可以利用这种能量,帮助他想帮助的人,也可以制服跟他作对的人。

阿甲死得很冤枉。因为他跟普通人不同,他每天都在山上修行,村民们觉得他是异类,其他的巫师也嫉恨他。在那个饥荒年代,吃不饱肚子是常事,发生瘟疫也是很正常的。有一次瘟疫很严重,嫉恨他的巫师就污蔑说是阿甲搞的鬼。村人一听马上就相信了,找到了阿甲这个真实的人,把他推到山下,用乱石打死。阿甲死时,发了一个恶愿:一定要报仇血恨!由于阿甲修了这么久,他死后成了护法神。

不过,阿甲虽然有了生起次第成就,他还是没有解脱,也就是,他还在轮回当中。我们可以看到,阿甲还有很强的分别心,经常跟村人闹派别,搞一些派系之争。让人费解的的是,阿甲念了上亿遍咒子,他既没有智慧(依然有严重的执著),也没有慈悲(复仇心很重),他的修行,并没有让他的心改变,只是拥有了一种大力。这不禁让人寒噤:修行如果走错了路,那么一辈子的功夫有可能会打水漂。

阿甲这个原型是值得我们去好好思索一番的。如果阿甲是一个有正见、信仰坚定的人,有好的师父引导,他的认知够高的话,修了一辈子,从小和尚修成老和尚,又如此地精进用功,他是完全有可能证到圆满次第成就的。但可惜呀,他只能做一个护法神。历史将他定格了,他永远以这种形象活在人类的心中。

从阿甲的经历我们看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很重要,尤其是修行中如果跟错了师父,将直接决定自己一生的成就。其次,真正的信仰,应该是智慧和慈悲同时具足,在自己得到解脱的同时,也能帮助别人解脱。如果信仰者依然参与世间的一些争斗,依然不能放下爱恨情仇,那么这种修行其实并不究竟。

佛陀在成就前,曾经被歌利王割截身体,但佛陀依然发大菩提心,说:“我成就后,第一个就要度化你。”这种巨大的忍辱,对比阿甲的恶愿,其结果自然一目了然。

我们知道,能获得人身真的非常难。这一辈子虽然短暂,但我们的努力却能将我们定格于历史长河中。比如阿甲,他以护法神的形态出现,将在宇宙中存在多久?对人类来说,他就这样永远地被定格了,再也无法改变。假如阿甲选择的是另一种活法——放下那些冤屈,以菩萨忍辱的方式承担起自己生命的责任,以人身重返人间继续修行,让自己的生命继续向上提升,他就有可能获得圆满成就,那时候,他是不是就改写了自己的历史呢?这还真说不清呢。

其实我对阿甲的成就非常佩服,但我觉得,生命是永远有向上的空间的,生命有限,智慧无限,人间的恩怨不应该成为我们进一步向上的枷锁。虽然被人冤屈至死,这无疑是人世间最大的恩仇,但佛陀能够超越,我们普通人也应该可以超越。耶稣被人钉在十字架上时,也原谅了那些将他送上绞形架的人,他因此成了世人的信仰对象。所以,遇到什么事并不是重点,心中的向往才是重点,自己的选择才是重点。

在生活中,有正见的人都会经常反省,也会明白一切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当我们被情绪裹挟的时候,会不会向内反省,全然接纳到来的一切?会不会对别人生起一份宽容,给自己一个反转的、始终向上的力量?面对逆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选择决定了他的命运,也决定了他的人生价值。从阿甲身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西夏咒》读书笔记(3):让人神往的金刚亥母洞

去年五一,我临时决定去凉州,后来在凉州待了七八天时间,又去敦煌游玩了一趟回来。那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记得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敦煌的莫高窟,而是金刚亥母洞。其实去年我对凉州文化了知甚少,因此去年的武威之行我get到的文化内涵很浅,基本是浮光掠影地走了一趟吧,还弄得自己背负了很重的心理负担。不过时至今天,这种负担早已化成云烟不见了踪影,回味起来倒觉得挺有趣的。

为什么要说这么一个插曲呢,因为《西夏咒》里的故事跟金刚亥母洞有着巨大的关联。去年我们分别去了金刚亥母洞、松涛寺(门没开),也去了金刚亥母寺、鸠摩罗什寺。在金刚亥母寺见到了供奉舍利的塔,在那里留下了很深的回忆。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一位老师跟我一起同行,她一到金刚亥母洞前就泪流不止,而我却什么信息也没有收到。我们当时在洞口前集体修了一座,做了会供,但我真的是非常迷糊的状态。我对那位老师的羡慕和敬佩之情由此产生。

今天早上,雪师说到了金刚亥母和二十四个空行圣地与心轮光道的相连,让我对大自然的神奇产生了强烈的兴趣。雪师的书中描写说,金刚亥母洞里有舍利子,当年很神奇地让雪师全部捡到了。这种非常有灵性的物件,一般人是无福看到的,但雪师去会供的时候,却自动掉了下来。可见,很多因缘是需要福德作为基础的。

如今,洞内已经封闭无法进入,游人只能从洞口向内张望,诸多的神奇已尘封进历史。我们要了解到更多的信息,只能从雪师的书中去探究。一个平凡无奇的洞充满了人所不知的奥秘,传说中的圣地与进入传承链的人是紧密相连的。人与大自然本就不可分割,但我们人类往往会对自然界使出杀手锏,根本意识不到大自然对人类有着如此重要的作用。我们掠夺、破坏、残杀,其实不正是对自己心灵的虐杀吗?

《西夏咒》的背后蕴含了许多重要的历史秘密,也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个玄奥而带有神话色彩的传说。这当然与凉州那块古老的土地所承载的文化密切相关。唐代的高僧鸠摩罗什曾在凉州生活许多年,而且凉州历史上出了许多文化大师,可谓大咖云集,名动中外。

除了金刚亥母洞,去年我在凉州的陈儿村还亲耳聆听过著名的《百鸟朝凤》《花儿》等乐曲。那可能是我此生听过的最好听的乐曲吧。那清脆、响亮、直耸云霄、紧扣心弦、高昂婉转的曲调,那醇厚的民间气味,那厚重的从历史熔炉里陶冶得如此壮观、美好、清纯的曲子,真的一听就醉入了心底,余韵悠长,经久难忘。可惜当时录的音和照片因为换手机而丢失。

作为世上仅有的几处金刚亥母洞之一的凉州,通过雪师的讲述和书籍的熏染,已在我内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是一种对文化的崇拜,它像图腾一样植入了内心,勾起了我心灵深处的一种神往。我想,我还是会去的,我一定要走进《西夏咒》背后的真实场景中,窥探到那片独特的风景。

正写此文时,兴婷老师发了几篇有关凉州之行的文章,再一次引发了我对凉州,对金刚亥母洞的极大兴趣。感谢她的文章又一次打开了我的眼界,使我阅读《西夏咒》的热情再一次升温。

《西夏咒》读书笔记(4):开篇的巨响

庄严的你乘象而来

堕入子宫

世界顿时寒战出一点亮晕

喷嚏婆娑了几千年

——《西夏咒》

这是《西夏咒》一书[缘起]开头的诗。打开书一品,就品出了辉煌的味道——这诗携着一股巨大的气息席卷而来,直达灵魂深处。

“庄严的你乘象而来”,这出手不凡的手笔,就像《猎原》开头的第一句话:“那狼,悠了身子,款款而来。”在一颗高贵心灵的俯瞰下,连动物也庄严出一片不容亵渎的肃穆。乘象而来,寓示着主人将以文殊菩萨无可比拟的智慧,挥洒出一片金光灿灿的色彩。世界在寒战中沉寂太久,悠远的期待中,新生的力量突然贲张,爆发出一抹光晕。整个世界随之颤动了,就用那声声喷嚏,来迎接朝阳的升起吧。

作者吞天吐地的气慨在眉宇间炸出一声巨响,穿透历史的回音在耳膜间回荡。这一瞬激起的奇妙勾引了整个专注,阴晦的心海泛起一道强光。寻觅实在太久,已冷落出一片萧条;望眼欲穿的迷离中,终于见到了光明和璀璨。灵魂的喜悦在心头如明月冉冉升起,焦渴夹杂着好奇欲深入窥探。

不经意的人可能双眼一看就滑过去了,也不知其含义;真懂的人,会被这高贵之姿态、大海之磅礴、峻峰之雄伟而征服。当你能看到其扑面而来的光亮,当你明白这是命运对你的垂青,当你被吸引而想一探究竟,相信,你的生命便开始靠近这股神奇之大力,你的灵魂也会熏染出一分圣洁和博大。

人间辗转沦落几千年,茫茫人海难觅心头安宁。淌过了大河,越过了大山,如今你与他相遇了。生命从此厚重起来,丰富起来,精彩起来,辉煌起来。从这特殊的文字组合中,你聚集了力量掀开那深锁的大门,觑到了迎面而来的鲜活气息。

让我们带着沉静的心,好好地品读这本书吧。看它背后那纷繁复杂的呈现,看人类中有怎样的一些人,曾为灵魂的饥渴而进行过的挣扎和寻觅。

历史的车轮总是走得太快,不容你回望的时候,它已经掀开了一个又一个崭新的篇章。无数的东西被湮灭于滚滚烟尘之中,你粗略地浏览,是发现不了那里面珍藏着的珍宝的。因为,生命的相遇,需要内心有一份深刻的寻觅和理解。

每个人都会在文字背后发现另一个自己。或许印在封底的几行细小的诗,会在你心里漫延出一种感觉,浸进你灵魂深处,让你感动,让你泪目,让你有归家的温暖和安宁。

我会用流星一样的文字,

去疏通你语言的块磊。

我会用天空一样的胸怀,

去消融你淤积的仇恨。

我会用黑夜一样的墨迹,

去记录你历练的人生。

我会用大海一样的智慧,

去感悟那无常与悲悯。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