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征文大赛 >> 正文

【10】《野狐岭》记忆——读《野狐岭》有感(征文 四篇)

2024-04-25 09:10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容参参 浏览:2083243

《野狐岭》记忆——读《野狐岭》有感(一)

作者:容参参

一、是磨盘?还是木鱼?

    它飞转着出现的时候,有人说它是木鱼,有人说它明明是磨盘,不同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形象,同一个人眼中它的形象也常常变幻着。我想,磨盘象征着所有人的命运都逃不过的那个东西,木鱼这个独特的意象或许象征命运背后的密码。这变幻的形象是一团巨大的混沌,“世上的事自有其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而那中不同的形象,也代表了不同的人眼中的世界不同,但都是相信着他们自己看到的真实,解读着他们心中的真实,可是真真假假的命运,哪里又分得清呢?非黑即白的存在也是因为心中的分别。“日月两盏灯,天地一台戏。你我演千年,谁解其中意。”。原来,磨盘和木鱼都是它!

     “我们很多人,都走不出自己的命......他以为自己能活个千年万年的,哪知道,他的命,只是萦在眼皮下的蛛丝儿,稍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断。”一个独立而清醒的观者始终在观着这一切,渐渐的,淡了风云,散了烟雨,又起了风云,飘起了烟雨,如此幻化着的气象。活着的命,像是由蛛丝儿这般细微的东西牵系着的线维系着的存在,无常的瞬间随时会来临,活着成了巨大的幻觉,一场大梦。

     驼把式们像西西弗斯一样的命运,时光和劳碌使得壮小伙磨成了白骨,一波又一波地汉子,无奈的命运,同时也得以生生不息地绵延生存着。

    “拉骆驼,起五更,踏步第三省......

二、星辰清冷,身影朦胧

     “我发现,东边的那线月儿亮了些,天上的星星在哗哗。我能听到那种水一样的哗哗声。那是天河水吗?还是另一些生命在喧嚣?”

     “我”进入了野狐岭,进入了一个异度空间的世界。那里有这样的星星和月亮,还有天河。人在一个清冷孤寂的世界里,总是不甘于寂寞的,会期待那涌动着喧嚣的生命。

     他们拉着骆驼艰难的行走着,“北风灌脖领”的触感,此刻,你感受一下那刺骨的凛冽。野狐岭中,这样的“日子长似树叶”呢!

     那白驼是驼队中的明星驼物,它有一个威风的名字,叫“黄煞神”,这名字有个由头:

     “我踢飞一路黄沙,你知道我爱用这句话。因为那是我跑的特点,我爱用后掌刨沙。”

     “因为我奔时后面总是黄沙迷漫,把式们才叫我黄煞神。”

     它在见“我”时,总化为驼神的形象。“那模样,有点像千年的驼背胡杨,在夜幕下看上去,很是怪异。”

     “三星偏西了。”“在书中,有人叫它寒星。”

     “沙洼里冰冷的像冰窖。”

     在这个城市文明的年代,远离了自然,也冷热的触感不是那么的感受深刻了,“寒星”“冰窖”的冷,有一种冷带来的冲击的感受。

三、祖屋的记忆

    “那时节,国内还没有水泥,得从国外进口,人称黄毛泥。”

    “那是爷爷用蔗糖水、糯米汤和了泥巴、石灰、贝壳灰夯筑成的。”

    “听阿爸说,掺上贝壳灰之后,浸泡多少年也不倒的。”

    “那个水口,被阿爸称为堵仙口。听说,堵仙口那儿,有个神水牛守着,有了它,没人能堵了它......

四、倜傥风流的飞卿

     大嘴说:嘿,飞卿老是说,“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想:这英雄好汉齐飞卿,他也有一份儿女情长的心思,也追求诗情画意呢!脑海里浮现出飞卿,白衣翩翩的他,骑着那匹黑儿马,以高大英俊的形象俘获了一批少女心呢,他是少年才子,有着矫捷灵敏的身姿,他是文武双全的骄儿,他是那时候众星捧月般的明星人物。可他最终那样惨烈的死去,被砍头时也没有个利索,据说,是一点一点锯断的。

五、铁匠为陆富基收尸

     陆富基在兰州肖家坪被斩头后,铁匠买通官家,缝了他的头,把他运回老家。他仅仅是因为放了那个偷关大爷大刀的铁匠。

     这个故事感动了我。虽然陆富基死的很惨,但是这无亲无故的铁匠会为他收尸,因为他活着时的恻隐之心,是他的善良有了后来铁匠这样温馨的善举。虽然铁匠救不了他,但是铁匠在乎他,活着时,能有人惦记着,牵挂着,不要忽略平常的善举,也许就能救人于危难,解水火之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从陆富基和铁匠的行为中感受到人性中温暖的传递。

五、大嘴生命中的哑巴老汉

     “他仅仅是在乐,有时候他望着天空乐,有时候也望着大地乐。仅仅是这样。我不知道他成就了啥。”

六、好色但善良的驴二爷

     “他老是雇一些人做一些修桥铺路的事。”

《野狐岭》里的感动——读《野狐岭》有感(二)

    狗为了找回被“我”的骆驼弄丢的褡裢——褡裢中放的是在寒冷的沙漠中生火的工具。狗死了,死之前还护着关乎主人性命的东西,它怕被别人拿走,它是冻死的,也可能是累死的。后来它成了幽魂后,还护卫着主人,驱散了周围的幽魂,帮助主人回到阳间,它的可靠和忠诚感动了我。

    幽魂们在听“我”唱他们在阳间传唱的故事,这些对他们已成了梦,他们听着自己的故事,有的觉得很有趣,有些人伤感着。这些文字读的时候,在我的耳畔响起的是雪师凉州贤孝的调调加上我们家乡话的口音(河南话),竟然毫不违和。《凉州贤孝精选》中有《鞭杆记》的全文,这些民间文化劝善书,是我心中特别珍爱的宝藏。

    “寒甚更无修竹倚,愁多思买白杨栽。全家都在风声里,九月衣裳未剪裁。”

                                                                         ——木鱼妹阿爸的诗

    木鱼歌是木鱼妹阿爸的信仰。他活着时,为了从那人手中换来木鱼歌,不惜以自己全部家产换取,因为担心它不在自己手中会被破坏,那人漫天要价,他也不惜一切代价换取,也不管那人骗不骗,他这样的单纯,让我心疼不已。他活着时候就是全力保护木鱼歌、创作木鱼歌,木鱼歌是他的生活方式,融入了他的心血。他变成了幽魂后,念念不忘自己埋藏在堵仙口白石下的木鱼歌。去世前他来不及告诉木鱼妹,直到“我”进入野狐岭,把珍贵的文化托付给“我”,了了心愿才离开,阿爸心中的木鱼歌是超越了他的生命的存在,他相信,只要流传下去,文化以载体的形式,会活在人们心中。

    驼队遭遇狼祸时,面对狼群的驼队,在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木鱼妹唱起了木鱼歌。它看似帮不上什么,无形中起到抚慰人心,战胜恐惧的作用。唱木鱼歌的木鱼妹,唱木鱼歌的她,传唱的也是阿爸的心。想象着那个场景中,品味着那歌词,那个场景的木鱼妹定格成了心中抹不去的身影。无助的时刻,人心里最需要依怙,歌声承载了无形的关怀。我们不会忘了危难时候的救助的手,那让灵魂安宁的歌声能唤醒灵魂深处的一种东西,让人超越困境不再慌乱,在爱的歌声里,从容了心。那双手,就是木鱼妹用木鱼歌传达的爱。歌词里,关怀和超越的视角,好像有一双慈祥的眼睛,静静地凝视,观照着这一切。

   在街头唱《禅院追鸾》的木鱼妹,在那浓浓的感觉里,真切又空灵的歌声里,融入了她所有的苦难。她想到葬身火海的家人至亲,她一切的遭遇,她曾经幸福的童年,她后来流离奔波的日子,一个弱女子活着的坚韧,她无依无靠如水上的落叶般漂泊的艰辛,还有她心中的诗意和爱。她的女儿心,所有的一切,融入歌声时,歌声承载了情感的力量,一切记忆的相融,释放了巨大的能量。从那歌声里感受到对个体生命的关怀,太多的信息,木鱼歌里融入的是心灵的纯净的爱,贴心贴肺地关爱平凡的生命,那些聆听的女人们在抹眼泪,马在波这样的人在那一刻看着这样的木鱼妹,怎么会不爱她呢?木鱼歌把他们的心连在了一起。

   飞卿的黑儿马的勇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不仅是勇敢,还有一种护卫弱小、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深入陷阱去拯救的精神。他从狼群里孤身救下母驼护佑下的小驼,它是真的英勇。更有它对朋友毫不犹豫地帮助。它的勇敢无畏、忠肝义胆,跟飞卿非常的像。人和动物是知音。它的那精神,在我心中是崇高的,它有一种可以置自己的生命不顾也要奔赴、去救助的英勇,它超越了它的动物的属性,成了比人类还要伟大的精神载体。如果有这样的伙伴,是值得把艰巨的任务托付给它的,也是可以与它生死相依的。它有不贪生怕死的大无畏,有高于生命的纯净信仰,因为那精神就是它,它身上有毫不妥协的忠诚和仁爱,无私和勇敢是它的品质。

最后以书中《禅院追鸾》作为这篇读后感的末尾,这首《禅院追鸾》,每次读到时,都会从心灵深处涌出泪来,它浸透了我太多的生命深处的体验,那种熟悉感,无法言说。绝境之中,一个人守着那心中的诗意和安宁,是灵魂的依怙。多年前,读到这一节时,泪流满面。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我,与木鱼妹、木鱼歌、马在波,还有那些听木鱼歌的人们一起在那个时空中,成了我生命中珍贵的记忆。特定年龄,特定经历下的记忆,珍贵在它不会再重来。那时经历的苦已经忘了,留下的是灵魂深处的诗意和感动。

    “云剪轻罗暮雨收,梵王宫殿月光浮。

青天嘹呖横鸿雁,碧汉澄清灿斗牛。

露洒禅房花面湿,风回佛院竹声幽。

人在下方闻蟋蟀,树从高处挂猕猴。

满座天花飞历乱,一声清磬韵宜悠。

步月松门留鹤迹,听经池面见鱼游。

心持半偈花微笑,法说三千石点头。

人道禅机空百劫,如何不解我心忧?

回忆与郎成匹配,羊城风月正当秋。

三径黄花供买笑,一樽绿蚁借消愁。”

——雪漠《野狐岭》木鱼歌之《禅院追鸾》

行走《野狐岭》——读《野狐岭》有感(三)

      记得《野狐岭》里那本神秘的书吗?那是马在波和木鱼妹在胡家磨坊里找到的。他们最终找到木鱼令了吗?那套上驼拉磨的意象,寻觅,行走,转动了的磨盘里,融入了人间的爱,那纯洁的心灵折射出水晶般的光,于是,爱消解了仇恨。黄色的蜡烛是什么样象征,骆驼不一样的眼神是坚定吗?一切在因缘具足中的升华着。末日何尝不是另一种开始呢?掩埋的黄沙里,是焦躁的心,是妄想的心。活着的庸碌和奔忙,为了一种命定的执念,上演了恩怨情仇的故事,还有那英雄情结的书写。

     一切的一切,在时代的辗转里,磨盘的旋转象征着这一世又一世的相似的戏码。各色的人物扮演着角色,在各自的角色里入戏太深。许多的血腥,许多的杀戮,还有那小人的角色,圣人的凡世修行。许多鲜活的灵魂呈现了野狐岭,演绎了人间百态。沙漠中的烟火气的升腾,在苦焦的行走中,身体的受累和奔波。

    在“黄货”这巨大的利益面前,借着那小人的东风,本为自家兄弟的蒙把式对汉把式,伸出来残害之手,在人性的欲望中,是经不起考验的,更不用说还有那煽风点火助力的。土客械斗的腥风血雨里,冤冤相报何时了。贪婪的欲望和仇恨的情绪熏心下,是不同的众生相。有那谄媚变节的人,还有那忠厚善良者,有真汉子,也有见风使舵的“软蛆”小人。有那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众人,疯狂的助长心中的张狂残害生灵者,还有悲悯的心、无助地呼唤着、呐喊的灵魂。一样的人性,折射的是世世代代的心。历史的迷雾里,这样的戏层出不穷的演绎着。想起一首歌的歌词,它表达了我心中的感叹:“朗朗晴空,日照当头。静静深夜,月涌江流。心似晴空,理想当头。行似深夜,智慧江流。人生代代,无穷无已。你来我往,谁为先手。人生如棋,黑白相间。局里局外,一生好走。”

    野狐岭里的世界,鲜活在心头,好像触摸到了那一代代相似而熟悉的灵魂。那末日的预言是命运的寓言,也是启示。扑天盖地的黄沙淹来时,人类是如此的渺小。所有的生灵,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毫无力量。可也正是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渺小的人也会显出一种伟大和清晰来。因为心的可贵,定格了一种柔软的心,慈悲的爱,无求的可贵。这是不同于动物的欲望属性的超越的一种存在。甚至外界如何都不能动摇,那两人一前一后,吆了骆驼拉磨的形象,也是温馨的意象。马在波,木鱼妹和白驼,在行走中他们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们,他们成了影像,定格在那寻找着胡家磨坊的飞卿们心中,以一种仰望高处的视角。

   在人心里,末日背景下的剪影,那里萦绕着圣洁的光,飞沙也成了流动着的爱。是啊,那爱让人忘了恐惧,放下担忧。靠那爱的行走,一步一步地行走着,还有那驼的耐力和忠诚美好的品质,是让人和动物有了超越了他们局限的圣意,那平凡里,藏着神圣的力量。这时,再回望那些经历!每个鲜活的身影,一切都成了记忆。被黄沙带走了那些财呀骆驼呀人呀,最后没有留下多少。一张大口吞噬了那一切,还有那个造反的梦,有人延续着那梦,可还是会有死神的大口扑来的,他们真的走出了野狐岭吗?无常,能带走一切,留下些什么呢?故事都被遗忘了呢。人执著的梦会被流沙带走,总会被什么带走。

    听到窗外的歌声,一瞬间好像回到大学时期,生命中的感受构成了记忆,感知到的、体验到的就是真实的。野狐岭里还有永恒的青春年华,流传的故事不就是永恒吗?那个木鱼妹最终会变成木鱼婆,会有一个老婆婆的模样,但在人们心中的鲜活的形象还是她当木鱼妹的时候。当她变成那样,回顾那一生的时候,是怎样的记忆?我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她好像后来是成了《西夏的苍狼》里紫晓的姐婆,那时,她的后代的故事里继续着寻觅的人生之旅。那里蕴藏着生生不息的希望,盈满人类活着时温馨的诗意。

    不同的时代,虽然不同环境,不同的经历,但总有温馨的诗意,鲜活在女儿心里。纯净的那一抹清凉,是诗情画意。善美的木鱼歌声,唤醒了那麻木的心,温暖了灵魂。相拥而泣的眼泪,平凡里的守候,是最真的你,是那个亮活的妹子,是我心头永恒的曲调。从那里传来你悠悠荡荡的木鱼歌,那歌声荡漾在寂静的沙漠里。那灵动的、真切的、温暖的、永远铭记在心的生命记忆。

   一生中最珍贵的就是那些相遇,那些行为,那些故事,那一切构成了记忆。有些记忆,多么美好也会变成影像一样的存在。在看故事的时候,是否发觉你也曾是故事中的人。轻烟一样的消散了。余音袅袅的回声回荡着,在喧嚣的声音里,也许那个回声会被淹没。沉睡的灵魂,期待着被唤醒。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等待着一种回响。一直那样呼唤着,才有了心灵对心灵的回应,这红尘大梦,“日月两盏灯,天地一台戏。你我演千年,谁解期中意。”藏着的心灵的密码,有一条路是诗意的小溪流淌出的。在诗意变得奢侈的年代,心灵渴望着轻盈地飞翔。

遇见《木鱼妹》——读《野狐岭》有感(四)

   你从风沙里向我走来,岭南养育了你,后来,你一路风尘仆仆地行走在大漠的风沙中,你用污垢遮掩了青春靓丽。在生命中难忘的时刻,尘封的记忆被开启,我的世界同你的那个世界,分不清彼此,甚至,我相信你是曾经的我。或者,我希望曾经是你。因为,我触摸着你的灵魂,像触摸着自己的记忆,深入到灵魂深处读你,完全地懂得你,女儿心的你,浸透了苦涩,清秀可爱的你,苦练武功的你。你也常有顽皮的恶作剧,鲜活在我的记忆里。自从家人丧命于大火中,没有了依靠,只有仇恨,不,还有木鱼歌的相伴。

    那时候,我遇见了你,在一本叫《野狐岭》的书中,我们的相遇,是鲜活的生命的相遇。初遇你时,还不到三十岁,很庆幸在那个年龄和你相遇。最难忘记的是你平凡的生命里的那抹诗意。那个轻巧亮活的妹子,谢谢你,因为与你相遇,定格了我的记忆,也保留了我的诗意的生命。在我今日疲乏地提不起生命的激情的时刻,是你鲜活的生命,是你女儿心的诗意,唤醒了从前的我心中沉睡的诗意。我想,活着,能有一份诗意,就是难得的,不要让岁月磨灭了它,不要消解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木鱼妹,你的诗意从未消解,在你一遍一遍地诵那些木鱼歌的时候,那些伟大的诗篇,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不分彼此。就像马在波所说的,你就是木鱼歌,木鱼歌就是你。

    你的父亲真是一个伟大的人。你的家人虽然遇害了,但是你的父亲临死前去保护你母亲,最后的生命那一刻紧紧抱着她,守护她,为她遮挡着,没有去救他心中最重要的木鱼歌。他曾经会把家当全用来去从一个人手中换取的,那一刻,他心中最珍贵的是爱,心中的木鱼歌,也是爱。他用自己的行为传给你的最后的话,就是想告诉你“爱”,可是你却用仇恨曲解了。你的父亲,多么希望你放下仇恨活着。不管走向哪里,守护着他传给你的木鱼歌。而为了报仇,你吃尽了苦。木鱼歌就是木鱼妹你阿爸的生命,木鱼歌是灵魂的语言,是引人向善,让人心灵升华的语言。

   木鱼妹,爱你纯洁的心,爱你的小情绪。爱你的孤独,爱你清秀。爱你歌声。爱你苦涩的泪。爱你善良悲悯的心,爱你的女儿心,爱你同情的眼泪。心中清澈的眼泪,为你而流,清澈的灵魂,藏在乞婆的外表下。爱平常的你,爱你的平常心。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