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甘肃日报》:大爱中喷涌的诗意

2018-10-11 14:53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71119
内容提要:我的一切创作都源于爱,“大漠三部曲”“灵魂三部曲”“故乡三部曲”“心学大系”们,都是在这种快乐和大爱中喷涌出来的。

 

 

《甘肃日报》:大爱中喷涌的诗意

\雪漠

  十五岁时,因为一篇作文,我被选拔到武威市最好的高中——武威一中。也是在那一年,我拥有了成为作家的梦想。

  十年后,1988年,我的文学探索有了第一个小小的成果——我的中篇小说《长烟落日处》出版了。跟《大漠祭》一样,那也是一部描写西部生活的作品,它的出版在甘肃省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也为我赢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奖项——甘肃省优秀作品奖。这些荣誉和肯定,都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也让我对自己有了更大的期待。

  正是因为这个机缘,我决定为父母那一代的西部农民写一部书。我知道,他们的生活正在飞快地消失,很快就会变成昏黄的记忆,然后被人遗忘。我很想留住这段记忆——不仅仅因为他们是我的父母和乡亲,更因为他们让我感动。他们就像大漠中的芨芨草,在如此贫瘠艰苦的环境中活着,却能活得如此快乐,如此豁达,如此知足。那种坚韧的力量,令我震撼,也令我自豪。西部大地上无论自然环境多么险恶,只要这种精神品格还在,它就是一片令人敬畏的土地,就能为世界输送有益的精神营养。

  此外,我也想定格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农耕文明。这就是我写《大漠祭》《猎原》《白虎关》的初衷,也是我当初的文学之梦。当然,我想定格的,不仅仅是生活,也不仅仅是农耕文明,更是那个时代人类的精神和灵魂。

  从二十五岁开始,我开始了《大漠祭》《猎原》《白虎关》的写作。二十年后,我完成了它们,实现了人生中第一个真正的文学梦想。

四十六岁之后,我走出了故乡凉州,走进了岭南,走进了齐鲁,后来又走向海外,我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宽广。不变的是,我始终在写作,始终履行着自己最初的承诺和使命,也始终拒绝重复自己。因此,在四十六岁至今的九年里,我陆续出版了“灵魂三部曲”(《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光明大手印”系列、“故乡三部曲”(《一个人的西部》《深夜的蚕豆声》《野狐岭》)、《拜月的狐儿》《空空之外》《黑话江湖》等书。20171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成立“雪漠图书中心”,我的《老子的心事——雪煮〈道德经〉第一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7月,“心学大系”(《真心》《文心》《慧心》,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8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另一部新作《匈奴的子孙》,它是我的第一部非虚构作品,以追溯西部文化之根、定格西部独特存在为目的,开启了“一带一路”文化考察游记系列的写作。2018年,《凉州往事》《活着就要发声》《给你一双慧眼》(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相继出版……至今,我已出版了四十五种书,出版和再版的图书加起来有七十九本,这让我拥有了一个庞大的读者群。而且,出版社出了《无死的金刚心》《老子的心事》的繁体版,在港台等地区发行,而《世界是心的倒影》《雪漠小说精选》也被翻译成英文,销往海外英语地区。美洲、欧洲和南亚等地区也陆续建起了雪漠图书中心或雪漠图书专柜。也许是这个原因,我被评为“2015中国品牌文化十大人物”。

 

  我的写作永远在路上,我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部。生命不息,写作不止,打碎和超越也不会停止,我永远在展示一个变化中的雪漠,也永远在打开一个新的世界。

  为什么我的作品能走出甘肃,走向全国,走向海外?因为我写活了博大厚重的甘肃文化,让世界知道了它的存在。只有被世界了解,文化才有真正的影响力。

  每当我到外面去,都会为甘肃作家感到委屈,因为甘肃有很多好诗人、好作家,他们都写出了很好的作品,但因为缺乏与外界交流的平台,所以外界不知道他们。这些年来,我总是尽量地把握机会与外界沟通,比如,最近,我受邀参加了深圳举办的第二十八届全国书博会两场签售会,光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雪漠作品,就在两小时内销售了一千零三十本。在随后举办的香港国际书展上,我的作品也销售了六百一十六本,许多媒体都进行了相关报道。

  我觉得,只要我们把甘肃的好东西展示出来,整个世界都会为我们喝彩。

  此外,我参加过在罗马尼亚举办的国际笔会,也参加过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中法文学论坛,还到北美、欧洲和南亚等地进行了文化考察。在沟通和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一旦外国的学者、作家、专家们通过我了解到甘肃文化的精髓,就会马上认同并喝彩。

  目前,文学受到了市场经济的冲击,有人在抱怨文学的边缘化,抱怨来自其他媒体的挤压。但是,在我看来,市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它并没有完完全全地拒绝一些东西。

  源于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我总是在培养读者。我会定期跟他们交流,还会跟他们分享一些人生经验,告诉他们我是如何作出选择的。同时,我也在交流的过程中学习,跟他们一起成长。所以,好作家可以成为一个火把,点亮很多人的心。正是因为这一点,几乎所有读过我作品的人都成了我的粉丝,并且影响自己身边的人。他们不但认可我的艺术,也认可我承载的文化,因此衷心地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些书、接触这种文化。我的书之所以有很好的销量,就是因为我有一群可敬也可爱的粉丝和读者。因为他们的热情支持,我的作品连续四次在上海书展中获得中国出版集团的销量冠军,我的中短篇小说集《深夜的蚕豆声》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十大好书、我的小说多次登上《光明日报》的“光明书榜”,我的《老子的心事》也入选了今年当当网文化类的“十大好书”。

  因为对那么多读者的感恩,也因为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这些年我开始倡导家庭阅读、亲子阅读,倡导家道文化建设。在接受《香港卫视》的采访时我就说过,当今时代,文化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传承载体:一是商业,优秀的企业文化既能让企业长寿,也能让文化长青;二是家道文化,好的家道文化会像遗产那样传承下去,影响家族里的每一代人,范仲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的家族出了很多非常杰出的人才,至今仍然非常兴旺。

    我的一切创作都源于爱,“大漠三部曲”“灵魂三部曲”“故乡三部曲”“心学大系”们,都是在这种快乐和大爱中喷涌出来的。这种独特的爱,源于我对故乡大地的深情,构成了我作品的精神性。

——发表于《甘肃日报》20181011日星期四

 

     《甘肃日报》2018年10月11日

 

        http://topic.gansudaily.com.cn/20151010index01.html

 

 

 

  相关文章
2016-10-13 16:56
2015-01-04 05:22
2012-01-01 00:01
2015-02-01 07:58
2013-07-26 04:07
2013-07-24 03:43
2018-05-30 08:47
2016-12-02 09:0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