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小说世界 >> 正文

村上春树:绿兽

2018-01-27 22:4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村上春树 浏览:3510782

 

村上春树:绿兽

 

丈夫一如往常上班去后,剩下来的我就再无事可干了。我独自坐在窗边沙发上,从窗帘缝隙里静静地凝视院子。倒也不是有这样做的原由,不过是因为无所事事,只好漫无目的地看院子罢了。我想,如此观看之间,说不定会突然想起什么。院子里有许多东西,而我只看一株米槠树。那株树是我小时候栽在那里的,看着它一天天长大,觉得就像是自己的朋友,不知和它说了多少回话。

那时我也在想,自己大概是在心里同树说话来着。说的什么无从记起,在那里坐了多久也稀里糊涂。每次看院子,时间都“吱溜溜”一刻不停地流向前去。但四周已完全黑了,应该在那里坐了好些时候。蓦然回神,听得很远的什么地方传来异常含糊不清的哼哼叽叽般的声音,一开始竟好像是自己体内发出的,一如某种幻听,一如身体纺出的黑幕的前兆。我屏息敛气,侧耳倾听。那声音隐隐约约然而确确实实地朝我靠近过来。到底是什么声音呢?我全然摸不着头脑,惟觉声音里带有几乎能使人生出鸡皮疙瘩的可怖意味。

少顷,米槠树根那里的地面简直像有沉重的水即将涌出地表一般一颤一颤地隆起。我大气也不敢出。地面裂开,隆起的土纷然崩落,从中探出尖爪样的东西。我攥紧双拳,目不转睛地盯视。有什么事即将发生!爪子锐不可挡地扒开泥土,地洞眼看着越来越大。继而,一头绿色的兽从洞口抖抖地爬了出来。

兽浑身披满光闪闪的绿鳞,爬出土后身子瑟瑟一抖,鳞片上的土纷纷落下。它鼻子长得出奇,越往端头绿色越深,鼻尖细如长鞭。只有眼睛同普通人的一样,让我心惊胆战,因为那眼睛里竟带有类似完整情感的光闪,无异于我的眼睛你的眼睛。

绿兽缓慢地径自朝门口靠近,用细细的鼻头敲门。“嗵嗵嗵”,干涩的声音响彻屋子。

为了不让绿兽发觉,我蹑手蹑脚走到里边的房间。连喊叫都不可能——附近一户人家也没有,上班的丈夫不到半夜不会回来。从后门逃跑也不可能,房子只有一扇门,而又被怪模怪样的绿兽敲个不止。我悄然屏住呼吸,静等绿兽灰心丧气转去哪里。然而绿兽并不罢休,它把弄得更细的鼻头探进钥匙孔,“窸窸窣窣”鼓捣起来。片刻,门一下子开了。“咔嚓”一声门锁松开,门裂了一条小缝。鼻头从门缝里慢吞吞地插了进来,好像蛇把脑袋插进来查看动静一样从门缝窥视屋里的情形,窥视了好大一阵子。我心中暗想:若是这样,索性提刀走去门旁把那鼻头整个削掉岂不很妙。厨房里各类快刀一应俱全,但兽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皮笑肉不笑地浮起笑容。“跟您说,那可是是是枉费心机。”绿兽说。绿兽说话的方式感觉上有点奇妙,像用错了词似的。“好比蜥蜴的尾巴,无论您怎么削都一个劲儿长出来,而且越削长得越越长。根根本不管用。”说着,兽久久地转动眼珠,骨碌碌地转得活像陀螺。

我心想,这家伙大概能看透人心,果真那样,事情就麻烦了。我无法忍受别人看透自己的所思所想,何况对方又是莫名其妙令人毛骨悚然的绿兽。我湿津津地出了一身冷汗。这家伙究竟要把我怎么样呢?存心把我吃掉不成?或者打算把我拖到地里?不管怎样,我想,这家伙还没丑到无法正视,这也算得一幸。从绿鳞中探出的细细长长的四肢长着长趾甲,从观赏角度说甚至堪称可爱。再一细看,绿兽对我似乎并不怀有恶意或敌意。

“理理所当然的嘛!”这家伙歪起脖子说。一歪脖子,绿色的鳞片便“咔嗤咔嗤”作响,恰如轻轻摇晃放满咖啡杯的餐桌。“我哪里会吃掉您呢,不会的。跟您您说,我半点恶意敌意都没有,怎么会有有有那玩艺儿呢!”绿兽说。是的,不错,我所考虑的这家伙到底一清二楚。

“我说太太、太太,我是来这儿求婚的。知道么?是从很深很深的地方特意爬上这里的。千辛万苦啊!土都不知扒了多少,爪子——您瞧——趾甲都磨掉了。我要是要是要是有恶意的话,何苦费这么大的麻烦呢!我是因为喜欢您喜欢得不得了才来这里的。我在极深极深的地方想您来着,想得再也忍受不住了,就就就爬了上来。大伙都劝我别来,可我没法忍受。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生怕您心想我这样的兽类也来求婚真是厚脸皮。”

可事实上不正是这样么,我暗暗想道,竟然向我求婚,脸皮简直厚到家了!

于是,绿兽的脸顿时现出悲戚,鳞片的颜色像是描摹悲戚似地变为紫色,身体也仿佛整整缩小了一圈。我抱起双臂,盯视着变小的绿兽。也可能兽会随着情感的起伏而不断改变形体。或者它的心——尽管外表丑得吓人——犹如刚制成的棉花糖一样柔软易伤亦未可知。果真如此,我就有获胜希望了。我打算再试一次。你不是个丑八怪兽类吗?我再次大声想道,声音大得心里“嗡嗡”发出回响。你不是个丑八怪兽类吗?随即,绿兽的鳞片转眼成了紫色,眼睛活像吸足了我的恶意似地迅速膨胀,如同无花果从脸上掉落下来,里面“哗啦哗啦”出声地滚出红果汁般的泪珠。

我已经不再害怕绿兽了。我在脑海中试着推出大凡能想到的残忍场面:用铁丝把它绑在笨重的椅子上,用尖尖的手术钳一片接一片拔它的绿鳞,把无比锋利的刀尖在火中烧红往它软鼓鼓的粉红色大腿根划上好几道深口子,将烧热的烙铁朝无花果般突起的眼珠上狠狠扎去。每当我在脑海里想出一个如此场面时,兽就好像惨遭其害似地痛苦挣扎、满地打滚,发出沉闷的悲鸣。有色的泪珠链涟而下,黏糊糊的液体状的东西“啪嗒啪嗒”掉在地板上,耳孔冒出带有玫瑰香味的灰色气体,鼓胀的眼睛不无怨恨地盯着我。“太太,求求您了,行行好,别想得那么狠了!”绿兽说道。“光想都请别再想了。”它伤心地说,“我没没有什么坏心,什么坏心也没有的,只是思恋您罢了。”然而我没有理会他的分辩,并且这样想道:开哪家子玩笑!你突然从我家院子里爬出,没打任何招呼擅自打开我家的门闯进来,不是吗?又不是我请你来的。我也有权利随便想我喜欢想的事情。这么着,我开始想更为残忍的场面。我使用各种各样的器械和工具虐待、摧残兽的身体。大凡折磨活物的方法没有我不想到的。告诉你,绿兽,你是不大了解女人的,这种名堂我任凭多少哪怕再多也想得出。与此同时,绿兽的轮廓渐渐模糊,漂亮的绿鼻子也如蚯蚓一般很快缩了回去。绿兽在地板上痛苦不堪地翻滚,嘴一开一合地想最后对我说句什么,却又很难说出,仿佛要告诉我一个十分重要却又忘了说的过时口信。但那张嘴痛苦地停止了开合,继而变得模模糊糊,消失不见了。绿兽的形体如傍晚的影子越来越薄,惟独悲伤的鼓眼睛仍然依依不舍地留在空间。那也没用,我想,看什么都无济于事,你已经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了,你这一存在已经彻底完蛋。于是,那眼睛也当即消失在虚空中,夜色悄无声息地涌满了房间。

 

【回放】雪漠读书汇掌门直播请扫描下图二维码登录观看

  

 

 

 

  相关文章
2017-11-13 22:52
2018-03-04 22:40
2017-01-22 19:16
2015-12-29 11:19
2017-01-06 15:41
2016-09-24 11:27
2011-02-24 20:41
2014-06-06 06:3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