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每个人都应有一个“地坛”——陈亦新解读散文《我与地坛》

2016-10-03 15:4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古之草 浏览:17094620
内容提要: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地坛”,或许它有另外一个名字,但是每个人都必须要有。

 

 

每个人都应有一个“地坛”——陈亦新解读散文《我与地坛》

 

2016102日,“雪漠创意写作班”开课的第二天,课程排得满满的,以至于很多人开始感到“累”了,为什么?信息量特大。原因之一,雪漠老师总觉得大家相聚一次不容易,总想将心中所有的东西都告诉大家,让大家尽可能地多学习。原因之二,对于学员来说,短短的三天时间,对于他的生命而言,其承受的能量远远超出了他往日的极限,所以,很多人感到了“疲累”,但是,“累”而快乐着,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那份幸福和满足。

上午,雪漠老师为大家详细解读了《智慧火瑜伽》,其目的就是借助传统文化的理念和方法教会大家如何开启自性智慧,如何让自己的生命出现“太阳”,如何将整个的光明照亮人生。下午,进行了“创意写作”的实战训练,重点在于训练学员的想象力和对素材的深度挖掘,学员们的现场表现都非常的积极而自由,灵感和才思不断。

晚上七点半,雪漠老师回答了学员们的提问之后,陈亦新为大家讲解了史铁生的长篇散文《我与地坛》,告诉大家如何写散文,如何表达自己的心。

在中国作家中,史铁生是很特殊的一位,他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思想。长篇哲思抒情散文《我与地坛》就是他的文学代表作之一。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地坛”。

谈到如何写散文时,陈亦新说:“文章是鲜活的,具有活性。最切忌的就是写成死文,一定要写成活文,一定要写成生命之文。文章一定要将自己的生命、灵魂、思想融进去,这样的话,文章就活了。它必须是灵魂之文、生命之文。”雪漠老师也常说,小说里的生活,其实比现实生活,比我们所谓“亲眼”看到的生活更真实、更长久、更值得定格。因为真正的小说定格的不仅仅是生活,更是人类的灵魂世界。比如在长篇小说《野狐岭》里,雪漠老师就将百年前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骆驼客们的“幽魂”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那里“活着”的直接就是灵魂。通过众多“幽魂”的叙说,各种声音构成了整个欲望的“野狐岭”,这是一部“挑战阅读智力”的小说,寓意深远,令人回味。

陈亦新还告诉我们,文章不可蜻蜓点水,不可泛泛而谈,也不可矫揉造作,不可言之无物,要有内容,有思想,有哲理,有精神,有灵魂,有“景、事、情”,而且文章要平实,要素朴,要将自己整个的心、整个的境界呈现出来。所以,著名的评论家雷达说:“散文是一个人的境界呈现。”散文亦然。小说、诗歌、书画、音乐、舞蹈何尝不是呢?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智慧、思想和境界是需要载体,需要“杯子”,需要行为来展现的。故,很多读者阅读雪漠老师的文学作品时,总能读出那浩瀚无边的“智慧大海”。

在《我与地坛》中,我们看到史铁生的哲理随处可见,如“先别去死,再试着活一活看。” “不能走远路却有辽阔的心。”“多年来我头一次意识到,这园中不单是处处都有过我的车辙,有过我的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命定的局限尽可永在,不屈的挑战却不可须臾或缺。”每句话,字数不多,朴素无华,似乎是娓娓道来,漫不经心,但是文字背后却让我们读出了一种力量。

他说,“人真正的名字叫作:欲望。”这句话一针见血,毫无矫情。就是这样的,人就是有着无穷欲望的动物。有欲望,人所以执著,所以热恼,所以痛苦。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执著,最终都会化为“空”,都是不能永恒的。相对于茫茫无尽的宇宙而言,人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瞬间生,瞬间死。在生与死之间,有的,如雪漠老师所言,只是如何“填空”而已。

《我与地坛》的结尾是这样的,在一片唢呐声中:“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当然,那不是我。 但是,那不是我吗?”这似乎也是一种“轮回”,有了一种宿命感,给人一种难以说清的感觉,一直回荡于心中。

 

 

陈亦新说:“文章要写出宿命感。”如在《我与地坛》中,史铁生这样写道:“——五十多年间搬过几次家,可搬来搬去总是在它周围,而且是越撤离它越近了。我常觉得这中间有着宿命的味道: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所以,我们可以看出,这里的“地坛”是史铁生心中的“地坛”,与是不是北京的那座地坛关系不大。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比如,我们阅读《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野狐岭》时,至于历史上的“琼”“雪羽儿”“黑歌手”“琼波浪觉”“齐飞卿”如何,怎么样都不要紧,都不重要,而重要的是,雪漠老师以自己独有的视角,独有的生命感悟,独有的智慧深度,写出了雪漠心中的“雪羽儿”“琼波浪觉”“齐飞卿”,让人读后就能明白,人类的文明中曾经有过怎样的探索和辉煌。

史铁生写出了一个诗意的“地坛”、温馨的“地坛”、回忆的“地坛”、命运的“地坛”,这是史铁生心中的“地坛”。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地坛”。就如同一处风景,不同的人,不同的心,就会看到不同的东西。所以,雪漠老师常说“世界是心的倒影”,有着什么样的心,就会有什么样的世界。究竟意义上来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心的化现。如文章,什么样的心,就会有什么样的文,而“文”承载着一个人全部的信息。哪怕是短短的几个字,几段话;哪怕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一个小小的细节;哪怕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个姗姗而去的背影,都能映射出一个人生命的全部秘密。这需要智慧的发现,需要对生活的感知力、敏感度。所以,这也是“雪漠创意写作班”教给大家的能力之一:感知力。

在这篇一万五千字的“大散文”中,通过陈亦新的解读,我们明白了怎样写散文,都能写出《我与地坛》来,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地坛”。陈亦新说,这就是闭关,这就是修行真正的目的。写作能让你的灵魂有个独处的空间。其实,“地坛”是灵魂的归宿,是心灵的依怙,是心灵的港湾,是安放灵魂的家园。它不是现实的、实实在在地坐落于北京的某个废弃的园子。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地坛”,或许它有另外一个名字,但是每个人都必须要有。

最后,雪漠老师在点评时,告诉大家,要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点活过的证据。写作就是留下“证据”,定格“证据”最好的方式之一。写作的“秘密”就是,雪漠老师说,每天写一点,坚持写,完成它,不要看前面的,一直往前走,这就是“秘密”。(古之草)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7-03-27 15:13
2017-04-28 21:15
2017-10-06 14:01
2013-09-14 04:24
2017-03-16 06:58
2013-03-09 06:26
2017-06-20 08:51
2015-09-21 18:4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