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智慧人生》 >> 正文

被生活剪碎的女儿心

2015-01-26 14:5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7772354

 

我在“大漠三部曲”中刻画了两种女性:一种代表凉州女人的美,比如莹儿、兰兰、月儿等等;一种代表被生活剪碎了女儿心的女人,比如莹儿妈、灵官妈等等。

凉州的姑娘,最初都很美,就像我笔下的莹儿、兰兰等人。但是,她们的女儿心很快就会死去,后来都会变成莹儿妈、灵官妈那样的母亲和妻子。苦难生活消磨着她们的浪漫,最后,她们从充满幻想的凤凰,变成家里的老母鸡,想飞,也飞不起来,只好扎扎实实地劳动,每天忙于家务,和各种琐碎的农活。比如兰兰。兰兰是一个典型的凉州女人。她的经历,就是典型的凉州女人的生活。你从她的身上,就可以看出,凉州的姑娘们,为何会丢掉她们的浪漫。

在凉州,一个女人要想保持浪漫的心,就会活得很艰难。因为,她们的生活环境一点都不浪漫,也不允许她们浪漫。假如其中突然出现一个浪漫的女人,她就会被所有人当成妖精。所以,我一写到凉州的女人们,就充满了悲悯。

我作品中的女性,比如兰兰、莹儿、灵官妈、莹儿妈等人,看起来是不同的个体,其实代表了凉州女人的转变过程:从少女时代、少妇时代的浪漫,到中老年的不浪漫,甚至是一种赤裸裸的、老母鸡般实在的东西。但这怪不了她们。因为,她们没法不实在。她们要养家,要糊口,为了孩子,为了丈夫,她们只好掐碎自己的浪漫。这种人多不多?很多。大部分凉州女人都是这样。

每一个凉州女人,都是很好的母亲,很好的妻子,但她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是很好的情人——当然,这个时代的一些凉州女人可能不太一样,但这样的女人仍然非常稀少,不可能形成主流。

对凉州女人来说,家和儿子就是她们的宗教,她们的信仰。她们不在乎自己怎么样,却一定要让儿子有很好的未来。哪怕为此牺牲自己,她们也心甘情愿。一些母亲对儿女的爱,已经上升到信仰的层面。所以,凉州女人是伟大的母亲。

现实的严酷和心灵的向往,会在凉州女人的心里构成一种巨大的冲突。这种冲突折磨着她们,但同时又升华着她们的心灵,让她们变得伟大。因为,她们不得不思考自己活着的理由。如果找到了这个理由,她们就能忍受命运的一切;如果找不到这个理由,或者再也无法实现这个理由,她们就可能会选择不活。大部分东部女性都不是这样。因为,她们的首要问题,不是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活得更好。正是这个区别,造成了东西部女性的许多差异。

支持西部女性活下去的理由有时很小,比如儿子、丈夫、家庭等等;有时也会很大,比如爱情、信仰等等。“大漠三部曲”中的莹儿,就把爱情当成活着的理由,在《白虎关》中,她活着的理由遭到了玷污,而且,现实不再允许她守住这个理由,所以她宁可不活。兰兰也是这样,她活着就是为了信仰,如果不能守住信仰,她就宁愿不活。月儿同样是这样,她的理由是爱情,为了守住爱情,她宁愿选择自杀。她们的生活固然是充满苦难的,但她们对某个盼头的坚持,却让她们超越了动物的层面,升华为真正的人类。

不过,为儿子和家庭活着的西部女人,同样可以放弃女人的很多追求,包括爱情。因此,她们不是很好的情人。就算她们找情人,也往往是出于某种需要,并不单纯为了爱情,也不单纯为了及时行乐。从本质上说,她们只有两种角色:一是妻子,二是母亲。其他角色的存在,有时只是为了满足这两种角色的需要。所以,凉州女人值得尊重,但不一定可爱。

凉州一些非常窝囊的男人,总能将自己浪漫、迷人的妻子,变成一点都不浪漫、不迷人的婆姨。可凉州女人不管怎么苦,都很少选择离婚。一旦离婚,她们就会觉得,自己的脸上,被划上了一条永远洗不清的黑道,这辈子再也抬不起头来。因此,为了保持家庭的稳定、孩子的幸福,很多凉州女人不得不放弃浪漫,不得不面对严酷的生活,艰难地活下去。后来,她们心里或许还留着一点浪漫,可这点浪漫,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所以,我就在“大漠三部曲”里塑造了一些女人,以及那些剪碎她们女儿心的事情。

你会发现,我笔下的一些美丽女人——比如莹儿、兰兰、月儿等等——都有信仰,但仍然活得很累。她们不是没有飞翔的心,只是忘不了自己的“本分”。就算她们偶尔扇几下翅膀,也还是忘不了,自己最主要的任务是“生蛋”,然后把小鸡抚养大。所以,凉州少有浪漫的女人。凉州那些浪漫的女人,大多活在我的作品中,现实里很少能见到。

例如,我认识一个家庭背景很好的凉州女人,她的父亲是某中专的校长,但她嫁给了临时工。后来,她爱上一个优秀的男人,发生了婚外情。但是有一天,那男人逼她离婚,于是,她就毅然把那段爱情给斩断了。就是说,即使她的老公不优秀,在别人眼里跟她不般配,她也会把家庭和母亲看成自己至高无上的责任。为了这个责任,她可以抛弃其他的一切,包括爱情。

西方的已婚女性如果爱上丈夫之外的男人,或许会主动选择离婚,就算同样在中国,别处的一些女人如果发现丈夫没本事养家,也有可能抛弃他,或者去傍大款,但凉州女人却不会这样。对凉州女人来说,母亲和妻子是她们的天命。当然,凉州也有傍大款的女人,但不多。而且,一些凉州女人在傍大款时,仍然不会忘记自己的“主业”。她们会借着傍大款这种方式,更好地扮演母亲和妻子的角色,从而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凉州女人非常实惠。

我和老婆上街时,曾经对她说过,凉州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好女人。很多好女孩考上大学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就算一些好女孩留了下来,很快也会变得不好、不可爱了。不但凉州是这样,似乎整个甘肃都是这样。

所以,同济大学的一位硕士采访我时,我对她说:“没有好女人,我就创造好女人,不然怎么活呢?”我是真的没有好女人就活不下去吗?当然不是。对我来说,“好女人”代表一种向往。真正无法继续的,其实是没有向往的生活。

 

  相关文章
2015-01-26 11:38
2015-01-26 11:33
2015-01-26 11:40
2015-01-26 14:55
2015-01-26 11:09
2015-01-26 14:46
2015-01-26 14:53
2015-01-26 14:4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