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智慧人生》 >> 正文

最好的教育就是做最好的自己

2015-01-26 14:46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6492858

 

有人问我如何教育孩子时,我总告诉他们要先做好自己。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很多时候是一辈子的。

我的父母非常质朴,有时,父亲的质朴,甚至会让一些人觉得很愚蠢。因为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也从没伤害过别人。只要家里来人,不管这人是谁,有什么身份,能不能给他带来好处,他都会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对方,还经常杀鸡。他总觉得,不杀鸡就对不起朋友。而且,父亲从不搬弄是非,从不叽叽咕咕,从不在背后捣鼓人,很大气。在大事上,他从不糊涂,是个大智若愚的人。我的小说《猎原》中有一个情节,最能体现他的这个特质:几个外国人向他买鹰,给了很多钱,刚开始他很高兴,后来发现外国人打算用鹰运毒,就还了钱,拿回了鹰,还帮着警察把这帮外国人给抓了起来。但是,一个被抓的外国人需要帮助时,他也没记仇,还是帮了。最后,那外国人就给警方提供了重要线索。

我在许多方面都很像父亲。比如,我也总想把最好的东西送给朋友。我有个朋友喜欢石头,搞篆刻,当时我手头上有一块很珍贵的田黄石,觉得不给他就不够朋友,就送了。以前,我还有一套邮票,印量极少,又不曾全国发行,也特别珍贵,但有个朋友集邮,每次见他,我总是很内疚,直到有一天,把这套邮票送给他,心里才终于舒坦了。我有几百张“文革”邮票,都这样送了人。这种事还有很多。每逢好朋友来我家,我都要送上对我来说最好的,也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另外,父亲还有一种非常优秀的品质——任何人向他求助,请他帮忙,他都会帮忙。比如,村里有人半夜得了重病,要到很远的地方求医,就会找到我的父亲,因为父亲是个马车夫。这时,他会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套上马车,“啪啪啪”甩着鞭子,用最快的速度把病人送到医院。他就这样救了好多人的命。

例如,我们村里有个人叫陈让年,他有个女儿叫爱爱。爱爱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得了肺炎,陈让年就找到我父亲,父亲马上赶车把孩子送到医院抢救。当时医生说,如果再迟一点送来,就肯定救不及了。后来爱爱考上兰州铁道学院,还做了建筑设计师。但是,父亲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有一天陈让年对我说:“如果不是你的爹爹,我的爱爱早就没命了。”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我父亲就是这样,他从不觉得做好事有多么了不起,也不觉得这是好事,他觉得本来就该这么做。

村里还有个马车夫,叫陈银山。他脑子灵活,很精明,小日子曾经过得非常滋润,“文革”时被村里定为“冒尖户”,进行打击、批斗。后来他得了癌症,也没人敢帮他,除了我父亲。我父亲送他到城里看病、治病,一直照顾他,最后给他送了终,还照顾他家的孩子。因为,陈银山也是马车夫,他的孩子很多,有五六个姑娘,一个男孩,年纪都很小。他的大女儿现在五十多岁了,以前每次回到乡下,都会看望我的父亲,老说父亲在最困难时照顾了他们。在父亲的一生中,这种事非常多。

父亲对牲口也很好。有一次,他去九条岭拉炭,到了一处陡坡,挂木——马车的刹车——失灵,重车推倒了把辕的枣红马,枣红马用膝盖当刹车,车才没被甩下山去。但马的膝盖已被磨光了。父亲就换了匹骡子驾辕,把伤马拉回家。全村人都很难过,我也很伤心,但没有任何办法。它的伤势过重,任何人都没办法治,它只好倒在社场里,没法吃草,也没法喝水。我老用脸盆端些水,淋进它的嘴里。马动动舌头,一咽一咽的,但水大多流到地上,地上总是泥泞一片。我也不管它喝不喝得上,每天都端水淋进它嘴里。此外,父亲还给它喂些蛋清。有一天,村里人说,这马没救了,杀了它吧。但父亲不同意。他用棒棒油抹那伤处,以防苍蝇下蛆,但伤的是骨头,抹点油根本起不了作用。几十天后,那马还是死了。当时,村里人都饿着肚子,都希望能分点马肉吃,但父亲不同意,我也不同意,我们老是哭。最后,村里人就没吃马肉,把它埋进河湾里,跟埋村里的老人一样。它就是我童年时放牧的枣红马,老在我作品中出现。后来,我一想到枣红马,就会流泪,遇到待我好的女子,也觉得她是枣红马投胎的。我想,一定是它怕我孤独,才投胎来陪我的。

母亲跟父亲不太一样,她的性格非常强悍,也很要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中的各种磨难。她每天很早下地,要我做早饭。那时我还小,贪睡,有时她下地回来,见我还睡着,就卷起被头,在我屁股上狠狠打几下。她很小的时候,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她经常告诉我:“娃子,要争气,不要叫人家望笑声(凉州话,意指被人嘲笑)。”我个性刚强,不屈不挠,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失去信心和勇气,这一点就遗传自母亲。

母亲身上也有跟父亲很相似的地方,就是她的善良。她是个佛教徒,愿意帮助别人。很多时候,她甚至会不考虑自家的情况,帮助一些比自己更弱小的人。

小时候,我家很穷,没什么东西,因此从不上锁。偶尔存上一点面,连一升都不够,有时还是向邻居借的。我还清楚记得,母亲总是把面放在墙角的一个小箱子里,如果外出,就会在面上盖个手印。回来时手印还在,她就很欣慰,因为这说明没人偷面;如果手印不见了,她就会难过上一段时间。然而,即使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她仍然会把面舀给一些讨饭的人,就连自家人都吃不饱时,她也不会对来避难的乞丐袖手旁观。有一次,有个乞丐在我家一住就是半年多。

古浪县酸刺沟很苦焦,有一段时间,很多人实在穷得过不下去,只好出来要饭。有个古浪人带着孩子,到我家要饭,还住下了,一住就是一年多。而且,这仅仅是开始。后来,他跟孩子们一旦过不下去,就会到我家来,无论我们再怎么吃不饱,也还是会帮他们的。我们不但自己给些粮食,让他带回去,母亲还会帮他到处张罗,到乡亲们家里要些粮食给他。

后来我听说那古浪人快要死了,就买了好多东西,和父亲一起去看他。那人吃不起止痛药,整天牛吼一样地叫。弟弟得病时,朋友帮我找了些鸦片,有核桃大的一块,很难得。我就问父亲:“给你留着,还是送给他?”父亲说:“送给他吧。”我说:“你不留一点?”父亲说:“不留了,都给他。”不久之后,父亲也患了癌症,动了大手术,整天叫疼。那种疼痛非常可怕,到了一定时候,寻常止痛药就不起作用了。但因为我把鸦片都给了人,再也找不到了,他也只能死扛着。当时我说:“要是那鸦片没给人的话,你就不用遭这个罪了。”父亲却说:“给了就给了吧,那是个可怜人。”

直到现在,那人的儿子、孙子遇到什么困难,例如上不起学等等,还是会来找我。我要么给些钱,要么给当地政府打电话,帮他们申请学费减免、补助等优惠政策。这些事,在我们家几十年如一日,已成了传统,算不上什么了。

一些人可能觉得我的父母非常愚蠢,但我不这么认为。尤其读了书,明白做人的道理后,就想多做些事。因为人生很短,稍不注意,就老了。人一老,想做啥,都没精力了。而且,有时我们仅仅是举手之劳,对一些人来说,却能帮他改变很多。不能小看小人物的作用。有时的小善,能改变别人的命运。

比如,我在小说中常提到一个叫做贾福山的盲艺人,他的原型是我的邻居,孤身一人,没有经济来源,生活非常困难。我们这儿冬天很冷,经常零下二三十度,他的破房子又总是走风漏气,要是没有炉火,他就会冻坏。我小时候,父亲经常给他送炭,长大后,我继承了父亲的传统,也常给他送炭。要不然,他可能过不了冬。有一天,他胃痛,没钱看病,想卖了那把陪了他几十年的三弦子。我知道后,就给他买药钱,让他困难时找我,千万别卖三弦子。每次回老家,我也总会给他些钱,让他买些营养品吃。要是我妈做了好吃的,也总会请他来吃。

大家想一想,要是没有这么一点一滴、表面看来很不起眼的行为,社会上许多像贾福山那样的人,又会怎么样?我身边有很多成长中的孩子,他们或许有才华,有潜力,但目前的他们,仅仅是弱小的孩子。假如遇不到贵人,没人给他们一点帮助、一点指引,他们就会轻易被功利的环境改变,最后变得庸碌无比。所以,很多人都会发现,我的身边总有一些孩子,各自承担着一些事情,在各自的领域里实现着自己的梦想。我所做的,就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助缘。有些人问我,何不多花一些时间在大人物身上?毕竟大人物有更大的影响力。但我总是告诉他们,大人物需要我时,我同样会为他们提供助缘,可他们没有我或许也能过得很快乐。这些孩子不一样,他们肯定比大人物更需要我。虽然我身边有很多别人眼里的资源,但我从来没有动用过这些资源。在我眼里,只有需要和不需要,没有大小、高低。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社会上就会少了很多绝望的、没有出路的人。

当然,如果没有父母从小的影响,光凭读书,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明白这些东西,后来又能不能真正地进入信仰。所以,我非常感恩我的父母。

我的父母不识字,所以,我的第一本小说《大漠祭》出版时,吴金海编辑特意在封面上放了我的照片,这样,父母就知道那是我写的书。有一次,我嫌父亲愚昧,父亲就淡淡地说:“娃子,我当然愚,谁叫我没个好老子供我念书呢?”我一听,很是惭愧。确实,我之所以走出了愚昧,不过是因为,我有一对勒紧裤腰供我读书的好父母。

你们也是这样。当你们埋怨自己的孩子时,一定要明白,自己有好多事可能没做够,没给他们树立很好的榜样;当你们埋怨自己的父母时,也一定要明白,你们有明白的、更好的今天,仅仅是因为父母养大了你们,供你们读书,给了你们学习的机会。我们永远都要懂得惜福、感恩,并且不断升华自己。

 

  相关文章
2015-01-26 14:47
2015-01-26 11:09
2015-01-26 11:24
2015-01-26 11:42
2015-01-26 14:48
2015-01-26 11:36
2015-01-26 11:37
2015-01-26 11:3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