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光明大手印》连载 >> 《光明大手印:智慧人生》 >> 正文

混乱的价值观会滋生诸多负面现象

2015-01-26 11:42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雪漠 浏览:18656702

 

其实,行善停留在中和小的层面,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的价值评判体系出了问题,将善建立在诸多偏见与局限的基础上,以至于好多伪善、谬误、虚假的东西打着真理的旗号,占领了市场,搅得人们混乱不堪,分不清什么是真理,什么又是貌似真理的谬论。

比如,人们对立功、立德、立言的看法,好多都是不究竟的,是在用一种带有偏见的眼光,将血腥和罪恶歌颂成功德与正义。

实际上,立功的“功”,是功德的“功”,必须对人类有益、对世界有益,才谈得上“功”。但我们宣扬的立功者,很多都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都是兄弟部落的侵略者、他人利益的掠夺者。他们的行为,算是立功吗?所谓的立德也是这样。好多人认为的立德,都是一些扼杀人类天性的道学家的伪善,非常恶心,但这些东西却被认为是“德”。立言同样如此。一些人认为的立言,就是把某种名义下的血腥、暴力当成真理来吹捧。这样的立功、立德、立言,对世界的和平、文明的进步、人类的未来毫无好处,唯一有好处的,就是他们服务的那个皇帝老子,或者他们自己。所以我说它不究竟。所谓“究竟”,就是你不管把它放在哪里,放在哪个历史时代,它都经得起推敲,都是成立的。

如果你用超越的眼光审视这个世界,就会发现,广为流传的许多“丰功伟绩”,其实都是历史长廊里的裹脚布,早就该扔掉了。

然而,控制着话语权的往往是一些狭隘的思想家。他们甚至会根据统治阶级的需要,进行所谓的立功、立德、立言,也就是杀人和歌颂杀人。老百姓们不明白,只被一些令人热血沸腾的言辞冲昏了头脑,在一种激情的推动下,做着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某种需要下,自己会随时成为这种“仁义道德”的牺牲品。比如,以色列人推选出的英雄,会在爱国主义的煽动下屠杀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也会出于同样的原因屠杀以色列人。在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碰撞下,整个世界充满了爆炸声。付出代价的是谁呢?是那些被爱国主义控制的老百姓。

每个政治家都有不同的理由,如果老百姓没有辨别的智慧,我们的文化就必须告诉大家:杀人是罪恶的,无论有什么理由,人类都不该杀人!因此,《西夏咒》才认可了冯道当时的选择。冯道不在乎谁当皇帝,只希望老百姓不要遭到屠杀。所以,他宁可背负千古骂名,也要阻止那些砍向老百姓的屠刀。这才是真正的爱国、真正的勇敢,因为,他爱的不是皇帝老子的面子,不是“国家”或“朝代”的概念,也不是名垂千古,而是老百姓。在他看来,不屠杀老百姓的皇帝就是好皇帝,姓啥都没关系。这样的精神与理念,虽然受到大量文人墨士的抨击与嘲讽,但它很可能超越了文人的局限,是人类文化中最珍贵的东西。因为,他考虑这些问题时,没把自己当成政治家、哲学家,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当他超越某种身份,站在人类本身、人类生存的角度上反思时,就会明白什么才真正有益于世界、有益于人类。我甚至认为,作家也该站在这种角度上反思,不该在一种流行观念或情绪——即使它看来非常高尚——的挟持下,面对世界与生命。

当然,好多人现在不一定会认可这个观点,因为,它跟常识和常规教育有太大的冲突,但没关系,五百年后人们再反思今天,可能就会觉得这是正确的。“文化大革命”时,人们在一种激情下,给无数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当那激情退去时,人们才会否决当时认为正确的一些观点。所以,现在的一些流行观点如果放到五十年后、一百年后,还是否正确?说不清。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反思。知识分子、文化人、思想家、哲学家等掌握历史话语权、文化话语权的人,必须自觉地警惕这种思想、文化、评价体系、评价标准和集体无意识,一定要明白,它会给人类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事实上,匈奴也罢,胡虏也罢,都是中华民族的子孙,都是人类,都是生命。任何文化,不管多么冠冕堂皇,只要崇尚暴力,提倡人们仇视别人、屠杀别人,就是应当被摒弃、被唾弃的文化。

现在地球上出现的暴力、残杀、战争、血腥等恶的现象、恶的局面,都是恶的文化和人类的贪婪造成的。那些争夺强权和依靠暴力取胜的人,无非是想要最大可能地满足私欲。比如,掠夺美女,满足淫欲;掠夺美食,满足食欲;掠夺大量金银财宝,满足对物质的贪婪……当他们的欲望得到最大满足时,别人就会非常羡慕。例如,刘邦看到秦始皇耀武扬威时,就说,大丈夫应当如此!这种贪婪的欲望,如果被没操守、没智慧的文人所记录、流传,就会在我们的文化中种下恶的种子,传递给一代又一代人。每传递给一代人,就有一代人受到荼毒。最可怕的是,每一代文人,都会用自己的笔讴歌暴力、屠杀、血腥,让罪恶文化的拉拉队不断扩张,让罪恶的声音充满人类的历史时空、文化时空。

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宋襄公约好过河再打,结果遭到失败,他的信守承诺遭到了多少中国文人的嘲笑?他甚至被嘲笑了千年!那些重视贪欲的人,将这种诚信讥为“妇人之仁”,将有底线的宋襄公讥为“傻瓜”,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嘲笑对人类文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多少人因为这样的嘲笑,陷入了一种罪恶的集体无意识,不再向往崇高、诚信、仁慈、公正,反而向往残暴和奸诈。所以,当我们呼唤诚信和良心时,也要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反思自己认可的真理,看看自己是否成了罪恶拉拉队中的一员。千百年来,有过这种讴歌的文人,都要为今天的局面承担相应的历史罪责。包括大诗人李白。李白有大才华,却无大智慧,当年他那“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诗句,就在唐朝形成了一种集体无意识。

当然,这种状况不仅中国有,也是人类普遍存在的问题。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一种人类文化。比如,日本也有无数文人和拉拉队,讴歌着这种所谓的民族精神,于是出现了南京大屠杀,出现了日本军人的比赛杀人。

人类历史上只要出现一个讴歌罪恶的人,他就会影响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第一百个人、第一千个人……大家都四处传播,习以为常,就会形成一种思维定式,最后就变成了全人类的集体无意识。

除了人类本有的贪欲、偏见和文人的传播外,这种集体无意识也跟统治阶级的蒙蔽有关。所有坐龙椅的人,都怕别人来抢他的龙椅,就号召千千万万的百姓都去学岳飞,进行大量愚民宣传。加上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地方主义等综合因素,就导致了人类社会陷入今天这样的局面。我们在这样一种人文环境下,又将集体无意识融入教育体系,使教育体系也被毒化、扭曲、异化,这种教育体系就会进一步恶化目前的人文环境。

更可怕的是,我们给孩子制造的游戏中,也充满了这种扭曲的价值观,比如杀人得分等等。还有一些游戏鼓励孩子偷窃、骗人、坑人、算计人、玩弄人。于是,孩子或在游戏里拿着机关枪,“突突突”地杀人,争先恐后地成为“英雄”,或不顾一切地满足私欲。于是,孩子的嗔心和贪欲就被极大地助长了。这些人光顾着追求利益,根本不管自己在孩子心里种下了多么可怕的种子,更不知道,这些恶的种子结出的恶果,最终仍会回报在自己身上。

大家想一想,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觉得杀人越多越伟大,当他有机会拿起真枪时,会怎么做?他很可能会杀人。因为,游戏从小就告诉他,杀人可以闯关,可以得分,可以胜利,可以成为英雄,可以被别人崇拜。所以,他的潜意识里,根本就不觉得杀人是一种罪恶。长大后,法律对他有了一定的制约,但根本无法与他内心那种贪婪、暴力的因素抗衡。一旦有了恰当的机缘,他就会犯罪。那些习惯在游戏里偷窃、骗人、坑人、算计人、玩弄人的孩子,长大后,更会把他在游戏里形成的价值观带进现实生活。所以,传递罪恶价值观的游戏也罢,文化也罢,都非常可怕。

如果一个文人真的有良知,有智慧,就不该一方面谴责明显的罪恶,另一方面又助长罪恶的集体无意识。一定要明白,假如不改变恶的文化土壤,贪污、犯罪、堕落、无底线等负面现象,就必然会层出不穷。人类社会的明天,更是令人担忧。

 

  相关文章
2015-01-26 11:11
2015-01-26 14:48
2015-01-26 11:39
2015-01-26 11:36
2015-01-26 11:13
2015-01-26 11:24
2015-01-26 11:37
2015-01-26 11:3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