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 >> 雪漠作品 >> 正文

《白虎关》内容概要、人物小传及其影响

2012-04-08 12:59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陈彦瑾、古之草、陈亦新(改编) 浏览:42889693
内容提要:生命的大寓言,抢回了几掇灵魂的碎屑。

《白虎关》

40多万字,上海文艺出版社2008

一、内容概要

作者:陈彦瑾(改编)

《白虎关》40多万字,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荣获“敦煌文艺奖”等,入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复旦大学等高校进行了专题研究,被复旦大学专家誉为中国西部文学的扛鼎之作。

西部大漠,掘金潮和商业开发大潮下的农村遽变。三个农村青年,三种苦难人生,三种自我救赎。

疯狂的掘金神话背后是一个个被埋矿井的青春生命;城市化浪潮带来的性病毁了一对情深的夫妇,贫困带来的换亲陋习也毁了两个美丽女子的人生。大漠里的生死历险与痴痴的爱情守望,带不回那远去的幸福时光;流传千年的信仰,传唱千年的花儿,日益被机器的噪声淹没……

一、猛子

白虎关是西部大漠里大沙河的一段河滩,因为金砂矿的发现,吸引了众多的淘金者。当地首富双福挖井淘金,发了大财,让猛子、花球等一帮贫苦农民既羡又忌。他们只能上金矿打模糊,将别人淘过的金沙再涮一次。

夜里,猛子、花球去偷双福没淘的金沙被捉,被吊在井里。倔强的猛子不认错,甘愿被罚当十五天的沙娃

白虎关地性软,猛子下井时遇塌方被埋井下,六天后才被救出。

掘金的神话让更多的“想钱疯”们涌入白虎关,有的一夜暴富,有的血本无归。淘金者招来的除了商店饭馆,还有那一夜之间冒出的一堆堆的发廊。

在城里打工的月儿回来了。月儿爹在白虎关开了个歌舞厅,需要人手,就叫她回来帮着收钱陪酒。从一个答应娶她的北京老板处,美丽的月儿染了梅毒。

猛子和白狗半夜偷了村长大头家的豆子,抄家时却在王秃子家发现了豆子,王秃子被警察抓走。白狗去自首,被放出来的王秃子决意报仇,杀死大头的两个儿子、砍伤大头的妻子后,在大漠自尽了。

猛子和被保出来的白狗合伙,也开了个金沙窝子。月儿常到窝子上,和猛子渐生情愫。

猛子和月儿结婚了。猛子死也想不到,月儿竟患了梅毒。为了不叫猛子染病,月儿坚决不让猛子碰她。猛子决定先医病再离婚。老顺两口子怕猛子染病,夜夜听着猛子房里动静,一有动静便找借口让猛子起身。

猛子的沙窝子遇到难以挖掘的巨石,往边上开挖时与双福窝子的沙娃们发生冲突,引发一场械斗

月儿的病越来越重,和猛子的爱却越来越深。猛子一家为给月儿治病四处求医,抗生素、牛粪熏、烧酒浸都试过,都不见好转。

白虎关的地价见天涨,荒地成了聚宝盆,修了好些楼。乡里要把西湖坡卖给开发商修游乐场,村民组长白狗带村民大闹乡政府,抗议征地。

溃烂已开始向月儿颈部蔓延,再不走,美丽的月儿就没了。出家门前,月儿把自己用过的东西都烧了。她给猛子留了一封信,一双自己绣的鞋垫,给婆婆留了八千块钱,自己化了淡妆,在照相馆照了几张照片,托摄影师交给猛子,然后走向大漠,走向自己用汽油点燃的火海……

二、兰兰

猛子家贫,妹妹兰兰因为换亲嫁给了莹儿的哥哥白福。白福好赌,常常抡着牛鞭暴打兰兰。因为迷信,白福将亲生女儿引弟抱到沙窝里活活冻死。兰兰闹过离婚,但除了多挨几次打外,没有实质进展。万念俱灰的兰兰回了娘家。老顺两口子担心莹儿妈让莹儿改嫁,想让兰兰回去,兰兰打定主意,再也不回婆家了。

呆在娘家的兰兰跟神婆学起了“斩赤龙”法,每天打坐修炼。当地有个金刚亥母洞,兰兰参加洞里的修道“打七”,却被诬陷在亥母洞里与花球鬼混。

兰兰与花球青梅竹马,两人的恋情被花球女人知道了,女人当面给兰兰下跪,还上老顺家庄门口闹自杀,救下后,脖子歪了。

兰兰常到金刚亥母洞修炼,亥母成了她的生命支柱。白虎关的热闹到处传染着,噪音扑来,但有亥母在心头坐着,兰兰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清凉了。

三、莹儿

莹儿曾是“花儿仙子”,因为换亲嫁给了猛子的哥哥憨头。憨头是个老实人,莹儿爱上了富有才情的小叔子灵官。憨头婚后不久患了肝病,无钱医治而死。灵官无法承受良心的谴责,离家出走。莹儿生下她和灵官的儿子盼盼。对灵官的爱,成了莹儿活下去的理由。

莹儿妈是村里公认的厉害人。兰兰回娘家后,莹儿成了她的一个筹码。她假托身子不舒服,叫白福把莹儿接回,盘算着给她另说婆家。猛子妈知道了,想让猛子娶莹儿,但莹儿心里只恋着灵官。

呆在娘家的莹儿哭哑了嗓子,想孩子想疯了。莹儿妈一心想把莹儿嫁给当过屠夫的富户赵三,不惜拿自己身子贿赂媒人徐麻子,还纵容徐麻子趁莹儿熟睡时占有她。惊醒后的莹儿在大雨滂沱的夜里绝望地逃回了婆家。

莹儿想给自己挣赎身钱,给白福另娶媳妇。兰兰说,那赎身钱,也有我的一份。姑嫂俩牵着骆驼,出了村子,进大漠找盐池驼盐。在大漠,她们遇到豺狗子的围攻,一番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后,又因饥渴交加,险些被流沙掩埋。兰兰在沙洼里跪着祈祷金刚亥母,靠沙漠求生的经验救了濒死的莹儿。

莹儿和兰兰终于来到盐池,捡沙根挣钱。大牛是盐池的劳动模范,喜欢上了莹儿。盐池的工头也看上了莹儿,老打发人给莹儿送菜。莹儿不吃,便宜了民工们。

不怀好意的工头让莹儿和兰兰去压沙,比捡沙根艰苦多了。大牛想让莹儿继续捡沙根,找工头说情,言语冲撞之下,打了工头。莹儿向工头求情,工头提出条件,要莹儿和他试婚。

莹儿心里只守着灵官,断然拒绝工头,也拒绝了痴情的大牛。想不开的大牛投卤水自杀。莹儿和兰兰在盐池呆不下去了,熬到领工资那天,离开了盐池。回去的路上,又差点在大漠被寒冷的雨水阴死。

莹儿和兰兰回到村里时,西湖坡已经卖给了开发商。双福在学校里修楼,跟女学生好了,事发后被咬成强奸,给抓了。双福女人放话要卖掉双福的所有窝子,招来又一群“想钱疯”。机器声激荡着金子神话,搅乱了人心。

回家后,兰兰仍不愿回到白福身边。莹儿妈又托病,让白福把莹儿逼回娘家,把莹儿强行嫁给赵三。婚礼当天,绝望的莹儿吞下了给憨头止痛剩下的鸦片,留下一封浸透对灵官爱的遗书。

 

二、《白虎关》主要人物小传

作者:古之草(改编)

1)兰兰——女,信仰真理,积极改变命运的主体意识觉醒者。

换亲、丧女、遭受丈夫和婆婆的虐打和挨骂,婚后像栓在磨道里的驴一般的兰兰无法忍受婆婆的辱骂和刁钻,丈夫白福的暴力鞭打,以及丧女的痛苦,跑回娘家坚决要求离婚,因而激发了换亲两家的激烈搏斗,处处受到阻扰和周围环境的挤压。

兰兰信仰金刚亥母,想通过修行了脱烦恼和痛苦,真正地来改变命运。但身处的环境非常恶劣,不管是在婆家还是在娘家,不管是修行还是生存,都受到多重的考验。家人及村人对信仰、对修行多愚昧无知,人性中的贪嗔痴暴露无遗,致使兰兰在金刚亥母洞“打七”时,受到会兰子等人的侮蔑和陷害,即便是自己的父亲老顺也认为她“变”了,变得“六亲不认”。

为了能“赎身”,成为自由人,兰兰和嫂子莹儿被迫去沙漠盐池驮盐挣钱,没想到刚进沙漠不久便遇到了豺狗子的凶残围剿,两个弱女子便与豺狗子展开了殊死搏斗,甚为壮观和惊心动魄。一只骆驼丧身于豺狗子之口,她俩才逃脱了豺狗子的“追杀”。而后,另一只骆驼突然也抛下她们逃走了,不知去向,无奈之下,她俩在经历了难熬的饥渴之后,发现了芦芽,就在挖掘芦芽之时,兰兰不经意间被沙埋住了半身腰,于是,莹儿死命地用双手救出了兰兰。

在整个大沙漠里,兰兰与莹儿多次陷入生死危机之中,最难忍受的就渴,即使那只逃走的骆驼重新回来,她们仍然要在沙漠里与死神周旋,最后,发现了锁阳之后,她们才彻底走出了“沙漠”,进入目的地“盐池”。

在盐池,她俩留下打工挣钱,因为不想变“坏”,加上大牛之暴死,最后不得不离开盐池,经历一路的风雨和流沙之后,回到了家乡。莹儿因不想嫁给屠夫赵三而在婚礼举行之后吞噬鸦片而死,兰兰悲痛欲绝。最后她放下了一切,走向真理的寻觅之路。

2)莹儿——女,“花儿”仙子,为爱而殉情,命运的悲剧者。

丈夫因病而死,莹儿成了前行的寡妇,同时也成了换亲两家明争暗斗的一个“砝码”,她的命运也随着周围环境不断地变化而随之“颠簸”着。她活着唯一的理由就是爱,深爱着小叔子灵官,但灵官走向未知,迟迟未归,成了一个虚幻的“梦”。

因为兰兰坚决离婚,所以作为换亲另一方的莹儿也必须回娘家,这是西部农村千年以来换亲的“规矩”。莹儿妈好强而虚荣,将莹儿再次“卖”给了屠夫赵三,莹儿受到了媒人徐麻子的侮辱,因不甘心被“卖”,于是和兰兰去了沙漠驮盐,想挣“赎身”钱。在沙漠里遭遇了豺狗子的“追杀”,饥渴的煎熬,多次生死的残酷考验之后靠着“爱”的信仰进入了盐池。在盐池,又遇到丧偶“头儿”和耿直粗莽的民工大牛的“追求”,让她陷入尴尬的境地。大牛因为追求莹儿而得罪了“头儿”,最后,大牛因“头儿”的嫉妒而被陷害。莹儿离开了盐池回到家乡。

在家人的“安排”下,莹儿无法自主自己的命运被迫嫁给屠夫赵三,最后在婚礼上她吞噬了鸦片……

3)月儿——女,身患“杨梅大疮”,历经“凤凰涅槃”之后定格了自己的“美丽”。

一心向往城市生活的月儿,美丽纯情,跟着莹儿学会“花儿”之后,去了兰州,因受骗而身患“杨梅大疮”,多方救治仍然无效,死神步步紧逼,让她陷入灵与肉、生与死的绞杀之中。

身心经历了沧桑之后,回到家乡她疯狂地爱上了质朴的猛子,隐瞒自己的病情嫁给了他,但猛子一家很快发现了真相,大战也因此触发,月儿的病情也随之加剧。最后,双方家人痛惜月儿的病情,都积极地寻医问药想救好月儿的病,但已到晚期。

死亡让月儿明白了一切真相,明白了一切的虚幻,她很想活,渴望爱,但一切又是那么的残酷。她不能自主自己的命运,只给世间留住了自己的“美丽”,给猛子留下了最美丽的影像。最后,她走向沙漠燃烧了自己,为自己真正地唱了一曲“花儿”……

4)老顺——男,西部传统文化上的老农民。

老顺是西部旧有的老一代农民,老实本分、胆小怕事、安分守己、知足常乐,丝毫跟不上现代化进程的步伐,对于白虎关日益发展的巨大变化,仍然抱着传统的思想和观念。一些新事物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和产生诸多的疑惑,但本有的善良和质朴让他度过了一关又一关,像一盏微弱的烛光一般闪耀着。

对于儿子猛子与村里女人的“偷情”恼怒不已,急着想给儿子找个“母的”,托齐神婆说媒,给猛子说了一家亲事,结果没成。女儿兰兰的离婚把整个家搞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宁,老顺将所有的过错都加在兰兰身上,所以对于兰兰的“修行”很不理解,处处阻扰。他没有信仰,从来不相信那些“虚”的东西。对待老伴,打打闹闹一辈子,糊里糊涂地“混”着,在家里处处显示出“家长”的权威。对于莹儿的“守寡”,起初怕莹儿抱着孙子卷财而跑,处处小心,处处盯着,随后又想凑合猛子与莹儿的婚事,结果也没成。猛子在白虎关开窝子淘金,老顺起初不同意,但最后还是以老祖宗传统的方式支持了他。一直被生活和命运驱使的老顺,天天随着子女的“闹腾”而应对着,混混沌沌地坚韧地活着。

5)猛子——男,一心想改变“穷命”的西部青年农民。

猛子因和白虎关上“首富”双福的女人有“一腿”,对双福的“富”和“嚣张”一直耿耿于怀,一心想改变“穷命”。但没有本钱开窝子,便到双福的金矿偷沙,被抓,受到惩罚当沙娃,结果因沙窝倒塌埋入井中,于是,对命运,对死亡产生了思考,心灵有了一定的触动。

白虎关的急剧扩张,人们对金钱的欲望越来越大,物欲的需求越来越高,促使猛子对双福的“暴富”产生仇恨心理,深夜里,和北柱一起掘了双福家的祖坟。猛子自己也开了窝子,和双福是对手,发现“大牛”之后,因归属问题产生了激烈争执,与双福的手下大打出手,结果两败俱伤。双福因强奸女学生被捕败落之后,,猛子又和双福女人急切地“救”双福,出了很多力。同时,猛子和双福女人也结束了“维”朋友关系。之后,猛子又和身患“杨梅大疮”的月儿结婚,在知道真相之后,积极帮助救治月儿,成了月儿精神上唯一的“救命草”,最后,月儿还是离他而去。

6)双福——男,白虎关中的“大人物”,暴富企业家。

双福是白虎关这一地方的“大人物”。不仅是远近闻名的企业家、首富,财大气粗,还是修建学校的慈善家,上上下下,呼风唤雨,从乡到市都有他编织的“网”。他到处沾花惹草、寻花问柳,极尽风流,末了惹了一身官司,锒铛入狱。

双福有经营头脑,实力雄厚,关系网密切,他首先在白虎关发现了金矿,安营扎寨,渐渐成了气候,随后白虎关发展规模越来越大,有村成镇,有镇成乡,蔓延开来,双福的势力也渐渐宏大起来,精明算计,心狠毒辣,处处与猛子作对,猛子偷沙时,差点被丧命。最后,因为贪恋女色,嫖娼在校女学生被告发,家道败落被捕。

7)秀秀——女,双福女人。

双福女人大气、善良、从容、宽厚、自尊,是个大智慧的人,洞察一切。在双福“抛弃”她之后,与猛子“维朋友”。但她知道双福“暴富”的门道,一心盼着他败,知道猛子为了替她出气而掘了双福家祖坟,并无怨言。她看破了世上的人情世故,世态炎凉等蝇营狗苟、是是非非。这个像“活寡”似的女人,一直和呼风唤雨的人物双福闹离婚,但直到双福后来“败”了,出了事也没有离成。她年轻的时候在双福最落魄,穷得夹不住屁的时候不顾父母的劝告嫁给了他,后来,双福发达了,心也变了,寻花问柳,把她一个人抛在沙窝里。但双福女人不管以前是怎样地怨恨他,怎样地期盼他“败”,直到最后还是原谅了他,与他同患难。

8)灵官妈——女,老顺的婆姨,让莹儿一想就打软腿肚儿的婆婆。

灵官妈是典型的凉州女人,隐忍、善良、胆小、计较、有心计、强悍、泼辣,被“盆盆”扣了一辈子,认命而艰难地“熬”着。她的世界只有“家”,家里的一切,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操够了心,天天像牛一样劳作。灵官妈的“盼头”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地活着,经历了大死大难,经历了西部女人应该经历的一切之后,变得异常“谨慎”和“敏感”,担心守寡的媳妇莹儿抱走孙子,处处监视着,为了一点利益,与莹儿妈斤斤计较,大打出手,像泼妇那样的耍赖。

虽然灵官妈也信金刚亥母,但多是迷信,功利性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在对待“换亲”这件事上,更是与莹儿妈针锋相对,演绎了一出出闹剧。她的愚昧和自私与莹儿妈的“变异”直接葬送了莹儿。但对待身患“杨梅大疮”的月儿,却表现出了宽容和善良,这是她美好人性的可贵之处。

9)莹儿妈——女,村里出了名的“厉害”女人。

莹儿妈是西部农村典型的“恶”婆婆,与媳妇兰兰势不两立、龙虎相斗,兰兰无法忍受其辱骂,离开了婆家。在贫困的生活压力下心灵严重扭曲,非常强悍、霸道、泼辣,欺负自家男人。曾有的梦想破灭之后,便将希望和可怜的虚荣落在了莹儿的“再婚”上,逼迫莹儿嫁给屠夫赵三,甚至为了实现这桩实惠的婚姻,不惜用肉体“贿赂”说媒的徐麻子。莹儿妈最厉害的“杀手锏”便是“糟蹋”,到老顺家为了“抢回”莹儿,上演了“哭丧”一幕。莹儿妈眼里只有“钱”,为了生存,不惜将莹儿再次“卖掉”,促成了与屠夫赵三的“买卖婚姻”,结果,亲手葬送了莹儿的生命。

10)齐神婆——女,职业“神婆”。

齐神婆以抓神弄鬼、说媒、保媒、治病、接生等为主,“神婆”是一种职业,与世间的三百六十行并无差别,纯粹是为生存所需,满足私利。在给猛子说亲时,更是表现出了一流的口才和心机。常常与徐麻子之类的人物东游西逛,牵线搭桥,为人说媒,串通一气。齐神婆也信“金刚亥母”,但她的信是功利性的,是一份职业,是一个信仰的“骗子”。

11)王秃子——男,西部农民,被残酷生活扼杀的悲剧者。

王秃子一脸阴沉,头秃,总捂顶破旧的帽子,很少说话,压抑、沉重、一直活在贫穷中。

因超生处处受到乡上的“抄家”,搞得一家老小生活在层层的重压之下,村里人都看不起他,远离他,嘲弄他,心中积聚了太多的“怨恨”,如火药包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点燃爆发。迫于生计,王秃子去给双福当沙娃,差点被埋在了井下,他根本不相信还有“老天爷”,世界在他心里到处是“仇恨”。他没有信仰,也没有什么“盼头”,混混沌沌,在与村人“打七”的时候,因忍受不了在他眼里纯粹扯谈的“勾当”,不辞而别,将整个“打七”搞得一塌糊涂。他一直对村长大头怀恨在心,总能“报复”。因大头家被偷了黄豆,警察在王秃子家搜出了一点黄豆,便被“顶缸”,抓进局子被刑讯逼供,出来之后,他拿着自制的“武器”,疯狂砍死了大头家的两个儿子,砍伤会兰子。最后,自己也在野外自剥而死。

12)大牛——男,盐池里的民工,莹儿的“护花神”,被头儿“修理”而死。

在盐池,大牛是兰兰和莹儿的“护花神”,非常“健壮”,身如犍牛,一身蛮劲,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大牛在民工中最能干,一天能捞十吨盐,是劳动模范,在盐池里也是唯一能与头儿有“交情”的人。情感质朴,善良而又仗义,但他蛮横、鲁莽,略显愚痴,虽有浑身的大力,但头脑中缺少真正的智慧。因与头儿同时“爱”上了莹儿,“争风吃醋”大战便在两人之间发生着,都想赢得莹儿的“芳心”,占为己有。大牛不识时务地与头儿“争风吃醋”,头儿也想“修理”他,再者大牛手中还握着头儿很多投机的“把柄”,嗔恨心和嫉妒心炽烈的头儿最终把大牛致死在盐池里了。

 

三、《白虎关》情况介绍与社会反响


 作者:陈亦新(改编)

雪漠长篇小说《白虎关》是中国作家协会重点项目,也是甘肃省重点项目,全书46万字,20088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它跟《大漠祭》和《猎原》一起,构成了“大漠三部曲”,是作家雪漠用了二十年黄金年华打造的、为中国西部农民造像的精品力作。

1、《白虎关》内容简介

《白虎关》以三位西部女性的命运为线索,用朴素自然的笔法,描绘了西部农村广阔的生活画面,剖析西部人深层的文化心理,塑造一批鲜活的西部农民形象,对传统的农牧文化进行了反思,揭示当代农村在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过程中面临的许多困境和产生的阵痛,对中国农村问题进行反思和探索


  牛路坡发现了金矿,人们蜂涌而来,村落随之而成为小城镇,农村因此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变革,旧的价值体系在巨大的社会变革面前坍塌,而新的价值体系正在建立,灵魂的焦渴与现实的挤压都在叩问这片古老的土地。

   
  女主人公兰兰不甘心自己的命运成为父辈命运的复制品而全力抗争,她毅然跟自己不爱的丈夫离了婚,她先是缺乏信仰而痛苦不堪,但她能在贫困的环境中守住自己的精神;农民猛子不甘被贫穷和愚昧双重绞杀,屡屡抗争,先是打摸糊淘金,后因偷沙被金掌柜捉住,为了自己的尊严,他宁愿当沙娃也不愿屈服,却因井塌被埋在井底,差点送命。后来,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位置;另一个女主人公莹儿为了等候外出打工的恋人,想守候自己心中的净土,却总是被命运裹挟,身不由己,但她仍然为了梦想,宁愿坚守孤独,虽屡遭挫折而无怨无悔。月儿为了跳出农门,到外地打工,身染性病,但她还是凭借爱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即使在最艰难的岁月里,她仍然将美丽留在了人间……


  著名评论家雷达著文称:“雪漠,是甘肃小说家中地域性文化精神最为突出的作家,他的来自西部生存的苍劲的小说语言,深情刻骨的大漠情怀,已随着他的《大漠祭》赢得了全国性的声誉,建立了一种浩荡凛冽的西凉风格。雪漠的叙事能力强,笔下富于生命质感。《白虎关》很像一个生命大寓言。两个女子,为了活着的理由和生命的盼头,被命运抛入陌生的绝境。猛兽、酷暑、干渴……及诸多未知的灾难都将那两个弱女子的灵魂放上命运的砧板,开始无情的捶打。灵魂的韧性由此产生,生命的尊严也由此体现。正是在一次次的炼狱中,两个弱女子升华为两个大写的‘人’。主人公跟豺狗子的较量是文本中精彩至极的华章,人与兽,善与恶,生与死,情与爱……诸多悖论般的命题一次次展现,人的灵魂由此洗礼得以重塑,两个鲜活的生命跃然纸上,承载着厚重如大地、壮美如雪山的西部精神。时下的小说中,已经很少能看到如此本色、新奇、呼之欲出的‘人物’了。”


  《白虎关》是对几千年农业文明的反思之作,当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之时,一个真正的作家应该直面生活,写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小说关注的不仅是西部人的生存方式,还想通过对特殊的西部生活与境况的描绘,体会与揭示人类生存的基本状态。在当下文学叙述腔调日益趋于一致时,《白虎关》的语言风格和特色更为鲜明。短促有力、富有动感的句式,质朴而含意浓厚的西部方言以及西部人简练而直率的言说方式,使人们能获得一种新的审美感受。《白虎关》还试图写出在西部非常贫瘠的条件下,人们的心灵折磨和灵魂求索

2、《白虎关》的社会反响

《中国作家》杂志2008年第9期以《豺狗子》为题选发了《白虎关》的部分章节,《小说选刊》2008年第10期,和《小说月报》中篇增刊2008年第3期进行了转载。20094月,《豺狗子》荣获2008年度“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优秀作品奖。

《小说评论》原主编、著名评论家李星著文称:“开始动手写《大漠祭》时,雪漠只有25岁,到20079月《白虎关》定稿、2008年出版时,雪漠已经45岁了,中间相隔了整整二十年,雪漠将自己生命的黄金岁月,几乎全部给了祖国西部这个农民和他的一家,这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见李星“现代化语境中的西部生存长卷—读雪漠‘老顺一家人’系列长篇”一文)

《白虎关》一经出版,便登上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专家推荐排行榜”。并赢得了著名评论家雷达、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杨剑龙等诸多专家的好评,他们在《文艺报》、《中华读书报》、《小说评论》等报刊上发表了相关评论。

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在《中华读书报》“著名评论家回望2008文坛”一文中说:“雪漠的《白虎关》是一部生命体验饱满、细节描写精彩的,表现农民西部生存的作品,非常耐读,坚实有力,还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同时,《读者》杂志(大字版)2009年第4期选发了雷达先生在《08年我看好的几本书》一文中说: “《白虎关》,雪漠著。长篇小说。在去年所有的排行榜和评奖中,都没有这部小说的踪影,但我认为它是08年最好的小说之一。比作者自己的《大漠祭》高出了不少。仍写西部农民,仍写生存的磨难和生命力的坚韧,但细节饱满,体验真切,结构致密,并能触及生死,永恒,人与自然等根本问题,闪耀着人类良知和尊严的辉光。一部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的书。”

《文艺报》副主编、著名评论家木弓在2008107的《文艺报》以“甘肃又有好作品——雪漠长篇小说《白虎关》 ”为题目发表评论文章,文章说:“这部作品以厚实的生活内容、鲜明的文化特色、深刻的思想主题以及独有的艺术表现,让我们看到了甘肃作家的不懈努力正在使一个地域富有特色的小说不断引起文坛关注,产生全国影响。据我所知,雪漠就是一个能够不断写出好作品的甘肃代表性作家。”“雪漠的小说总是洋溢着一种近似宗教热情的冲动,而《白虎关》肯定是这种冲动火山般的迸发。有意思的是,我们在认识猛子、莹儿、兰兰等小说主要人物时,我们感受到的是这些人物活生生的血肉,并没有直接就跨入哲学层面上去评判。只有我们在回味的时候,才感受到人物个性内涵的哲学意味。我们更愿意说,成功到位的艺术处理来自作家深厚的功力。”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评论家陈晓明在《小说评论》2009年第1期发表了题为“西部叙事的美学气象与当代机遇——雪漠的《白虎关》”的评论,文章说:“雪漠的写作以其粗旷硬朗的西部气象令人惊异,它使西部文学在今日中国文坛显得更加强健旺盛。数年前,雪漠的《大漠祭》、《猎原》就在文坛刮起一股颇为强劲的西北风,最近雪漠的《白虎关》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可以让人明显感到,雪漠在小说艺术上的冲劲更充足了,这是一部闪耀着西部气象的有力道的作品。”

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博士、博导、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杨剑龙先生在20081115的《文艺报》上发表了“生的挣扎与爱的执著——读雪漠的长篇小说《白虎关》”一文,对《白虎关》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雪漠的小说以厚实的生活积累、鲜明的人物性格、悲婉的故事情节,展现出西北大漠人们悲惨的人生,使雪漠的创作引起文坛的瞩目,奠定了其在文坛的声誉。”

《小说评论》原主编、著名评论家李星发表了以“现代化语境中的西部生存长卷—读雪漠‘老顺一家人’系列长篇”文章说:“读完《白虎关》,应该承认他实现了自己从一个‘小视点’写出了一个大时代的意图。”“开始动手写《大漠祭》时,雪漠只有25岁,到20079月《白虎关》定稿、2008年出版时,雪漠已经45岁了,中间相隔了整整二十年,雪漠将自己生命的黄金岁月,几乎全部给了祖国西部这个农民和他的一家,这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与如实记录了现代语境中西部如老顺一家几代这样的农民的艰难生存同时,则是雪漠对长篇小说叙述的执着探索。”

上海文艺出版社长篇室主任陈先法先生称:“作家雪漠对西部、对生活在西部困境中的人们充满了感情,对西部的民风民俗又十分熟悉,又有很好的文学功底。所以,小说中的人物都很鲜活,生活气息很浓郁,语言也生动。作品中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有的只是普通的农民和普通的日常生活。震撼人心的是那些传神的丰满的西部妇女形象,真的很让人感动。作者不仅仅写活了她们的命运,写出了她们沉重的生存现实,还写出了她们的灵魂,写活了一个西部的时代,正如雷达先生所说:挖掘了中国农民的精神品性。在这些女性人物身上,作者倾注了他独特的生命感悟。所以,读这些人物和她们的故事,让人感动的是生命,是灵魂,是精神。正因为如此,书稿就有了积极的作用和意义。”

目前,网络上出现了一批草根读者,他们读了作家雪漠的《白虎关》之后自发组织了“雪漠小说研究沙龙”,如古之草、庄英豪、田川、明子等人,在接触到作家雪漠的小说之后,一直在潜心研究和宣传,他们已经写出了了关于雪漠作品研究的上千篇读书随笔。她发表在《红豆》杂志上的《用爱拯救灵魂》中说:“综观雪漠的所有小说,我们发现,他是一个真正探索人类灵魂的作家。为了写出直指人心的作品,他投入了全部生命和真诚。他的小说,往往透过‘小人物’的灵魂而窥探整个人类世界。”

  相关文章
2011-05-02 09:52
2011-02-21 21:23
2012-04-08 13:07
2013-12-13 09:52
2014-07-10 14:39
2011-02-21 21:25
2013-07-10 10:37
2011-02-21 21:3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