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文化与时代——《光明大手印:当代妙用》(代序一)

2013-12-17 05:14 来源:《光明大手印:当代妙用》 作者:雪漠 浏览:34370687

 

文化与时代

 

——《光明大手印:当代妙用》(代序)

 

 

 

1

 

大家可能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自己会写“光明大手印”系列,因为,我不觉得自己应该去教别人一些东西。但是,有些人知道我修行的情况,经常发短信来问我一些问题,我就从心里流出一些偈子,以短信的形式回复他们。有一天,我看手机时发现,这些偈子已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修行体系——它们不仅回答了大量实修问题,还涵括了大手印文化的哲学体系。当时我就想,应该把它们保留下来,否则,它们就只是一些记忆。

 

其实,讲座也罢,交流也罢,什么也罢,都是这样。人们很快会忘记你说过什么,你也不会记得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短信也是这样。当然,短信的寿命肯定比语言要长很多,可是,一旦手机坏掉,或短信被删除,这些交流就会像梦一样消失,留不下任何痕迹。连人都是这样。我弟弟二十七岁就去世了,他死的时候只留下了几页日记,但是,有了这些日记,我就知道他有过怎样的感动、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思考。这就是他存在过的证据。

 

我短信中的这些偈子,也是我存在过的证据,它们记录了我十多年来的修行经历,比如,我看到了什么,品味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经历过什么,等等。如果我不把它留下来,它就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跟这个世界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为什么释迦牟尼涅槃了两千五百多年后,人们还知道他的故事、他的思想,还知道世界上有过一个叫“悉达多”的人,他发现了宇宙间一种非常伟大的真理,他用生命演绎过一种非常伟大的精神、一种令人无限向往的求索呢?就是因为,他当年的开示被保存了下来。

 

所有信息都必须通过某种载体,才能传递出去,所有记忆也必须通过某种载体,才能被相对永恒地留存下来。没有这个载体,好多事情就没有真正的意义,跟自己躲在被窝里做了个梦一样,留不下什么东西。因此,我用了二十年时间写出《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记录了某个时代西部农民的某种活法,以及跟他们相关的很多故事。我就是想让世界记住,西部的土地上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文明,曾经有过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为我们演绎过这样的一段故事。这是我的小说与“光明大手印”系列相似的地方。

 

后来,我把短信里的偈子抄了下来,分成明心性品、悟心性品、观心性品、修心性品、印心性品、契心性品这六品,形成了《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中的偈颂。它们记录了我三度阅藏的心得,以及我多年修行的经验、感受与窍诀。整理好之后,我又觉得,普通人阅藏一次就要三年,很多人都未必能见到我发现的那个精神世界,包括我的老婆和孩子。那么,我为啥不给他们讲一下这些偈子的内容,让他们也知道一点东西呢?而且,我的儿子陈亦新当时正好面临着生命中的某次困扰,我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点拨他一下,让他明白一些真理,算是为他的人生做一种有益的引导。所以,我就给他、他妈鲁新云和陈建新讲解了这些偈颂,还录了音,因为当时没有摄像设备,就没有录像。

 

这首长偈子的内容,我足足讲了一个星期,讲得非常细。每次讲完,他们都疲惫不堪,一躺下就马上睡着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接收过这么多信息。这股庞大的信息流中,蕴含着一股巨大的能量,在这股能量的冲击下,他们比做运动还累。全部讲完之后,我就安排陈亦新、陈思、陈建新、王静等人将录音资料整理修订成文字。修订后的内容,我看过觉得还不错,就再补充一些东西,然后一点点放在博客里。谁知道,一放上去,就有好多人都说喜欢,还建议我专门出书。于是,一个又一个的缘起,就促成了“光明大手印”系列的面世。后来,人们对它的喜欢,以及对我的评价,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2

 

除了保存一些必要的资料、传播一些有益的信息之外,“光明大手印”系列的诞生,还有另外一重含义——它记录了我走过的路,也许能给没有走过这条路、也想踏上这条路的人,带来一些启迪。因为,我用自己的生命经历,验证了一个人只要想战胜自己,就能战胜自己;只要一个人有坚定的发心,有坚强的信念,辅以一些前人验证过的方法,每天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能升华自己,实现生命真正的价值。

 

我相信,每个人的活着,都是在实践一种活法,在走一条路。那么,这种活法能不能带给你快乐,能不能让你活得非常自在?这条路会通往哪里,遇到坎坷时,你该怎么走下去,要不要走下去,你会见到怎样的风景?在这一点上,或许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但相同的是,每个人走过的路,都会为别人提供一种新鲜的经验,成为他人心灵的营养。因此,我才尽可能多地做着一些你们看得到、或看不到的事情。这就是“光明大手印”系列诞生的所有原因。我首先拯救的,是我自己,而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在“拯救世界”。我的所有文章和方法,对治的,都是我自己的心。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了不起,我老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明白人,却总有人对我推崇备至。对于他们的褒赏,我很感激,但也觉得非常汗颜。有一次,我索性写了一首打油诗来“表白”自己,当然也有开玩笑的成分。那首诗是这样的:“雪漠是个驴,低头走夜路。偶尔抬起头,看见天边月。求慧也无慧,求智也无智。只是心有光,从此不戚戚。”就是说,我本是一头愚蠢的驴子,低着头,走着我的夜路,但是我偶尔抬起头,看见天边的一轮明月,见到了光明,从此,心中便没有了悲伤、忧虑、烦恼、执著。

 

你们今天看到的雪漠,是个明白人,他能回答你们的很多问题,也能说出很多或许能被称之为“道理”的东西,但在很多年之前,他不过是一个寻觅的孩子。你们走过的灵魂探索之路、灵魂历练之路,他也曾经走过;你们的所有迷茫与焦虑,他也统统品尝过——在那首叫做《千年的寻觅》的诗中,你会看到他曾经怎样地痛苦过——他跟你们一样,曾经有过各种执著与欲望,但是最后,他把这些东西都放下了。所以,他的书里记载了你们的眼泪,也记载了你们的渴望,但他更多的,是在向你们展示这条路上的风景,在用自己生命的实践告诉你们,这条路很值得你们去走,很值得你们去坚持。但你是否坚持,如何坚持,坚持什么,仍然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我不想当救世主,不想拯救谁,也不认为谁该被我拯救,更不认为自己能拯救这个世界。我想拯救的,仅仅是我自己;我想战胜的,也仅仅是我自己。所有救世主、拯救别人之类的说法,都不是我的本意。别人用自己的话语体系对我做出某种认可,我感谢他们,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就是那样的。我书中的所有标准和观点,都是针对我自己的;我的所有货色,也都是管束我自己的。谁有谁的生命轨迹,谁有谁的追求,我不愿在别人的操控下过日子,不愿做外部世界的傀儡,也不愿干涉别人,不愿控制别人的选择。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到,很小的时候,我就见到了死亡,是佛教的利众精神照亮了我恐惧和寻觅的心灵,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当时,我就对自己说过,要跟死神赛跑,要在生命存在时,多做一些该做的事情,要过得无悔,要留下一种岁月毁不了的价值。所以,我的对手从来都不是外部世界。现在,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死神,也不跟谁赛跑了,但我仍然非常珍惜时间,每天都闲着心,做我该做的事情,做完就坦然入睡,非常快乐。

 

我的明白照亮了我自己,所以,我想把自己见到的那个精神世界,告诉一些正在寻找它的人。这是一种分享,就像朋友之间分享一道美食、一本好书一样。如果大家在我的分享当中,能得到清凉,能变得比昨天更快乐、更自在一些,那当然最好。

(续)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8-12-07 21:58
2016-01-02 09:04
2014-08-04 03:50
2013-03-27 08:12
2012-04-22 13:07
2013-09-17 04:23
2018-08-21 13:32
2020-07-12 16:2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