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雪漠:昆仑顶上升明月,无生石旁旧精魂――悼心印法师

2013-11-25 07:08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雪漠 浏览:25117412

 

昆仑顶上升明月,无生石旁旧精魂

 

――悼心印法师

 

雪漠

 

2013年农历十月十六日中午一时许,心印法师在其居所中安然圆寂。

 

圆寂前三天,她圆满完成了其主编的“智慧风暴”丛书和她的小传——《对世界最后的发言》,说出了一个觉悟的灵魂对生命所有的感悟,也留下了她一生的痕迹。然后,她用一颗全然放下、了无遗憾的心,安然地融入法界。

 

心印不仅仅是读我的书,更是用生命在实践,所以她属于我的弟子。她非常了不起,尤其在恶病复发的这三年,她不但有尊严地面对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病痛,还用尽了她可以利用的所有时间,为香巴文化的传播做出了许多贡献,比如主编了三期《香巴文化》杂志及“智慧风暴”丛书,捐款三十万设立文化专项经费,专门扶持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研究和传播。

 

在最近的两个月内,病魔几乎完全占据了心印的生命,她在前段时间才刚刚完成的小传中说道,疼痛和疾病已经裹挟了她大半的生命,让她几乎完全失去了自己能够操控的时间,所有的生命都被“碎片化”了。她想多做一点事情,已经很难了。但即使在吃不下东西的第二天,她仍然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完成了“智慧风暴”丛书的最后编辑,圆满了自己在世间的最后一个心愿。

 

在圆寂之前,心印一直在筹划发起“香巴爱心图书工程”,希望能在各大学图书馆、各省市图书馆捐建“香巴爱心图书专柜”。在弥留之际,我们帮她完成了这个最后的心愿。已不能签字的她,在母亲和姐姐的帮助下,留下了一份倡议。那鲜红的指印,代表着她无死的金刚心。此后,她才安住真心,融入法界,达成了自己追求的“子母光明会”的解脱。

 

心印的诸多行为,就像佛陀割肉喂鹰、舍身饲虎一样,为这个世界贡献了一道非常美的人文风景;她的这种了不起的精神和生命态度,也是对香巴文化的一次完美注释。所以,心印不仅仅是在行为上传播香巴文化,她生命的一点一滴,都是在传播香巴文化,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香巴文化在她身上引起的变化。

 

2009年,她看了我的《大手印实修心髓》,就发了短信给我,说她想皈依三宝,学习香巴文化。我就给她复了一条短信:“好的,我们一起努力。”就这样,开始了我们之间的缘分,转眼已四年多。她在还没有见过我时,就有了虔诚的大信心。借此信心,她很快戒掉了多年的烟瘾,还改掉了大量危害生命的生活习惯及心灵习惯,其抑郁症也罢,生命质量也罢,都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可惜的是,她在见到我之前,就发现了癌症,医生甚至断言她只有几个月的寿命。后来,我帮她找到了好中医,经过积极的治疗,虽一度有了好转,但生活中的一些变故,又使她的疾病重新恶化,形成了一种不可遏止的趋势,掠夺了她的生命空间和她的生命时间,让她无法像一个健康人那样,做她想做,也认为自己该做的事情。这种令人无奈的遗憾,在她的小传中曾多次出现。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很多人在疾病夺走他们的生命之前,其求生的信心和信念就已经完全消失了,故而“吓”死了自己。但心印对香巴文化有很大的信心,因此信心,我才能为她开示心性,让她在极度恐惧的机缘下立刻明心见性。所以,她走的一直都是悟后起修的路子。因为她几乎从得病的一开始就明白了心性,明白了生命的真相,所以她面对生命、面对苦难的态度一直跟别人不太一样。你很难从她的身上找到痛苦的痕迹,甚至很难发现她是一个绝症病人。这一点,在她被疾病消耗得瘦弱不堪前,一直都是这样。她始终显得非常安详,非常淡然,非常宁静,甚至非常快乐,任何人在她的身边,都感觉不到什么负面的东西,甚至感觉不到她承受的那种疼痛。她始终在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减少身边人的心理负担,让她身边的人能少些担心,心里能好受一些。对一个时时处于剧痛之中——她在小传中曾描述过那种疼痛,她说,常人的基本生存活动,比如喝水、吃饭、刷牙等,对她来说,都是折磨人的刑具——被疼痛长时间“禁锢”在一个狭小空间里的绝症病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一种生命态度。何况,她还在休息极度不足的情况下,将大量的生命用在了做事上面。尤其是最近的两个月,她每天三点起床,晚上几乎只睡一两个小时,中午也只睡一个小时,一整天加起来,休息的时间非常少。其原因是,她想在死亡降临前完成小传,说完她该说的话,将自己改变的过程展示给这个世界。

 

最终,她做到了。但是,那篇不足五万字的小传,凝结了心印的多少心血和生命,健康人是很难体会的。健康人也很难像心印那样,体会到生命的可贵,觉悟的可贵,以及生命的无常。所以,心印也罢,那篇小传也罢,都是值得我们去敬畏的。

 

从新锐主编杨菲菲到心印法师,其间有多远的距离?很难测量。我们只能说,她从本身的善良,到后来的慈悲无我,经过的是无常和苦难的历练。如果没有一种大善文化、超越智慧的启迪,她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很难。或许她也能领悟一些道理,放下一些东西,或许也会有一些善行,但是她生命的本质不会有大的提升。她不可能从一个杰出的主编,成长为香巴文化传承链上一个耀眼的符号,她不会跟这种传承千年的伟大文化发生关系,也不可能为这个世界贡献一个类似于残酷童话的丰碑,但是她做到了。一个执著于外相,放不下很多东西的人,是不可能做到她所做到的很多东西的,也不可能有她那样巨大的心灵力量,能够照亮那么多人的心灵和生命。她在圆寂前的数月间,还在QQ群上为香巴文化爱好者和雪漠作品的读者解读“大漠三部曲”,很多人都不知道,当时的她,已经被疼痛裹挟得晚上几乎通宵睡不着觉了。不过,在临终前两日里,心印奇迹般地没有了疼痛,安详宁静地完成了自己的最后心愿。

 

从得了绝症、出家到圆寂前的短短几年里,她从我的作品中选出对她生命影响最大的内容,摘录下来,编成《世界是调心的道具》和《特别清凉》等书,差不多有五六十万字。《世界是调心的道具》刚好在她圆寂前出版了,她看到后非常欣慰。另外,她还编了三本《香巴文化》杂志,做了很多利众的事情,用生命诠释了她认可的真理。所以,她是在用行为铸造一个叫“心印”的丰碑。而她的圆寂,也不是她生命的终结,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诞生。我们相信,我们的“心印”,会随着香巴文化的存在,实现精神意义上的不朽。

 

 

心印法师的姐姐杨膳渟代心印宣读“香巴爱心图书工程”倡议书

 

关于心印的骨灰安置问题,最早的时候,我们打算在岭南,或者她的家乡惠东建塔,后来因为因缘不足,比如当地老百姓不太理解等,就未能实现,所以我们准备在明年春天,到西部建一个三宝塔——现在西部已经冰天雪地了,没办法修塔——让心印能够成为一种象征,成为令我们敬畏的一种存在。这个决定让心印非常欢喜,因为她在遗嘱中曾说,希望自己能长眠在诞生《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西夏咒》等作品的土地上。所以,之前所有的不顺利,其实都是另一种非常好的顺缘。心印最后是顺缘俱足的。

 

而且,心印得病的这短短几年中间,有很多人都帮助过她。比如尹晓铭,他是心印工作时的上司,做了很多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心印辞职后没有了社保医保,她说社保意义不大,就不交了,但尹晓铭希望心印在医疗方面能享受国家提供的便利,所以在这几年中间,一直帮心印交着医保。这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

 

还有刘慧女,她放下了自己的孩子,放下了自己的母亲,从珠海到樟木头来照顾心印,九个月中间一直尽心尽力,克服了很多困难和障碍。比如,她本身怕血,但心印每次大出血她都守在身边照顾着,从来没有离开;她本身记性不好,“奶格玛千诺”这五个字她记了三个月,但心印的点点滴滴她都放在心里,把心印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很爱自己的儿子,但九个月里,她只回过两次家,每次都不超过四天。她曾对我说过,只要有需要,她就会无限期地照顾下去,她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个孩子的行为让我感到非常温暖。

 

雷贻婷也非常难得。去年,陈亦新结婚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去了西部,只有雷贻婷留在樟木头守着禅坛。心印在那段时间里第一次大出血,她就在心印的住所和禅坛两边走,给心印做饭、按摩完之后,再回禅坛处理大量的事情,并且给另一个志愿者做饭,最后给累病了。后来,我们去藏区闭关的那段时间里,刘慧女曾弄伤了手,也是雷贻婷一直在照顾心印。

 

还有几个志愿者也照顾过心印,最初是慧印,她放下自己的外孙女,照顾了心印两个月,后来因为九十多岁的母亲没人照顾,才不得不离开。陈思也多次照顾心印。还有很多志愿者都给心印寄过东西,而且不断祝福她,鼓励她。王菲在心印的家庭发生变故时,曾为其提供过帮助,还曾多次到樟木头陪伴心印,心印圆寂时,王菲也陪伴心印走完了最后一段路。

 

另外,心印出家前夕,正好是过年,她当时遇到了生命中的一些意外,无家可归,她的师母鲁新云和陈亦新就把她接回老家,让她在佛堂里专门闭关。师母每天给她做三顿饭,还亲手端到佛堂里给她,大约在三个月里,一直照顾着她。心印说过,跟她师母一起度过的那三个月,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而且,她的师母从2009年开始,就每天诵《金刚经》,为她回向,从未间断过。

 

北京的陶庆霞也帮助过心印,在心印非常需要止痛药,又找不到止痛药的时候,她千方百计地从家乡找到了一些止痛针,寄到樟木头,让心印在最后一段时间里提高了生存质量。我在藏地的时候,王菲、陈思、李雪花等人来拜访我,我们也一起去山里采过灵芝,还先后从藏地给她带了几十斤酥油,让她在吃不下东西的情况下,能尽量多补充一些营养。但是,后来她已经用不上这些东西了。

 

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我就不一一点名了。

 

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对于心印,我觉得她已经不是她个人了,是我们这个群体里大家应该帮助和关注的一个人,她的事迹本身,已经成为了我们共同的财富,在未来,每当想起这些故事,我们都会觉得非常温暖。

 

在这里,我代表我自己,向所有为心印提供过帮助的人表示感谢和随喜。希望大家能像对待她那样,对待每一个人,关怀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而不仅仅是关怀自己的朋友。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心印法师专题(纪念版):http://www.xuemo.cn/zt/xyzt.htm

 

 

 

  相关文章
2013-04-24 08:23
2015-09-21 18:41
2016-07-18 05:14
2015-04-15 08:13
2017-04-04 20:32
2013-03-08 08:21
2015-04-28 05:33
2011-12-09 05:06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