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报刊 >> 《大手印》杂志 >> 第一期 >> 正文

大手印:走出尘封的历史――作家雪漠走进上海弘扬大手印文化

2011-03-17 12:10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复旦大学等 浏览:31538204

上海复旦大学《白虎关》研讨会

 

大手印:走出尘封的历史

 

――作家雪漠走进上海弘扬大手印文化

 

近年来,由于西藏、新疆等地发生了一些暴力事件,许多东部人对西部文化产生了诸多误解,再加上一些贴有“西部”标签的文学作品更以血腥、暴力为其主要色调,使许多东部人对西部文化产生了误解,有人甚至将西部文化中最为优秀的部分视为愚昧和落后,严重影响了东西部文化的沟通,认为成了使很多人对于西部文化产生了误解。

 

为了让东部人了解真正的西部文化,作家雪漠在上海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上海大学、上海上海图书馆、东方网等举办了为期十天的西部文化讲座,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给大上海带来了西部文化独有的清凉。整个的过程有演讲、讲座、对话、作品研讨、现场访谈、电视专访等等一系列的活动组成,各大报刊媒体及网络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和报道。

 

作家雪漠出生于甘肃凉州,是西部文化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专业作家,他历时二十年时间为西部大地铸就了“大漠三部曲”系列作品:《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被誉为“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其作品已经被译为多种文字,囊括了国内诸多的奖项,被认为当代西部文学的代表作。

 

时下,由于一些人物质倾向占主导地位,追求金钱,追求享乐,追求权力,对于忧伤和悲悯这份感情越来越佰生,很麻木,我们的情感很麻木,见到许多很悲伤的情景我们都视为很正常,不会有很大的波动。目前,当代人的灵魂已经陷入了热恼和焦虑之中,物欲的膨胀及人心的浮躁,给这个世界带来许多不安定的因素。一方面,许多当代人陷于热恼和焦虑,不能自拔。他们非常需要心灵的滋养;另一方面,那些有益的文化滋养却早已尘封,无人问津了。在心灵滋养的供应和需求之间,出现了明显的断裂。

 

对于东部人对西部文化的一些误解,雪漠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澄清。他说,那些血腥和暴力代表不了西部文化。因为西部文化是一种和平文化,它有着极强的包容性。几乎任何外来文化都能与当地文化相安无事,虽曾有过几次宗教冲突,但总的来说,各民族、各宗教间总能相安无事地共存于一方水土之间,几乎西部所有地方,都是这样。多种文化的交汇和相融,使它有着跟东部文化截然不同的独特魅力,它像太阳光一样,能随缘呈现出多种色彩。佛教、道教、巫术、萨满教、伊斯兰教、儒学、原始宗教、基督教等所有能被称为文化的东西,一当进入西部,就可能会背离其本有的原始的纯粹的特征,跟当地土著文化相融杂交,变成一种异化的文化现象。

 

雪漠认为,西部文化又有着极强的封闭性。其封闭性使它很难为外界所同化。西部的地域文化完全跟别处不一样。几乎每一个省、每个县市甚至每个乡镇都有明显的特色,各领风骚,绝不雷同,如西藏文化、敦煌文化、青海文化、新疆文化等等,它们的差异性非常大,从形式内容,到精神品格,都仿佛是另外一种文化。而且,这类文化的寿命至少在几千年以上。我们都听过一句俗语:“十里不同天。”西部文化确实如此。

 

 

1站 同济大学:西部文化与文学精神

 

1020日下午,作家雪漠首先在同济大学图书馆报告厅展开了主题为《西部文化与文学精神》的首场精彩演讲,此次活动由同济大学图书馆与人文学院主办,人文学院的学生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赶来听讲。

 

雪漠说,一个作家,不仅仅要入世,而要有出世。不入世则成无源之水,不出世则易为庸碌同化,不能实现真正的超越。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一个作家首先应该学会的,是舍。舍去跟生命的终极目标无关的东西,拒绝所有的诱惑,实现终极的价值。他认为,对于一个真正有主体性的作家来说,整个世界仅仅起到两个作用:一是他的灵魂营养,二是他的调心道具。当你面对世上纷纭的万物和现象时,你是不是仍有一颗明白和清凉的心?

 

 

2站 复旦大学:挖掘智慧的宝藏

 

21日下午630作家雪漠做客复旦大学的《星空讲坛》,举行了题为《挖掘智慧的宝藏》的精彩演讲,文学院副院长,中文系主任陈思和做为嘉宾主持了演讲。雪漠声情并茂的演讲及西部独有的人文精神魅力使复旦师生深深感受到了西部文化所独有的那种大气与悲悯。

 

西部文化重灵魂和信仰,它认为,人的一辈子仅仅是在通过一个走廊,你可以借以实现超越,也可能因为贪欲而堕落,全在于你自己的选择。那“走过”本身便是目的。要是你过于贪婪地想在那走廊中造房子,是很滑稽的事。一提那些专业的炒房团,凉州人会冷笑的。他们会说,霸了千贯霸万贯,临亡了霸下四块板。那四块板的意思是棺材。他们认为,那些追逐利润的人真是莫名其妙。他们为啥不好好享受呢?难道他们不知道,世上的钱是挣不完的,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附录一:复旦大学新闻中心讯

 

20091021日晚630,西部作家雪漠和我校中文系教授陈思和步入了3209教室。作为星空讲坛的第172期,雪漠的到来为星空这个复旦品牌讲座栏目带来了一道充满民俗风情的独特风景线。

 

讲座伊始,嘉宾主持陈思和老师简要地向同学们介绍了这位也许并非名满天下,但一直努力突破、坚持写作的学者。

 

正式开场后,雪漠带着西部口音的讲说立刻把我们带入到那个朴素又带有点佛教神秘色彩的地域。西部文化的包容,西部人的淳朴和知足常乐,现代人无尽的欲望生出的痛苦,西部人传统观念里的“和谐发展观”,不断打碎然后超越自己的创作。我们常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雪漠的讲座里多了很多这些在其他地方听不到的东西。在纷繁复杂的现代社会里,五色令人色盲,当西部人吃饱饭拍拍肚皮的快乐淡出我们的世界时,我们认为他们因匮乏而生的痛苦恰恰是我们自己在欲望中难以自拔的不自知。

 

讲座过程中,雪漠时常生动地做各种比方,肢体语言的丰富以及表达的生动诙谐,让在场的各位在笑声中回味,同时也被雪漠独特的个人魅力所折服。(复旦大学新闻网)

 

 

3站 复旦大学:对民族精神的探讨

 

1022日,作家雪漠长篇小说《白虎关》研讨会在复旦大学隆重举行。与会者认为,《白虎关》是继贾平凹的《秦腔》之后中国西部文学的扛鼎之作。

 

以三位西部女性的命运为线索,《白虎关》用朴素自然的笔法,描绘了西部农村广阔的生活画面,剖析西部人深层的文化心理,塑造一批鲜活的西部农民形象,对传统的农牧文化进行了反思,揭示当代农村在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过程中面临的许多困境和产生的阵痛,对中国农村问题进行反思和探索。

 

“雪漠的《白虎关》是一部生命体验饱满、细节描写精彩的,表现农民西部生存的作品,非常耐读,坚实有力,还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在研讨会上首先作了精彩发言。

 

这位评论家还称,“在去年所有的排行榜和评奖中,都没有这部小说的踪影,但我认为它是08年最好的小说之一。比作者自己的《大漠祭》高出了不少。仍写西部农民,仍写生存的磨难和生命力的坚韧,但细节饱满,体验真切,结构致密,并能触及生死,永恒,人与自然等根本问题,闪耀着人类良知和尊严的辉光。一部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的书。”

 

著名评论家陈思和认为,西部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灵魂。他在读《白虎关》时,首先想到了萧红的《生死场》。在现代化进程中,我们已经忘了自身的民族精气。雪漠捡起来的,正是萧红的精神,也即对民族精神的探讨。《白虎关》不是现实主义小说,而是象征主义小说。

 

陈思和说,白虎代表西方,代表着“金”。这个“金”象征着一切的动荡,也就是说,每个人都面临着“白虎关”,整个时代都面临着“白虎关”。小说是在写绝境,小说所写的三位女性的绝境,象征着一个民族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象征着今天全球化的“白虎”当头,我们该怎样闯过?怎样复兴民族?小说中“月儿”的死最具有象征意义,象征着精神与肉体的斗争。当肉体败下阵来时,出现这样一场大火,就能使生命和灵魂得到升华,这就是凤凰涅槃。

 

在这次研讨会上,其他专家也都发表了各自看法。朱小如认为,雪漠具有巨大的艺术才华,很少有人能像雪漠这样把日常生活写得如此惊心动魄。

 

杨剑龙说:“雪漠的小说以厚实的生活积累、鲜明的人物性格、悲婉的故事情节,展现出西北大漠人们悲惨的人生,使雪漠的创作引起文坛的瞩目,奠定了其在文坛的声誉”。

 

周立民认为雪漠真正写出了中国农民的灵魂;王光东认为雪漠小说通过小视点反映了大世界,对农民的描写也回到了农民本身,是中国乡土小说的重大突破,中国文学中达到了像《白虎关》这样精神高度的作品很少;杨扬认为,一般来说,灵魂问题大多由知识分子来拷问,而雪漠小说却表现了农民对灵魂的拷问;张新颖认为,《白虎关》表现了一种生命的张力;何清认为,雪漠的小说体现了对现实的关怀精神;复旦博士张勐和朱墨等认为,《白虎关》有种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悲悯和灵魂深度。

 

庄英豪先生代表雪漠读者发言,他认为,《白虎关》中的三个女性分别象征了“真、善、美”,有着震撼心灵的巨大艺术感染力。

 

作家雪漠发言称:自己写作《大漠祭》、《猎原》和《白虎关》,仅仅是想做到三点:一是想在飞快地消失的岁月中,建立一种岁月毁不掉的价值;二是农业文明即将消融于历史的暗夜之中,他想为未来的历史保留农业文明时代的最后一个生存范本;三是他想用自己的努力,为这个时代带来一种善的影响,能够让这个世界因为自己的生存和努力变得相对美好一些。

 

来自西部城市武威的这位作家说,真正的文学,应该成为人类文明、进步和幸福的助缘,应该为人类提供积极的灵魂滋养。因为更高意义的幸福取决于心灵的明白与否,当一个农夫头枕土块香甜地大睡时,一个千万富翁可能正要自杀。当人类日渐陷入狭小、热恼、贪婪、嗔恨时,真正的文学,应该能为我们带来清凉,带来宽容,带来博爱,带来和平。

 

本次研讨会由复旦大学文学院和《文艺争鸣》杂志社联合举办。会议由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中文系主任陈思和主持。栾梅健、杨剑龙、王鸿生、王光东、杨扬、周立民、朱小如、徐德明、何清、张未民、张新颖、刘志荣、张业松、宋炳辉等专家学者,以及复旦大学中文系部分同学以及雪漠作品的部分读者也参与了这次研讨。

 

据悉,《白虎关》是中国作家协会重点项目,全书46万字。它跟《大漠祭》和《猎原》一起,构成了“大漠三部曲”,是作家雪漠用了二十年黄金年华打造的、为中国西部农民造像的精品力作。

 

“开始动手写《大漠祭》时,雪漠只有25岁,到20079月《白虎关》定稿、2008年出版时,雪漠已经45岁了,中间相隔了整整二十年,雪漠将自己生命的黄金岁月,几乎全部给了祖国西部这个农民和他的一家,这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著名评论家李星著文如是说。

 

当白虎关发现了金矿,人们皆蜂涌而来,村落随之而成为小城镇,农村因此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变革,旧的价值体系在巨大的社会变革面前坍塌,而新的价值体系正在建立,灵魂的焦渴与现实的挤压都在叩问这片古老的土地。《白虎关》远远超越了传统乡村小说,需要继续解读。(中国新闻社供稿)

 

              

                    4站 上海大学 西部文化的终极关怀

 

23日下午130,在上海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王光东的陪同下,作家雪漠做客上海大学的《高端讲座》,进行了精彩而又生动的演讲。雪漠着重讲解了西部文化中的终极关怀。他说,西部文化强调大胸怀,大悲悯,大格局,当下关怀,终极超越。人才学院的师生为雪漠献上了鲜花与礼品来表达他们对西部文化的敬仰和对雪漠作品的热爱。

 

附录二: 10.23著名西部作家雪漠做客上海大学《高端讲座》

 

1023日下午,乐乎新楼报告厅内传来阵阵掌声,著名西部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雪漠做客人才学院高端讲座,带来题为“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的精彩讲座。文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王光东教授作为特邀嘉宾,主持了本次活动,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丽娜也到场出席。

 

西部文化蕴宝藏  苦行廿载得真知

 

雪漠老师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典型西部人,一个带有浓厚地域口音的西部人,一个从腾格里沙漠边缘小山村走出来的西部作家,他的长篇小说《大漠祭》曾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提名,被誉为“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雪漠老师以西部文化和东部文化的差异为引,通过对比“冷漠的时代”、“过于实用的城市”,阐述了西部文化的可贵,旁征博引地展现了西部文化的两大特点,“当下关怀”和“终极超越”。受到西部文化当中“心灵足够广阔,没有什么可以积压你”的人生观一直指引着的雪漠老师,更将地方文化瑰宝­——凉州贤孝这种由盲艺人自弹自唱的弹唱艺术,融汇到了自己的创作之中,生动的讲述了承载大量中国民间文化的载体——大手印文化。

 

讲座的最后,雪漠老师向在场的同学提出了希望,“用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要去找寻别人身上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并反复强调了去“寻找活着的理由”,引发了大家的深深思考。而他用饱含激情说出“这辈子为写作而来”的话语,也深深打动了台下的老师和同学们。

 

现场互动积极  教授解读雪漠

 

雪漠老师精彩的讲座博得了台下的阵阵掌声。在互动提问环节中,同学们纷纷将西部文化和自己关注的社会问题相结合,比如:社会道德问题、西部文化传承问题等,都逐一向雪漠老师进行了请教,而雪漠老师质朴的回答,也体现出当代西部作家的大胸怀。

 

文学院副院长王光东教授高度评价了雪漠老师的作品,他认为:那是对爱、承担的思考,所涉及的西部文化在联系了深邃传统的同时,更加与西部这方热土深深结合在一起。值得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和引发当今社会对其进行深入的思考和探讨。为了表达对两位老师的敬意和感谢,人才学院第三期班长王晓天和来自文学院07级的本科生谷意达代表全体学员向两位老师献花。

 

最后,应王教授和在座同学的要求,雪漠老师用西部人特有的浑厚嗓音,以一首原汁原味的西北民歌作为本次高端讲座的结尾,令大家更为直观地感受到非语言可准确传达的西部文化的精髓和风采。(上海大学新闻)

 

 

5站 上海图书馆: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

 

24日下午200,作家雪漠在上海图书馆进行了主题为《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的精彩讲座,这是他在上海图书馆的第二次讲座,来自山东、河南、江西、广东等各地的部分读者及社会各界的人士也纷纷赶来聆听。

 

附录三:上海图书馆文章: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灵魂的滋养

 

我国西部地区民族众多,地域广袤,在千年历史进程中形成了灿烂卓越的文化。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不断推进,西部文化的表演舞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广。作家雪漠在上图讲座一开始便告诉我们,东部人对于西部文化不甚了解,甚至存有误解,而那些被误以为愚昧的东西,恰恰是西部文化的优秀精髓所在。西部文化,以其博大与厚重,进取我们的人生,丰富我们的文化,提升我们的灵魂,使我们更博大、更宽容,更宁静。

 

曾经有一个复旦大学的教授问雪漠老师,为什么在西部文化中,任何人都能谈灵魂这个精神境界如此之高的问题?西部的生活较于东部的大城市更宁静,摆脱了过多的喧嚣,在这样一个更近天际的地方,人们似乎也就更接近神秘的本质、灵魂的真谛。接下来,雪漠老师就几个重点问题进行了详尽的讲述。

 

一、真正的孤独

 

雪漠老师不将孤独理解为一种情绪,而真正的孤独有一种的悲壮。如今的许多人总说自己孤独:追求不到喜欢的女孩而孤独;不能成为百万富翁而孤独;得不到名利而孤独……孤独似乎成为了一个兜底词语,任何的贪婪欲望在不能获得满足时所产生的情绪上的失落都变成了孤独。这是堕落的标志,讲孤独二字变得很是渺小。佛说:“此世无永恒。”那什么是真正的孤独呢?当清晰地看到世界在前进,而自己早已消失于历史的空间中,找不到自己的影子,这是孤独;当战争来袭,同胞自相残杀,而自己深爱和平,倡导和平,这是孤独;当耶稣提出博爱的哲理时,世界不理解他,甚至将他钉死于板上时,这是孤独。真理无人理解,这就是孤独。孤独是一种境界,没有达到“举世皆醉我独醒”的孤独,不算孤独,只有当一个人的精神超越了民族、国家、世界,才能产生孤独。这才让我发现,那些所谓的孤独,顶多算是孤单,没有那种悲壮苍凉的气氛,也没有那所谓的精神境界。孤独固然不算善物,但往往是在真理得到认同的过程中存在孤独。

 

二、冷漠正在渗入灵魂

 

雪漠老师举了一个亲身经历的例子。某报某天一则新闻提醒市民,某个女人伪装成孕妇骗钱,希望不要上当。第二天,警察发现她真的怀有8个月身孕,报纸上的标题却写到“不惜让自己怀孕来骗钱,……”我们是怎样对待那些乞讨者的?视若无睹,冷眼相对,或是对他们大声呵斥过!雪漠老师说,无论什么样的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就算她真的使过小手段骗得了钱,那也不是真正地骗钱,她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商业化的时代,物质占主导地位,金钱、享乐和权力是人们的追求,于是对于忧伤和悲悯这份感情变得很陌生很麻木,许多悲伤的情景我们视为正常,情感上不会有很大的波动。”这是雪漠老师身旁的大屏幕所显示的文字。我想说,任何人对于那些乞讨者,内心不会没有一个波动,不会没有一丝悲悯,一丝同情,只是通常情况下,理智往往战胜了这些情感,我想这就是东西部观念上的差异吧。

 

三、生活的意义

 

在此,雪漠老师介绍了超越的文化。这里的超越是寻求一种精神上的自由,是一种没有外部条件的自由,而这里的外部条件毫无疑问指的就是物质条件。西部人在追求自由时将目光对准自己的心,一切凭心而论。另外,对于西部人民来说,生命的意义在于消灭自己的欲望,拥有博大的心,并且有利众的精神,这样的生命才会寻求到真正的自由,让心灵像金子一样焕发出最明亮的光。对于这一点,我总觉得太哲学,太抽象,对于身处大都市的我们,欲望不能太强烈,然而也不能没有欲望。有的欲望不也能让我们上进不是吗?我想雪漠老师的观点更适用于生活在慢节奏的地方,我们尊重并且理解,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要这样,有时候这些并不适合我们。

 

最后,雪漠老师又借汶川大地震等例子告诉我们,人要活在当下,有所追求,就立刻去追求等哲学理念等等。

 

散场后,让我不得不感叹这次讲座的内容扣题严密,也许我不能说我的灵魂已经真正得到了滋养,但是对于雪漠老师所秉承的西部文化我确实又多了不少的理解与深入。我觉得在这个物质化的世界里能有西部文化这样的精神令人感动,它就像一片净土,过滤掉人生的贪婪与浮躁,还一个纯净朴素的世界。相信拥有这样一个世界,灵魂得到真正的滋养。(高欣莹)

 

 

6站 上海教育电视台:无用之大用

 

25日上午,雪漠先生接受了上海教育电视台的采访。针对如何教育子女的问题,他说,每个孩子和家长是平等的。孩子有追求自己人生的权利。家长在帮助子女择业时,不应太过功利。许多时候,文化不能仅仅以“用”来衡量,人文精神是“无用之大用”。虽然它不一定马上给你带来眼前的利益,但却是你的人生不可或缺的营养。

 

雪漠认为,时下的城市文明和商业文明大多以赢利为目的,功利性很强。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下,一些城里人也就不可避免地带有相对强烈的功利色彩,当这种功利心膨胀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变成势利。这一点,已渗入了城市的民众心态甚至日常生活,成为我们的集体无意识,异化我们的灵魂。

 

雪漠称,当代那些所谓的成功者中,在用“术”和造“势”上也可能达到了极致,但在“道”的厚度上不足,因为“功利心”总是笼罩着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局限了他们的更高远的目光和更博大的胸襟。这便是有人总是将一些企业家的某种善行指责为“伪善”的原因。因为随着那善行体现出的,不一定是其人格本身散发出的大善,而是很容易被人们发现的商业图谋。功利心即成全了他们,同时也限制了他们。功利心能使他们及时扑捉到商机,但有时的“有求之求”并不是“大求”。无论在任何领域,初期的成功靠机遇,真正的大成功则取决于人格。当企业家能真正拥有大师的胸襟时,他的事业必然也会有大的格局。虽然表面看来,人的改变没有短期内的所谓效益,但其实那才是最有用的真正的改变。

 

雪漠说,一个十分功利和势利的人和群体,其汲取和吸纳文化滋养的标准当然会以“实用”为主,就很难用更大的胸怀去吸纳一些不一定马上实用、但对其人格人生有大滋养的文化养分的。有时,他的功利心甚至会拒绝这种文化。虽然西部文化不一定能马上带来看得到的利益。但它对生命、对人生、对人格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功利心让一些人取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同时,又会导使他们拒绝一种非常博大的无我无私的智慧,拒绝了能破除执着、没有任何功利的大“功利”的智慧。绝大部分的东部企业家同样没有逃过那个神秘的悖论:凭啥获益者,也会因啥受制。一个人最擅长的东西,往往也最能制约他。因此,许多时候,成就一个人的东西,也正是局限他的东西。 

 

 

6站 上海交通大学:承载人类精神

 

25日下午630,作家雪漠做客上海交通大学的思源讲坛,在图书馆的C220报告厅进行了别具一格的演讲,活动由图书馆与秋水书社共同主办,整个报告厅座无虚席,部分同学站在报告厅的走廊里听完了整场演讲。雪漠以生动的事例,以自身的生命体验与广大师生分享了西部文化所具有的独特魅力,提出了人活着的理由及生命的意义,谈到了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快乐,以及人生的梦想与追求。当同学问及大手印文化对当代人有什么用时,雪漠说:“我们要明明白白地追问自己:为什么活着?然后用全部的生命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拒绝外部世界对你的诱惑,守住一份真心,学会舍弃一些东西,要用自己的行为为这个世界带来明白、清凉和宽容。”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聘请雪漠先生为特邀教授。

 

附录四:雪漠: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这个世界变的越来越冷漠,冷漠得我们不再在乎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变得像脚后跟的皮一样迟钝。所以这个时代非常需要在已发现的文化中找到一种营养。”1025日晚,在新图书馆C220报告厅,著名作家雪漠为大家做了一场题为“挖掘智慧的宝藏——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滋养”的讲座。

 

雪漠说,虽然西部文化不一定马上带来看得到的利益,但它对生命、对人生、对人格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这个世界非常的大,像大海一样,我们可以在大海中汲取两滴水,折射出我们的世界。这两滴水就是凉州贤孝和大手印文化,它们承载了西部文化的气息,分别代表着当下关怀和终极超越,是西部文化的两大特点。当下关怀就是要关怀别人,关怀自己。关怀自己是要让自己具有更大的价值,真正地善待自己,改变自己的胸怀,变得大气一点,改变自己的行为,变得高尚一点。

 

在雪漠看来,一个人的行为就是一个人的价值,有什么样的行为,就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所谓超越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切东西都是你生命中的营养,而不是你的枷锁。”雪漠说。西部文化中自由的含义是战胜自己的贪欲,别让外部的世界扰乱了心。当心里各种欲望消失,消解了仇恨、愚昧时,心中就会有一种光明。

 

“我们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雪漠把自己依托归根于爱和智慧,而爱就是凉州贤孝,智慧就是大手印文化。

 

同时,雪漠还指出了人生的目标和重要性。“有了目标,你就是人;没有目标,你就是虫子。人和虫子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有目标,会找寻活着的理由,而虫子什么都不管,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没酒喝凉水。”大手印文化意味着,我们的选择要大,要有大胸怀、大境界、大悲悯,对人类命运做出积极的贡献。“没有选择,所有的行为都没有意义。”雪漠说。

 

富有哲理而又不乏幽默的语言,让大家受益匪浅。雪漠还现场演唱了凉州贤孝,让大家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西部文化的魅力。新图C220报告厅座无虚席,部分同学甚至站着听完了整个讲座。来自外国语学院大二的梁同学说:“我对雪漠老师所讲的‘大善铸心’印象非常深刻,他告诉了我应该以怎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个世界,对待自己的生活。”

 

本次活动由学联主办,图书馆和秋水书社承办。讲座结束后,图书馆为雪漠颁发了人文拓展计划特聘教授聘书,并赠送了纪念品。雪漠也把自己的著作赠送给图书馆和秋水书社。

 

雪漠原名陈开红,西部文化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专业作家,曾荣获“第三届冯牧文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被授予“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甘肃省优秀专家”等称号。雪漠历时二十年,为中国农民生存范本“老顺一家”造像,他的三篇长篇小说《白虎关》《大漠祭》和《猎原》一起构成了“大漠三部曲”。他说:“西部对我来说就是土壤,东部是天空。我这棵大树的根深扎在西部的土壤中,而我的树枝随着时代的风在摆动。”

 

对于此次讲座,雪漠表示,交大学生的精神面貌非常好,求知欲特别强,理解能力也很好,各项工作做得非常到位。雪漠寄语交大学子:“珍惜生命,在有限的生命时空中,建立不朽的人生价值,让这个世界因为你们的存在而更美好。”

 

附录五:感受西部文化  倾听心灵呼声—雪漠做客图书馆“思源讲坛”

 

思源讲坛是图书馆第2IC2人文拓展计划推出的新主题,暨1022日开坛之后,1025日,当代西部文学的著名作家雪漠应邀做客讲坛,在图书馆C220报告厅做《挖掘智慧的宝藏——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灵魂滋养》主题讲座,带领交大学子感受西部文化,领略不一样的文学风光。

 

讲座中,雪漠老师以自己独特的西部语言传达着西部文学的关怀和超越精神。以两个寻找宝藏的故事为楔子,道出了自己选择作家之路的缘由——将宽容和博大的西部文化宝藏展现给世人。指出西部文化与文学精神的相通之处在于人民立场、利众精神、当代超越和终极关怀,而凉州贤孝和大手印文化便是西部文化的全息,二者代表了当下关怀和终极超越这两个人文特性。凉州贤孝注重的是对当下生活的介入,强调对时代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要介入并发出自己的声音。大手印文化更注重当下的行为,它倡导自由,强调窥破虚幻,守住自己的真心,不思过去、不念未来,只抓住当下,解决实际的人生问题。大手印文化中,“大”即大胸怀、大境界、大悲悯;“手”即注重行为、贡献社会;“印”则象征明空智慧、终极关怀,“大手印”代表了人类智慧中出世与入世及所有心物现象。

 

雪漠老师指出,大手印文化认为人只要自省、自律,都能实现终极超越。为此需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不入世则成无源之水,不出世则易为庸碌同化,不能实现真正的超越。总结起来,西部文化强调的根本就是自由、超越和大善铸心。此次雪漠来到交大,不仅介绍了西部文学,更盛情邀请广大学子前往西部感受西部文化。互动环节中气氛活跃,应在场听众热烈要求,雪漠老师献上一曲六盘令,高昂苍凉的清唱歌声将活动推向高潮。

 

此次思源讲坛由图书馆和秋水书社共同打造,活动最后,图书馆和秋水书社分别向雪漠老师赠送了证书和纪念品,而雪漠老师将亲笔签名的《热血·厚土》赠送给图书馆和秋水书社,以作留念。(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宋海艳)

 

 

 

7站 上海东方网:当下关怀

 

27日上午1000,作家雪漠与文化学者庄英豪、田川一起参加了上海东方网的现场直播节目,围绕雪漠小说《白虎关》展开了热烈而生动的讨论,网上网下同步互动进行,广大的网友积极参与了提问。

 

著名评估专家庄英豪先生在读了作家雪漠的作品之后用六个字做了概括:生命、灵魂、精神。

 

一些网友问什么是灵魂,雪漠说:“灵魂就是活着的理由。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必须询问自己为什么活着?当你有这个追求的时候,你就不仅仅是动物性质的人,而是有灵魂的人。如果这种灵魂,活着的理由,理由达到足可以为世界带来善和美的时候,带来真善美的时候,灵魂的追问就上升到信仰。许许多多伟大的人都有信仰。”雪漠说西部文化追求的是终极超越,就是要让一个人从动物性的生存中得到升华。”

 

雪漠说,西部文化将人性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兽性,人的动物性。第二个方面就是神性,就是动物升华之后,超越了他自己,上升到一种比较高的,接近于形而上精神层面的时候,就接近于神性。

 

雪漠说,当一个人找到自己活着的理由的时候,要专注地朝这个方向走的时候不要管过去,不要管将来,专注的做好这个事情,不仅仅朝这个目标走,走的过程中间要专注,不要受世界的诱惑。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实现真正的超越。

 

  相关文章
2011-03-17 14:30
2011-03-17 12:07
2011-03-17 13:58
2011-03-17 12:16
2011-03-17 14:29
2011-03-17 11:59
2011-03-17 13:52
2011-03-17 11:49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