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
雪漠文化网 >> 最新版 >> 奶格玛 >> 奶格玛时报 >> 正文

解读《无死的金刚心》第二讲:信仰的指引司卡史德和信仰的本体奶格玛

2012-04-24 16:24 来源:“大善铸心”直播间 作者:陈彦瑾、陈思 浏览:45590583

 

《无死的金刚心》:一部能够“成就”你的作品

 

第二讲:信仰的指引“司卡史德”和信仰的本体“奶格玛”

 

嘉宾:陈彦瑾

主持:陈思

时间:2012421

地点:“大善铸心”直播间

 

◎陈思:陈老师晚上好,大家晚上好。感谢大家参加本周的网上读书会。本周我们的主题本来是“《无死的金刚心》与雪漠‘灵魂三部曲’”,但是由于《无死的金刚心》中暗含了无数与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真的就像雪漠老师在书中所说的“揪住一个智慧的指头就能拽出一个成就的汉子”,所以有关“成就”的话题,是无法在短短一个小时内谈完的。因此,这一期我们的讨论主题有所变动,还是请陈老师继续围绕这个主题谈一谈她的理解。谢谢陈老师。

 

●陈彦瑾:大家好,谢谢大家付出时间来参加读书会。《无死的金刚心》是一部能够“成就”你的作品,关于这个话题,我想分三期,跟大家分享我对这本书的解读、思考和感悟。上一期主要讲信仰的选择和阻碍信仰的负面力量——魔桶咒。这一期我想讲讲指引信仰寻觅的正面力量司卡史德,以及信仰的本体,奶格玛。在下一讲,我仍然会围绕“信仰”这个核心,谈谈我心中的“灵魂三部曲”,以及我认为的雪漠写作在今天时代的意义。这跟网上发布的预告有出入。因为网上要求一个月前就提交计划,所以不太准确。

 

世人有不同的需要,所以有不同的解读

 

先要强调的是,我讲的都是作品带给我个人的营养。每个人需要的营养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的读法也会不一样。这次宁显开提到这样一个问题,他认为雪漠老师的作品之间不一定有联系,不一定是发展和变化的关系,作品本身是灵动的,对作品进行一些规纳或总结他觉得是蛮死板的行为,不一定有助于对流动在作品中那种大精神的感知,他认为应该通过用心阅读,加深对作品中不同生命体验的真切理解,才能更贴近作品所要表达的内涵。我觉得他说得非常好。在《谈谈雪漠作品的魂》那期,我一再强调,只有用心去感知作品里面承载的魂,阅读才会是有意义的。而我讲的都是我用心阅读后,我得到的营养,包括对作品之间一些联系的概括和理解。但这些,本质上都只对我个人有意义,这些解读,也可以看成是我的一种寻觅。正是在读作品的过程中,我一次次接近我心中的奶格玛。在《无死的金刚心》中,奶格玛最后说,所有的寻觅,都只对寻觅者有意义。奶格玛究竟是谁,对你来说她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有寻觅之后的你才能找到你的答案。而别人找到的只能是别人的答案。所以说,我始终觉得,我们在这里谈作品,重要的不是说谁的解读最正确,或说,什么才是最正确的解读,重要的是,作品是不是影响了你的心灵,你是不是说出了这些影响。直播间的每一期读书会,都有很多人在付出,每次讲完后,一些志愿者还要承担繁重的录音整理工作,借此机会,我也向所有人说声谢谢,包括每次来这里听的朋友,你们也付出了宝贵的时间。所以,我很珍惜每一个机会,很想在这里真诚地说出作品带给我的营养,希望能给现场的朋友一些启示,更希望能让那些还不怎么了解大手印文化的朋友,得到一些有意义的信息。而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雪漠老师,我有意借用了一些其他领域的话语,有意对作品作了横向或纵向的比较和归纳,有意作了跨领域的比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作品和陌生读者之间架起一座座桥梁。也许这些桥梁对于熟悉雪漠作品的人没有必要,但对于那些没有读过作品、不了解大手印文化的朋友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更倾向于舍弃修行名相,而用了一些社科的、文学的词汇来解读作品的原因。这也是我对卓超的一个问题的回答。卓超担心,读书过程中的一些比较阅读可能会成为一种“所知障”。那么对我来说,我常用比较有三个用意,一是前面说的,为了说给一些需要比较的人听,通过比较,在作品和陌生读者之间架一座桥梁,二是为了我自己能够更懂作品,三是为了尽可能多地提及雪漠老师的每一部作品,让过去出版一些作品在比较中能不断被提起,被现在的更多的人知道。会不会成为所知障,我觉得要具体分析。本质上,一切词汇或话语,修行的也罢,文学的也罢,心理学的也罢,都是一种名相,都是作品承载的文化和精神的一种示现,只是因为这个世界有不同的需要,所以需要不同的解读。尤其对于真理来说,本质上,所有的语言和解释,都可能远离真理,但世人需要一种他们能认可的解释,因为世人的分别需要,这个世界才有了文学、科学、哲学、宗教、心理学等种种门类的语言,对真理作出不同解释。而究竟的真理是什么?这正是《无死的金刚心》这本书要告诉我们的。

 

《无死的金刚心》:一个象征、一个寓言

 

接下来,我继续跟大家分享,我从《无死的金刚心》中获得的营养。我觉得,就像雪漠老师在引言中说的,你可以当作琼波浪觉或雪漠老师真实的心灵秘传读,也可以当作指导你实修的指南读。我的读法,是雪漠老师说的第三和第四种。我把这本书看作是一个象征、一个寓言。小说一开始就说,琼波浪觉和“雪漠”的对话是发生在类似于梦境的秘境中,小说结尾“雪漠”与奶格玛的相遇也在类似于梦境的秘境中。梦境和秘境,本质是一种心灵境界,是灵魂内部的事。小说要表达的,不是外在的真实,而是精神的真实。小说的情节,包括那些情书,也不是按真实的物理时间来展示,而是一种心灵时间。魔桶咒也好,诛杀咒也好,魔桶生活也好,沙尔娃蒂也好,一切的形形色色,可以应理解为琼波浪觉心灵或灵魂内部的不同力量的形象化显现。魔桶咒是阻碍进取的负面力量,包括班马朗等负面人物,是琼波浪觉心灵当中负面力量的一种形象显现。司卡史德、空行母,佛教圣地和空行圣地等是指引灵魂的正面力量,而情魔——沙尔娃蒂代表的是一种亦正亦负的力量,代表的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能。因为爱情是人性中最深奥的部分,也是最强的一种生命能量,它既可以让人向上,也可以让人堕落,通过它,生命的丰富性全都展示出来了。

 

所以,我更愿意把这本书当作心灵小说读,更看重这本书给心灵带来的启示。因为只有把它看作心灵的文本,才有可能真正对我们的心灵发生作用,如果按照实修的、现实主义的读法去读,有可能就会是一种心外求法。这是我的观点。所以,在上一期中,孙良俊有个问题,他问琼波浪觉是顿悟顿证者,还是顿悟渐修者,或是渐悟渐修者,他见性后是悟证同时,还是悟后起修?这个问题,我觉得只有雪漠老师可以回答,而我的建议是,读这本书时不妨先把类似的现实主义的追问放一放,因为,即便得到了确切的回答,这对于改变我们心灵的本质也不会有太大的作用。正如雪漠老师在书里一直强调的,他要实现的是一种精神的真实,而不是描头画脚的真实,所以,他把琼波浪觉求法的很多外在的过程都省略了,只注重揭示他的心灵和灵魂的变化。

 

奶格玛是谁?——真正的主人公是奶格玛

 

在上一期,我们讲了琼波浪觉的信仰危机,他的信仰选择,以及阻碍他寻觅信仰的一些负面力量魔桶咒。魔桶咒是一些庸碌混世说,甚至是有着利众外相的混世说,还有情魔,沙尔娃蒂的情,以及被异化的信仰生活——魔桶生活。今天,我们主要讲信仰的寻觅中,指引信仰的正面力量,以奶格玛、司卡史德、无身空行母、佛教圣地和空行圣地为代表。负面力量的目的是要让琼波浪觉产生退转心,放弃寻觅;而正面力量,以司卡史德为代表,一路上以大量的智慧教导为指引,让琼波浪觉不退转、不懈怠、不怀疑,指引他方向,引导他前行。而我还想再强调一点,不论是正面力量还是负面力量,琼波浪觉的所有遭遇和历练,都是同时发生在他灵魂内部的事,是他自己在信仰生活中的灵魂搏斗。

 

琼波浪觉选择离开本波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他要寻找梦中女子奶格玛。那么,奶格玛是谁?或者说,作为信仰,奶格玛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是小说开篇隐藏的大问题,也是琼波浪觉跨越千山万水的寻觅要回答的问题。整部小说要回答的,也是这个问题。所以说,从这个角度看,这部小说是一个大寓言,真正的主人公,不是琼波浪觉,而是奶格玛,也就是信仰本身。这是一部信仰寓言,或者说,是信仰本体论。它表达的,是雪漠老师对信仰本体的思考和体验。我为什么强调“信仰”呢?因为宗教的本质就是信仰,信仰的本质是向往,向往的本质是对真理的思考、探求和体验、实践。任何一个信仰者,如果不明白何为信仰、信仰何为,他就有可能是迷信,或者是不坚定,或者是心外求法。就像《无死的金刚心》中的扎西,班马朗等人。其实,我认为修行的一个首要内容是,对信仰的本体进行一番思考和探索,信仰的本质究竟什么?信仰和信仰者究竟是什么关系?这是修行的大问题。不论你是这个教或那个教,这个派或那个派,只要你是信仰者,你就必须对这大问题作出回答,否则,你就有可能迷失方向,把信仰异化为迷信,或者盲人骑瞎马,四处奔走而迷失自己。而《无死的金刚心》这本书,是雪漠老师对这大问题的回答。在上一期,韩晓菊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个香巴噶举的信仰者如何读这本书,从中汲取养分?作为一个佛学爱好者如何读这本书,从中汲取养分?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如何读这本书,从中汲取养分?我认为,这本书其实是雪漠老师以小说的形式演绎的哲学著作,是信仰者必看的信仰的本体论。不论是香巴噶举的信仰者,佛学爱好者还是普通读者,都可以从这个角度去吸取养分。这是我的一个看法。在下一期,我还会抓住“信仰”这个核心词,重新考察雪漠老师的“灵魂三部曲”,梳理、总结出雪漠老师对“信仰”这一时代大问题的探索。

 

灵魂历练的核心:去除分别心

 

回到今天的主题。指引琼波浪觉寻觅的正面力量中,其中之一是沿着佛陀证悟之路的朝圣之旅。那些佛教圣地和和佛经故事,主要是作为无常的一种示现,也是作为真理的一种示现,让琼波浪觉的灵魂接受到一种熏染,或者说,加持。我觉得,这部分内容,也是雪漠老师对于一种伟大精神的致敬。琼波浪觉的朝圣也是雪漠的朝圣。

 

在小说的第13章“卖酒的女子”这一节,指引琼波浪觉寻觅的最重要的导师司卡史德出现了。在我看来,司卡史德是智慧的象征,她示现为琼波浪觉的肉身上师。接下来的几章中,司卡史德时而现身,时而隐去,时而亲口教导,时而化现幻境,时而带领琼波浪觉游历空行圣地,让他聆听无身空行母的智慧教导,用尽了种种善巧的方法,指引琼波浪觉的灵魂向着一种终极的真理升腾。我认为,司卡史德和无身空行母的一切智慧教导,都在指向一种终极意义的信仰,也就是信仰的本体——真理本身。小说的里那些空行母的道歌,就是来自真理的声音。而真理是什么?

 

所以我们看到,司卡史德、无身空行母的一切教导和示现,核心都是去除分别心,也即远离所有概念、远离所有分别、远离所有名相。

 

奶格玛:信仰的本体——真理

 

最后,琼波浪觉终于见到了奶格玛——信仰的本体,也就是真理。在《无死的金刚心》中,奶格玛对琼波浪觉说:从你念第一句奶格玛千诺”起,我就跟你在一起。从你产生了寻觅之心的那一刻起,就跟我相遇了。你经历的人和事,都是我的化现。因为,奶格玛是一种境界,她既是目的地,更是那寻觅本身。又说:真正的奶格玛,对具缘者来说,一直是如影随形的。任何人至诚念“奶格玛千诺”,我都会随缘出现。不过,他那时看到的,也许是一缕清风,也许是一朵彩云,也许是不经意的一个善念,也许是远在云端的一声鸟鸣。但你必须认知,那便是奶格玛。

 

那么,当我们在阅读过程中和琼波浪觉一起经历了对信仰(真理)的思考、体验之后,这时候读到这番话,我们已经能够对文字背后的意思心领神会了。也就是说:一个人从选择信仰的那一刻起,信仰就已经进入他的生命了。或者说,信仰起于选择,选择就是向往,就是“信”。信仰起于并存在于向往和“信”,与向往和“信”如影随形。所以,信仰不是外在于信仰者的某个目的地,不是他要去追逐的目标、要达成的心愿。信仰不是手段,信仰本身就是目的。对“具缘者”——信仰者来说,信仰是信仰者的呼吸,与生命如影随形,是信仰者生命诗意、激情和意义本身,也就是说,信仰也是信仰者自己。这也是雪漠老师常说的,无二无别。

 

但这种无二无别,也只能发生在历练后的“这一个”生命里,不经过寻觅,不经过灵魂的历练,是不可能领悟无二无别的深意的。所以,奶格玛说,虽然我一开始就和你在一起,但是你业障深重,你看不见我。业障,就是概念、分别、名相,就是一路上的那些诛法咒术情魔,就是更香多吉班马朗假奶格玛等等。所谓灵魂的历练,从真理的角度看,本质上就是去除分别心,就是远离一切概念、分别、名相。而所有的业障,表面看是一种阻力,其实更是一种历练,因为没有历练,就没有升华。所以,奶格玛说,生命中所有的违缘反倒成就了你无量的功德。而在《秘密的相遇》这一节,奶格玛对证悟了的雪漠说:“你的见地,只属于你自己。它是你实现超越后的证量,而非凡夫的狂妄。对于没有踏上寻觅之路、没有经历寻觅之苦、没有经受灵魂历练、没有实现终极超越的人,他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没有寻觅,没有经历,没有历练,没有经年累月的实践,你就不会是奶格玛。她说,只有在你到达目的地之后,那个奶格玛,才是你最后的自己。”

 

讨论:

 

魔桶生活的启示

 

◎陈思:谢谢陈老师,您刚才谈到了很多给我启迪,也让我反思的观点。其中我最重视的是“奶格玛是谁”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关键,如果对这一点没有很好的体悟,不管我们的寻觅进行到哪个阶段,都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琼波浪觉会寻找圣地,会与奶格玛结婚,会沉醉在魔桶的生活当中。这一切的过程都源于我们在有意无意地寻找一个心外的真理。所以,我虽然觉得琼波浪觉的魔桶生活是个巨大的遗憾,但是我也把它视为一种生命的必然,就是说,我觉得它是寻觅中的琼波浪觉必然经历的阶段。换句话说,寻找心外的奶格玛的琼波浪觉必然陷入魔桶的生活。当然,这也是一种因缘和合。我甚至认为,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都有一种必然性,这种必然性来自于我们心灵的状态,来自于我们对真理一定程度上的误解。这种误解出现在一个知识到智慧的转换过程当中。我觉得,只要我们还没有彻底完成这样的一种转换,就必然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而且,必然陷入各种各样的魔桶生活。因此,我认为魔桶生活有着巨大的象征意义和现实意义。而且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我们不断从各种角度去探讨和琢磨的问题。能不能结合您对“奶格玛是谁”这个问题的思考,来谈谈琼波浪觉在魔桶中的那段经历?

 

●陈彦瑾:是的,我同意你说的,寻找心外的奶格玛的琼波浪觉必然会陷入魔桶生活。魔桶生活的确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和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再次专门提出来探讨。在上一期,明空和一位网友也对魔桶生活提了两个问题,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对那两个问题重新再说说我的思考,同时也算是对你的问题的一种回答吧。

 

上期的一位网友说,大家似乎都在为琼波浪觉22年的庸碌生活而感到可惜,甚至是感到不应该,那么我想请大家进一步思考的是,如果没有这22年的“荒废”, 琼波浪觉可以得到或更早得到成就吗?

 

这是一个好问题。在上期,我也说过,魔桶生活是雪漠老师在二稿时加入的,之所以要加入,一定是有很深的用意的。而且,魔桶生活被放在了琼波浪觉在司卡史德的教导下历练了种种考验之后,用意是非常深刻的。当我读到司卡史德用了种种的方法成熟琼波浪觉的心性,又带他去游历空行圣地,聆听了空行母的种种智慧教导后,我以为,他离见到奶格玛不远了,该成就了。但雪漠老师却让他跌入了22年的漫长的魔桶生活中,这是最震撼我的地方。我很同意你说的,琼波浪觉是必然会掉入魔桶生活的。因为那一切的教导和示现,这时候对琼波浪觉来说,都还是一种理上的明白,不是事上的证悟。就像书中说的,“找到究竟真理的含义,是改变自己的心和行为,而非仅仅是道理上的明白。虽然那诸多的空行母为我讲述过许多真理,但要是它们不能在我的生命中放出光明,照亮我的人生,那么,一切的所谓真理,就仅仅是一种知识。一个人无论掌握多少知识,要是那知识不能成为他的智慧,他就仅仅是个书橱或图书馆。无论多大的图书馆,在一场大火之后,都会成为一片废墟。那大火,可能是贪婪,可能是愚昧,也可能是仇恨。由于遗忘的存在,那所有能够放入你心中的知识,也会在某一天离开你。只有当知识化为智慧,成为你无法离开的呼吸时,它才会融入你的生命体本身。”所以,魔桶生活对于琼波浪觉,就是将理上明白的真理拿到生活的火炉中去检验的过程,是让真理改变心和行为、照亮生活的过程。也就是,从事上去证悟真理的过程。

 

我们看到,琼波浪觉对假奶格玛的深信不疑,在于他仅仅是从知识上去判断奶格玛,比如名字叫奶格玛,美貌、会讲经说法、带给他一种陶醉的觉受等等。正是关于奶格玛的一些知识,把一个寻常的女子塑造成了奶格玛,也就是说,如果不是事上证到而仅仅是理上明白,那么,那些关于真理的知识,就是所谓的真理,就是貌似的真理,是被异化了真理。同样,如果只是从知识和道理上去理解信仰,而不是让信仰改变自己的心和行为,照亮自己的生活,那所谓的信仰生活也是一种貌似的信仰生活,就是魔桶生活。

 

我们看到,琼波浪觉在接受司卡史德的调教时,因为分别心,他总是一次次错过缘起。而面对魔桶时,他义无反顾进去了,劝也劝不住。面对假奶格玛,他也再没有疑心,情欲被他当成了双修。他再不会质疑他的生活,因为他的生活正是被他之前明白的那些道理创造出来的。这就是一种被所知障异化了的生活。我们看到,这生活表面看起来很美满,其实隐藏着各种仇恨、嫉妒、贪婪、傲慢等危机,而危机的根源,正是来于名相。真假奶格玛的纠纷,本质上是一种名相的纠纷。仅仅是道理上明白的琼波浪觉,行为上和心上都没有远离名相,所以他陷入到了一场场的纠纷中。所以,如果说,司卡史德的调教是一种正面教导,魔桶生活就是一种反面教导,不论是正面还是反面,核心都是围绕一点,就是去除分别心,彻底抛弃一切分别、概念、名相。魔桶生活是让琼波浪觉在自己的生活中而不仅仅是在头脑中破除名相,消除分别心。而22年这个漫长的时间,也让我们看到,从理上的明白到事上的明白,是多么漫长的一个过程。

 

所以回到上期的那个问题,爱情、婚姻和家庭这些算不算是“魔桶”生活的一部分,关键也在于,你究竟只是理上明白还是事上明白。如果只是理上明白,就有可能像琼波浪觉那样,让那些关于信仰、修行等等知识和道理带来的所知障,异化了自己的生活。书中说,一个人无论掌握多少知识,要是那知识不能成为他的智慧,他就仅仅是个书橱或图书馆。我们可以看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还只是书橱或图书馆。反观我自己,我觉得,现阶段的我有时候也还只是书橱和图书馆。但我想,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论是理上明白还是事上证得,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所以,魔桶生活是有必然性的,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在寻觅信仰的道路上,都必然会有魔桶生活的阶段。没有这个阶段,就没有最后的证悟。所以我们看到,魔桶生活结束后,琼波浪觉就见到了奶格玛。

 

魔桶生活出现的时机耐人寻味

 

◎陈思:刚才您的发言当中,有一个问题是我很关心的,就是魔桶生活出现的时机。有的时候我会思考一个问题:琼波浪觉如果没有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考验,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跳进这个魔桶生活当中,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跟奶格玛结婚,或者说在这样一种臆想当中停止他的寻觅呢?我觉得在这一点上的思考,对信仰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可能比魔桶生活本身具有更大的现实意义。因为它揭示了修行上面一个可能不是特别起眼的误区。当然这个误区它也是处于某个特定阶段的。我觉得这个误区也可以用一种“崇高论”来概括,甚至可以用一种“束缚论”来概括。不过我也认为,它的存在恰好是建立在我们的信仰达到一定的基础这个前提之上的。我很想请您谈一谈您在这一点上面的思考。

 

●陈彦瑾:是的。除了前面说的理上明白和事上明白,我觉得这也写出了修行上的另一种深刻的考验。就是我们经过一番历练后,获得了一些自以为是的体验或认知,但是,也许正是这些自以为的体验和认知束缚了我们,成为了接近真理的的一种障碍,也就是前面说的所知障。那么,要是没有前面那些历练,琼波浪觉还会不会义无反顾地跳进魔桶而毫不质疑魔桶生活呢?我觉得肯定是会的。但我认为,他进入魔桶,不是出于崇高感,而是因为名相没有破除。只要没有破除二元分别带来的名相,他就必然会进入魔桶生活,义无反顾地进入也好,犹犹豫豫地进入也好,被违缘的鞭子赶进去的也好,都会进入。因为,只要不是真正看见真理,只是凭着脑中对真理的想像生活,那生活就有可能是魔桶生活。魔桶生活可能是每一个寻觅者都必须经历的过程。当然,那种想象带来的崇高感,也会放大所谓的真理的光圈,让魔桶生活具有了一种貌似信仰的表相。

 

奶格玛:美丽还是寻常?

 

◎陈思:谢谢陈老师。在“奶格玛”的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这个细节可能很小,它只是一句话:琼波浪觉在找到奶格玛的时候,发现她其实不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的长相非常普通。我觉得,这里面可能也有一个暗喻。在《西夏的苍狼》里面也有过一段关于娑萨朗的描述,这段描述里面谈到,当黑歌手说出娑萨朗的真相时,有好几个老人都在绝望中当场吐血身亡了。这一点让我反思我们的向往。向往的本质,是一种对比自己更美好的对象的憧憬。但是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好”呢?“美好”是不是一种感官上面的东西?如果它不是一种感官上面的东西,那么我们又该怎么去定义它呢?我觉得这一点的讨论也可以更加深入一些,它可能会加深我们对“奶格玛是谁”这个问题的思考。

 

●陈彦瑾:是的。当我看到《秘密的相遇》那一节时,我也想到了《西夏的苍狼》中的黑歌手的寻觅。我觉得,这都是一种象征或比喻。奶格玛在《无死的金刚心》中一直被描绘成美丽的女子,直到最后《秘密的相遇》这一节才说,她是个寻常的女子,没有传说中那么美丽,寻常得不像一个传说。我觉得可以从几个角度去解读这句话。一是,我们常说,真理其实是朴素的,也就是寻常的,我们说的平常心,二是,真理又是以不同的名相出现的,无论美丽还是寻常,那都是外相,不是真理的本质。真理的本质是无相的。而美好或崇高,只是一种想象,是我们对信仰和真理的想象,它也来源于我们的分别心。其实,不论美好、崇高还是寻常、普通,甚至丑陋、卑贱,都是真理的一种示现,所以我们也说,道在屎尿。按《西夏的苍狼》的说法,就是一幅织锦的两面。娑萨朗和凉州,美丽的奶格玛和寻常的奶格玛,都是真理的示现,是一幅织锦的两面。

 

“一幅织锦的两面”还有一个寓意就是,也象征了信仰和信仰者的关系。其实,象征永恒的娑萨朗和象征当下的凉州,本来是一体,也就是说,永恒就是当下,彼岸就是此岸,信仰就是信仰者自己。永恒不是遥远天边的净土,永恒是每一个当下;彼岸也不是隔着河流的对岸,彼岸就是被智慧照亮的此岸;信仰不是外在于信仰者的某个美好的目的地,信仰就是信仰者自己。这也是《无死的金刚心》中《秘密的相遇》里说的:“我清晰地发现,那个叫奶格玛的女子,其实是我自己。我的所有寻觅,我的所有相遇,我的所有期待,我的所有经历,其实是我自己。在我智慧的生命中,真正的奶格玛,就是在这时出现的。奶格玛并不曾离开我,我们也无所谓相遇。在我无垢的清净里,甚至不需要那寻觅的过程。虽然那过程也是奶格玛,但真正的寻觅,甚至不需要过程。只是,要是没有那寻觅过程,我可能永远都会去寻觅。正是在那无尽的寻觅中,我终于发现,我本来就不需要寻觅。”

 

网友问答

 

陈思:确实,我也觉得这段话非常非常地好,它让我在生活中也有了一个警醒。我们在访谈前收集了一些朋友的疑问。其中傅慧杰问道,琼波浪觉决意离开本波去寻觅真理,不管什么情况发生都阻挡不了他,这是否一种执著呢?如果是的话,您如何看待这种执著?

 

●陈彦瑾:在琼波浪觉选择离开本波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我爱父亲,但我更爱真理。我认为,对真理的寻觅不是执著,而是自省、自律和向往。执著源于分别心,自省、自律和向往,正是要去除分别心,去除执著。书中说,奶格玛就是那寻觅的过程。或者说,信仰的本质就是对真理的向往。而什么是真理?《无死的金刚心》中说,真理是远离了一切名相、概念、分别的一种无相的境界。但要真正明白这一点,需要灵魂的历练,这个历练的过程,就是去除分别心的过程。靠什么指引历练?靠自省、自律和向往。所以,上期中一娴提到一个问题,问琼波浪觉的坚持力来源于什么?我觉得,就来源于自省、自律和对真理的向往。没有向往就没有信仰,没有自省、自律,就容易误入歧途,或者轻易放弃向往。琼波浪觉在魔桶中的22年,因为被貌似的信仰迷惑,他关闭了向往之心,所以那时,真正的信仰对他来说就是不存在的,整整22年,司卡史德也没有出现过。当然,空行母的道歌中说,执着于解脱也是一种执著,但执着于解脱也是一种执著这句话本身也是真理的一个示现,是需要经过历练后才能证得的。

 

◎陈思:是的,我觉得我们人生的过程——对修行人来说,就是修行的过程——是需要走过许多不同阶段的。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必须先学会爬,再学会走,然后才到跑。虽然我们知道自己是个人,迟早会跑步,但是假如我们马上开始跑步,就肯定会出现问题,比如说我们可能会跌倒,可能会摔伤,或者还有其它更糟糕的情况。所以,我认为,我们每个人实际上都是寻觅中的琼波浪觉,都需要经历一番灵魂历练的过程。那么马京绪他就有一个这样的问题:琼波浪觉学了许多密法,但最后也没能挽救儿子的生命,这里面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样的道理呢?

 

●陈彦瑾:我读出的道理有这么几点:第一,这是无常的真理的一种示现。第二,世上只有永恒的真理,没有永恒的生命。第三,这也是雪漠老师在很多作品中强调的,信仰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自己。信仰不是手段,信仰本身就是目的。

 

◎陈思:谢谢陈老师。马京绪还有另外的一个问题,他说,书中对琼波浪觉与莎尔娃蒂的爱情描写是在表达世间的真爱,但书中也指出这种爱是幻化的,那么难道我们不应该去追求这种爱情吗?

 

●陈彦瑾:我的理解是:世间的爱不论多么美好,都只是世间的,也就是说,它是有限的,相对的,它也有成、住、坏、灭的过程,它不能逃离无常这个真理。所以我们看到,在魔桶中的22年,琼波浪觉也几乎忘记了沙尔娃蒂,这一笔是非常深刻的。不论他和沙尔娃蒂的爱多么真诚可贵,甚至沙尔娃蒂为了这份爱宁愿献出自己的生命,但不论多么美好、多么刻骨铭心的爱情,都终究会成为一种记忆,甚至最终被遗忘在风中。除非将你对世间的爱的追求升华为对出世间的智慧,也就是对真理的追求。书中有一段话,很感人。佛陀涅槃前对阿难最后开示说:要以自己的真心为明灯,要以自己的真心为依靠,不要依靠外物。要以真理为依靠,不要依靠其他无常之物。只有以真理、真心和佛法为依托时,你才会有真正的皈依。此外,世上找不到真正的能永恒依托之物。要安住真心,精进行持,你才有可能到达安乐之彼岸。我想,这段话,已经是你这问题的答案了。

 

◎陈思:是的,这段话里面蕴含了无限的真理,它非常感人。今天晚上陈老师为我们分享了很多精彩的思考,辛苦陈老师了。虽然还有一些现场观众的提问没有回答,但是今晚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陈老师将在下周的网上读书会中解答大家的这些问题。感谢大家的收听,也感谢陈老师的精彩分享。祝大家有个美好的晚上,也欢迎大家下周同样时间再来收听我们的节目。谢谢大家。

 

 

附:

 

●雪漠(XueMo)作品专卖: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雪漠(XueMo)墨宝义卖:http://www.xuemo.cn/list.asp?id=89

 

 

相关文章

雪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