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从我的宗教体验谈大手印墨宝之“光”

2011-12-27 07:22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心印法师 浏览:26621326

从我的宗教体验谈大手印墨宝之“光”

/心印法师

在第二届香巴文化论坛的开幕式上,作为对我向广州香巴文化研究院捐赠三十万成立“心印大手印文化专项经费”的致谢,雪漠老师向我赠送了两幅他手书的墨宝,一幅是“大手印”,另一幅是“心印”。

“心印”是雪漠老师第一次公开的墨宝,在此之前,雪漠老师的所有墨宝只有“大手印”以及为“生命之秋大放生活动”写的“大心”系列(目前“大心”系列已全被陈彦瑾女士收藏)。我知道,“心印”是雪漠老师专门为我所题,墨宝右下侧记录了此作的书写日期,雪漠老师还专门按下了指印——每一处的细节,都体现出雪漠老师的一番用心。而这次雪漠老师赠予我的“大手印”,更是《光明大手印》系列丛书封面题字的真迹,墨宝的背后还有雪漠老师标注的“神品”两字和指印,可见老师对此幅作品的特别珍爱。

我从没想过自己的一点善念会换来这么大的回报,这让我既喜出望外又受宠若惊。

我向来知道雪漠老师惜墨如金,虽然他也喜好书法,但他的喜好却比较特别,仿佛仅仅好几个字而已——我数过,到目前为止雪漠老师写过的墨宝,来来去去不过几个字:“大手印”、“心”、“佛”等,似乎雪漠老师陶醉于这几个字所承载的精神多于书法本身,如同他的写小说,他并不在乎小说的技法或别的,仅仅把小说当成他传递精神,表达思想的载体。于是,这几个字如同茅山道士画符那样,经过千千万万遍的书写后,渐渐有了特殊的“功力”——时常有听说,不少收藏者都从雪漠老师的“大手印”墨宝里看到了不寻常的“光”。这一点,跟道教专家陈全林老师从雪漠老师的印堂看到发光的“明点”和“慧光”一样,都是一种目前很难用科学来解释的现象或存在。但科学不能解释,却并不代表不存在。确实,雪漠老师的每幅“大手印”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生命力,它们完全超出了书法作为一门艺术让人赏心悦目或陶冶性情的功能,很多清净之人都能感受到墨宝的巨大场能,它们能让所悬挂的空间变得非常祥和吉祥。这也是为什么雪漠老师的墨迹没有被称作“书法”而被称为“墨宝”的原因。

说到大手印墨宝神奇的场能,我想起最近的一段宗教体验:

前一段时间,我连续几天做噩梦。一天,梦见一个过了世很久的朋友,他非要请我到他家吃饭,梦里我也知道他死了,但我以为他自己并不知道,为了不令他失望我就答应了,结果去到他家,发现他早就知道自己死了,屋里还有其他的死去的人,原来他请我“吃饭”就是为了把我引到他们那去,没等我想清楚他们引我过去的目的,我头皮已经发麻了,怎么从那屋里逃出去我也忘了,总之是心惊胆战。

第二次,我梦见有人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去到的时候我才发现目的地是一栋大土包似的建筑物,当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吉祥,但出于礼貌,我还是跟着进去了。我们上了那栋建筑的顶层,刚进去时里面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有很多人在那谈笑风生,但就在我想仔细看清楚那些人脸孔的一瞬间,所有人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了,那屋子忽然变得极奇阴森恐怖,所有的房间刹时变成了一个个张着黑口的洞,不祥的气场顿时让我浑身鸡皮倒竖,我知道自己又到了不该到的地方了,拔腿就往楼下奔,跑的时候感到身后有股力量把我往后吸,但我没有回看的时间和勇气,我把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到两条腿上。后来我还是逃出去了,逃出去很远后我才回头看那“建筑”,其实它就是一个高耸的巨大坟头。

第三次的梦比前两次的更惊心动魄。我梦见被一个男人追杀,后来我躲到房间里,但那道反锁的房门在他面前就跟纸糊上似的脆弱,当时我怕到了极点且无路可逃,情急关头瞥见身旁有把长刀,我便赶紧握在手里。本来以为举着长刀那人就不敢前来了,但他根本不把我和我手上的刀放在眼里,不但不退反倒步步逼近,危急之际我鼓起勇气举刀向着那人的脸刺去,没想到那刀竟然势如破竹般地划开了他的嘴,把他的舌头齐整地割成了左右两瓣,差一点就刺穿喉咙,那人当场掩面倒下,我吓得扔下刀就逃。梦境的逼真程度让我醒来后心有余悸了整整一天。

连续的类似的梦还有不少,此处不赘。

这连续的噩梦让我隐隐蒙上了心理阴影,于是我就把雪漠老师的大手印墨宝挂了起来。当晚,我梦见自己住在一个四周都被清凉之水围着的房间里,房间很豪华,到处金光灿灿,显得金碧辉煌。没多久,屋里来了五个人——后来有人说他们是五大金刚——他们煮了饭,还叫我跟他们一起吃,吃过饭后他们带了一些东西就离开了。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做过不吉祥的噩梦。

通过这段梦境经历,我清晰地感知到我周围场能发生了变化。对于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场能我并不是第一次见识。我还有过另一段亲身经历:一天,我在佛堂搬花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朵未开的百合花苞弄断了,我不舍得把花苞扔掉,就把它单独供在佛像前,没想到这朵脱离了根茎的花苞,甚至连水都不需要,便生气盎然地活了下来,从百合花苞一天天开成了百合花,而且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花香。那一次,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空间肯定有个巨大的能量场,虽然我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这朵花苞却证明了它的存在。后来我在日记中记录了我对此“发现”的感想:“……我不断在想到底怎样的能量让它的生命得以继续?它又是如何接收到这些能量?它的生命跟以前有怎样的不一样?我唯一的解释是上师和空行母的加持力,让它所在的空间(也许是整个房间,甚至更大的领域,我不知道)产生了强大的能量场,只因人过于迟钝和有过多的‘包裹’,所以从来没能感受到那无色无形的能量场的存在,但那脆弱单纯洁净的花苞却不一样,也许它正是因为脆弱而敏感细腻,正是因为对生命能量的索求少而能‘饱食’源源不断的加持。我并不肯定自己的理解和认知,但对于人类对自然、对宇宙以及对生命的有限所知来说,我觉得任何的解释都未必不然,只不过今天只有我自己相信自己而已。”

我还确信,雪漠老师的墨宝之所以具有巨大的场能,跟他书写它们时的生命状态有很大关系。

雪漠老师曾说,他写大手印的过程和写作时的状态是一样的。雪漠老师在《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中谈到了明空之心的妙用。当他安住明空之境,生起书写妙用时,其实是三身五智俱足的:空为法身,明为报身,明空之中流出的种种墨迹为化身。正如雪漠老师在《光明大手印:文学朝圣》(即将出版)中所说:“证得大印光明的书者,知诸法无我,缘起性空,心无挂碍,朗然空寂,是法界体性智的妙用;书时心如明镜,朗照万物,镜子本身却如如不动,是大圆镜智的妙用;书写时浑然一味,无喜无恶,无执无舍,不生分别,是平等性智的妙用;书时虽了无牵挂,不著一物,眼前纸墨诸事却无不了然于心,并不昏昧,毫爽毕现,是妙观察智的妙用;写时虽不著诸相,能所俱空,平等一如,却能将书写过程圆满完成,是成所做智的妙用。”可见,于大手印明空之境中挥毫(或写作)的那时,确实是俱足了三身五智的。——当然,真正彻证了空性者,在行住坐卧任何时候,无不是俱足了三身五智的。——按盛行于世的“吸引力法则”的说法,正是墨宝承载的三身五智独有的那种大悲和大智,才能跟宇宙法界中有着相同“频率”的悲智大力达成共振,进而产生了我前面说过的那种“场能”。在一些密乘传记和经典中,将这类物品称之为“三昧耶之物”,认为是一种能“助道”的“至高物质”或“圣物”,说是极具加持力的。祖国医学中的祝由十三科,其原理,也跟上面说的很相似。

雪漠老师最新推出的四尺整张“大手印”,写于月食时。

按我的理解,那墨宝和雪漠老师的小说一样,都是一种般若智慧以文字相的形式宣示于世,是一种智慧和精神的载体,故可称之为“化身”。在这种境界中的书者,其实是另一个巨大存在的载体——北京大学陈晓明教授的将此状态称之为“神灵附体”或“天人合一”——那文字或笔墨都是自己“流”出来的,书者所能做的,便是安住空性,生起妙用,在一片朗然光明当中,充当一个巨大存在的出口。于是,虽来来去去几个字,但雪漠老师却让它们“流”出了千变万化的形态——有的气势磅礴如海啸如怒涛,张扬之势跃然纸上;有的乍看风平浪静,但背后却蕴藏着暗涌般蠢动的巨大力量;有的含蓄拙朴,不露一点锋芒,细品却有“悠然退林下,再做无事人”的神韵……不过,这些“大手印”墨宝最难得的并不是这些万变的形态或气势,而是每一幅都万变不离其宗地没有一点机心,造意和做作。雪漠老师在《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里对悟后景象有一段极妙的文字描述,我觉得用以形容墨宝的神髓同样极为贴切,那就是——“非造意,非做作,非表演,非发明,非主观,非客观,非原始,非童蒙,非语言,非概念,它是无限的可能,是无究的超越,是无尽的明光,是本有的存在,是无上的召唤,是无边无际的清净之流,是大破大有后的创造,是本真存在之魂魄,是大我思想的实现,是存在本有的发言。”

我想,这定然是为什么很多人第一眼见了雪漠老师的“大手印”墨宝就被其深深吸引的原因。当然,大手印作为佛教的超越智慧,融合了小乘、大乘及密乘的所有智慧,它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境界,对于了解大手印内涵者来说,“大手印”三个字本身就具有与佛像相似的意义。所以,在很多收藏者心目中,“大手印”墨宝的地位也等同于圣物。

据我所知,自从雪漠老师公开他的墨宝之后,索求者就络绎不绝。在雪漠老师还没把它们捐出来义卖之前,多年前就有很多人向雪漠老师“开价”,甚至有人提出一次买断“大手印”墨宝的想法,不过都被雪漠老师拒绝了,原因是雪漠老师不想把它们变成一般的“商品”。直到今年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成立,为了给研究院筹集研究经费,雪漠老师才决定把自己所有的墨宝捐出来义卖——目前研究院的运作经费,除了雪漠老师的稿费外,其余基本上都来自义卖墨宝收入,如果没有这笔款项,研究院的很多运作根本无法维持,比如举办第二届文化论坛,除去主办方承担的大部分成本,研究院仍支出了三万多的经费。所以,除去极少数的社会捐助,义卖墨宝目前乃是支撑研究院的主要“经济来源”。

然而,虽然雪漠老师的墨宝价格不菲,它们甚至超出了很多书法名家的行价——像陈彦瑾女士收藏的一幅四尺的“大心”,义卖价是三万六千元,可以说一字万金——但是从第一次公开义卖开始,几乎所有墨宝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买去。这种“反常”的现象,除了可以归结为有很多人都很喜爱雪漠老师的墨宝以及希望为大手印文化贡献一份力之外,我想还有另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它们具有不可复制的收藏价值:雪漠老师的修行证境是不可复制的,他书写墨宝时的状态是不可复制的,而墨宝因之而具有的神髓和特殊“功能”也是不可复制的。

在我看来,这一个个 “不可复制的价值”才是其最大的魅力所在。

  在第二届的香巴文化论坛上,雪漠老师展示了一幅四尺整张的“大手印”墨宝,这是雪漠老师首度对外公开的四尺整张“大手印”,也是第一幅按了掌印的墨宝。作为第二届文化论坛的“会标”,这幅墨宝在论坛期间吸引了很多专家学者及与会者们的合影,其中最有代表性,当属与雪漠老师和97岁的叶曼老师的合影。《一场关于“男女双修”的学术探讨——“当代大手印之父”雪漠对话国学大师叶曼》一文里记录了当时的情景——“两位大师在大手印墨宝前的合影,和叶曼老师的入场的情形一样,现场又一次出现了骚动。两位同样怀着大心大愿的大师和他们身后那幅金光闪烁的‘大手印’,在镜头下面构成了一种奇妙的和谐之相,这镜头也让大手印文化的某个重要瞬间成为了历史的定格。”

不过,正因为这幅墨宝具有特别的意义和价值,雪漠老师并不打算将它义卖——虽然已有不少人提出了收藏的想法——而是希望把它作为这次论坛的重要纪念留下去。雪漠老师半开玩笑地说,也许,将来会把它展在某个博物馆里,旁边有一小行字写着:“2011年第二届香巴文化论坛会标”,那时候,它就成文物了!

过去很多时候,雪漠老师的玩笑都变成了现实,我不知道他这次的玩笑会否成为将来某种可能性的暗示,但以雪漠老师率性的个性,我估计这幅“珍宝”将来被雪漠老师作为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可或欣赏,而赠给某位将大心大愿付诸了行为的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就像他把自己收藏了多年的“神品”赠送了给我一样,因为在他的眼中,行为高于一切。

“大手印的所有意义,都必须体现在行为上!”——这是雪漠老师常说的话。所以如果把大手印的智慧比作太阳,那么利众的行为便是太阳的光芒。后来,我慢慢才理解到,所有的“光”都是“照亮”的一种象征——照亮自己,照亮别人——也许,墨宝让我们“看见”不寻常的“光”,就是为了给我们这样的提醒。

雪漠大手印墨宝义卖网址:

香巴书轩:

http://shop35991997.taobao.com/

  相关文章
2012-07-19 05:08
2014-10-13 03:03
2013-06-21 04:02
2015-01-10 10:07
2017-09-10 09:50
2013-08-10 04:38
2011-10-18 08:03
2012-10-16 04:5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