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雪漠禅坛 >> 雪漠禅坛 >> 正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光明大手印》

2011-11-27 23:34 来源:雪漠文化网 作者:陈思 浏览:26704180

雪漠与国学大师叶曼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光明大手印》

——小记《光明大手印》研讨会暨第二届香巴文化论坛开幕式

\陈思

据悉,《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和《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甫一面世,就引起了读者们极为热烈的反响。其中一个非常显著的表现是,笔者及许多佛教文化的同好们想在当当网上购书时,都发现当当网上正在缺货中。尤其是,当你刚买了一套书想留给自己看,再想多买一套送给亲友时,却发现已买不到书了,这时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黄金般弥足珍贵”,什么又叫“可遇而不可求”。闲谈中,笔者的一位朋友表示,虽然买不到书,但想起有那么多人能因此书而受益,她仍是深感欣慰的。

这样说来,第二届香巴文化论坛以“《光明大手印》研讨会”的形式启动,确实是非常适合的。尤其是,能有幸参与这么高质量的研讨,聆听学者、专家们对此书的评价与其非常独到的见解,实在令人深感荣幸,同时也受益匪浅。暂不谈这许多观点的具体内容,仅将我的感受归纳为一句话,那就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光明大手印》”。

97岁著名国学大师叶曼与雪漠老师的智慧碰撞

97岁高龄的叶曼老师坐着轮椅来到会场时,好多人都不由自主地起立欢迎。我相信,这不但是出于对重量级国学大师这一身份的尊重,更是因为一个必须以轮椅代步的老人能用亲自到场来表达自己对弘扬中华文化之举的支持与敬意,这一行为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敬意与尊重。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与其说叶曼老师是在归纳自己对一种文化的见解,不如说她是在讲述自己一生中对生命真谛的思考与探究历程,她的灵魂探索之旅。那段路,她走了很久,可遗憾的是,直到97岁高龄,她仍未真正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那个东西。遭遇生命中第一场非常重大的变动时,她开始思考人生的大意义,因此她费尽心思地找到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希望在南先生处求得自己所探求的答案,知道人生于何处、死往何方。但是,单纯理上的参悟,不能解决她内心真正的渴求,她希望能体悟到经典中所提到的“真空”,从真空中“生妙有”,这却不是南先生可以教给她的。所以,她开始往密法中寻。但是她去过很多地方,后来也拜了陈建民先生为师,可是陈先生仍然没有教给她任何密法,只教她修净土与禅宗,她心中有许多关于密法的疑问,不知往何处才能求得真正的答案,更别提要找到那个能为她开示心性的人。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虽为闻名遐迩的国学大师,却将自己一生的疑问、求索与求之不可得袒露人前,还一直称呼雪漠老师为“上师”,希望雪漠老师能解答她一生中最大的疑问。但比起这一点来说,她还有一个更大的希望,那就是她希望雪漠老师能将自己所承载的智慧与思想在最大范围内弘扬出去,使更多像她那样有着追问与追索的人能够得到自己需要的答案。

这位坐轮椅上真诚微笑着的老人,让我想起了80岁仍在行脚的赵州和尚。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莫过于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善知识的那些人;而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东西,莫过于一颗不懈寻觅的心。试问,有多少人能像她那样,拥有了许多,奉献了许多,即使已年逾古稀,却仍然不放弃对究竟真理的寻觅?现在有多少人在寻觅真理的过程当中,遇到一点点挫折就打了退堂鼓,让所有曾经付出过的努力付诸东流?我认为,叶曼老师本人,比她的书更值得世人敬佩。

道教专家从佛家修行角度谈《光明大手印》

按照常理来说,道教文化研究专家对佛家著作发出的声音一般都不太会受到别人的关注,为什么呢?因为大部分人都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专”的东西理应在道家的范畴,对佛家思想又能有多少真正的发言权呢?但是听过道教专家陈全林老师在本次研讨会上一番讲话的人们,一定不会这样想。至少我不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他的发言非常精彩,不但精彩,而且还很有其独到之处。实话说,在聆听他的讲话时,我多少是有些忽略他身份的,在我的心中,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人,不该是一名仅仅研究佛学理论的学者,而必定是一位以实践验证佛学理论的行者。因为他的发言非常深入,而且里面还蕴含了一种独特的生命体验。

他将自己对《光明大手印:实修心髓》和《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两本大书的感受归纳为五点:第一是佛法的正见;第二是法脉传承;第三是实修的证量;第四是文字般若;第五是大菩提心。他还特别指出,雪漠老师的书是这五点的完美结合。关于这一点,他解释道:以他研究佛学二十多年的经验和读经典的经验来看,里面的见地是完全正确的,是佛法的正见。而且,雪漠老师跟许多讲佛讲道者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有着非常纯正的香巴噶举传承,这一点非常重要。从雪漠老师的文字当中,陈老师感受到一种实修的境界,并十分肯定地将雪漠老师评价为“一个真正明心见性的人,也是悟得空性的人”。他认为,雪漠老师的文字都是从圆满空性中流出的法乳甘露,是一种文字般若,这是一种证量的体现,是从实证中出来的东西,也是从大菩提心中出来的东西。陈老师认为,雪漠老师看到当代社会中香巴噶举这样的文化正濒临失传,因此本着弘扬中国古老文化的心,本着救世的心而写出了《光明大手印》这套大书。他还认为,书中所记录的偈子及其讲解,是经过上师、经典双重印证的,“跟佛所讲的、上师所讲的、禅宗明心见性的大德们所讲的,都是印的,是同一个道理,是同一个法乳”,这一点跟好多似是而非的佛教书都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雪漠老师不单纯是佛教文化的学者,同时还是佛教信仰者与行者,他曾闭关20多年,并且曾经三度阅藏,即阅读《大藏经》——据说,一般人完整通读一套《大藏经》,大约需要三年的时间,对于好多现代人来说,阅藏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雪漠老师才会将所有实修、读经所积累下来的理论与经验都浓缩、集合成一首偈子,方便好多没时间阅藏的人,也能从佛法的精髓中吸纳他们所需要的心灵营养。想来,陈全林老师必定为这一点深深感动,所以才会这样推崇此书,并将此书评价为一种大菩提心的表现。除此之外,陈老师还特别指出,雪漠老师在此书当中,以文学家优美的笔墨,举出了许多例子,来讲解佛法的高深见地,这是很难做到的,这就是古人所讲的“极高明而道中庸”。也就是说,佛法、道法中非常高深的道理,如果你能用通俗的、老百姓都能读懂的语言写出来,并且能让人会心一笑的话,才是真正的境界。

我认为,陈老师是真正读懂了《光明大手印》的人。为什么呢?因为雪漠老师也常常强调,大手印是利钝全收的。所谓“利钝全收”,就是说,大手印文化不但要能让上根之人受益,还要能让下根之人受益,一定要有这样的胸怀,这样的境界,才谈得上大手印,否则就不是大手印。这个“大”不但是一种胸怀的体现,更是“与时俱进”,是能够包容与尊重其它话语体系、当下时代特征的一种境界。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包容与尊重呢?用他们习惯的方式来说一些真正值得去听的话,同时又不强迫他们接受书中的观点,这才是真正的包容与尊重。正如雪漠老师在本次研讨会上的第一句发言——“我之所以写这本书,不是为了赢得世界,而是为了征服自己”。

大手印与人类的精神世界

几位年轻的教授在读过或者听说过《光明大手印》系列图书时,则更关注书中所承载的这种大手印文化对于人类精神世界能够起到的作用。

清华大学的崔栢涛教授指出,物质世界上还有一个精神世界,但我们往往把它给忽略了,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其实是不分家的,因为它们都在帮我们塑造一个精神世界。要想解决现在的根本问题,必须找到我们所忽视的精神世界。孔子所说的世界大同,指的便是精神世界的大同,而不是物质世界的大同。传法弘扬偏重于社会科学,个人修炼偏重于生命科学,雪漠老师在这两方面研究得都非常透,所以他非常看重《光明大手印》这本书。

北大中文系的蒋晖教授谈到,他在阅读此书的过程中感受到中西方文化的强烈冲突,因此他有几点疑问:第一,西方文化谈人的最高价值时,总绕不过“自由”这个话题,他很想知道,佛教的“圆满”与自由之间的关系如何,两者是否存在互相解释的可能性,佛教当中又有多少理念是能够影响整个社会与世界的;第二,西方宗教有向伦理学转化的趋势,它所说的东西非常实际,主要建立在道德与规矩的基础上,因此很容易被人理解与接受,相反,佛教的空性见、自我修行、消除二元对立则显得莫测高深,靠个人的悟性是很困难的,所以佛教的真理很难像西方宗教的理念那样得到很好的普及;第三,智信与爱的问题,西方重理性思辨,佛教则重身体感知,西方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有一个很强大的理性思辨传统,但对身体的感知却是刚刚开始的,所以这里就存在着一种中西方对话的可能性,因为这正是他们所缺少的东西。

中央民族大学的潘蛟教授说,他在这个研讨会上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种语言,另外一种意象,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对世界所进行的讨论。

对大手印文化发展的建议与祝愿

在场的几位教授还就自己的专业,针对大手印文化的传播,为雪漠老师提供了一些建议与美好的祝愿。

中央财经大学的莫林虎教授提出,他对雪漠老师所说的“活的文化必须是能够影响人的生活与灵魂的文化”极为赞同,他在生活中见过许多被贪婪、恐惧等负面情绪所误导的人,他们或堕入一种非常可悲的命运,或得到很严重的疾病,所以他认为,当下的生活确实需要信仰、道德、底线。他还对雪漠老师提出了一些建议,他说,既然雪漠老师已经修炼到一个程度,就应该让最大范围内的人知道他的这个东西。那么在现在这样一个严重拜金的社会,如何让老百姓接受这种传统文化?他认为现在的“转换”工作做得还不够,应该“因世立道,方便说法”。他们当下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就依那个问题去说话,这样可能就能让这种有益的思想传播给更多的人,让门外汉也能接受这种思想。

宗教文化出版社副总编史原鹏先生说道,虽然大手印文化是中国藏族文化特有的一个文化,但是它应该在未来的传播发展过程中,应该是超越宗教的,应该是超越民族的,应该是现代的、世界的一个文化。所以他对雪漠老师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感受与建议:第一,既发挥藏族文化独特的特质和优点,同时也避免它的一些弊端和缺点,尤其是应该像雪漠老师所说的那样,用一切现代的传媒手段,去取代一种非常封闭、过于神秘的传播方式。第二,希望大手印文化的传播过程中特别要加强和汉文化的比较和交流。他提出,《光明大手印》中大手印文化与禅文化中就有相互的比较与印证,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也确实有益于汉藏文化间的平等交流、平等学习。第三,《光明大手印》不仅仅局限于汉文化的系统里,也不仅仅局限于藏文化的系统里,而是站到了整个世界宗教文化的最前列,这是很多学者都非常欠缺的,而且雪漠老师采取了一种非常好的方式——文学的方式,因此他希望大手印文化能够在雪漠老师的推动下走向世界,为让中国成为文化强国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

 

  相关文章
2012-07-21 04:56
2017-08-28 15:13
2014-06-16 12:35
2016-09-18 14:00
2012-09-16 04:58
2012-11-16 16:14
2014-01-04 04:48
2015-09-24 09:0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