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创意写作 >> 正文

说在广东馆配会后的话

2017-03-18 13:5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刘一凡 浏览:2547154
内容提要:只因了一个小小的捐书行为,就让那一天的相遇,有了一份美丽,有了一份诗意。

 

志愿者陈波在馆配会现场

说在广东馆配会后的话

/刘一凡

广东新华2017春季馆配会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中经历了一场与书有关的相遇。但,这场相遇却激荡出了我内心无限的感动,我想,我该说点什么了,关于馆配会的后话。

 

以何因缘,遇此好书

广东省馆配会是在广东新华发行集团的办公楼里举办的,一共有两层。从外观上看,不太像馆配,反而更像是学校图书馆。虽说是馆配会,而室内的装饰非常典雅,与淡淡的咖啡混搭在一起,真是融汇了广州人文与小资的风格。两层楼的样书,什么类型的都有,到处都是扫码枪发出的声音。这样简单而重复的采购工作,多少会让采购老师有了疲惫感。对于广东馆配会来说,真的没有山东的馆配会那么宏大,也没有那么热闹。每一位采购老师的思想境界不同,眼光不同,选题不同,想要的东西也不同,采购的书自然就是他们认为内心最中意的。

我站在中国出版集团大百科全书的专柜旁,望着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看着书架上这些数不尽的书籍,真得好庆幸,今生,我遇见了雪漠老师的书。我在假设,如果我还没有遇见雪漠老师的书,仅仅是某个图书馆的读者,而我却正在寻找承载着大善文化的书籍,对于雪漠老师这样的好书,我岂不是在茫茫书海中“众里寻她千百度”吗?想到这,我就感慨,自己太幸运了!我是以何因缘,遇此好书!这世上,还有多少人也和曾经的我一样,仍在苦苦地寻找呢?

与书打交道的人

以前,我总说自己是个文化土匪。或许,看着我斯斯文文的样子,说土匪确实有点调侃了。但是,我想这样说,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勉励的理由吧!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变成了不仅要读书,还要跟书打交道,让自己永远是小学生。

在馆配会上,除了书,就是那些与书打交道的人。会后,我和陈波就不胜感慨。这个看似简单、却极赋内涵的工作,其实是一份良心活。写书的人、编书的人、采购书的人、卖书的人,本质上突显出来的都是自己的心,是良心,是担当,是责任。如果我们在传播好书的时候,把功夫做好,做精,做细,那么社会上就会多一个看好书的人,就会少一个“吸毒”的人。与书打交道,每一环节,打的其实都是自己的良知。

《一个人的西部》南国书香节的故事

这次馆配会上,我遇到的大多都是没有见过面的朋友,但不乏有一两张熟悉的面孔。在我的生命际遇中,总有一些人,让我回想起来,内心暖暖的。这次在馆配会,重遇中图的朱老师,就是我意外中的惊喜。

2015年南国书香节上,《一个人的西部》在中图的展区一度出现售罄的现状。当天回去拉书,来来回回,费时费力,是最不实际的想法,何况当天的展会即将闭馆。当时,来往的书友又在等着买《一个人的西部》,这真让我有点心急。在全体人员束手无策的时候,朱老师帮我们从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书柜下搬出了四十本《一个人的西部》,说,不好意思,只找到了四十本,你们今天就先用着吧。看到这,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无以言表。四十本书确实不多,但在当时的那种状态下,能在书海成堆的备用书中找到它,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就像当时明子说的,并不是为了赚多少钱,四十本,意味着四十人就能读到书。在这四十人中,只要有一人看了,受益了,如果能成为第二个“雪漠”,再写出属于自己的《一个人的西部》的话,那意义就不是用简单的言语和金钱来表述的了。

这次重遇朱老师。我上前打招呼。

◎我:朱老师,您好。您还记得我吗?2015年南国书香节,雪漠老师的《一个人的西部》。

(老师思考片刻)

●朱老师:人民文学出版社的?

◎我:是的,是的。老师,谢谢您,那一次帮我找了四十本书。

(老师笑了一阵)

●朱老师:不好意思啊,刚才一时间没有想起。人太多了。

我与此同时拿出了《故乡三部曲》

●朱老师:哇。现在都出成套的了。

●大百科盖老师:我们社现在成立了雪漠图书中心。

●朱老师:真好,那我先去那边忙先,有事情的话,你们随时联系我。

意外的相遇,简单的问候,暖暖的回忆。

 

 

 

惠州的志愿者林彦贤(左)何苑芬(右)

 

行为的本身就是意义

在馆配会第二天早上,一位戴眼镜的老师走到大百科专柜前,望着雪漠老师的新书《老子的心事》,自言自语到:“雪漠”。边说边拿起了扫描枪,进行扫码存档。我上前一边帮手,一边搭讪到:老师是哪个单位来的?老师说,惠州图书馆。我说,我们在惠州有一批雪漠老师的读者。馆配老师说,是的,之前有人来捐赠过图书。我问,是林彦贤先生和何苑芬女士吗?她说,是他们。扫完码后,她还一再问我,自己是不是把雪漠老师的书全扫完了。我不胜欢喜地说,今年,雪漠老师还会有很多新书出版的。老师听后,很默契地笑到:好的,好的。

有时候,说不清简简单单的行为背后会承载着什么,林彦贤先生和何苑芬女士的一点善念,在自己所在地的图书馆捐赠了雪漠老师的图书,这么简单的一个行为,却给采购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对雪漠老师的书评价很高。他们是惠州的文化志愿者,只因了一个小小的捐书行为,就让那一天的相遇,有了一份美丽,有了一份诗意。

又是一场美丽的相遇

今晚,我即将奔赴广州大学城的广东工业大学,应邀参加他们的活动。之前,志愿者邝翠清在广工很激情地跟我说,在这个时代,很多话,我们不说,就没有人说。我们一定要有当代知识分子的良知与责任。其实,跟广东工业大学打交道是从2014年开始的,每年跟他们都有一些校园文化公益活动。雪漠老师的书籍自然就成为了活动奖品,以此来传播善文化。

回首一望,不知不觉中已三年了。期间,有人曾质问过我们:在大学做公益活动,带不来盈利,又促进不了销售,你们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明子对这些质问的声音从来没有回复过,而是一如既往地做着那些外人看起来很傻很傻的事情。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深夜的蚕豆声》中,有了一种回响。去年品书大赛的学生中,有人因看了雪漠老师的《深夜的蚕豆声》,深表震撼,并因此再度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活动,且有意开展《深夜的蚕豆声》读书会。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三年后的今天,真的回响了。就像明子说的,这么多学生中,如果有一个人看了雪漠老师的书,可以发大心为往圣继绝学,可以成为第二个“雪漠”,甚至超越“雪漠”,那么我们的行为就有了意义。如果他们因为这一本好书,而改变了他们的境遇,这就是意义。能够在他们这样一个美好的时光中,遇见一本好书,继而有了梦想,这就是意义。

再此,感恩之前为高校公益活动付出努力的志愿者们,因为你们的高唱,所以有了今天的回响!

好了,这次的话,先说到这里。还要为今晚的活动做准备,去邂逅一场美丽的相遇。

写于2017318日早上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7-07-04 22:45
2016-09-05 10:14
2013-08-24 06:52
2016-08-22 15:03
2015-03-24 09:18
2016-01-09 20:58
2015-03-07 07:58
2013-05-21 09:04
 

 

雪漠推荐

 

粤ICP备16103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