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围炉夜话,蚕豆咯嘣,西部男女那些事

2024-04-13 11:3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陈超 浏览:1588421

围炉夜话,蚕豆咯嘣,西部男女那些事

/陈超

驼铃阵阵,风沙漫漫,出了玉门关,沿着祁连山,西域广袤的土地映入眼帘。一串串名字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龟兹、若羌、楼兰、且末、精绝、车师、乌孙、大宛等等。留下的只是胡杨林的千年叹息,只是古墓中的精美干尸。人生是这样,丝绸之路也是这样,丝绸之路未尝不是人生的缩影?

雪漠老师的《深夜的蚕豆声》,是另一种意义上“一个人的西部”,通过与女汉学家围炉煮茶、咯嘣蚕豆,娓娓讲述了自己眼中的西部世界。书中鲜活的描绘了西部的男人与女人,一个个人物鲜活独立,爱憎分明。魏晋南北朝时期,永嘉之乱,连续的灾难,当时北方人口损失了四分之三。活下来的人们,不论是留在中原,还是逃往南方,亦或是东北,或者凉州,很多人物身上不乏门阀士族遗风。

本书开篇讲的是一位守候爱情的老人—新疆爷。新疆爷新婚之夜被抓壮丁到新疆,历尽艰辛又跑回老家,回家后发现媳妇被哥哥卖了,成了人家媳妇。新疆爷面对自己无法控制的一切,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守住自己的内心,一直守候着那份爱情,守了六十多年。新疆爷是活给自己的,不是活给世界的。他对前妻的爱,完全是非功利的,不求任何回报。没有任何回报和要求,是简简单单的纯粹与祝福。就是希望她过得好,哪怕不和她在一起。

王秃子身上血性与毁灭集合在了一起。他不甘心生不出男孩子,一直在尝试,最后还是生了一堆女娃。王秃子老是被人笑话,他又看不开,别人对他的冤枉,猛子与白狗偷了会兰子家里的黄豆,王秃子被顶缸,关进派出所半个月。出来后只顾霍霍磨刀,砍了会兰子的大腿,自己也在沙窝自杀了。王秃子顶缸这事,确实很委屈,但是眼光放远一点,也并不是活不下去,非得自我毁灭。王秃子不是完全的坏,他也有他的善良,有一种不是那么好的血性。最致命的地方,就是心太小,受不了委屈。雨果在《悲惨世界》中也说过,人的内心比大海和天空更宽广。心小了,世界就悲惨了。

有的人絮絮叨叨,苍白无力,有的人却像大海、天空一样壮美,区别就是灵魂的深度。有深度的灵魂,才会在望向另一个灵魂时,感受到对方的疼痛、快乐和命运。牛二跟雪羽儿恰是两个极端。

牛二是个做事不顾后果的人,这种人时下流行的称呼是“垃圾人”。他们心里积攒了太多垃圾,随时随地想宣泄。如果不是宣泄,而是选择消解或者超越,他就会变成新疆爷,因为他有新疆爷的知足。牛二因为抬头亲戚不待见,破了心里的防线,女儿的婚事也不管不顾,退了婚。牛二很敏感,很在乎别人的想法,自尊心也很强。别人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就能让他自尊心受到伤害,牛二有太高的要求,就像《渔夫和金鱼》中的那个渔夫女人,有了这,就想那,永远不知足,这就造成了他的痛苦。有所坚守,知足常乐,远离坏情绪与负能量,才会幸福。喜欢抱怨和发泄,总是推脱责任的人,是不可能幸福的。

天下要是没有悲剧,就不是天下了;红尘里要是没有爱恨情仇,也就不是红尘了。雪羽儿是谁?雪羽儿是贼的女王,是贼的祖母,是贼向往的一个图腾。她能在一顿饭之间到五百里外,能在甘州城门紧闭时如履平地,能在大佛寺的百十间房间中找到小青蛇似的羌笛。书中的雪羽儿,是个超凡脱俗的人。雪羽儿在给舅舅送狼肉的时候,舅舅却想把她杀害,吃她身上的肉。雪羽儿和她的母亲,一直处在“被凌辱和被伤害”的角色,但是雪羽儿从来没有受害者的心态,他跟着师傅久爷爷练武和修行,在全村人面临饥荒的生死关头,她凭借武功偷了保命的粮食,救了全村人。全村人对他的回报就是轧断她的腿,煮了她的母亲。她遇到的,是世间极致的恶,极致的人性考验,但是她放下了仇恨,化身智慧空行母奶格玛,用悲悯宽恕了所有人。真正的解脱与死亡无关,心无牵挂时,就是解脱。脚下的路再长,也长不过跋涉的脚步。守住自己的精神殿堂,才能在极致的苦难中升华生命。

西部人认为狐子会拜月,它们能从普通的动物升级为狐仙。白狐子—大漠里的仙家。狐子拜月很像人类的作揖,它人立而起,前爪相搭,俯仰之间,状极可人。据说拜上千年,与沙相若的毛色会变得雪白,才能成千年狐仙。仙家并不总是行善,因此有了正邪之分,其分水岭,便是心的善恶。拜月的狐子,对月亮的向往和崇拜,心中的尘渣就在那俯仰之间渐渐消融。如同追求精神的人并不多一样,狐子中拜月的也是极少数。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有着人的身子,但却没有精神追求,相形之下,拜月的狐子更美丽了。物犹如此,人何以堪?

随缘吧,有聚必有散,有乐必有苦,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世上的一切,都有各自的宿命和位置。人生就是记忆,相遇也是记忆,美好也是记忆,痛苦也是记忆。那么多生命过去了,就像打在脸上的水花,干了,消失了痕迹,留下的只有相遇时的那点温馨。

 

  相关文章
2023-03-17 15:50
2022-03-23 19:37
2024-01-05 08:37
2023-03-23 05:41
2024-05-30 10:20
2023-03-31 20:27
2021-10-03 11:23
2021-10-27 18:31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