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版 >> 息羽听雪 >> 征文大赛 >> 正文

【64】读《羌村》感悟死亡(征文)

2024-04-11 22:25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刘杰 浏览:1618064

读《羌村》感悟死亡

\刘杰

羌村,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少数民族村庄,它坐落在隐秘的高山,云雾缭绕,村人们世代牧牛羊为生,笃信佛教。在这样一个宛若人间仙境的地方,同时也是暴力复仇文化盛行之地,人与人之间动辄刀枪相见,部落之间更是经常会因为争夺草场,发生血腥的族群械斗。《羌村》就是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

小说的故事离奇曲折,高潮迭起,引人入胜,内容丰富,既有充满魔幻色彩的雷法、人鬼斗法,也有真切可感的羌族人生活画面,有野蛮血腥的群体械斗,也有青年男女缠绵悱恻的爱情,有卑鄙小人的阴谋诡计,也有英雄高手的生死搏杀,还有惨烈的“凌迟”死刑场面。龙多格热、二炮、妙音,他们原本都是羌村这片土地孕育的儿女,本性纯真、质朴,各自追求着爱情、自由、尊严、幸福。但每个人似乎被一种无形的东西牵引着,或有意或无意地卷入到了仇杀的漩涡,在极端的痛苦的中,纷纷走向死亡。

魔幻、暴力、血腥这些都可能是吸引人阅读的兴趣点,但是这本书决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流行、通俗小说。《羌村》的终极指向,仍然是哲学与文化的最高主题,苦难,死亡,永恒,超越。当书中的人物在经历苦难和死亡的时候,尤其是在主人公们经历那些挑战人类痛苦极限的“石刑”“剐刑”时,读者在感到心疼的同时仍能够感觉到慈悲和智慧之光在照耀着,启人思考,引人向上。

先谈谈龙多格热。龙多格热是本书的线索,也是当地史籍中记录的真实人物。他天性善良,有正义感,嫉恶如仇,敢爱敢恨。同时,复仇文化带给他的影响又是根深蒂固的,父亲那种有仇必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完全遗传给了他。他自己修行摩利支雷法获得成就,拥有一种常人所不具备的大力,又因为龙多格热曾经打过仗,很自然地担起了家族复仇的责任,和阳寨军事首领的职责。外在他是一个战功卓著、光彩夺目的羌村人的英雄,受领导赏识,被周围人尊重,是很多羌村青年的榜样,让羌村的少女们崇拜和着迷。内心里,他却是早就厌倦了这一切的打打杀杀,还想着等完成家族的复仇任务之后,就要出家修行。命运把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子妙音推到了龙多格热面前,不仅产生了爱情,而且顺利建立起了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看似美满的结局只是悲剧的开始,短暂的幸福甜蜜之后,生活就渐渐露出了它猛兽的獠牙。龙多格热因为曾得罪温布,对方一直耿耿于怀伺机报复。恰巧羌村里发生了一次抢劫案,温布逮住了机会,不分青红皂白,把罪名强安在了龙多格热身上,并且对龙多格热施以极刑,活生生扯断了他的脊柱,让一个豪气冲天的汉子变成了一堆只能像虫子一样蠕动的肉,其惨状真的是让人目不忍视。因为死刑时候的痛苦不堪,龙多格热发下毒誓,变成厉鬼复仇,要杀死所有谋划自己死刑的人,也包括那些漠然的冷眼旁观者。龙多格热的惨死在妙音和阿柱内心中种下了复仇的种子。他们联手二炮,最终杀死了温布。然而杀死仇人并不能让冤魂升华和超越。已经成了大力鬼的龙多格热,仍然充满戾气,缺乏智慧,像个幽魂一样到处飘荡。

龙多格热生前修行摩利支法十分精进,在修定和神通方面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但是偏爱神通,没有在心性和智慧上面着力,最后越修越执着。他在死的时候,一个也不原谅,复仇到底,成了一个大力鬼。生前荣耀,死后凄惨,英雄的结局让人扼腕叹息。

二炮原本是一个《羌村》的故事中不起眼的人物,延寿寺的一名小阿卡,温布的侄儿。温布对其严加管教,希望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未来延寿寺的大管家。如果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他未来会和温布一样,是整个羌村最有权势的人物。二炮与大多数普通少年一样,贪玩,活泼,不谙世事,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同时,二炮也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叛逆少年。他被阿柱和妙音选中成为复仇的“工具”。他没头没脑地钻到妙音和阿柱精心设计的局里面,成了阿柱和妙音的帮凶,把自己的亲舅舅温布给杀了。紧接着,妙音的丈夫红豺,为了报复二炮与妙音的偷情,对二炮实行了一种叫做“凌迟”的死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千刀万剐。红豺剐二炮,只是为了报私仇,并没有想一定杀死对方,只要看到二炮服软随时准备放弃。但是,偏偏二炮表现得却非常淡然,直到死都没吭,眉头都没皱一下。让人刮目相看,瞬间形象变得高大无比。

书中对于二炮的内容交代的很少,他之前的有过怎样的经历?人格怎么样?修行怎们进行?我们一无所知,但他在面对死亡时候的表现,将他的人生彻底定格,那种笑对痛苦和死亡的淡然,既让人心疼,又让人敬畏。有人认为他虽然年纪轻轻,其实是转世再来的菩萨,能够将头临白刃犹如斩春风,境界非常之高。他虽然之前一直是默默无闻,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其实在导演着一场的菩萨度众的大戏:他在寺院里对于羌村的所有事情一清二楚,但是装得“傻乎乎”一直在默默地用功修行;配合阿柱妙音杀死温布,其实是结束了羌村专制、野蛮的温布制度,让羌村人过上了更加平等、民主的生活;替龙多格热报了仇,了结一段难解的冤仇;自己承担了杀人的责任,保护了自己的朋友阿柱;受刑的过程中始终保持沉默,维护了一个僧人的尊严;因为这“一声不吭”,度化了红豺,打碎了红豺的那一点自尊和执着,让其成了一名修行的大瑜伽士;在二炮的影响下妙音自己把自己给剐了,可以理解为忏悔或者殉情,消除了仇恨,达成了某种精神的超越。他用自己的“受苦”承受了众生的业力,给世界带来的结果和影响全部是正面的,这正是体现了他的苦心孤诣践行的利众精神。

即便以上那些假设完全不成立,可以被推翻,但是也得承认二炮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人面对死亡的态度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内在精神境界,而境界本身就是他自己的价值所在。在这个充满暴力和喧嚣的世界中,一个善良的人可能力量非常弱小、是微不足道的边缘人物,改变不了任何人与事,但是面对痛苦和死亡的态度,却能感动磁化无数的人心,甚至改变世界,改变历史,实现超越和永恒。古今中外历史上,充满了这样的伟人、智者,比如苏格拉底、耶稣。

最后再谈谈妙音的人生。在羌村这样一个落后封闭的环境里,一个女子的命运从出生开始,就是按着固定轨道运行的。她们小时候进不了寺院,也没有机会上学接受教育,从懂事开始就要进行繁重的牧业劳作。嫁了人可能更辛苦,整天忙着放牧牛羊,挤牛奶,做饭,操持家务,养育孩子。日复一日的风吹、日晒、雨淋会销噬他们的美丽、摧毁他们的健康,就好像我们常见的藏区妇女那样。

少女时的妙音,热烈崇拜英雄龙多格热,龙多格热对她也颇有好感。两个家族恩怨并没有能阻碍两人相爱,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死神对这段“美女爱英雄”的美好姻缘没有丝毫感动。新婚不久,龙多格热遭仇家栽赃陷害惨死,悲愤交加的妙音担当起了为丈夫复仇的“责任”。在复仇的过程中,经历了无数的了艰辛和苦难,她变得越发成熟和勇敢,而且她对于信仰也有了异于常人的深刻领悟。当二炮被剐之后,妙音最后以对自己实行剐刑的方式,表达了一种忏悔,实现了超越。

与龙多格热和二炮相比,妙音在现实中显得很弱小,动不动就喜欢伤心抹泪哭鼻子,还陷入到爱情中纠缠得死去活来,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执着于小情小爱的弱女子,完全看不出修行的境界,但是妙音却有可能是羌村中最虔诚的信仰者。她在完成了复仇使命之后,为了忏悔主动赴死,表现出的超人的勇敢和坚毅,其精神境界,也许很多修行人修一辈子也达不到。当一个人因为信仰某种文化,最后人能够战胜疼痛、恐惧、死亡,选择践行自己笃信的某种价值的时候,他也就成为这种文化的载体,实现相对永恒。

一个人不一定能决定自己的命运,甚至不能决定怎么死,但是一个拥有强大灵魂的人即便是在死神逼近、痛苦压身、一生中身心最脆弱的时候,也同样拥有选择权,能够战胜痛苦和恐惧,实现永恒与超越。这个世界上能够拯救灵魂的永远不是看似强大的暴力和仇恨,而是爱与智慧。

《羌村》中的故事不仅仅是在讲羌村的事,也是寓意着整个人类。我们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充满了暴力、罪恶、血腥、喧嚣的“大羌村”,文化对大多数人都只是标签,人内心中都是贪婪、嗔恨、冷漠的,我们每个人的处境并不一定比龙多格热和妙音好多少。看到他人的死亡故事,我们要想到自己,要学习死亡,练习死亡,用一种超越性的文化来观照自己的生命,活着的时候好好活,死亡来临的时候也能够以超然的态度对待。

 

  相关文章
2024-05-31 04:46
2024-04-27 16:58
2024-04-25 22:58
2024-04-24 12:25
2024-04-21 16:11
2024-04-25 22:23
2024-03-25 12:15
2024-04-15 09:02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