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羌村》:在无声中教人破执,自渡

2024-03-16 22:04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听雨 浏览:2183209

《羌村》:在无声中教人破执,自渡

书评作者:听雨

羌村,一个神秘的西部山村,《羌村》,一部倾注了雪漠老师二十余年心血的长篇小说,同样充满神秘和奇幻色彩。

在这部小说里,羌村的故事发生在距今七十年前,也并非完全虚构。

这里的人大都是羌人后裔,融合了藏族人的一些风俗习惯。

他们居住在半山腰,喜欢与云为伴,充满仙气和神秘感。

主要以放牧为生,对他们来说,牧场的数量和品质尤为重要。

羌河的自然流向,将河两岸分成东西两个寨子:阴寨和阳寨。阴寨的人正如其村名那样内敛且阴郁,寨子大人口多,牧场极度缺乏。拥有羌村至高无上权威的温布就是其中一员。

阳寨人则性格开朗,不拘泥于小节,人少牧场多。该书的主人公龙多格热就是该寨的丁寨头。为了各自利益,两寨之间的打架斗殴,闹出人命的事件屡见不鲜。

在羌村的不成文规定中,一旦闹出人命,经寨头调解,用80头牦牛就可以抵命,如果死者家属不愿调解,坚决要以命抵命,伺机报复成为了常态,直到夺取仇人性命,为最高尊严,否则全家人在寨子里抬不起头。

在羌村,尊严大于命。

“羌村血案”便是所有事件中最大的。

该事件后,羌村人对龙多格热的评价众说纷纭,形成两大派,一派说他是神应该供奉,一派认为他是厉鬼该下地狱。

为了深入了解龙多格热到底是神还是厉鬼,作者采用双线展开叙述,通过实际走访和与他的灵魂相应,使得封印已久的故事脉络得以清晰起来。

在此,暂不说最后的结论如何,这里单从以下几个人物聊聊。

一,钺师的意义

时年九十多岁的钺师,是羌村故事的见证者,也是旁观和讲述者,即是刽子手也是天葬师。

在他的世界里,没人跟施坛无关。他在这里,送走了无数亡灵,在他的咒语中,死者身上的肉被他手中的刀片片削下,喂给秃鹫和大鸟,成为鸟兽们的食物。

他认为,直到此时,那些身子的主人,才会放下红尘中那些让他们心中早已锈迹斑斑的执念也只有这样,才使得他们的灵魂融入极乐净土。也只有在此时,红尘中的一切都会像肉体一样在岁月的冲蚀下显出白骨苍苍的真相,最后融入另一世界,远离让人们痛苦不堪的轮回。

这就是钺师的意义。叫人破执。因为他们留恋的,都是一碰即逝的幻影。

除了这些,老钺师还修了感通法,成为亡者灵魂的载体,也就是钺师在剐人的同时,也在为他们超度 ,去到他们想去的地方。这里的超度就是说服,说服他们放下执念。

执念害人,悲悯助人。

二,“厉鬼”与温布

温布,阴寨人,在那个天高皇帝远的羌村,因为白阿卡修建了延寿寺,又在羌村出生 ,在第一世白阿卡圆寂后,便安排其侄子管理寺院,从此温布便成了世袭的。

在延寿寺,温布权势最大,由于羌村的教权归延寿寺,其在宗教意义上控制了整个羌村,可以只手遮天。

在权力无限膨胀的下,温布失去了自我,彻底变成了欲望的奴隶。

金钱的欲望,权力的欲望,已不足以满足其胃口,甚至破戒与天女春泥有染,曾被龙多格热撞见过,这也许是日后他憎恨龙多格热的原因之一。

放眼天下,没有哪个人能既要……又要的。即使是最强者,也绝不可能强大到永远是主子。

最终,温布死在了其侄子二炮和龙多格热的小弟阿柱的刀下。

龙多格热,一个提起来就让人沸腾的焦点人物。他明明已死多年,却仍像是有呼吸能触摸的生命,一直跟当地人生活在一起,寻常人也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民间传说中,他具有5种神通: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宿命通和他心通,唯一没有的就是漏尽通,也就是断除烦恼和欲望。

在家仇这一块儿,龙多格热有时候也很矛盾,打打杀杀的生活并不全是他想要的,可家仇不报尊严何无存,特别是在父亲一再强调及这份根深蒂固的思想感召下,为了给二弟和侄子报仇,最后,还是带着他的两个弟弟阿斌和阿机杀了妙音的二哥和二嫂。

同样的,在肉体欲望的驱使下,他与天女春泥也有男女之欢,在与妙音相爱之前,他甚至动过娶春泥的念头。只因春泥是天女,和全羌村不知道多少个男人好过,随打消了这个念头。

其实,人是复杂的动物,人们的所有心思,都是起起伏伏的念头,信仰有时也会在复杂人性面前显得苍白。

正因如此,有了欲望和执念,龙多格热的漏尽通无法修成功。以他的性格,你好我更好,你坏我要加倍奉还。

生活在多方势力之间,面临着权力争夺,部落冲突,家庭恩怨等多重矛盾的他,最终因一桩蹊跷的盗窃案被温布抓捕。

温布需要的是像农奴般绝对服从他的下人,不能反抗。而龙多格热恰恰是最具觉醒意识,要公平、正义不服软有血性的人。

特别是在他行刑的地方,龙多格热在众人面前揭发了温布与春泥有苟且之事,更是触其逆鳞。

就这样,龙多格热最终成为了羌村传说中的暴戾的复仇幽魂。

三,妙音与二炮

妙音,阴寨人,因她二哥打死了龙多格热的二弟和侄子,作为人质来到龙多格热家。她本性纯洁善良,天生丽质,有自己的思想意识。日久天长,长大后她深深爱上龙多格热。

就在他们新婚燕尔之际,龙多格热被温布陷害致死,从此,复仇成为她的首要任务。

二炮,温布侄子,仪表堂堂,未来羌村的首脑。从小就在延寿寺被温布带在身边。虽然温布待他非常严厉,但他表面上未看出有不满情绪。

龙多格热死的时候,按照当地风俗,妙音可以再嫁,妙音的唯一条件是能杀温布替龙多格热报仇就行。

就这样,同村副丁寨红豺成为了妙音的第二任丈夫,其结果是刺杀温布未遂,反而失去男人功能。

于是,在阿柱长到18岁时,他在村寨头儿翟爷下,前去延寿寺干活,一来二去与二炮往来频繁。

于是阿柱和妙音设局,导致二炮对妙音产生情愫,直至妙音有了二炮骨肉。

之所以选择二炮,也是因为他能贴近温布,刺杀他几率最大。

最后在二炮的援助下,阿柱为大哥报了仇,提着温布人头与二炮冒着大雨藏进山洞,躲避延寿寺阿卡们的追杀。

即使在东躲西藏逃命的关口,二炮对妙音仍然没放下,就在他俩偷偷私会时,被红豺抓到。

红豺把衣衫不整的二炮捆起来,绑到玛尼房外广场的旗杆上,一鞭一鞭抽打着,二炮“一声未吭”;在唾沫星中,他“一声未吭”;后来在红豺用刀子剐他时,他仍然“一声未吭”。他没服软,没认错,因为他就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这样的态度,彻底激怒了红豺,他只能用短刀,用空中纷飞的肉片给自己找着尊严……

二炮的“一声未吭”不仅让红豺不解,就连围观的人,雪漠作者在宿命通的关照中,也不确定是否真的读懂了二炮的心,但作者读出了这份高贵,是的,高贵的心就好,不像淫威低头,不出卖自己的灵魂。

二炮的从容与坦然,印在了许多人心中,甚至是那些现场的看客们。即使在七十多年后的今天,提起此事,语气中仍然充满着敬佩。

从这里来看,二炮与温布不同,他不知道他的这一惊天举动,竟导致温布时代结束,羌村换天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就在二炮被红豺一刀刀子剐时,妙音把自己拦腰绑在柱子上,一刀刀把自己剐成了另一个二炮……

她是看到或者听到二炮在受难,她自己也是在陪着二炮一起受难。她在用极端的方式表达了无我之爱与自我救赎。

结语:

无论是温布还是龙多格热,妙音还是二炮,其实都是历史事件的道具,阿柱更是。都是一枚棋子。

当事件需要时,我们便会主动或被动介入其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只有钺师的结局最为圆满,他在用他几十年的苦修,清除了罪业。

对于妙音和二炮的死,在书中有这样一段话:“阿柱知道,他们家每一个人,包括他的父母,都这样。他们用一种复杂的心情,参与了这场罪行。而且,他们明知自己是罪人,甚至是主犯和从犯,但他们的内心深处,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受害者,真正的受害者所承受的一切,反而成了赎罪”。

在佛界,执一般指执著,指执著于有相的东西,包括名利财色,顽固的认为这种东西是真的,生出执念。由于不明白,就会被这些假相所困。

破执,自渡,向来都是红尘中的人们最需要的。《羌村》这本书充满着爱与智慧,既有灵魂叙事,也有爱与和平,读之让人欲罢不能,值得拥有。

 

  相关文章
2024-04-13 11:31
2023-12-18 05:55
2023-08-29 17:53
2024-04-06 15:50
2021-10-23 13:34
2024-03-15 12:46
2021-07-18 21:14
2023-07-31 08:57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