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版 >> 书友会 >> 创意写作 >> 正文

在《野狐岭》的灵知系统里,遇见未知的自己

2024-02-22 12:58 来源:www.xuemo.cn 作者:夕照月(曾丹) 浏览:1458301

 

在《野狐岭》的灵知系统里,遇见未知的自己

\夕照月(曾丹)

《野狐岭》的封面上,九十多个字的故事梗概,让人对神秘叙事有一种好奇,也对未知的自己产生了探索欲。

历史事件扑朔迷离,雪漠老师用灵魂还原人物时,并不走寻常路,用“惟恍惟惚”的模糊美,创造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也体现了魔幻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的融合。

“该怎么理解雪漠呢?用我们现有的东西去规范他、归纳他,会显得捉襟见肘,或许这样的表述可以接近雪漠:他在以西部独有的灵知思维重构一个西部神话。”陈晓明教授在《无法终结的现代性》中说。

有学者说《野狐岭》是附体写作,在真正热爱雪漠老师的读者看来是贴心贴肺地真心写作。一颗真心,本自具足,能生万法,亦能用通感体打开所有的限制,让所有的灵知自由流动。《野狐岭》中的所有呈现,类似于“亡灵如是说”。

《星辰时刻》里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 “原子的结构人们看不到,但却知道。很多事情我看不到,但我知道。你们也是如此。不要去证明至为真实之事的存在,要去相信。哭泣着相信。”

这个世界上有96%的暗物质,我们是无法用肉眼看见的。看不见并不等于不存在。雪漠老师用小说的方法进行灵魂探险,在多种时间和空间的交汇处,我们看到的不仅是艺术的穿透力,更多的是灵魂的震颤力。

你听哪——“那个巨大的磨盘正在转动,无数的生灵都会被碾碎。”纵使是这样, 哪怕是杀手,也会用行为告诉这个世界——所有的造恶者,必然会招来恶报,祸及子孙。

杀手要杀的人是马在波,尽管他在马在波的磁化下,并不想杀他,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和训练由不得他,他出生的使命好像就是为了杀人。但马在波不怕,他知道宇宙之间的因果率,就算有些无中生有的事牵扯到他,他也愿意“受报”。哪怕木鱼妹想杀他,他也不逃避,更不会用爱的名义去牵制她。

用雪漠老师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全然接受。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是生命里该发生的,就让它发生。雪漠老师无心拔高马在波,但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龙多格热的影子,还看到了胜德郎的影子。尽管马在波爱上木鱼妹时,也会控制不住自己。

真正的修行人不会像枯木依寒崖,而是用本体智慧去观察一切、体验一切。仓央嘉措的情诗,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因为真性情在流动,让“活着”更加有生命力与人情味。

木鱼妹这个人物看上去是形而下的讨吃,实则是形而上的空行母。她不惧百事相,一直养着自己的平常心,只有马在波可以看出她的与众不同。如此慧眼识人、慧眼识心,碰撞出爱的火花是自然而然的事。

他们之间的浪漫,是从抄木鱼歌开始的。木鱼妹把他父亲教给她的木鱼歌都记在了心里,“识藏”一样可贵。它像一根红线,把两个人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雪漠老师在描写这段岁月的时候特别美,堪比李清照和赵明诚书赢得泼茶香的高雅。

尽管马在波是仇人的儿子,但爱,渐渐瓦解了木鱼妹心中的恨。她心里总想着为父报仇,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可她始终下不了手。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他们之间的“角逐”由分裂变成了“一如”的爱。只要心改了,命就可以从负极转向正极。

可是,谁也逃不开“成住坏空”的命运。他们之间的私情被撞破后,激起了群愤。很多人都认为木鱼妹一个讨吃的,竟然敢勾引人家的公子哥,人性的恶暴露无遗。众人向她猛砸石头,马在波却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在最爱的人身上上演。

“对于每一个心不属于自己的人来说,命运都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它藏在水底深处时,你看不见它。当你发现它的存在时,它已经把你拽进水里,让你无法呼吸了。”这句话出自于《羌村》,同样适用于《野狐岭》里的每一个人。

每临大事有静气。没有修为的人是静不下来的,哪怕有修为的人也难以静下来。为什么?因为他们身上不具备究竟超越的能力。智慧的人会用心去观照,但真正慈悲的人会用心去救人。比如胡旮旯,他说木鱼妹肚子里有马家的后代,等她生了孩子重新发落。

就这样,木鱼妹逃过了一劫。“当你开始碰到困难时,你实际上是在前进的道路上。当你发现来了一个更大的困难,似乎无法逾越的时候,意味着你离最终的光明,实际上只差最后一步。所以我们能够从能量的角度,产生内在的力量。”《瑜伽经禅修要诀》中道。

木鱼妹生下孩子之后,这个孩子就被抢走了。重重劫数对她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但每过一关,都能为她增添生命的智慧。文中的叙述有些扑朔迷离,有些不完整,但雪漠老师说每个读者都可以是其中的创作者,可以在小说的缝隙中找到更多的心线,去弥补小说的残缺。

其实,这种美更真实,如果一切都面面俱到,它就是完成的状态,没有任何空间去向前超越了。接纳它,就是最好的欢礼物。看到最后,最大的礼物,竟然是木鱼妹深深痛恨的驴二爷。她和大嘴哥弄死他傻儿子的事,他早就知道,却没有睚眦必报,而是宽宏大量地让一切都成为过去。

正所谓 : “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从心而觅,感无不通”。

最后,愿《野狐岭》上的一群糊涂鬼都能得到超越,一群引领我们上升的智者化身千百亿,趁愿来人间再种福田。

 

  相关文章
2024-03-22 09:21
2023-03-31 20:27
2024-03-18 19:46
2023-10-31 06:33
2024-04-13 11:08
2024-03-25 12:23
2023-11-06 19:37
2020-11-18 20:15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