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文化网-手机版    
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亦新红尘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
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
【公告】
【雪漠心语】


微信:雪漠藏书专卖
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香巴文化研究院
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文化部落 >> 正文

贾平凹:我说莫言

2015-02-04 07:59 来源:www.xuemo.cn 作者:贾平凹 浏览:29742643
内容提要:百年以来,他是第一个让作品生出翅膀,飞到了五洲四海。

贾平凹:我说莫言

中国出了个莫言,这是中国文学的荣耀。百年以来,他是第一个让作品生出翅膀,飞到了五洲四海。

天马行空沙尘开,他就是一匹天马。

我最初读他的作品,我不是评论家,无法分析概括他创作的意义,但我想到了少年时我在乡下放火烧荒的情景。那时的乡下,冬夜里常有戏在某村某庄上演,我们一群孩子就十里八里地跑去看。那时我们最快活的事,经过那些收割了庄稼的田地或一些坡头地畔,都是干枯的草,我们就放火烧荒。火一点着,一下子就是几百米长火焰,红黄相间,顺风蔓延,十分壮观。这种点荒是野孩子干的事,大人是不点的,乖孩子也不点的,因为点荒能引起地里堆放的包谷杆,还可能引发山林火灾。但莫言点了,他的写作在那时是不合时宜的,是反常规的,是凭他的天性写的,写得自由浪漫,写得不顾及一切。自他这种点荒式的写作,中国文坛打破了秩序,从那以后,一大批作家集合起来,使中国文学发生了革命。

莫言一直在发展着他的天才,他的作品在源源不断地出,在此起彼伏的鼓声中,当然也有指责和谩骂,企图扼杀。但他一直在坚挺着,我想起了野藤。在农夫们为果园里的果树施肥、浇水、除虫、剪枝的时候,果树还长得病病蔫蔫的,果园边却生长了一种野藤,它粗胳膊粗腿地长,疯了地长,它有野生的基因,有在底下掘进根系吸取营养的能力,有接受风雨雷电的能力,这野藤长成一蓬,自成一座建筑。这就是猕猴桃,猕猴桃也称之为奇异果,它比别的水果好吃且更有营养。

读过了他一系列作品,读到最后,我想的最多的是乡间的社火。我小时候在我们村的社火里扮过芯子,我知道乡间做热闹的就是闹社火。各村有各村的社火,然后十点开始到镇街上集合游行,进行比赛。我扮的芯子是桃园三结义中的关公,六点起来,在院子里被大人化妆,用布绑在铁架上,穿上戏装。当社火到了镇街,那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相当地狂欢。莫言的作品就是一场乡间社火,什么声响都有,什么色彩都有,你被激荡,你被放纵,你被爆炸。

我也想过,莫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一、他的批判精神强烈,但他并不是时政的,而是社会的人性的。鲁迅的批判就是这样的批判。如果纯时政的,那就小了,露了,就不是文学了。他的这种批判也不是故意要怎么样,他本身就是不合常规的,它是以新的姿态新的品种和生长而达到批判力量的。这如桑麻地里长出的银杏树,她生长出来了它就宣布这块土地能生出银杏树。

二、他的传统性、民间性、现代性。传统性是必然的,他是山东人,有孔夫子,这是他的教育。民间性是他的生活形成。现代性是他的学习和时代影响。传统性和现代性是这一代作家共有的,而民间性是各有而不同,有民间性才能继承传统性,也能丰富和发展现代性。

三、他的文取决于他的格,他的文学背后是有声音和灵魂。

四、他成功前是不可辅导性,成功后是不可模仿性。

莫言是为中国文学长了脸的人,应该感谢他,学习他,爱护他。祝他像大树一样长在村口,使我们辨别村子的方位。

2014.10.18

本文为贾平凹在“讲述中国与对话世界:莫言与中国当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相关文章
2016-01-14 11:00
2016-06-16 14:07
2016-02-28 08:50
2016-05-24 14:26
2015-05-17 08:52
2019-10-10 11:15
2020-03-15 10:36
2020-04-08 10:48
 

 

雪漠推荐

 

粤ICP备19153203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690号